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14節  
   
第114節

具體經過就不用多說了,只說結果吧:
“鷂兒嶺中伏死,所率五萬騎皆沒。”
五萬人中了兩萬人的埋伏,全軍覆沒,這充分地說明了朱勇不是一個好的指揮官。
不過在我看來,死在鷂兒嶺的五萬大軍還是幸運的,至少他們還是奮戰而死的。
他們沒有死在土木堡,沒有死得那麼窩囊。
消滅了朱勇,通往勝利的道路終于打開了,也先的前面,是一片毫無阻攔的坦途。
土木堡
雖然朱勇指揮不利,但他的軍隊還是為皇帝陛下爭取到了三天時間。
三天救命的時間,但也僅僅只有三天。
八月十日從宣府出發,明軍用三天時間趕到了土木堡,這里離軍事重鎮懷來只有二十五里,只要進入懷來,所有的人就都安全了。
下面的事情我想我不說大家也能猜得到,又有一個人反對。
這個人還是王振。
他如同以往一樣,找到了一個理由,不過這個理由一點也不高尚。
“我還有一千多輛車沒有運到,大軍暫時不入城,就在這里等待!”
一個人犯一次錯誤不難,難的是從頭到尾都犯錯誤,類似王振如此愚蠢而不自知的人,實在是天下少有。
對于這位司禮監先生,我已經無話可說,拋開他的惡行,單單他的愚蠢和無知,就足以讓他遺臭萬年,為萬人唾罵。
一個人最可悲的地方不在于被罵,而在于罵無可罵。
[422]
就這樣,明軍失去了最後一個脫困的機會。
也先終于趕到了,他擦干了朱勇在他刀上留下的血跡,准備再次大開殺戒。
八月十四日夜,也先突然發動攻擊,明軍促不提防,全軍敗退,但由于人數眾多,也先不敢過于深入,明軍于是趁此機會結成緊密隊形,並挖掘壕溝,准備長期作戰。
據我估算,也先此時的兵力應該不止兩萬,應該在五六萬左右,但即使是這樣的兵力,他也無法擊潰固守的明軍。
于是他想了一個辦法。
潰敗
八月十五日,也先突然派來使臣,表示願意和談,王振十分高興,立刻派出曹鼎參與和談,此時,似乎是為了表示誠意,也先的軍隊已退去。
面對這種情況,熟知兵法的兵部尚書鄺埜冷靜地進行了分析,他認為這是也先軍隊的詭計,不能輕信,應該固守待援。
也就在這個時刻,王振終于完成了他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他充分地使用了自己的愚蠢,犯了最後一個錯誤。
“大軍立刻越出壕溝,馬上轉移!”
在正統十四年的這次軍事行動中,王振以錯誤開頭,用錯誤結尾,他能夠一直堅持自己的錯誤意見,即使明知自己的愚蠢和無知,也能夠發揚厚顏無恥地精神,充耳不聞,真正做到了把錯誤進行到底。
李景隆,你在天之靈想必也不會再寂寞,因為一個比你更愚蠢,更白癡,更無知的人已經出現了,而這個人馬上就會來陪伴你。
不出鄺埜所料,大軍出發僅三里,已經消失的也先軍隊就出現了,“鐵騎揉陣而入,奮長刀以砍大軍”。
經過長期奔波,被王振反複折騰得士氣已經全無的二十萬大軍終于到達了極限,並迎來了最後的結局——崩潰。
徹底的崩潰,二十萬大軍毫無組織,人人四散奔逃,此刻不管你是大將,大學士,還是普通士兵,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逃跑。
說起逃跑,實在是個技術工作,除了看准方向外,還要有充足的體能作底子,這下子平日不勞動的大臣們遭了殃,因為也先的士兵們在屠殺這件事情上做得相當徹底,不管你是什麼身份,是進士及第(曹鼎是狀元)還是進士出身,馬刀之前人人平等。
四朝老臣張輔曾橫掃安南,威風無比,也于此戰中被殺,一代名將就此殞命。
此外駙馬井源、兵部尚書鄺埜、戶部尚書王佐、侍郎丁銘、王永和以及內閣成員曹鼎、張益等五十余人全部被殺。
[423]
財產損失也很嚴重:
“騾馬二十余萬,並衣甲器械輜重,盡為也先所得”。
數十年之積累,數十年之人才,就此一掃而光。
二十萬大軍崩潰,五十余位大臣戰死,他們本不該死,這就是最後的結局。
不過值得高興的是,有一個該死的人終于死了。
護衛將軍樊忠在亂軍之中拼殺,他明白,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自己也將死于此地。
他自然是不甘心的,二十萬大軍就此潰滅,只是因為一個人的錯誤指揮。
可惜他沒有死在我的手里。
似乎是上天要滿足他最後的心願,不久之後,他居然在亂軍中找到了這個人。
這個人的特征也很明顯,他是太監,沒有胡須。
于是樊忠趕上去扯住了驚慌失措的王振,用手中鐵錘捶爛了他的腦袋。
“吾為天下誅此賊!”
殺得好!殺得痛快!
可惜太晚了。
尾聲
正統十四年(1449) 九月十二日
“臣居庸關巡守都指揮同知楊俊報:近日于土木堡拾所遺軍器,得盔六千余頂,甲五千八十領,神槍一萬一千余把,神銃六百余個,火藥一十八桶。”
正統十四年(1449)九月十三日
“臣宣府總兵楊洪報:于土木所遺軍器,得盔三千八百余頂,甲一百二十余領,圓牌二百九十余面,神銃二萬二千余把,神箭四十四萬枝,大炮八百個。”


