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02節  
   
第102節

接下來是最重要的部分,也是爭議最多的部分,胡濙到底對朱棣說了什麼?
這似乎是個死無對證的問題,但其實只要在推論1的基礎上抓住蛛絲馬跡進行一些推理辨別,我們就可以知道在那個夜晚兩人交談的內容。
胡濙深夜到訪,會對朱棣說些什麼呢?有以下幾種可能:
A:我沒有找到建文帝,也沒有他的消息,這麼晚跑來吵醒你是想逗你玩的。
結論:不可能
原因:朱棣不會把如此重要的工作交給一個精神不正常的人。
B: 我找到了建文帝的下落,但他已經死了。
原因:雖然本人當時並不在場,我卻可以肯定胡濙告訴朱棣的絕對不是這句話,因為在史書中有一句極為關鍵的話可以證明我的推論
“悉以所聞對,漏下四鼓乃出”
看到了嗎,“漏下四鼓乃出”!如果說一個人已經死掉,就算你是驗尸的,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講這麼長時間,胡濙為人沉穩寡言,身負絕密使命,絕對不是一個喜歡說廢話的人,所以我們可以認定,他告訴朱棣的絕對不是這些。
我們就此得出最後的結論C
C: 我找到了建文帝,並和他交談過。
結論:很有可能
原因:以上兩推論皆不對,此為所剩唯一可能的結論。
就這樣,我們結合史料用排除法得到了第二個推論.
推論2:胡濙找到了建文帝,並和他交談過。
結合推論1和推論2,我們最終來到了這個謎團的終點——建文帝對胡濙說過些什麼?
這看上去似乎是我們絕對不可能知道的,連胡濙對朱棣說了些什麼我們都無法肯定,怎麼能夠了解到建文帝對胡濙說過什麼話呢?
其實只要細細分析,就會發現,我們是可以知道的。
因為建文帝對胡濙說過的話,必然就是胡濙和朱棣的談話內容!
[376]
胡濴不是吃飽了沒事干四處找人聊天的那種官員,他肩負重要使命,且必須完成,當他找到建文帝並與之交談後,一定會把所有的談話內容告訴朱棣,因為這正是他任務中的最重要部分。所以我們可以肯定,在那個神秘夜晚胡濴告訴朱棣的,正是建文帝告訴胡濴的。
現在我們已經清楚,只要知道了胡濴和建文帝的談話內容,就能了解胡濴和朱棣的談話內容,那麼胡濴和建文帝到底談了些什麼呢?
可以肯定的是,他們不會談論天氣好壞,物價高低等問題,當年的臣子胡濴除了向建文帝行禮敘舊外,其談話必然只有一個主題——你的打算。
陛下,你還活著,那你到底想怎麼樣呢?
我們有理由相信,朱允炆給了胡濴一個答案。
而在那個神秘的夜里,胡濴告訴朱棣的也正是這個答案。
建文帝的答案到底是什麼,這看上去也是我們不可能知道的秘密。
然而事實上,我們是可以了解這個秘密的,因為這個秘密的答案正是我們的第三個推論。
解開秘密的鑰匙仍然在史料中——“至是疑始釋”
解脫了,徹底解脫了,二十年的疑問、憂慮、期待、愧疚、恐懼,在那個夜晚之後,全部煙消云散。
需要說明的是,我們同時可以推定胡濴與朱棣談話之時,建文帝應該還活著。
因為胡濴是一個文臣,之後他還因為在此事上立下大功,被任命為尚書,並成為了後來的明宣宗托孤五大臣之一,在尋訪過程中,為了保密,他一直是單人作業,像他這樣的一個人,是干不出殺人滅口的事情的。而他深夜探訪朱棣,也充分說明了在此之前,他並沒有向朱棣通報過建文帝的消息。
當然,在談話之後,朱棣會不會派人去斬一下草,除一下根,那也是很難說的。
不過我願意相信,朱棣沒有這樣做,在我看來,他並不是一個滅絕人性的人,他的殘忍行為只是為了保證自己的皇位,如今二十多年過去了,他也變成了一個老人,並且得到了那個答案,他也應該罷手了。
推論3: 答案
“二十年過去了,我也不想再爭了,安心做你的皇帝吧,我只想一個人繼續活下去。”
我相信,這就是最後的答案,因為只有這樣的答案才能平息這場二十多年的紛爭,才能徹底解脫這兩個人的恐懼。
坐在皇位上的那個,解脫的是精神,藏身民間的那個,解脫的是肉體。
我不會再和你爭了,做一個好皇帝吧。
我不會再尋找你了,當一個老百姓,平靜地活下去吧。
[377]
這場叔侄之爭終于劃上了句號。為了權力,這對親人彼此之間從猜忌到仇恨,再到兵刃相見,骨肉互殘,最終叔叔打敗了侄子,搶得了皇位。
但事情並未就此結束,登上皇位的人雖然大權在握,卻時刻提心吊膽,唯恐自己在某一天夜里醒來,會像上一個失敗者那樣失去自己剛剛得到的東西。
