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10節  
   
第110節

三楊可以應付過去,但那個老太婆是應付不過去的,隔那麼幾天,王振總要被拉過去罵一頓,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王振沒有辦法,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前輩是他所對付不了的。
只能等她老人家自然死亡了。
這一天終于來到了。
正統七年(1442)十月,曆經四朝的張太祖太後離開了人間,王振奪權路上最大的阻礙就此消散。
此時,三楊中的楊榮已經去世,而剩下的楊士奇和楊溥也已年老多病,回天無術了。
王振的機會來了。
他從此大權獨攬,廣結同黨,不但控制了錦衣衛,還收了很多屬下,其中不乏飽學之輩,聖人門徒,而要論最無恥的一個,莫過于工部侍郎王祐。
這位王祐先生曾經有一次到王振家中探望。在明代,大臣們都留有胡須,而王振沒有胡須(身不能至,心向往之),但當他見到王祐時,才發現這位大臣也沒有留胡須,便問他原因。
王祐先生是這樣回答他的:(以下內容可能引發嘔吐,請先做好思想准備)
"老爺沒有胡須,兒子我怎麼敢留呢?"
在我看來,王祐先生真正達到了無恥無界限的境界,無恥到祖墳上都冒青煙。
正是有了這些無恥之徒的幫助,王振在朝廷內的勢力越來越大,他排除異己,利用楊士奇兒子殺人的事件,攻擊他教子無方,最終打垮了這位四朝老臣,之後他又陸續誣陷戶部尚書劉中、祭酒李時勉等不服從他的大臣,並把他們趕出了京城。
此時的王振,內得皇帝信任,外有打手幫忙,獨掌大權,魚肉百官,可謂風光無限,成為了明朝開國以來最有權勢的太監。
大權在手的王振並不滿足,他決定做一件前人不敢做甚至不敢想的事情。
[407]
五十年前,朱元璋先生為了防止今天王振現象的出現,特地在宮門口立了一面三尺高的鐵碑,鑄上八個大字"內臣不得干預政事"。
可是正所謂人走碑涼,誰寫的,立在哪里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人管,有沒有人執行,到了王振當權,這塊碑文就被當成了貼在牆上沒人管的獎狀,再也無一人理睬。
大家不理,王振卻不一樣,他總是覺得這玩意太刺眼,于是便命人移走這座碑。
如果老朱還在,他一定會把王振這小子抓起來,剮上三千刀再讓他死,可時代不同了,也實在不行了。
大家第二天上朝,看見開國皇帝的手跡突然沒有了,卻都保持了集體沉默,他們都知道是誰干的,到最後卻成了打死我也不說,打死我也不管。
朝政如此,多言何用?!
但就在王振氣焰滔天之時,也有一個人就不買他的帳,而這個人也實在不是等閑之輩,雖然吃了點虧,但王振終究還是不能把他怎麼樣。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正統六年(1441),當時太祖太後已經病危,無法再訓斥王振,三楊也無能為力,王振實際上已經控制了朝政大權,所有外地巡撫官員回京都要照例孝敬王振一些金銀財寶,多少倒無所謂,但總得意思一下,表示對這位死太監的尊重。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此人從山西巡撫回來,別說金銀,連陳醋都沒帶回來一瓶。王振氣得七竅冒煙,大發雷霆,當即把這個人關了起來。
王振是一個做事偏激的人,對于這種明擺著不給面子的人,他是不會留情的,他本已准備編織罪名,把這個人干掉。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這個人似乎很有背景。
不但地方上的官僚老百姓幫他說話,連朝中重臣楊士奇等人也為他求情,甚至某些藩王也出面了,要王振不要把事情做絕,否則就要他好看。(藩王可是不好對付的)
一貫整人到底的王振終于意識到,這個人雖然權位不高,卻很不簡單,是不能"人道毀滅"的,于是他一反常態,放了這個人(不放也不行)。
此人也確實厲害,他被整得很慘,卻一句軟話也沒有說過,一直痛罵王振,一點面子也不給他,堅持和他對抗到底。大有你能把我怎麼樣的氣勢。
這位硬骨頭有背景的仁兄就是于謙。
可惜在當時這樣的人太少了。
[408]
掌握朝政,統領群臣雖然威風,但這並不是王振的最終目的,事實上,王振並不只是一個貪財貪權的人,他也有自己的追求抱負。
王振也有著自己的偶像,他的夢想就是有朝一日像自己的這位偶像一樣,橫掃千軍,銳不可當。他的這位偶像就是朱祁鎮的曾祖父朱棣。
