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75節  
   
第75節

這位囚犯被丟在了雪地里,在漫天大雪之時,在這純潔的銀白色世界里,在對往事的追憶和酒精的麻醉作用中,他迎來了死亡。
這個囚犯就是被稱為明代第一才子的解縉,永樂大典的主編者。這一年,他四十七歲。
[270]
起點
解縉,洪武二年(1369)出生,江西吉安府人,自幼聰明好學,被同鄉之人稱為才子,大家都認為他將來一定能出人頭地。他沒有辜負大家的期望,洪武二十一年(1388),他一舉考中了進士,由于在家鄉時他的名聲已經很大,甚至傳到了京城,所以朱元璋對他也十分重視,百忙之中還抽空接見了他。朱元璋的這一舉動讓所有的人都認為,一顆政治新星即將升起。
當時正是政治形勢錯綜複雜之時,胡維庸已經案發,法司各級官員不斷逮捕大臣,很多今天同朝為臣的人第二天就不見了蹤影,真可謂腥風血雨,變化莫測,在這樣的環境下,很多大臣成了逍遙派,遇事睜只眼閉只眼,只求能活到退休。
但解縉注定是個出人意料的人,在這種朝不保夕的惡劣政治環境中,他沒有退卻,畏縮,而是表現出了一個知識分子的骨氣和勇敢。
他勇敢的向朱元璋本人上書,針砭時弊,斥責不必要的殺戮,並呈上了一篇很有名的文章《太平十策》,在此文中,他詳細概述了自己的政治思想和治國理念,為朱元璋勾畫了一幅太平天下的圖畫,並對目前的一些政治制度提出了意見和批評。
朱元璋的性格我們之前已經介紹過,你不去惹他,他都會來找你麻煩,可是這位解大膽居然敢摸老虎屁股,這實在是需要極大的勇氣的。當時很多人都認為解縉瘋了,因為只有瘋子才敢去惹瘋子。
解縉瘋沒瘋不好考證,但至少他沒死。朱元璋一反常態,居然接受了他的批評,也沒有找他的麻煩,當時的人們被驚呆了,他們想不通為什麼解縉還能活下來,于是這位敢說真話的解縉開始名滿天下。
出了名後,煩惱也就來了,固然有人贊賞他的這種勇敢行為,但也有人說他在搞政治投機,是看准機會才上書的。但解縉用他的行為粉碎了所謂投機的說法。他又干出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
洪武二十三年(1390),朱元璋殺掉了李善長,這件事情有著很深的政治背景,當時的大臣們都很清楚,斷不敢多說一句話。可是永不畏懼的解縉又開始行動了,他代自己的好友上書朱元璋,為李善長申辯。
這是一起非常嚴重的政治事件,朱元璋十分惱火,他知道文章是解縉寫的,但出人意料的是,他仍然沒有對解縉怎麼樣,這件事情給了解縉一個錯誤的信號,他認為,朱元璋是不會把自己怎麼樣的。
[271]
解縉繼續他的這種極為危險的游戲,他胸懷壯志,不畏權威,敢于說真話,然而他根本不明白,這種舉動注定是要付出沉重代價的。不久,他就得到了處罰。
洪武二十四年(1391),朱元璋把解縉趕回了家,並丟給他一句話“十年之後再用”。
于是,解縉沿著三年前他進京趕考的路回到了自己的家,榮華富貴只是美夢一場,沿路的景色並沒有什麼變化,然而解縉的心卻變了。
他始終不明白,自己只不過是說了幾句實話,就受到了這樣的處罰,讀書人做官不就是為了天下蒼生嗎,不就是為國家效力嗎? 這是什麼道理!
那些整天不干正事,遇到難題就讓,遇到障礙就倒的無恥之徒牢牢的把握著權位,自己這樣全心為國效力的人卻得到這樣的待遇,這不公平。
罷官的日子是苦悶的,人類的最大痛苦並不在于一無所有,而是擁有一切後再失去。京城的繁華,眾人的仰慕,皇帝的器重,這些以往的場景時刻纏繞在解縉的心頭。
在故鄉的日子,他一直思索著一個問題,那就是,自己為什麼會失敗?才學?度量?
不,不是這些,終于有一天,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失敗的原因是幼稚,幼稚得一塌糊塗,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官場是個什麼地方。信仰和正直在朝堂之上是沒有市場的,要想獲得成功,只能迎合皇帝,要使用權謀手段,把握每一個機會,不斷的升遷,提高自己的地位!
解縉終于找到了他自認為正確的道路,他的一生就此開始轉變。
洪武三十一年(1398),朱元璋去世了,此時距解縉回家已經過去了七年,雖然還沒有到十年的約定之期,但解縉還是開始行動了,他很清楚,就算到了十年之期,也不會有官做的的,要想當官,只能靠自己!