明朝那些事兒2 第十五章 力挽狂瀾
在懷來城內的守將親眼見到了這一幕慘劇,但他也沒有辦法,只能派人快馬加鞭回去報信,一天之後(八月十六日),京城的人們知道了這個消息。
天塌了。
二十萬大軍毀于一旦,無數文官武將戰死,最為精銳的三大營全軍覆沒,京城已經不堪一擊。
後宮太後和皇後哭成一團,大臣們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急得跳腳卻又沒有辦法,千頭萬緒從何處做起?
姜還是老的辣,此時吏部尚書王直站了出來,他明確地指出了問題的要害,也是當前必須先解決的首要矛盾:
皇帝是生是死?
是啊,亂成了一團,把皇帝給忘了,要知道,這確實是當前最為重要的問題。
兵沒有了可以再召,大臣死了可以再考,其實皇帝死了倒也沒有什麼,再立一個就是了。
問題在于你得先確定朱祁鎮先生是不是真的死了,萬一把他當成死人注銷了戶口和皇籍,另外立了皇帝,過兩天他自己屁顛屁顛地回來了,你還要腦袋不要?
[424]
社稷為重,君為輕,和國家比起來,你朱祁鎮不算啥,但問題在于你得給個准消息,死了開追悼會,活著咱們再想辦法。
太後和皇後當然希望他還活著,但大臣們就不一定了。
從後來的事情發展看,大臣們的意見應該是:皇帝死了比活著好。
朱祁鎮,你還是死了吧,反正這一次把你祖宗的面子都丟光了,你死後我們好重新立一個皇帝,簡單方便,別又搞出個建文帝來,折騰幾十年。
有的時候,皇帝的命也是不值錢的。
雖然很殘酷,但這是事實。
朱棣為了建文帝的消息足足等了二十一年,但朱祁鎮的大臣們是幸運的,他們只等了一天。
正當大臣們盤算著這個問題時,有人前來通報,一個叫梁貴的錦衣衛(千戶,隨同出征)有要事稟報,也正是這個梁貴,帶來了確定的答案。
皇帝陛下還活著。
人質
朱祁鎮確實還活著。
在大軍崩潰的時候,他的侍衛不是戰死,就是早不見了蹤影,人人只顧得上自己逃跑,也先士兵的喊殺聲,被砍殺士兵的慘叫聲彙成一片,小小的土木堡一下子變成了人間地獄。
朱祁鎮雖然沒有識人之明,卻不是個窩囊廢。
他失去了二十萬大軍,失去了大臣和侍衛,也失去了隨身的所有財產,卻保留了一樣東西:
大明皇帝的尊嚴
在這情況萬分危急的時刻,他沒有像其它人一樣四散奔逃,而是安靜地坐了下來,
等待著決定自己命運時刻的來臨。
此刻陪伴著朱祁鎮的,是一個叫喜甯的太監。
不過,他可不是個好人。
一個瓦剌士兵發現了盤膝而坐的朱祁鎮,便上前用刀威逼他,要他脫下身上穿著的貴重衣物。
出乎這位士兵意料的是,這個坐著的人根本就不理他,看都不看他一眼。
這位瓦剌士兵萬萬想不到,已經一盤散沙,只顧逃命的明軍中居然還有這樣的一個沉著鎮定的人,自己手持利刃,張牙舞爪,這個人手無寸鐵,卻鎮定自若,他頓時有一種被侮辱的感覺。
于是他舉起了手中的刀,決定殺了這個人。
這一刀如果砍了下去,倒是省事了。
但就在此時,他的哥哥趕到了,這是一個見過世面的人,看到此人有如此氣度,便阻止了他,說道:“這個人舉止特別,不是一般人。”(此非凡人,舉動自別)。
他隨即請 朱祁鎮先生去見也先的弟弟——賽刊王。
[425]
賽刊王是瓦剌的高級人物,世面也算見得多了,但這位被俘的大明天子還是讓他吃了一驚。
朱祁鎮見到賽刊王後,也沒有和他說客套話,居然先給他出了一道三選一的選擇題。
“子額森(也先)乎? 伯顏帖木爾(也先之弟)乎?賽刊王(猜對了)乎?”
賽刊王大驚失色,俘虜見得多了,但這樣的真沒有見過。派頭實在不是一般的大,膽量也確實過人,他也拿不定主意了,只好跑去找他的領導——也先。


上篇:第113節     下篇:第115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