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96節  
   
第96節

出乎朱棣預料,楊榮看完後沒有絲毫慌亂,表情輕松自然,大有一副太監不急皇帝急的勢頭。
朱棣又氣又急,楊榮卻慢條斯理的對他說:“請陛下再等一會,甯夏一定會有第二份解圍奏報送來的。”
朱棣好奇地看著他,讓他說出理由,楊榮此刻也不敢再玩深沉,因為朱棣不是一個對大臣很有耐心的人。
楊榮胸有成竹地說道:“我了解甯夏的情況,那里城防堅固,而且長期作戰,士兵經驗豐富,足以抵禦周圍的蒙古軍隊。從他們發出第一份奏報的日期來看,距離今天已過去十余天,此刻甯夏應該已經解圍了,必然會發出第二份奏報。”
不久之後,朱棣果然收到了第二份解圍的奏報,自認料事如神的朱棣對楊榮也十分佩服,並交給他一個更為光榮的任務——從軍。
朱棣認識到,楊榮是一個能謀善斷的人,在對蒙古作戰中,這樣的人才正是他所需要的,于是在永樂十二年(1414)的那次遠征中,楊榮隨同朱棣出行,表現良好,獲得了朱棣的信任。朱棣便將軍隊中最為重要的東西——印信交給楊榮保管,而且軍中但凡宣詔等事務,必須得到楊榮的奏報才會發出,可以說,楊榮就是朱棣的私人秘書。
朱棣之所以如此信任楊榮,很大的一個原因就在于他這個人處事不偏不倚,也不參與朱高熾與朱高煦的奪位之爭,沒有幫派背景,當然,這僅僅是朱棣的想法而已。
朱棣不會想到,這個看上去十分聽話的楊榮並不像他表面上那麼簡單,朱棣將印信和奏報之權授予楊榮,只是為了要他好好干活,然而這位楊榮卻利用這一便利條件,在關鍵時刻做出了一件關鍵的事情。
永樂二十二年(1424)七月,朱棣病逝之時,那個當機立斷,馳奔上千里向太子報告朱棣已死的消息,為太子登基爭取寶貴時間,制定周密計劃的人,正是一向為人低調的楊榮。因為他的真實身份和楊士奇一樣,是不折不扣的太子黨。
第三個人 臨危不懼 楊溥
下面要說的這位楊溥,其名氣與功績和前面介紹過的兩位相比有不小的差距,但他卻是三人中最具傳奇色彩的一個,別人出名、受重用依靠的是才學和能力,他靠的卻是蹲監獄。
[353]
楊溥,洪武五年(1372)生,湖北石首人,建文二年(1400)中進士,是楊榮的進士同學,更為難得的是,他也被授予編修,又成為了楊榮的同事,但與楊榮不同的是,楊溥是天生的太子黨,因為在永樂元年,他就被派去服侍太子,算是早期黨員。
朱棣畢竟還是太天真了,楊榮和楊溥這種同學加同事的關系,外加內閣七人文臣集團固有的擁立太子的政治立場,說楊榮不是太子黨,真是鬼都不信。
楊溥沒有楊士奇和楊榮那樣突出的才能,他輔佐太子十余年,並沒有什麼大的成就,也不引人注目,這樣下去,即使將來太子即位,他也不會有什麼前途,但永樂十二年發生的一個突發事件卻改變了他的命運,不過,這個突發事件實在不是一件好事。
永樂十二年(1414),“東宮迎駕事件”事發,這是一個有著極深政治背景的事件,真正的幕後策劃者正是朱高煦。在這次事件中,太子黨受到嚴重打擊,幾乎一蹶不振,許多大臣被關進監獄當替罪羊,而楊溥正是那無數普普通通的替罪羊中的一只。
由于楊溥的工作單位就是太子東宮,所以他被認定為直接責任者,享受特殊待遇,被關進了特級監獄——錦衣衛的詔獄。
錦衣衛詔獄是一所曆史悠久,知名度極高的監獄,級別低者是與之無緣的(後期開始降低標准,什麼人都關),能進去人的不是窮凶極惡就是達官顯貴。所謂身不能至,心向往之,有些普通犯人對這所籠罩神秘色彩的監獄也有著好奇心,這種心理也可以理解,從古至今,蹲監獄一直都是吹牛的資本,如“兄弟我當年在里面的時候”,說出來十分威風。
此外,蹲出名的人也絕不在少數。反正在哪里都是坐牢,找個知名度最高的監獄蹲著,將來出來後還可以吹牛“兄弟我當年蹲詔獄的時候”,應該也能嚇住不少同道中人。
這樣看來,蹲監獄也算是出名的一條捷徑。
然而事實上,在當年,想靠蹲詔獄出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要夠級別,其次你還要有足夠的運氣。
因為一旦進了詔獄,就不太容易活著出來了。
詔獄是真正的人間地獄,陰冷潮濕,環境惡劣,雖然是高等級監獄,卻絕不是衛生模范監獄,蚊蟲老鼠到處跑,監獄也從來不搞衛生評比,反正這些東西騷擾的也不是自己。
[354]
