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03節  
   
第103節

“文皇少長習兵,據幽燕形勝之地,乘建文孱弱,長驅內向,奄有四海。即位以後,躬行節儉,水旱朝告夕振,無有壅蔽。知人善任,表里洞達,雄武之略,同符高祖。六師屢出,漠北塵清。至其季年,威德遐被,四方賓服,明命而入貢者殆三十國。幅隕之廣,遠邁漢唐!成功駿烈,卓乎盛矣!然而革除之際,倒行逆施,慚德亦曷可掩哉!
幅隕之廣,遠邁漢唐!成功駿烈,卓乎盛矣!
得評如此,足當含笑九泉!
他不是一個好人,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皇帝。
深夜的密謀
朱棣結束了他傳奇性的一生,終于故去了,死人沒有了煩惱,也不用再顧慮權力、金錢、前途之類的東西,但活人卻是要考慮這些的。
在朱棣死去後的那片哀怨愁云下,卻隱藏著一股潛流。不同的利益集團正在加緊行動的步伐,他們爭奪的就是朱棣留下的最有價值的遺產——皇位。
早在朱棣出發遠征之時,他的好兒子朱高煦就已經預見到,自己的這位父親可能很快就要走人了,他加緊了籌劃,派出自己的兒子朱瞻圻潛伏在京城,並用快馬傳遞消息,一晚上甚至會有七八批人往來通報,在沒有電話的當年,也真是苦了那些報信的。
朱高煦做夢都想要皇位,但他十分清楚,必須確認自己的父親搶救無效死亡後,才能動手,要是情況沒摸准,自己就起兵,結果老爹來個詐尸或是借尸還魂,來到自己面前:“小子,想學你爹造反啊!”不用打,自己就敗局已定。
在造反專家朱棣面前,朱高煦的道行還太淺。
所以他耐心地等待著,等待著那個消息的到來。
朱棣的內侍馬云是個並不起眼的人,平日看上去不偏不倚,然而此時,他也亮出了自己的立場,朱棣死後,他以內侍身份深夜召集兩個人開會,這兩個人分別是楊榮和金幼孜。
他們三人經過密謀,做出了這樣的決定,暫不發喪,每日按時給皇帝送膳食,以掩人耳目,並嚴格控制消息,禁止軍營中人擅自外出報信。
[380]
可能有人會問,皇帝死後,由于尚遠征在外,密不發喪不是通常的安排嗎,為什麼會說是密謀呢?
因為這看似尋常的安排實際上暗藏玄機,在朱棣死前,他召見的顧命大臣並不是這兩個人,而是張輔!
朱棣臨死前召見張輔,並傳達了傳位太子的旨意,這似乎並沒有什麼讓人擔心的,但問題就在于張輔這個人。
張輔是張玉的兒子,而張玉和邱福與朱高煦的關系十分緊密,他們都是靖難時候的戰友,在立儲問題上,靖難派是支持朱高煦的。
馬云召集楊榮、金幼孜兩人密謀做出如此重大之決定,竟然沒有張輔在場,實在是十分之不尋常。很明顯,他們是有所防備的。
事實證明,他們的擔心並非沒有道理,因為就在一年後,朱高煦起兵造反的前夜,派人去京城尋找的那個內應,正是張輔。
在封鎖消息之後,楊榮被賦予了最為重要的使命--回京向太子報喪,並籌備太子繼位事宜,這位潛伏多年的太子黨秘密成員終于有了用武之地,他日夜兼程,終于將遺命及時送到了太子手中。
朱高煦從頭到尾都被蒙在鼓里,等到他知道消息的時候,太子已經做好了各項准備,登基即位了。
朱高煦先生,你又沒有猜對,吸取教訓,下回再來,你還有一次機會。


