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13節  
   
第113節

但她與曆史上的那些權後們不同,她不是靠自己的權術陰謀、政治手段讓人們記住她的。
她憑借的是最為簡單也最為真誠的東西--感情。
她用自己的真情打動了曆代的史官,于是她的事跡就此流傳下來,並感動了更多的人。
所以在之後的篇章中,我們也會講述這位不平凡的女人,講述她的不朽傳奇。
一個女人的傳奇,因真情而不朽。
皇後與皇帝之間有真的感情嗎,相信這也是很多人的疑問,在我看來,答案是肯定的。
至少在這位錢皇後身上,我看到了真正的感情,沒有任何功利、純真的感情。
在那三千佳麗的深宮中,無數陰謀詭計每一天都在不斷上演,為了爭寵、爭權,原本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會變得比男子更加陰狠毒辣,有的甚至不惜殺掉自己的骨肉去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武則天)。
但這決不是說她們可恨,可憎,事實上,在我看來,她們是一群可憐的人。
[418]
在那權力決定一切的世界中,有了皇後和寵妃的名分,有了權力,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要想穩固自己的地位,就必須消除所有的感情和同情心,變得冷酷無情。除此之外,別無他途。
在我看來,這些可憐的女人們的所作所為並不是自私,而是自保。
而在我們後人眼中,所謂後宮就是一筆算不清的爛賬,爭寵、奪位、爭嫡周而複始,不厭其煩,烏煙瘴氣。
這位錢皇後,就是烏煙瘴氣的後宮中盛開的一朵蓮花。
朱祁鎮十分喜愛他的這位原配夫人,也十分照顧她,錢皇後並非出生大富大貴之家,懂得生活不易,即使在做了皇後以後,她也沒有習慣養尊處優的生活,只是盡心盡力對待自己的丈夫,還經常動手做些針線。而朱祁鎮數次要給她的親戚封侯,都被她推辭。
在很多人看來,皇後衣食無憂,母儀天下,做針線不過是消遣。
但事實似乎並非如此,如果錢皇後知道,幾年以後,她竟然會用自己的針線手藝做活去換取東西,不知會作何感想。
總而言之,這個皇後並不一般,她不要官,也不要錢,除了一心一意對自己的丈夫,她似乎沒有其他的要求。
而後來的事實也證明了,她對朱祁鎮的感情是真實的,經得住考驗的,在她眼中,這個叫朱祁鎮的人的唯一身份只是她的丈夫,無論朱祁鎮是皇帝,還是俘虜,或是被自己的親弟弟關押的囚徒,這個身份始終沒有變過。
在朱祁鎮向他告別,准備出征的那個晚上,沒有人知道他們之間說了些什麼,但我相信,這位妻子會像所有普普通通的出征士兵的妻子一樣,囑托自己的丈夫要保重身體,注意安全,並說出那句曾被說過無數次,但仍然值得繼續說下去的話:
"我會等你回來的"。
出征
正統十四年(1449)七月十七日,大軍出征。
不顧無數人的阻攔,王振執意出征,他要去尋找夢想的光榮。
與他一同出征的,有很多堪稱國家棟梁的文官武將,他們包括:
英國公張輔、成國公朱勇(朱能之子承父爵)、內閣成員曹鼎、內閣成員張益、兵部尚書鄺埜等等,全部名單很長,就不單列了,總之,朝廷的文武精銳很多都隨行而去。
能夠活著回來得很少。
[419]
此時的朱祁鎮也不會知道,他的傳奇經曆就要開始了。對于這個年僅二十三歲的年輕人而言,這是一次令人期待的興奮經曆。他一直尊重有加的"王先生"是不會錯的,親征無疑是唯一正確的方法。
客觀地講,朱祁鎮對這次即將到來的失敗是負有責任的,但主要責任絕不在他,因為他不過是個沒有多少從政經驗,且過于容易相信別人的一個年輕人而已。
王振才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暫時不說責任在誰,其實就在大軍出發的同一天,幾百里外的大同已經爆發了一場大戰。
戰爭的地點在陽和,這一戰以明軍的全軍覆沒告終,必須說明的是,這場戰爭完全體現出了也先軍隊的強悍,因為明軍是有備而來,且得到了大同鎮守太監郭敬的全力支持。但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明軍仍然不是也先軍隊的對手。
除了全軍覆沒外,領軍大將宋瑛也被陣斬,隨軍的太監郭敬還算聰明,躲在草叢中裝死,才最終逃過一劫。
只有一個人逃了回來,這個人叫做石亨,也是大軍的主將。
自己的所有部下都被也先殺死,本人也落荒而逃,這對于一個指揮官而言,是最大的侮辱,但石亨是幸運的,在不久之後,他將有機會親手拿起武器,為死去的同胞複仇。
