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79節  
   
第79節

回望自己的一生,少年得志,意氣風發,雖經曆坎坷,卻能夠轉危為安,更上一層樓,百官推崇,萬人敬仰。那是何等的風光,何等的得意!
可是現在呢,除了整日不見光的黑牢、腳上的鐐銬和牢房里那令人窒息的惡臭,自己已經一無所有。輸了,徹底輸了,但願賭就要服輸。
解縉想不通的是,為什麼最終會失敗?自己並不缺乏政治斗爭的權謀手段,卻落得這個下場,他百思不得其解。
其實在解縉之前和之後,有無數與他類似的人都問過這個問題。但他們都沒有找到答案,我們也只能說,解縉是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參加了一場錯誤的賭局。從才子到囚徒,怪誰呢?只能怪他自己。
[286]
終點
如果事情就這樣結束,解縉也許會作為一個囚徒走完自己的一生,或者在某一次大赦中出獄,當一個老百姓,找一份教書先生的工作糊口,但上天注定要讓他的一生有一個悲劇的結局,以吸引後來的人們更多的目光。
永樂十三年(1415),錦衣衛紀綱向朱棣上報囚犯名單,朱棣在翻看時找到了解縉的名字,于是他說出了一句水平很高的話:“解縉還在嗎?”(縉猶在耶)
縉猶在耶?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問紀綱為什麼這個人還活著,但同時這句話的另一層意思就是——他不應該還活著。
朱棣是擅長暗語的高手,在此之前的永樂七年(1409),他說過一句類似的話,而那句話的對象是平安。
事情的經過十分類似,朱棣在翻看官員名錄時看到了平安的名字,便說了一句:“平安還在嗎?”(平保兒尚在耶)
平安是一個很自覺的人,聽到朱棣的話後便自殺了。
平安是可憐的,解縉比他更可憐,因為他連自殺的權利都沒有。
長年干特務工作的紀綱是一個善于領會領導意圖的人,他對這種暗語是非常精通的,加上他一直以來就和解縉有矛盾,于是便有了開頭的那一幕。
解縉就在雪地里結束了自己的一生,潔白的大雪掩蓋了解縉的尸體和他那不再潔白的心,當年那個正義直言的解縉大概也想不到自己會有這樣的結局。
無論如何,解縉的一生是有意義的,因為不管他做了什麼事情,是錯還是對,都無法掩蓋他的功績,由他主編的永樂大典一直保留至今,為我們留下了大量的知識財富,當我們看到那些寶貴典籍時,我們應該記得,有一個叫解縉的人曾為此費盡心力,僅憑這一點,他就足以為贏得我們後世之人的尊重。


