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78節  
   
第78節

所以說擁立繼承人可實在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可以比作一場賭博,萬一你押錯了寶,下錯了籌碼,新君並非你所擁立的那位,那就等著倒黴吧,覆巢之下,豈有完卵?你的主子都完蛋了,你還能有出頭之日嗎?
可是解縉決心賭一把,應該說他是一個有遠見的人,雖然朱棣現在信任他,但朱棣會老,會死,要想長久保住自己的位置,就必須早作打算,解縉經過長期觀察,終于選定了自己的目標。
永樂二年(1404),他在一位皇子的名下押下了自己所有的籌碼——朱高熾。
關于朱高熾和朱高煦的權位之爭,我們後面還要專門介紹,這里只說與解縉有關的一些事情。
其實這二位殿下的矛盾從靖難之時起就已經存在了,大臣們心中都有數,朱棣心里也明白。其實就其本心而言,確實是想傳位給朱高煦的,因為朱高煦立有大功,而且長得比較帥。而朱高熾卻是個殘疾,眼睛還有點問題,要當國家領導人,形象上確實差點。
但是朱高熾是長子,立長也算是長期以來的傳統,所以朱棣一直猶豫不定,于是他便去征求靖難功臣們的意見。不出所料,大部分參加過靖難的人都推薦朱高煦,這也可以理解,畢竟在一條戰線上打過仗,有個戰友的名頭將來好辦事。
[282]
有人反對
只有一個人反對,這個人叫金忠,時任兵部尚書,和那些支持朱高煦的公侯勳貴們比起來,他這個二品官實在算不得什麼。然而讓人想不到的是,正是這個人影響了最後的結果。
這倒不是因為他本人的能力,而是因為在他的身後,有一個巨大的身影在支持著他。
這個巨大的身影就是那位不見蹤影卻又似乎無處不在的姚廣孝。
如果我們翻開金忠的履曆,就會發現他和姚廣孝有著糾纏不清的關系,正是姚廣孝向朱棣推薦了他,而此人的主要能力和姚廣孝如出一轍,都是占卜、謀劃、機斷這些玩意。很多人甚至懷疑,他就是姚廣孝的學生。
此人一反常態,面對無數人的攻擊始終不改變自己的意見,並向朱棣建議,如果拿不定主意,不如去問當朝的大臣。
這真是高明之極,當朝和皇帝最親近的大臣還有誰呢,不就是那七個人嗎,而他們大都是讀書人,立長的正統觀念十分強烈,且這些人也很有可能已經和姚廣孝搭上了關系,後來的事情發展也證實了,正是金忠的這一建議,使得原先一邊倒的局面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
我們實在有理由懷疑,這一切的幕後策劃者就是那位表面上看起來不問世事的姚廣孝,我們也不得不佩服這位“黑衣宰相”,他總是在關鍵時刻、關鍵問題上插入一腳。是十足的不安定因素,哪里有他出沒,哪里就不太平。十處敲鑼,九處有他,他活在這個時代,真可以說是生逢其時。
下面就輪到我們的
解縉先生出場了,他正是被詢問的對象之一,在這次曆史上著名的談話中,他展現了自己的智慧,證明了他明代第一才子的評價並非虛妄,而事實證明,也正是他的那一番話(確切地說是三個字)奠定了大局。
雙方開門見山
朱棣問:“你認為該立誰?”
解縉答:“世子(指朱高熾)仁厚,應該立為太子。”
朱棣不說話了,但解縉明白,這是一種否定的表示,他並沒有慌亂,因為他還有殺手锏,只要把下一個理由說出來,大位非朱高熾莫屬!
解縉再拜道:“好聖孫!”
朱棣笑了,解縉也笑了,事情就此定局。
[283]
所謂好聖孫是指朱高熾的兒子朱瞻基(後來的明宣宗),此人天生聰慧,深得朱棣喜愛,解縉抓住了最關鍵的地方,為朱高熾立下了汗馬功勞。
這是一次載入史冊的談話,在這次談話中,解縉充分發揮了他紮實的才學和心理學知識,在這件帝國第一大事上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當然這一貢獻是相對于朱高熾而言的。
朱高熾了解此事後十分感激解縉,他跛著腳來到解縉的住處,親自向他道謝。
朱高熾放心了,解縉也放心了,一個放心皇位在手,一個放心權位不變。
然而事實證明,他們都太樂觀了。朱高熾的事情我們後面再講,這里先講解縉,解縉的問題在于他根本不明白,所謂的大局已定是相對而言的,只要朱棣一天不死,朱高熾就只能作他的太子,而太子不過是皇位的繼承人,並不是所有者,也無法保證解縉的地位和安全。
更為嚴重的是,解縉擁護朱高熾的行為已經使他成為了朱高煦的眼中釘肉中刺。而解縉並不清楚:朱高煦就算解決不了朱高熾,解決一個小小的解縉還是綽綽有余的。