雖然環境惡劣,但北鎮撫司的錦衣衛們卻從來沒有放松過對犯人們的關照,他們秉承著寬于律己,嚴于待人的管理理念,對犯人們嚴格要求,並堅持抗拒從嚴,坦白也從嚴的審訊原則,經常用犯人練習拳腳功夫,以達到鍛煉身體的目的,同時他們還開展各項刑具的科研攻關工作,並無私地在犯人身上試驗刑具的實際效果。
最初進入詔獄的犯人每天的生活都是在等待——被審訊——被毆打(拳腳,上刑具)——等待中度過的,等到沒人審你也沒人打你的時候,說明你的人生開始出現了三種變數,1、即將被砍頭
2、即將被釋放 3、你已經被遺忘了
相信所有的犯人都會選擇第二種結果,但可惜的是,選擇權從來不在他們的手上。
這就是詔獄,這里的犯人沒有外出放風的機會,沒有打牌消遣等娛樂活動,自然更不可能在七點鍾排隊到禮堂看新聞聯播。
明朝著名的鐵漢楊繼盛、左光斗等人都蹲過詔獄,他們腿被打斷後,骨頭露了出來也沒人管,任他們自生自滅。所以我們說,這里是真正的地獄。
楊溥進的就是這種監獄,剛進來時總是要吃點苦頭的,不久之後,他也陷入了坐牢苦等的境況,但楊溥想不到的是,這一等就是十年。
更慘的是,楊溥的生命時刻都籠罩著死亡的陰影,“東宮迎駕事件”始終沒有了結,而朱高煦更是處心積慮要借此事徹底消滅太子黨,在這種情況下,楊溥隨時都有被拉出去砍頭的危險(史載“旦夕且死”),然而楊溥卻以一種誰也想不到的行為來應對死亡的威脅。
如果明天生命就可能結束,而你卻無能為力,你會干些什麼?
我相信很多人在這種狀況下是准備寫遺書或是大吃一頓,把以前沒玩的都補上,更多的人則是怨天尤人,抱怨上天不公。
這些都是人的正常反應,可楊溥奇就奇在他的反應不正常。
明天就可能被拉出去砍頭,他卻仍在讀書,而且是不停地讀,讀了很多書(讀經史諸子書不輟),這實在是讓人難以理解,在那種險惡的環境下,性命隨時不保,讀書還有什麼用呢?
[355]
可這個人卻渾似坐牢的不是自己,每天在散發惡臭、肮髒潮濕的牢房里,卻如同身在自己書房里一樣,不停地用功讀書,他的自學行為讓其他犯人很驚訝,到後來,連看守他的獄卒都懷疑他精神不正常。
他的這種舉動也引起了朱棣的注意,有一次朱棣突然想起他,便問楊溥現在在干什麼(幸好不是問楊溥尚在否),大臣告訴他楊溥在監獄里每天都不停地讀書。
朱棣聽到這個答案後,沉思良久,向錦衣衛指揮使紀綱下達了命令,要他務必好好看守楊溥,不能出任何問題。
我們前面說過,朱棣是一個很有水平的領導,這種水平就體現在對人的認識上,他很清楚楊溥的境況和心理狀態,然而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楊溥卻能視死如歸,毫不畏懼,也絕非偽裝(裝不了那麼長時間),這是很不容易的。
很明顯,這個叫楊溥的人心中根本就沒有害怕這兩個字。
自古以來,最可怕的事情並不是死,而是每天在死亡的威脅下等死。
不知何時發生,只知隨時可能發生,這種等死的感受才是最為痛苦的
楊溥不怕死,也不怕等死,這樣的人,天下還有何可怕?!
真是個人才啊!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朱棣才特意讓人關照楊溥,他雖然不願用楊溥,卻可以留給自己的兒子用。
也多虧了朱棣的這種關照,楊溥才能在詔獄中度過長達十年的艱苦生活,最終熬到刑滿釋放,光榮出獄,並被明仁宗委以重任,成為一代名臣。
看了以上這三位的人生經曆,我們就能知道:在這個世界上,要混出頭實在不容易啊。
之所以在這里介紹三楊的經曆,不但因為他們將在後來的明代曆史中扮演重要角色,更重要的是,他們都參加了那場慘烈的皇位之爭,並擔任了主角,以上的內容不過是參與這場斗爭演員的個人簡介,下面我們將開始講述這場殘酷的政治搏斗。
[356]


明朝那些事兒2 第九章 生死相搏,朱高煦一直不服氣
不服氣的朱高煦
朱高煦一直不服氣
這也很容易理解,他長得一表人才,相貌英俊,且有優秀的軍事才能,相比之下,自己的那個哥哥不但是個大胖子,還是個瘸子,連走路都要人扶,更別談騎馬了。
簡直就是個廢人。
可是,偏偏就是這樣的一個廢人,將來要做自己的主人!
誰讓人家生得早呢?


上篇:第95節     下篇:第97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