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76節  
   
第76節

話說回來,我們似乎也不能過多責怪這幾個投降者,特別是解縉,他受了很多苦,曆經了很多坎坷,他太想成功了,而這個機會,是他絕對不能放過的。
對于這四個人的行為,人心自有公論。
于是,解縉就此成為了朱棣的寵臣,無論他用了什麼手段,他畢竟實現了自己的夢想。從此他開始了自己最輝煌的一段人生,但在此之前,我們有必要介紹一下,投降三人組中其余兩個組員的下落。
李貫:朱棣在掌握政權後,拿到了很多朝臣給建文帝的奏章,里面也有很多要求討伐他的文字,他以開玩笑似的口吻對朝堂上的大臣們說:“這些奏章你們都有份吧。”下面的大臣個個心驚膽戰,其實朱棣不過是想開個玩笑而已,他並不會去追究這些人的責任,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274]
惹事的正是這個李貫,他從容不迫的說道:“我沒有,從來也沒有。”然後擺出一幅怡然自得的樣子。他是一個精明人,很早就注意到了這個問題,為了避禍,他從未上過類似的奏章。
現在他的聰明才智終于得到了回報,不過,是以他絕對預料不到的方式。
朱棣憤怒了,他走到李貫的面前,把奏章扔到了他的臉上。
“你還引以為榮嗎!你領國家的俸祿,當國家的官員,危急時刻,你作為近侍竟然一句話都不說,我最厭惡的就是你這種人!”
全身發抖的李貫縮成一團,他沒有想到,無恥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在這之後,他因為犯法被關進監獄,最後死于獄中,在他臨死時,終于悔悟了自己的行為,失聲泣道:“王敬止(王艮字敬止),我實在沒臉去見你啊。”
胡廣:之後一直官運亨通,因為文章寫得好,有一定處理政務的能力,與解縉一起被任命為明朝首任內閣七名成員之一,後被封為文淵閣大學士。此人死後被追封為禮部尚書,他還創造了一個記錄,那就是他是明朝第一個獲得諡號的文臣,他的諡號叫做“文穆”。
綜觀他的一生,此人沒有吃過什麼虧,似乎還過的很不錯,不過一個人的品行終歸是會暴露出來的。
當年胡廣和解縉投奔朱棣後,朱棣看到他們是同鄉,關系還很好,便有意讓他們成為親家,但當時解縉雖然已經有了兒子,胡廣的老婆卻是剛剛懷孕,不知是男是女。此時婦產科專家朱棣在未經B超探查的情況下,斷言:“一定是女的。”
結果胡廣的老婆確實生了個女孩,所以說領導就是有水平,居然在政務活動之余對婦產科這種副業有如此深的造詣。事後證明,這個女孩也確實不簡單,可惜我在史料中沒有找到她的名字,只知道她肯定姓胡。
這個女孩如約與解縉之子完婚,兩家都財大氣粗,是眾人羨慕的佳對。然而天有不測風云,解縉後來被關進監獄,他的兒子也被流放到遼東,此時胡廣又露出了他兩面三刀的本性,親家一倒黴掉進井里,他就立刻四處找石頭。勒令自己的女兒與對方離婚。
在那個時代,父母之命就是一切,然而這位被朱棣賜婚的女孩很有幾分朱棣的霸氣,她干出了足以讓自己父親羞愧汗顏的行為。胡廣幾次逼迫勸說,毫無效果,最後他得到了自己女兒的最後態度,不是分離的文書,而是一只耳朵。
[275]
她的女兒為表明決不分離的決心,割下了自己的耳朵以明志,還怒斥父親:“我的親事雖然不幸,但也是皇上做主,你答應過的,怎麼能夠這樣做呢,甯死不分!”
這位壯烈女子的行為引起了轟動,眾人也借此看清了胡廣的面目,而解縉的兒子最終也獲得了赦免,回到了那位女子的身邊。
胡廣,羞愧吧,你雖飽讀詩書,官運亨通,氣節卻不如一個女子!
還是那句話,人心自有公論。
飛騰
朱棣之所以器重解縉,很大的原因就在于他准確地判斷出,解縉就是那個能勝任大典主編工作的人。于是,在永樂元年(1403),朱棣鄭重的將這個可以光耀史冊也可以累死人的工作交給了解縉。他的要求是“凡書契以來經史子集百家直言,至于天文地志陰陽醫卜僧道技藝之言,備輯成一書,毋厭浩繁”。
多麼豪壯的話語和願望!請大家不要小看修書這件事,在信息並不發達的當時,書籍即使出版後也是很容易失傳的,因為當年也沒有出版後送一本給圖書館的習慣,小說之類的書很多人看,但某些經史子集之類的學術書籍就很少有人問津(這點和現在差不多),極易失傳。而某些不傳世的書籍就更像武俠小說中的秘籍一樣,隱藏于深山密林之中,不為人知。要采集這些書籍,必須要大量的金錢和人力物力。所以雖然每個朝代都修書,卻大有不同。比較窮的朝代官方修書數量有限,只求修好必須修的那一本——前朝的史書。