因為一無所有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得到後再失去。
被趕下去的那個人更慘,他必須拋棄榮華富貴的生活,藏身民間,從此不問世事,還要躲避當權者的追尋,唯有隱姓埋名,只求繼續活下去。
這種殘酷的心靈和肉體上的煎熬整整持續了二十年,六千多個日日夜夜的折磨,足以讓任何一個人發瘋。
得到了權力,似乎就得到了一切,但其實很多人並不明白,在權力游戲中,你沒有休息的機會,一旦參加進來,就必須一直玩下去,直到你失敗或是死亡。
得到了很多,但失去的更多。
這就是他們必須付出的代價,無論是成功者,還是失敗者。
走上了這條路,就不能再回頭。
死于征途的宿命
無論如何,朱棣終于得到了解脫,雖然來得遲了一點,但畢竟還是來了,至少他不會將這個疑問帶進棺材。
也算是老天開眼吧,因為如果這個答案來得再晚一兩年,朱棣也只能帶著遺憾去見他父親了,不過現在他終于可以心無旁顧的過幾天舒服日子了。
朱棣的精神得到了解放,這之後的日子對他而言應該是放松而愉快的,但這恐怕也是上天對他最後的恩賜了,因為死神已經悄悄逼近了他。
永樂二十二年(1424)元月,阿魯台又開始重操舊業,在明朝邊界沿路搶劫,侵擾大同等地,此時朱棣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前,但為了徹底解決問題,他還是十分勉強地騎上了戰馬,第五次率領大軍出征。
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兒子著想,幫他把對頭收拾乾淨,將來才好安心做皇帝,就算留不下多少遺產,也給你留個太平日子吧。
古往今來的父愛,大抵都是如此。
朱棣與往常一樣,挑選了幾個大臣與他一同出發遠征,而在他挑選的人中,有一個會在不久之後發揮極為重要的作用。
這個人就是楊榮。
[378]
六月,大軍出發到達達蘭納木爾河,這里就是原先阿魯台出沒之地,然而此刻已經是人去樓空。搶劫慣犯阿魯台早已收拾好包袱,逃之夭夭了。
經過反覆搜尋,仍然不見阿魯台的身影,朱棣的身體卻是一天不如一天,大臣們發生了爭論:
張輔表示,願意自己領取一個月的糧食,率領軍隊深入大漠,一定要把阿魯台抓回來。
楊榮表示,大軍已經到此,如果繼續呆下去,糧草必然無法充足供應,必須盡早班師。
朱棣木然地聽完他們的爭論,下達了命令:
班師
他也已經厭倦了,從少年時起跟隨名將遠征,到青年時靖難造反,再到成年時遠出蒙古,橫掃大漠。打了幾十年的仗,殺了無數的人,馳騁疆場的生活固然讓人意氣風發,卻也使人疲憊不堪。
還是回家吧。
七月,大軍到達翠微崗,周身患病的朱棣召見了楊榮,君臣二人之間進行了最後一次談話。
朱棣說道:“太子經過這麼多年磨練,政務已經十分熟悉,我回去後會將大權交給他,我自己就安度晚年,過幾天平安日子吧。”
楊榮心中大喜,卻並不表露,他回應道:“太子殿下忠厚仁義,一定不會辜負陛下的期望。”
重病纏身的朱棣笑了笑,他奪得了江山,也守住了江山,現在兒子已經很能干了,大明帝國必將在他的手中變得更加強大,自己也終于能夠安享太平了。
但朱棣想不到的是,他已經回不了家了。
可能上天也學習了朱棣這種凡事做絕的作風,他注定要讓這個喜愛戰爭和打仗的皇帝在征途中結束他的一生。
大軍到達榆木川後,朱棣那原本強撐著的身體終于支持不住,于軍營中病逝,年六十五。
六十五年前,在戰火硝煙中誕生的那個嬰孩,經曆了無數風波,終于在征途中找到了自己的歸宿,獲得了永久的安甯。
在我看來,在遠征途中死去,實在是他最佳的落幕方式,這位傳奇帝王就此結束了他的一生。
這似乎也是一種宿命,生于戰火,死于征途的宿命。
按照以往的習慣,應該給這位皇帝寫一個整體的評價,其實對這位傳奇帝王的評價,在以往的明史資料中有很多版本,而我認為最為出色的當屬明史的評論。
[379]
雖然明史有很多錯漏和問題,但至少在對朱棣的評價上,在我看來,史料中無出其右者,我之前很少引用古文,最多只是引用只言片語,用來說明出處,但此段文字實在是神來之筆,在下本欲自己動筆寫評,奈何實在不敢班門弄斧,故引用如下:
贊:


上篇:第101節     下篇:第10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