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07節  
   
第107節

明宣宗這一輩子沒干過什麼壞事,也不好酒色,除了喜歡斗蛐蛐被人說過幾句外,沒有什麼劣跡,但有一件事情例外。
有些後世的人甚至認為,明宣宗做的這件錯事給大明王朝的滅亡埋下了伏筆。
他到底做了什麼傷天害理,滅絕人性的事呢?
[395]
說穿了其實也沒什麼,他只不過搞了點教育事業——教太監讀書。
宣德元年(1426),明宣宗突然下令,設置“內書堂”,教導宦官們讀書,大家應該知道,在傳宗接代觀念極其嚴重的中國,去坐太監的都是不得已而為止,混口飯吃而已,這些人自然沒有什麼文化,而朱瞻基開設學堂的目的,正是為了給這些太監們掃盲。
可他不會想到,這次文化啟蒙運動不但掃掉了太監們的文盲,也掃掉了阻擋他們進入政壇的最後一道障礙。
要知道,當一個壞人並不難,但要做一個壞到極點的極品壞人是很難的。沒有文化的壞人干點小偷小摸,攔路搶劫之類的勾當,最多只能騷擾騷擾自己家的鄰居老百姓,而讀過書的壞人卻可以禍國殃民,危害四方。
從事情的後續發展來看,朱瞻基的這一舉措確實也培養了不少極品壞人。
很多人認為,朱瞻基的這一措施確實是錯誤的,但其本意不過是要這些太監們學點文化,並沒有什麼其他的企圖。
真的是這樣嗎?
我認為不是,在我看來,朱瞻基是故意的,從法律上來解釋,就是明知其行為會導致太監參權的結果,卻希望或者放任這種結果的發生。
這位皇帝厚道,卻不蠢,他的這一舉措帶有政治目的。
而要揭示他這一行為背後的秘密,就必須引出我們下面的一個話題:
太監是怎樣煉成的
先要說明,這個話題與生理方面無關,也不探究那要人命的一刀,只談談這個特殊的群體,及其參與政治的真正原因。
太監這個名詞大家都十分熟悉,而且大多數人還會在這個稱呼前面加個死字,罵起人來十分提神,且通俗易懂。
實際上在明代,要想混到太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謂太監是宦官的首領,不是誰都有資格被稱為太監的。
別說太監,就是想當普通宦官也很不容易,在明朝,宦官可是個搶手的工作。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混碗飯吃是不容易的,就算你有勇氣挨那一刀,還要有運氣進宮才行,不要以為當宦官那麼簡單,也是要經過挑選面試的。官方的閹割場所只閹割那些已經經過挑選的人。說句寒摻話,要是人家看不上,你連被閹的資格都沒有。
在明代經常有人在未經官方允許的情況下自行閹割,然後跑到北京去當太監。他們中間有很多人沒有被挑中,回家了此一生,當然,也有成功者(如鼎鼎大名的魏忠賢)。
[396]
到了明朝中期,由于想當宦官的人太多,很多有志于投身宦官事業的人沒有被官方處理的機會,便以大無畏的勇氣自行了斷子孫根,可到後來又沒能進宮。他們不能成家立業,只能到處游蕩,這些人自然成為了社會的不安定因素。
為了應對這一情況,後期的明朝政府曾經頒布了一條十分特別的法令:
嚴禁自行閹割!
對此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奇妙的世界。
明代宦官有很多級別,剛進宮時只能當典簿、長隨、奉禦,如果表現良好,就能被升遷為監丞,監丞再往上升是少監,少監的頂頭上司就是聞名遐邇的太監。
可見,要想干到太監實在不容易啊。
宦官有專門的機構,共二十四個衙門,分別有十二監、四局、八司,其最高統領宦官才能被稱作太監,這二十四個衙門各有分工,不但處理宮中事務,還要處理部分政務。
事實上,在這些宦官衙門中,也有冷熱輕重之分,重者權傾天下,輕者輕如鴻毛。一個剛入宮的宦官要想出頭,先要看他被分在哪個部門。
如果你被分在了司禮監或是禦馬監,那就先恭喜了,你的太監前途將一片光明,繼續努力下去,光宗耀祖或是遺臭萬年都是有可能的。
因為這兩個監局是權力最大的太監機構,司禮監就是專門掌管內外章奏的,相當于皇帝的私人秘書,我們前面說過,皇帝把票擬的權力給了內閣,自己保留了批紅權。
而到了明宣宗時候,由于文件太多,朱瞻基自己也沒有時間看完,便會讓司禮監的人按照票擬的內容抄下來,代理自己行使批紅的權力。
這個為皇帝代筆的人有一個專門的稱呼——司禮監秉筆太監。
于是,天下唯一可以壓制內閣票擬權的批紅權就落在了秉筆太監的手中。