然而解縉還沉浸在成功的喜悅中,他太自大了,他似乎認為自己搞權謀手段的能力並不亞于做學問。但他錯了,他的那兩下子在政治老手面前簡直就是小孩子把戲。一場災難即將向解縉襲來。
來得還真快
永樂二年(1404)朱棣立朱高熾為太子後,事情並沒有像解縉所預料的那樣進行下去,他也遠遠低估了朱高煦的政治力量。事實上,隨著朱高煦政治力量的不斷發展,他的地位和勢力甚至已經超過了太子一黨。而且他的行為也日漸猖獗,所用的禮儀已經可以趕得上太子了。
此時,解縉做出了他人生中最為錯誤的一個決定,他去向朱棣打了小報告,報告的內容是,應該立刻制止朱高煦的越禮行為,否則會引起更大的爭議。
真是笑話,朱高煦用什麼禮儀自然有人管,你解縉不姓朱,也不是朱棣的什麼親戚,管得著麼?此時的解縉腦海中都是那些朱棣對他的正面評價,如我一天也離不開解縉,解縉是上天賜給我的之類肉麻的話。在他看來,朱棣是對他是言聽計從的。
然而這次朱棣只是冷冷的告訴他:知道了。
[284]
解縉太天真了,他不知道朱棣從根本上講是一個政治家,政治家說話是不能信的,你對他有用時或他有求于你時,他會對你百依百順,恨不得叫你爺爺。但事情辦完後,你就會立刻恢複孫子的身份。很明顯,解縉搞錯了輩分。
朱棣給了解縉幾分顏色,解縉就准備開染坊了,還忘了向朱棣要經營許可證。
這件事情發生後,解縉就在朱棣的心中被戴上了一頂帽子——干涉家庭內政。你解縉是什麼東西?第一家庭的內部事務什麼時候輪到你來管?
此後解縉的地位一落千丈,漸漸失去了朱棣的信任,加上他反對朱棣出兵討伐安南(今越南,後面我們會詳細介紹此事),使得朱棣更加討厭他。于是,這位當年的第一寵臣,永樂大典、太祖實錄的主編在朱棣的眼中變成了一個多余的人,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得不到朱棣的贊許,取而代之的是不斷的斥責和批評。
朱棣討厭他,不希望再看到這個人,只想讓他走遠一點,越遠越好。但他並沒有急于動手,因為他還需要解縉為他做一件大事。
這件大事就是永樂大典的編纂工作,如果此時把解縉趕走,大典的完成必然會受到影響,想到這里,朱棣把一口惡氣暫時壓在了肚子里。
可歎的是,解縉對此一無所知,他還沉浸在天子第一寵臣的美夢中,仍舊我行我素。朱棣終于無法繼續忍耐了,解縉實在過于囂張、不知進退了,于是,在永樂五年(1407)二月,忍無可忍的朱棣終于把還在編書的解縉趕出了朝廷,遠遠的打發到了廣西當參議。
這對于解縉來說是一個晴天霹靂,好端端的書不能編了,翰林學士、內閣成員也干不成了,居然要打起背包去落後地區搞扶貧(當時廣西比較荒涼),第一大臣的美夢只做了四年多,就要破滅了嗎?
解縉並沒有抗旨(也不敢),老老實實的去了廣西,此時的解縉心中充滿了茫然和失落,但他沒有絕望,因為類似的情況他之前已經遇到過一次,他相信機會還會來臨的,上天是不會拋棄他的。
畢竟自己還只有三十六歲,朝廷還會起用我的。
然而他等了四年,等到的只是到化州督餉的工作,督餉就督餉吧,平平安安過日子不就得了,可解縉偏偏就要搞出點事來,這一搞就把自己給搞到牢里去了。
[285]
事情是這樣的,永樂九年(1411),解縉獲得了一個難得的機會,進京彙報督餉情況,一個偏遠地區的官員能夠撈到這麼個進城的機會是很不容易的,按說四處逛逛、買點土特產,回去後吹吹牛也就是了,能鬧出什麼事情呢?
可是大家不要忘了,解縉同志不一樣,他是從城里出來的,見過大場面,此刻重新見識京城的繁華,引起了他的無限遐思,就開始忘乎所以了。偏巧朱棣此刻正帶著五十萬人在蒙古出差未歸(遠征韃靼),解縉沒事干,加上他還存有東山再起的幻想,便在沒有請示的情況下,私自去見了太子朱高熾。
真是糊塗啊,朱高熾家是什麼地方?能夠隨便去的麼?
解縉的荒唐行為還不止于此,他私自拜見太子之後,居然不等朱棣回來,也不報告,就這麼走了!解縉真是暈了頭啊。
果然,等到朱棣回來後,朱高煦立刻向朱棣報告了此事,朱棣大為震驚,認定解縉有結交太子,圖謀不軌的形跡,便下令逮捕解縉,就這樣,一代大才子解縉偷雞不著蝕把米,官也做不成了,變成了監獄里的一名囚犯。
至此,解縉終于斷絕了所有希望,皇帝不信任他,太子幫不了他,這下是徹底完了。


上篇:第77節     下篇:第79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