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12節  
   
第112節

下面,我們把這個數字乘以一百,你有十萬人,對手也有十萬人,你怎麼打這一仗?
[414]
這個時候,你就麻煩了,且不說你怎麼布置這十萬人進攻,單單只說這十萬人本身,他們真的會聽你的嗎?
你要明白,你的手下這十萬人都是人,有著自己的思維,有的性格開朗,有的陰郁,有的溫和,有的暴躁,他們方言不同,習慣不同,你的命令他們不一定願意聽從,即使願意,他們也不一定聽得懂。如果里面還有外國友人(比如朝鮮),那你還得找幾個翻譯。
這就是指揮的難度,要想減低這一難度,似乎就只有大力推廣漢語和普通話了。
要是再考慮他們的智商和理解能力的不同,你就會十分頭疼,這十萬人文化程度不同,有的是文盲,有的是翰林,對命令的理解能力不同,你讓他前進,他可能理解為後退,一來二去,你自己都會暈倒。
很難辦是吧,別急,還有更難辦的。
我們接著把這十萬人放入戰場,現在你不知道你的敵人在哪里,他們可能隱藏起來,也可能分兵幾路,准備伏擊。而你自己要考慮怎麼使用自己這十萬人去找到敵人並擊敗他們。
此外,你還要考慮這十萬人的吃飯問題,住宿問題,糧食從哪里來,還能堅持多少天。
腦子有點亂吧,下面的情況會讓你更亂。
你還要考慮軍隊行進時的速度、地形、下雨還是不下雨,河水會不會漲,山路會不會塞,士兵們經過長時間行軍,士氣會不會下降,會不會造反,你的上級(如果有的話)會不會制約你的權力,你的下級會不會嘩變。
你的士兵有沒有裝備,裝備好不好,士兵訓練水平如何,敵人的指揮官的素質如何,敵人的裝備如何,敵人的戰術是什麼,你的心理承受能力有多大,打了敗仗怎麼撤退,打了勝仗能否追擊等等等等。。。。。。
事實上,戰場上的情況還要複雜得多。相信看到這里,你已經明白,別說帶十萬人出去打仗,你就是帶十萬人出去轉一圈,旅個游,能平安無事地回來就已經很不錯了。
你可能以為事情就此結束了,恰恰相反,真正的考驗還在後面,不要忘記,我們的目標是多多益善。
如果你再把指揮的人數加上十倍,一百萬人,你就會發現,你面對的已經不是一百萬可以依靠的人,而是一百萬個麻煩,是真正的災難。
[415]
從十萬到一百萬,你的人數增加了十倍,但你的問題卻可能增加了一百倍,任何小的問題如果不加以重視,就會一發不可收拾。一百萬人,每天要消耗多少糧食不說,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誰也不是傻瓜,你怎麼控制一百萬個人,讓他們去聽從你的指揮呢?
軍事指揮就如同一座金字塔,指揮的人數和指揮官的指揮能力是成正比的,指揮的人數越多,對能力的要求就越高。從古至今,有能力站在塔頂的人是很少的。
多多益善是一種境界,它代表著指揮官的能力已經突破了人數的限制,突破了金字塔的塔頂,無論是十萬、還是五十萬、一百萬,對于指揮官而言,都已經沒有意義。
因為這種指揮官的麾下,他的士兵永遠只有一個人,命令前進絕不後退,命令向東絕不向西。
同進同退,同生同死。
這才是指揮藝術的最高境界。
所以,善帶兵而多多益善者,是真正的軍事天才。
這樣的人,我們稱之為軍神。
以上就是模型的構建過程,相信大家應該對戰爭和人數及指揮能力的關系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但這個模型是理想化的,我們在此還要補充兩種特殊情況。
首先,這個模型設定的是普通的人,不包括特異功能人士,如郭靖、楊過、張無忌等人,能夠突破地球引力,一跳十幾米,穿牆入室,身負如乾坤大挪移之類的絕學,一個能打幾百上千個。
如果你手下有一千人,而對手果真是上述傳說人物中的一個,那你還是快逃吧,不但是因為對方身負絕學,更重要的原因是,對方是正面入物,主要人物,是主角,根據劇情限定,他就是睡著了你也打不過他的,你才幾斤幾兩,敢和大俠對著干?劇情限定好了,他是穩贏的。
其次,雙方裝備不能過于懸殊,比如對方拿火槍,你拿板磚,就算人再多一倍,估計也是沒用的。
結論
總之,戰爭不是打群架,人多就穩贏,實際上現在某些街頭斗毆的人也開始注意戰術方法了,他們也時不時來個半路偷襲,前後夾擊之類的把戲。
可見事物總是不斷向前發展的。