到了明朝後期,皇帝不管朝政,某些太監便會自作主張,亂發旨意,下面的官想告狀也告不了。因為你告狀的奏章最多只能告到皇帝那里,可代皇帝批閱奏章的人很可能就是你要告的人,那你這狀能告下來嗎?
由此可見,秉筆太監實在位高權重。
但是這位秉筆太監卻還不是權力最大的太監,在他的上頭還有一個——司禮監掌印太監。
這很好理解,在印章文化十分發達的中國,你寫再多,我不給你蓋章你也沒辦法。
[397]
而一旦司禮監掌印太監兼任了東廠太監(如馮保和魏忠賢),那就真是權傾四海,威震天下。事實上,幾乎所有明代的著名太監都出自司禮監,如果當年有名監展覽館,司禮監必然是所掛畫像最多的地方。
司禮監出監才啊。
而作為一個有志氣的青年宦官,你應該以這些人為偶像,努力奮斗,爭取名留青史!(當然一般來說都是惡名)
如果你有幸能干到司禮監掌印太監,那說明你的太監生涯已經達到了光輝的頂點,你已成為了太監中的佼佼者,是太監中的成功人士。如果你還湊巧干了些壞事,那麼你的名聲一定不限于當代,而會世代流傳下來,供眾人茶余飯後談論和唾罵。
如果你沒有能夠進入司禮監,而是進入了禦馬監,那我同樣要恭喜你,這也是個好地方,雖然這里出的名人沒有司禮監多,但也不少,比如著名的汪直、谷大用等,都是你的好榜樣。
必須說明的是,這個所謂禦馬監不是管馬的,而是管理禦用兵符。說到這里大家也應該知道為什麼禦馬監是個有前途的部門了。
司禮監和禦馬監一文一武,成為最為顯赫的太監部門,宮中宦官無不盡心竭力,想進入這兩個部門。
有好必有壞,萬一你不幸被分到了直殿監和都知監,那你就慘了。因為這兩個監名字雖然氣派,卻只管理一件事——清潔衛生。
這兩個監不但條件艱苦,沒有人瞧得起,連辦公場所都沒有(似乎也不需要),而且秋掃落葉冬掃雪,工作十分之苦。
這樣的部門自然是無法吸引眾多青年宦官的。
介紹完太監的奮斗史,下面就要談太監參與政治的問題了。
在我們很多人的心目中,太監政治大概是這樣的一幕場景: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在一所陰森的房子里,幾個面目猙獰的太監在十分微弱的燭光下進行著密謀。
一個太監奸笑(標准表情)著對旁邊的人說道:“尚書王某某阻礙我們的奪權計劃,要把他干掉!”
這時另一個太監也奸笑(保持形象)著說:“我看還是先把侍郎張某某干掉。”
最後太監頭子(一般就是最壞的那個)發話:“照計劃行事,把那些忠臣們都清除掉,然後再把皇帝換掉,我們來坐江山!”
以往人們心中的太監形象就是如此,只要一提到太監,就會和壞蛋聯系起來,然後就是朝廷中的忠臣們為了正義和理想與壞蛋們進行了不懈的斗爭,成功了就是正義終于戰勝邪惡,失敗了就是人間悲劇。
[398]
我認為不是,人們往往過于關注那些所謂忠臣們的行為,卻很少發現這些大臣們的可怕之處。
之前在我們的丞相怎樣煉成的專題中,曾經對明朝的相權君權分立做了分析,並用了一個拔河的比喻,皇帝和大臣各站在繩子的兩邊,不斷的拔河,朱元璋是優秀運動員,體力好,他活著的時候,沒有人能拔得過他。
他的兒子朱棣也是運動健將,雖然設立了內閣,但還是能夠掌握主動權。
到了朱瞻基,情況就大不相同了,文官集團十分之強大,連皇帝也奈何他們不得。
在我們很多人的印象中,皇帝是想干什麼就能干什麼的,沒有人能夠管得了。可是實際上,明朝的皇帝是不容易當的,那些大臣們就像一群蒼蠅,不但要向你提意見,甚至有時候還會挖苦你,諷刺你,你還不好把他怎麼樣。
明仁宗心地善良,卻因為小事被罵得氣急敗壞,他的兒子朱瞻基行為端正,只喜歡斗蛐蛐,也被那些人當成罪狀來批判,老百姓有自己的愛好,皇帝居然不能有。
繩子那一頭是一股極其龐大的力量,那些在我們看來無比正直的大臣們有著充分的力量控制朝政,他們有學識,有謀略,有辦事能力,有很多的同門、同事。
而繩子的這一頭,只有皇帝一個人。
皇帝那所謂的至高無上的權力在文官集團的大爺們眼中也算不得什麼,罵你,諷刺你,那是為了國家大事,那是忠言逆耳,你能說他不對嗎?
而且這些大爺們既不能殺,也不能輕易打,殺了他們,公務你自己一個人能干嗎?
勞動模范朱元璋老先生自然可以站出來說:把他們都殺光,我能干!


上篇:第106節     下篇:第108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