他依靠先前的關系網,不斷向高官和皇帝上書,要求獲得官職,然而命運又和他開了一個玩笑,建文帝雖然知道他很有才能,卻不願用他,只給了他一個小官。准備把他遠遠的打發到西部搞開發。幸好他反應快,馬上找人疏通關系,終于留在了京城,在翰林院當了一名小官。
此時的解縉已經完全沒有了青年時期的雄心壯志,他終于明白了政治的黑暗和丑惡,要想往上爬,就不能有原則,不能有尊嚴,要會溜須拍馬,要會逢迎奉承,什麼都要,就是不能要臉!
黑暗的世界,我把靈魂賣給你,我只要榮華富貴!
收下了他的靈魂,上天給了他一次機會。
[272]
轉折
靖難開始了,建文帝眼看就要失敗,朱棣已經勝利在望,在這關鍵時刻,解縉和他的兩位好友進行了一次談話,這是一次載入史冊的談話,就在這次談話中,三個年輕人確定了不同的人生方向。
這里,我們要要先介紹解縉的兩位好友,他們的名字分別是胡廣、王艮。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能和解縉這樣的才子交朋友的,自然也不是尋常之輩,實際上,這兩個人的來頭並不比解縉小。
說來也巧,他們三個人都是江西吉安府人,是老鄉關系,也算是個老鄉會吧,解縉是出名的才子,我們前面說過,他是洪武二十一年的進士,高考成績至少是全國前幾十名,可和另兩個人比起來,他就差得遠了。
為什麼呢,因為此二人分別是建文二年高考的狀元、榜眼。另外還要說一下,第三名叫李貫,也是江西吉安府人,他也是此三人的好友。但由于他沒有參加這次的談話,所以並沒有提到他。厲害吧,頭三名居然被江西吉安府包攬,實在讓人驚歎此地的教育之發達。足以媲美今日之黃岡中學。
大家都是同鄉,又是飽學之士,自然有很多共同話題,眼下建文帝這個老板就要完蛋了,他們要坐下來商量一下自己的前途,這三個人都是近鄰,而他們談話的地點選在了隔壁鄰居吳溥的家里。
在他們說出自己的志向前,我們有必要先提一下,解縉、胡廣、王艮、李貫都是建文帝的近侍,也就是說他們都是皇帝身邊的人,深受皇帝的信任,他們對時局的態度很能反映當時一部分朝臣的看法。而四人中王艮是比較特殊的,他的特殊之處在于他最有理由對皇帝不滿,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在建文二年(1400)的那次科舉考試中,他才是真正的狀元!
王艮經過會試後,參加了殿試,在殿試中,他的策論考了第一名,本來狀元應該是他的。但是建文帝嫌她長得不好看,把第一名的位置給了胡廣(貌寢,易以胡靖,即胡廣也)。就這樣,到手的狀元飛了,按說他應該對建文帝有一肚子怨氣才對,可這個世界又一次讓我們看到了人性的丑惡和真誠。
建文帝就要倒台了,大家的話題自然不會扯到詩詞書畫上,老板下台自己該怎麼辦,何去何從?三個人作出了不同的選擇。當然這個選擇是在心底作出的。
[273]
三人表現如下:
解縉陳說大義,胡廣也憤激慷慨,表示與朱棣不共戴天,以身殉國。王艮不說話,只是默默流淚。
談話結束後的表現:
解縉結束談話後,連夜收拾包袱,跑到城外投降了朱棣,而且他跑得很快,曆史上也留下了相關證據——“縉馳謁”。胡廣第二天投降,十分聽話——“召至,叩頭謝”。看看,多麼有效率,召至,召至,一召就至。第三名李貫也不落人後——“貫亦迎附”。
而沉默不語的王艮回家後,對自己的妻子說:“我是領國家俸祿的大臣,到了這個地步,只能以身殉國了。”
然後他從容自殺。
國家以貌取人,他卻未以勢取國。
那一夜,有兩個說話的人,一個不說話的人,說話者說出了自己的諾言,最終變成了謊言。不說話的人沉默,卻用行動實現了自己心中的諾言。
其實早在他們以不同的方式表現自己時,已經有一個人看出了他們各自的結局,這個人就是冷眼旁觀的吳溥。
就在胡廣慷慨激昂的發表完殉國演講,並一臉正氣的告辭歸家之後(他家就在吳溥家旁邊),吳溥的兒子深有感歎地說道:“胡叔(指胡廣)有如此氣概,能夠以身殉國,實在是一件好事啊。”
吳溥卻微微一笑,說道:“這個人是不會殉國的,此三個人中唯一會以身殉國的只有王艮。”
吳溥的兒子到底年輕,對此不以為然,准備反駁他的父親,誰知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了胡廣的聲音:
“現在外面很亂,你們要把家里的東西看好!”
兩人相對苦笑。


上篇:第74節     下篇:第76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