明朝那些事兒2 第三章 帝王的抉擇
朱棣所做的另一件影響深遠的事情就是遷都,而遷都這種事情無論在哪個朝代都是一件大事。朱棣的這次遷都無疑是對後世影響最大的一次。今天的北京擁有上千萬人口,無數的高樓大廈,是我們國家的首都,也是世界上最繁華的城市之一,而這一切的起點就源自于朱棣的一個決定。
永樂元年(1403)三月,蒙古軍隊進攻遼東,大肆搶掠了一通,當地的都指揮沈永是個無能之輩,即無法抵禦,又不及時向領導彙報,朱棣聽說此事,大為惱火,立刻殺掉了沈永,並召集大臣,詢問北方軍事形勢惡化的原因。
[287]
朱棣質問他的大臣們,北方防禦如此之弱,蒙古軍隊竟然如入無人之境,這樣下去怎麼得了,誰該為此負責?
然而出乎朱棣意料的是,大臣們雖然個個都不開口,卻並不膽怯,反而直愣愣的看著他。朱棣心頭一陣無名火起,正准備發作,突然心念一轉,把話又縮了回去。
為什麼呢?
因為他終于明白這些大臣們為什麼一直盯著他了,該為此事負責的人正是他自己!
在明朝的防禦體系中,負責北方防禦的主要就是燕王朱棣和甯王朱權,可是在靖難之戰中,朱權被他綁票,他也跑到了南京作了皇帝,北方邊界少了他們兩個人,基本上就屬于不設防地段了,怎麼怪得了別人呢?
南京是一個很不錯的地方,也很適宜建都,因為這里地勢險要,風水好,外加是主要糧食產地,由于當時中國的經濟中心已經南移,建都于此是很有利于維持明朝統治的。
但問題在于,明帝國的住宿地並不是獨門獨院,在帝國的北方有著幾個並不友好的鄰居,這些鄰居經常不經主人允許就擅自進屋拿走自己喜歡的東西,還從來不寫欠條。一次兩次也就罷了,長此下去怎麼得了?
出兵討伐也沒有什麼效果,因為這些鄰居基本上都是游擊隊編制,使用的是你進我退,你退我再來的政策,他們自己屬于游牧民族,又不種地,每天的工作也就是騎馬跑來跑去,閑著也是閑著,不搶你搶誰?
討伐不行,不管更不行,這真是個難題啊。
軍事政治形勢固然是後來遷都的主要原因,但還有一些原因也是不可忽視的,這就是朱棣本人的特點。
難道朱棣個人與遷都也有關系嗎?
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你還記得,我們之前曾經提過朱棣雖然是在南京出生,是南京戶口,但他21歲就去了北平,並在那里生活了二十年,雖然並沒有轉戶口(當年進北平不難),但他的生活習慣已經完全北方化了。
據史料記載,朱棣偏好北方飲食,而且十分喜歡朝鮮泡菜,當時的朝鮮國王李芳遠曾派出朝鮮廚師(火者)侍奉朱棣,而他也欣然接受,想來喜好北方口味的朱棣對南方菜不會太感興趣。北方雖然多風沙,遠遠不如南方的秀美山水,但朱棣一直以來就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對他而言,熟悉的才是最好的。
當然了,朱棣遷都的主要原因還是政治需要,既然下定了主意,那就遷吧。
[288]
且慢!這可不是說遷就能遷的,遷都不是搬家,絕對不是打好包袱,打個電話叫搬家公司來就行的。最大的難題在于,朱棣並不是一個人搬去北平,如果是這樣,那倒是省事了。
遷都不但要遷走朱棣,還要遷走他的大小老婆若干人,王公大臣若干人,士兵百姓若干人,這些人也要找地方住,也要修房子。北平打了很多年的仗,街道、宮殿都要重修,城市布局也要重新安排。而且跟他去北平的都不是一般人,需要大筆的資金才能安置好這些人。其難度絕對不下于重新建都。
這些問題雖然難辦,但畢竟還是可以解決的,擺在朱棣面前的還有一個更大的難題,如果這個難題不解決,遷都就等于白遷。
我們知道,朱棣遷都的主要原因是為控制北方邊界,保證國家安全。按說遷都就能解決這一問題,但諸位想過沒有,還有一樣東西是必須的。
那就是糧食。
北平附近不是產糧區,而遷都必然會有很多人口湧入(中國人向來有往大城市跑的習慣),這些人要消耗大量的糧食,而且要控制邊界,就必須養著大批士兵,雖然明朝實現了軍屯(軍人平時種地,戰時打仗),能夠解決部分軍隊的糧食問題,但京城的精銳部隊(如三大營)是不種地的,這麼多人吃什麼,總不能喝西北風吧。
更嚴重的問題在于,僅僅保證北平士兵百姓的糧食還不夠,因為明朝政府將來可能會經常出去慰問一下那些不太友好的鄰居,給他們一點小小的教訓,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派十萬人去打仗,你就要准備十萬人的糧食,而北平附近的糧食產量是絕對不足以保障這些行動的。
可能有人會說,這算什麼難題,從南方產糧區運輸糧食到北方不就行了?
如果你這樣想,那就恭喜你了,你終于找到了這個問題的難點所在。
糧食問題之所以成為遷都的最大障礙,難就難在運輸上,在那個年代,既沒有火車汽車,也沒有飛機,要運送糧食只能靠人力,今天我們搭乘現代化交通工具從南京到北京也要花費不少時間,而當年的人們走一趟要花一個多月,而且大家可不要忽略一個問題,那就是運輸糧食的人也是要吃飯的。無論他們多麼盡忠職守,你也應該有一個清醒地認識:他們在吃光自己所運的糧食之前,是絕對不會餓死的。
[289]
所以如果你找人從陸路上運輸糧食,你就必須額外准備運輸者的口糧,讓他推兩輛糧車上路,運一輛,吃一輛,等到了目的地,交出還沒有吃完的那部分,就算交差了。而你額外准備的那部分口糧可能比他運過去的糧食還要多。
如果有哪個政府願意長期用這種方式來運輸物資,那麼等待這個政府的命運只有一個——破產。
所以,明朝政府剩下的唯一選擇就是——河運(又稱漕運)。
是啊,問題似乎已經解決了,答案很簡單嘛,用船來運輸糧食不就能又快又多的完成運輸任務嗎?那你干嘛還要兜那麼大的圈子呢?
我可以保證,絕對沒有戲弄大家的意思,關于這個問題,我可以用兩個字來回答:
不通
在當時,從南方主要產糧區到北方的河道是不通暢的,運河栓塞,河流改道給當時的河運帶了了極大的不便,除非明代的船只是水陸兩用型,否則想一路順風是絕對不可能的。明太祖朱元璋就在這上面吃過大虧,想當年他老人家打仗的時候,需要從南方向遼東、北平一帶調集軍糧,但河運不通,無奈之下,只好取道海路,經渤海運輸,繞遠路不說,還因為風浪太大,很不安全,十斤軍糧能送到一半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上篇:第78節     下篇:第8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