帶幾十萬人出去打仗是很容易的,即使你把全國人口全帶出去也沒有人管你,問題是你要能保證打贏。而像白起、韓信、陳慶之、李靖這樣有能力做到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比如國民黨的著名將領胡宗南,手下長期擁兵數十萬,卻一直被只有幾萬人的對手牽著鼻子走,最後被打得落花流水,倒不是他不肯用心,實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的黃埔同學最後給他下了一個定義--"胡宗南,也就是個團長。"
司禮監王振,也就是個奴才。
他從前不過是個小小的學官,還是個學藝不精的學官,後來還成了宦官,然而這位身殘志不堅的仁兄居然一下子當上了二十萬人的統帥(實際統帥權在他手中)。
後果可想而知,也不堪設想。
[416]
准備與抉擇
在這短短的幾天中,王振一直做著青史留名的美夢,而其他的人也有著各自的行動。
首先是大臣們,當他們聽說這個如同驚天霹靂般的消息後,頓時炸了鍋,紛紛上書反對,帶頭的是吏部尚書王直。
吏部就是人事部,由于主管官員任命職權,故而位居六部之首,吏部尚書也有了一個專門的稱呼--天官,可見其威望之高。
在王直的帶領下,百官聯合上奏折反對出征,但可惜的是,王振是司禮監,並且得到了皇帝的信任,反對無效。
除了這些人外,兵部的兩位主官也上書反對,他們分別是兵部尚書鄺埜和兵部侍郎于謙。
鄺埜,宜章人,永樂年間進士出身,他為人清廉,十分正直,對于王振的胡作非為很是不滿,這次他上書反對,正是他一貫以來正派品行的表現,不出所料,他的反對也被駁回,但這並不是他勸阻行為的結束,事實上,作為一個從始至終參加了這次遠征的人,他把自己的忠誠保留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刻。
而這位于謙,正是我們後面篇章的主角,要說這位仁兄實在不是一般的強,他的能力和人望也不是一般的高,他得罪過第一號紅人王振,且從未認錯,居然就在王振眼皮子底下還能複官至兵部侍郎,而王振也拿他沒有辦法,可見其根基之牢固,背景之深厚。
這兩位兵部高級官員的抗議被駁回後,也只好去繼續他們的工作,為遠征作准備。按照規定,皇帝出征,兵部主要領導應該陪同,經過內部商議,最終做出了決定:
鄺埜陪同出征,于謙暫時代理兵部事宜。
事實證明,正是這一決定挽救了大明帝國的國運。
與他們相比,其余兩位輔政大臣的表現實在讓人失望,三楊已經死了,胡濙沒有什麼能力,而真正應該起作用的張輔卻一言不發。
這就太不應該了,張輔率軍平定安南,曾身經百戰,不可能不知道這一舉動的危險性,此人是四朝老臣,王振也不敢把他怎麼樣,如果要爭論起來,王振可能還不是他的對手,但年老心衰的張輔卻令人失望地保持了沉默。
雖然一言不發,雖然明知危險,但張輔最終還是與皇帝一起出發遠征,不是作為指揮官,只是作為一個陪同者。
你把兒子交給我,我就陪他走到底吧。
大臣們亂成一團,各有各的打算和行動,皇帝也有,皇帝也是人,在出差之前,他也要交接好工作,告別親人,這才能打好包袱上路。
[417]
朱祁鎮現在就面臨著這兩項工作,他首先把國家大權交給了自己的弟弟朱祁鈺。應該說朱祁鎮是一個品行溫和的人,他和他的弟弟關系也十分的好,而他的弟弟也十分規矩,對于不該屬于自己的東西從不貪心,比如說--皇位。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朱祁鎮放心地將國家大權交給了他。
然而朱祁鎮不明白的是,世界是不斷變化的,事情會變化,人也是會變的
當一個人習慣了某種權威和特權後,他就無法再忍受失去它們的痛苦。
權力在帶給人們尊嚴的同時,也會帶給他們自私。
交待完國家大事後,朱祁鎮去向自己的妻子--錢皇後告別。
正統七年(1442)對大明王朝而言並不是個好的年份,正是在這一年,張太皇太後去世,王振奪取了國家大權,但這一年對于朱祁鎮本人而言,卻是幸福的。因為就在這一年,他迎娶了自己的皇後錢氏。
自古以來,幾乎是有多少皇帝就有多少皇後,而且皇後的人數只會多不會少。事實上,皇後一直以來都是不可忽視的一股政治力量,從武則天到慈禧,她們在曆史中擔任的戲份絕不比某些男主角少,當然,更多的皇後則是默默無聞,被湮沒在曆史的塵埃中。但也有一些皇後因為她們卓越的政治才能和權謀手段被載入史冊,名留青史。
這位錢皇後就是其中的一位,她的名字一直流傳下來,為後人傳頌


上篇:第111節     下篇:第11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