戰勝的也先已經打掃了戰場,養精蓄銳,等待著對手的到來。
而對于這一切,尚在夢境中的王振是不知道的,他始終天真地認為,只要大軍出發,看見敵人,一擁而上,就能得到勝利。
二十萬大軍就在這個白癡的引導下,沿居庸關、懷來,向大同挺進,而前方等著他們的,是死亡的圈套。
八月一日,大軍到達大同,在陽和差點被干掉的郭敬已經逃回來,並見到了自己的頂頭上司王振。
看著郭敬那驚魂未定的眼神和體態,王振不禁嘲笑了他一番。
"我有二十萬大軍,還怕也先嗎?"
但郭敬接下來說的話,卻真正震驚了本就是無膽小人的王振。
他彙聲彙色地向王振講述了那從前的戰斗故事,並添油加醋地描述了戰敗時的慘況。
在他大權在握的日子里,他作威作福,不可一世,還夢想著建功立業。其實在心底,他很清楚,自己不過是騙取了皇帝的信任,狐假虎威的一個小人,一個懦夫。
于是他一改之前的豪言壯語,立刻下令班師。
[420]
此時大軍剛剛到達大同,並未走遠,如果按時撤回,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也先暫時也摸不透這二十萬大軍的底細,不會立刻進攻。雖說師出無功,就算是出來旅游了一圈吧。
可是王振這個死太監偏要搞出點花樣來。
王振是一個小人兼暴發戶,他的所有行為模式都是依據這一身份而定位的,而像他這一類的暴發戶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愛炫耀。
王振的家在蔚縣,當時屬于大同府的管轄范圍,于是他決定請皇帝到自己的家鄉看看,小小的蔚縣有什麼好看的呢?
其實王振的目的很簡單,就如同現在的有錢人喜歡開著車回到自己的老家,然後大按幾聲喇叭,把全村的人都叫醒,然後讓全村老小出來看自己的新車、新衣服。
王振帶了皇帝和二十萬人,回自己的家鄉也就是這個目的。
他無非是想炫耀一下而已,當年那個窮學官,現在出人頭地了!
雖然已經變成了太監。
既然王振決定要回家去看看,那就去吧,大軍于是調轉方向,向蔚縣出發。
事實上,王振的這個決定倒是正確的,因為從他的家鄉蔚縣,正是由紫荊關入京的必經之路。只要沿著這條路進發,足可以平安抵達京城。
八月三日,大軍開始前行,但行進僅五十里,隊伍突然停了下來,然後接到命令,所有的部隊立刻轉向,回到大同,沿來時的居庸關回京。
這簡直是個讓人抓狂的決定,大軍已經極其疲憊,如果繼續前進,不久就能回京,並確保安全。
好好的路不走,走到半路,居然要回頭取一條遠路回京!
發布這條命令的人如果沒有正當的理由,那就一定是瘋了。
王振有正當的理由,而且似乎還很高尚。
“秋收在即,大軍路過蔚縣,必會踐踏莊稼,現命大軍轉向,以免擾民。”
真是太高尚了,司禮監王振踐踏人命,貪汙受賄,禍害國家,誣陷忠良,現在竟然突然關心起蔚縣的莊稼起來,實在是明察秋毫。
後世的史學家無不對此“高尚行為”深惡痛絕,還有很多人分析,蔚縣的田地應該都是王振自己的,所以他才那麼在乎。
其實在我看來,是不是王振的並不重要,因為即使這些田地不是他的,也不能說明他的品格有多高尚。無非是施以小恩小惠,顯示自己的權力而已。
王振最終還是挽救了蔚縣的莊稼,顯示了自己的權威,當然,也付出了一定的代價。
這個代價就是數十萬條人命。
[421]
天降大雨,二十萬大軍行進更加困難,士氣極其低落,士兵們怨氣沖天,然而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說什麼也沒用了,老老實實地走吧。
八月十日,經過艱難跋涉,軍隊到達宣府,眼看大軍就可以安全進入居庸關,大家都松了一口氣。
但也就在此時,一直尾隨而來的也先終于看清了這支明軍的真實面目,經過數次試探,他已經明白,只要發動攻擊,必定能夠擊敗這個所謂的龐然大物。
在躲避及尾隨了一個月後,也先這只黔虎終于開始了他的第一次沖擊。
所幸的是,明軍發覺了也先的這一企圖,立即派出主力部隊騎兵五萬余人進行阻擊,統帥這支軍隊的人是朱勇。
朱勇的父親朱能是一位優秀的指揮官,就如同張輔的父親張玉一樣,但朱能和張玉的不同之處在于,張玉的兒子張輔也是個優秀的軍事人才,但他的兒子不是。
朱勇帶領著五萬大軍自信地出發了,他雖然是負責後衛工作,但其實他的兵馬要多過也先兩倍,因為據可靠情報,也先只有兩萬騎兵。這也正是朱勇自信的根由所在。
盲目的自信往往比自卑更可怕。


上篇:第112節     下篇:第11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