明朝那些事兒2 第十一章 朱高熾的勇氣和疑團
明仁宗朱高熾
曆經千辛萬苦的大胖子朱高熾終于登上了皇位,定年號洪熙。
事實證明,這個體態臃腫的大胖子確實是一個仁厚寬人的皇帝,在他那肥胖殘疾的外表下,是一顆並不殘疾的,溫和的心。
他登上皇位後,立刻下令釋放還在牢房里面堅持學習的楊溥同學,並將其召入內閣。此時楊士奇和楊榮已經是內閣成員。明代曆史上最強內閣之一--"三楊"內閣就此形成。
但此時一個問題出現了,雖然大家都知道內閣是皇帝最為信任的機構,其權力也最大,但由于這些內閣成員僅僅是五品官,要讓那些二品尚書們向他們低頭確實是很難的。
這個問題看似很容易解決,既然如此,那就改吧,把內閣學士提成二品,不就沒事了嗎?
事情哪里有那麼簡單!你說改就改?你爹留下的制度,尸骨未寒,你就敢動手改造?正統的文官們在這個問題上一向是很有道理的。
可是不改似乎又不行,問題總得解決啊。
[381]
在這個世界上的無數國家民族中,要排聰明程度,中國人絕對可以排在前幾位,而其最大的智慧之一就在于變通。這樣做不行,那就換個做法,反正達到目的就可以了。
所謂此路不通,我就繞路走,正是這一智慧的集中體現。
朱高熾沒有改動父親的大學士品位設置,卻搞了一套兼職體系。
他任命楊榮為太常寺卿,楊士奇為禮部侍郎,金幼孜為戶部侍郎,同時還擔任內閣大學士。這樣原先只有五品的小官一下子成了三品大員,辦起事情來也就方便了。
目的達到了,父親的制度也沒有違反,從此這一兼職制度延續了二百多年,並成為了內閣的固定制度之一。
這類的事情在之後的曆史中比比皆是,每看及此,不得不為中國人的智慧而驚歎。
登基後的朱高熾並沒有忘記那些當年和他共患難的朋友們,洪熙元年(1425),他用自己的行為回報了他的朋友。
在一般人看來,皇帝回報大臣無非是賞賜點東西,誇獎兩句,而這位朱高熾的回報方式卻著實讓人吃驚,在曆代皇帝中也算極為罕見了。
同年四月的一天,朱高熾散朝後,留下了楊士奇和蹇義,他有話對這兩個人說。
在當年那場驚心動魄的斗爭之中,無數人背叛了他,背離了他,只有這兩個人在他極端困難的情況下,依然忠實地跟隨著他,楊士奇自不必說,蹇義雖然為人低調,卻也一直在他身邊。
年華逝去,大浪淘沙,這兩個曆經考驗的人決不僅僅是他的屬下,也是他的朋友。
朱高熾注視著他的兩個朋友,深情地說道:"我監國二十年,不斷有小人想陷害我,無論時局之艱難,形勢之險惡,心中之苦,我們三個人共同承擔,最後多虧父親仁明,我才有今天啊!"
回顧以前的艱難歲月,朱高熾感觸良多,說著說著竟流下了眼淚。
楊士奇和蹇義也泣不成聲,說道:"先帝之明,也是被陛下的誠孝仁厚所感動的啊。"
就這樣,經曆苦難辛酸的三個朋友哭成一團。
在我看來,這種真情的表述遠比那些金銀珠寶更能表達朱高熾的謝意。
朱高熾沒有辜負楊士奇的期望,他確實是一個好皇帝。
雖然他是一個短命的皇帝,皇位還沒坐熱,就去向他父親報到了,但在其短短一年的執政時間內,他。。。(以下略去若干字),保持了大明帝國的繁榮。
[382]
為什麼要略去呢,因為這些誇獎皇帝的內容千篇一律,什麼恢複生產,勤于政務等等等等。這些套話廢話我實在不願寫,大家估計也不喜歡看,如有意深入探究,可參考相關教科書。
在我看來,這些都是皇帝的本分事情,而真正能夠體現朱高熾的寬仁並給他留下不朽名聲的,是這樣的一件事:
我們已經說過,朱棣是永樂二十二年(1424)七月去世的,根據規定,如無特殊情況,皇太子在父親死後可以馬上登基為帝,但是,絕對不能馬上將當年改換成自己的年號元年,必須等到第二年,老爹的尸體涼透了,才能立下自己的字號。
比如朱棣永樂二十二年(1424)七月去世,朱高熾立即即位,並有了自己的年號洪熙。從七月到十二月,實際上已經是他的統治時期,但這段時間還是只能算在永樂二十二年內,只有到第二年(1425)年,才能被稱為洪熙元年。
在這段時間內,是皇太子們的適應期,用通俗的話說,就是走出自己父親的影子,一般在這段時間內,新皇帝們還不敢太放肆,對父親們留下的各項命令政策都照本宣科,即使想要自己當家作主,改天換地的,也多半不會挑這個時候。
可是就是這個忠厚老實的朱高熾,在尚未站穩腳跟的情況下,在這段時間內,就敢于更改自己父親當年的命令。
這在當時的很多大臣們看來,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但在我看來,朱高熾的這一改實在干得好,干得大快人心!
十一月的一天,朱高熾突然下達詔令,凡是建文帝時期因為靖難而被罰沒為奴的大臣家屬們,一律赦免為老百姓,並發給土地,讓他們安居樂業。
靖難之時,朱棣殺人無數,罰奴無數,齊泰、黃子澄、方孝孺等人也被定性為奸臣,此事已是板上釘釘,斷無更改之理。
然而此時,他的兒子朱高熾卻突然下了這樣一道旨意,讓很多大臣措手不及。可更讓他們吃驚的還在後面。
朱高熾接著問大臣:"齊泰和黃子澄還有無後人?"
大臣半天才反應過來,答道:"齊泰有一個兒子,當年只有六歲,所以免死,被罰戍邊。黃子澄沒有後代(後得知,黃子澄有個兒子當年改姓逃脫,後被赦免)。"
朱高熾沉吟許久,說道:"赦免齊泰的兒子,把他接回來吧。"
他接著問:"方孝孺可有後代?"
[383]
大臣們目瞪口呆。
方孝孺?您說的是那個滅了十族的方孝孺?
十族都滅了,還去那里找後代?您不會是拿死人開心吧!
可皇帝已經下令了,就快去查吧
這一查還查出來了,雖然沒有後代,但確實有個親戚。


上篇:第102節     下篇:第10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