而朱棣要修的不是一本,也不是一部書,他要修的是涵蓋古今,包容萬象,蘊含一切知識財富的百科全書!
這不僅僅是文化,這是包括經濟在內的綜合實力的體現,是一個國家自信和強大的象征!
大典之外,再無它書!
我們可以想到,當朱棣將這項工作交給解縉時,他是把希望和重擔一起賦予了這個年僅三十四歲的年輕人,可是讓人啼笑皆非的是,在朱棣看來無比重要的事情,在解縉那里卻成了一項“一般任務”。
解縉在這件事情上並沒有表現出政治敏銳性,他天真地以為,這不過是皇帝一時的興趣,想編本書玩一玩,于是在永樂二年(1404)十一月,他就向皇帝呈送了初稿,名《文獻大成》。應該說這套初稿也是花費了解縉很多心血的,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這番心血換來的是朱棣的一頓痛罵。
[276]
解縉如此之快地完成任務,倒是讓朱棣十分高興,可當他看到解縉送上來的書時,才明白這位書呆子根本就沒有領會領導的意圖。于是他狠狠地斥責了解縉一頓,然後擺出了大陣勢。
這個陣勢實在是大,完全體現了明朝當時的綜合國力,首先,朱棣派了五個翰林學士擔任總裁(不是今天我們社會上的那種總裁),此五人以王景為首,都是飽學之士。並另派二十名翰林院官員為副總裁,這二十個人也都是著名的學者。此外,朱棣還在全國范圍內發起總動員令,召集所有學識淵博的人,不管你是老是少,是貧是富,瘸子跛子也沒關系,腦袋能轉得動,腳能走得動就行了,全部召集來做編撰,大概相當于我們今天的編輯。
這還沒完,朱棣拿出了拼命的架勢,一定要做到精益求精,他還在全國各個州縣尋找有某種特定能力的人,但這種能力並不是學問,那麼他到底找的是什麼人呢?
答案是:字寫得好的人。
由于當時是修一部全書,所以要采集大量的書籍和資料,這些資料找來之後需要找人抄寫,這也情有可原,因為當時並沒有電腦排版技術,在編撰過程中只有找人用手來寫。
既然是大明帝國編的書,自然要體面,書籍的字跡必須要漂亮清晰,如果要找一個類似我這樣字跡潦草,每天只會在電腦面前打字的人去抄書,別說朱棣看不慣,我自己都會覺得丟人啊。那年頭,你要是寫得一手爛字,你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這是名副其實的文化總動員,可以說朱棣是集中了全國的精英知識分子來做這件事情。之前我們曾經提到過,修書也能充分體現國家的經濟實力,這是因為你要召集這麼多的知識分子來為你修書,你就得在招聘廣告上寫明:包食宿,按月發工資。千萬不要以為知識分子讀書人就會心甘情願的干義務勞動,人家也有老婆孩子。
朱棣是一個做事干脆的人,他雷厲風行的解決了問題,他將編撰的總部設在了文淵閣,並給這些編書的人安排了住處,要吃飯時自然有光祿寺的人來送飯,編書的人啥也不用管,編好你的書就行了。
看了我們以上的介紹,大家應該清楚了,沒有錢,沒有很多的錢,這書能修成嗎?
[277]
貧窮的王朝整日只能疲于奔命,一點國庫收入拿來吃飯就不錯了,哪里還有閑錢去修書?
盛世修書,實非虛言
除了以上所說的這些人外,朱棣還給解縉派去了一個幫手,和他共同主編此書。這個人說是幫手,實際上應該是監工,因為在此之前,他只做過一次二把手,不巧的是,一把手正是朱棣。
這個監工就是姚廣孝。
姚廣孝不但精于權謀,還十分有才學,明朝初年第一學者宋濂也十分欣賞他的才華,而那個時候,解縉還在穿開襠褲呢。
把這樣的一個重量級人物放在解縉身邊,朱棣的決心可想而知。
當朱棣以排山倒海之勢擺出這樣一幅豪華陣容時,解縉才終于明白,自己將要完成的是一件多麼宏大、光榮的事情。如果不能完成或是完成不好,那就不僅僅是丟官的問題了。
啥也別說了,開始玩命干吧!
在經過領導批示後,解縉同志終于端正了態度,沿著領導指示的方向前進,事實證明,朱棣確實沒有看錯人。解縉充分發揮了他的才學,他合理的安排者各項工作,
采購、辨析、編寫、校對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每次編寫完一部分,他都要親自審閱,並提出修改意見。作為這支龐大知識分子隊伍中的佼佼者,他做得很出色。


上篇:第75節     下篇:第77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