雖然自己以前只是個文人(現在是太監),但卻十分向往率軍出征的威風凜凜,而先輩鄭和的豐功偉業也不斷鼓勵著他。
太監就不能橫刀立馬麼?立給你們看看!
這下問題嚴重了。
一個人如果饑餓就會去找東西吃,因為這是他的基本需求。
如果他已經吃飽了呢?那麼他就會四處閑逛,找點事情干,反正閑著也閑著。
如果一個吃飽的人又找不到什麼好事干,他可能就會去干壞事,實現自我價值。
王振大概就屬于後兩種情況。
他已經大權在握,家財萬貫,權和錢都有了,這位死太監也有了新的人生追求——建功立業,名留青史。
應該說,有這樣的志向是好的,但問題關鍵在于這位有志太監本身的素質如何。
就如同一個貪官汙吏,平日只是貪汙受賄,這樣的惡行固然讓人憤慨,但這並不是他們作惡的最高境界。
所謂作惡的最高境界,就是明明沒有這樣的才能,還要打腫臉充胖子,硬要去干一些所謂的好事。
這才是惡人中的極品。
王振就是這樣的一個極品,他明明是個不成器的教書先生,明明是個投機的死太監,明明是個貪圖權位的小人,這些我們都不計較了。但他現在居然要把自己往軍事天才,戰爭英雄上面靠,就實在是太不要臉了。
偏偏當時的時局給了他這樣一個不要臉的機會。
敵人出現
我們前面說過,那位被朱棣打得落花流水的馬哈木有個好兒子,這話確實不假,永樂十六年(1418),馬哈木的兒子脫歡承襲了父親的爵位,並從此開始了稱霸蒙古的軍事行動。
事實證明,這位仁兄確實是有本事的,僅僅過了六年,脫歡就擊敗了瓦剌的其它部落,統一了瓦剌,成為了瓦剌獨一無二的首領。
之後,他擁立黃金家族成員脫脫不花為汗,並開始攻擊阿魯台。
由于當年被朱棣打得太慘,阿魯台元氣不足,在與瓦剌的戰斗中被擊敗,宣德九年(1434),阿魯台被脫歡擊敗,並最終戰死于大漠之中,這位曾與永樂第一名將朱棣周旋幾十年的風云人物就此結束了一生。
[409]
脫歡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他的夢想絕不局限于做一個太師,他的真正理想是恢複大元的天下,重新占據中原,但上天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正統四年(1439),壯志未酬的脫歡死掉了,可是明朝並沒有因此得到和平,因為替代他的,是一個更為可怕的對手——也先。
也先是脫歡的兒子,他比他的父親更加強悍,也更加聰明,短短幾年之內,他向西攻擊哈密,控制了西域通道,威逼明朝西北邊境,他向東攻擊兀良哈,正統十年,瓦剌徹底擊敗了兀良哈三衛,並控制了當時尚很弱小的女真族,甚至威脅到了朝鮮。
此時的蒙古已經完成了統一,而也先與他的父親一樣,也整日夢想著恢複大元天下,所以,在一切就緒之後,他把自己的矛頭指向了明朝。
雖說也先進攻明朝報有自己的政治目的,但在我看來,引起這場沖突最大的原因還是在于錢。
蒙古人很會打仗,不過也很窮,他們不種地,也不紡紗,要想得到生活必需品,只能通過兩種途徑,一種是交換,另一種是搶劫。
在朱棣的那個時代,蒙古人更多采用第二種方法,來得快又方便,但經過朱棣的幾堂軍事教學課,以及拳腳刀劍的教育方式,蒙古逐漸意識到,繼續搶下去會虧本的。
而且在搶劫的時候,他們往往不能夠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比如你家缺衣服,想搶幾匹布,可出去幾次都遇不上(人家不可能准備好了讓你搶),蒙古人雖然善戰,但並不是打不死。他們也只有一個腦袋,而搶劫是刀頭舔血的行當,隨時可能完蛋。為幾匹布就把命丟了,實在不劃算。
于是,在此之後,蒙古開始走第一條道路——和平發展之路。
他們開始和明朝政府做生意,但蒙古有什麼生意可做呢?
不要忘記,雖然他們不搞農業和手工業,但他們也有畜牧業,蒙古部落家家戶戶都養馬,養羊,發財致富之道就從這里開始了。
在部落首領的倡議下,蒙古部落開始大量放牧,生意也越做越大,貿易的形式以朝貢為主,每年蒙古定期入京交易,經常帶著牲畜千余頭,皮毛幾千張,浩浩蕩蕩地來做生意,隨行的還有使者,在我們的印象中,使者應該只有一兩個人,不過蒙古部落派來的使者人數卻要加個千字——一兩千人。
從古至今,估計沒有哪個國家派外交使節會一下子派出上千人,而這些所謂的使者實際上是蒙古的小商小販,他們都是趕著自己的牛羊馬來做搞對外貿易的。
[410]
如果就這樣做生意做下去也不錯,畢竟各取所需,而且明朝總是處于貿易的優勢地位,每年都是貿易順差。


上篇:第109節((朱祁鎮))     下篇:第111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