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24節  
   
第124節

聽到這道命令,連石亨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武將也被震驚了,這就意味著但凡出城者,只能死戰退敵,方有生路,如果不能取勝,必死無疑!
真的豁出去了
所有的人都驚訝地看著于謙,他們這才意識到,于謙這次是准備玩命了,不但玩他自己的命,還有大家的命。
于謙毫無懼意地看著這些驚訝的人,對他們說出了最後的話:
“數十萬大軍毀于一旦,上皇被俘,敵軍兵臨城下,國家到了如此境地,難道還有什麼顧慮嗎,若此戰失敗,大明必蹈前宋之覆轍,諸位有何面目去見天下之人!”
“拚死一戰,只在此時!”
于謙是對的,這是一場不能失敗的戰爭,如果失敗,北方半壁江山必然不保,大明的國運也將從此改變。
這場戰爭,于謙輸不起,大明也輸不起。
所以于謙為守護城池的人和他自己留下了唯一的選擇:
不勝,就死!
與會眾人終于散去了,于謙也回到了他的住處准備出發作戰,之前那堅定強硬的講話已經成為過去,現在他要做的,是實踐他許下的承諾。
自古以來,發言演講是容易的,但實干起來卻是艱難無比。很多人口若懸河,豪言壯語呼之即來,能講得江水倒流,天花亂墜,但做起事來,卻是一無是處,瞻前怕後。
古代雅典的雄辯家們口才極好,擅長罵陣,指東喝西,十分威風,但馬其頓的亞曆山大長槍一指,便把他們打得東倒西歪,四散奔逃。
辯論和演講從來不能解決問題,因為這個世界是靠實力說話的。
下命令是容易的,但最終的目的是要擊敗敵人,如果不能達到這一目的,無論說什麼都是沒有用的。
所以對于于謙而言,真正的挑戰才剛剛開始。
于謙看著房中准備齊備的盔甲,他知道,不久之後,他就要脫下身上的公服,穿上這套只有武將才會穿的鎧甲,第一次走上戰場。
于謙,你真的毫無畏懼嗎?
不,我畏懼過,我並不是武將,我沒有指揮過戰爭,沒有打過仗,沒有親手殺過人,在過去二十余年中,我的工作只是在文案前處理公務和政事。
那你為什麼要站出來挽救危局,指揮戰爭?
在我看來,這是我應盡的責任。
你真的准備好了嗎,走上戰場,去指揮你從未經曆過的戰爭?
是的,我已經准備好了,少年時,我曾立志做一個像文天祥那樣的人,無論寒暑,我在孤燈下苦讀不輟,踏入仕途,我曾青云直上,也曾郁不得志,曾經登堂入室,也曾身陷牢獄,經曆了數十年的磨礪和考驗,我終于走到了這一步。
我已無所畏懼。


明朝那些事兒2 第十八章 北京保衛戰
于謙實踐了他的抉擇,穿上了那套沉重的鎧甲,離開了他的住所,向德勝門走去。
在那里,他將獲得他人生中的最大光榮。
十月十一日,北京保衛戰前鋒戰開始。
西直門 前鋒戰
也先原先認為,京城已經是個空架子,只要兵臨城下,自然會不戰而勝,可當他來到北京城下,整兵出戰時,才驚奇的發現,那些他認為絕對不堪一擊的明軍已經擺好陣勢,在城外等待著他。
也先是一個有著豐富軍事經驗的人,單從氣勢上,他就已經看出,守在門前的這幫人是來拼命的,實在不好惹。
但既然已經來了,就不能不打,于是他決定先試探一下。
他選擇的目標是西直門。
在他的命令下,上千名瓦剌士兵挾持著俘獲的百姓向西直門發動了試探性進攻。
西直門的守將是劉聚,他迅速作出了反應,派遣部將高禮、毛福壽迎敵。
瓦剌士兵還沒有從土木堡的勝利中清醒過來,他們依然認為眼前的明軍會像土木堡的那些人一樣任他們宰割。
其實在戰爭中,惡狼和綿羊的角色是經常替換的,這一次,主演惡狼的是明軍。
在土木堡之戰中,他們很多人都失去了自己的戰友甚至親屬,滿腔怒火正無處宣泄,現在這些殺戮自己同胞的仇人竟然還敢找上門來,真正是豈有此理!
此仇不報,更待何時!
于是他們抽出腰刀,睜著發紅的眼睛,大呼“殺敵”,以萬鈞不當之勢向瓦剌兵沖去。
瓦剌兵驚呆了,在他們的想象中,這其實是一個美差,那英明神武的也先派他們前來是接受投降的,他們可以優先進城搶奪一番。
可是到了這里,他們才發現,迎接他們的是一群殺氣騰騰的人和他們的大刀。
瓦剌軍一觸即潰,四散奔逃,數百人被殺,挾持的百姓也被明軍救走。
當也先看到逃回來狼狽不堪的瓦剌士兵時,他已經明白,眼前的敵人不是牛羊,而是虎狼。
對付這樣的敵人,如果硬拼是十分危險的,正在他躊躇之時,超級賣國賊喜甯出場了。
他向也先建議,目前不要與明軍開戰,應該躲避其兵鋒,自己已經想好了一條計謀,必能不戰而勝。
喜甯的計劃是這樣的,首先在城外紮營,然後派人通知明朝大臣,就說太上皇(朱祁鎮)在這里,要他們派人出來迎駕。
這條計策的毒辣之處在于,有意把朱祁鎮放在顯眼的位置,並公開通知對方前來迎接,如果對方來接,就可以談條件,索要錢財和利益,如果不來的話,明朝就會理虧,從禮法上講也是一件丟人的事情。
賣國賊更為人所痛恨,實在不是沒有來由的。
[460]
一道難題擺在了于謙面前,他會怎麼應對呢?
這個在我們看來很難的問題,在于謙那里卻十分簡單,他立刻派出了兩個人去辦這件事。
這兩個人一個叫趙榮,另一個叫王複。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個人的官職,王複是通政司參議,趙榮是中書舍人,在去談判之前臨時才分別提升為右通政和太常少卿。
這是一個意味深長的人事升遷和派遣決定。
奧秘在哪里呢?
只要分析一下他們的官職就明白了,通政司參議和中書舍人是多大的官呢?一個是正六品,一個是從七品,也就是說,王複和趙榮這兩個人都是芝麻官,這種人在下層官員中一抓一大把。
那麼他們升遷後的官職有多大呢?右通政和太常少卿一樣,都是正四品。
正四品,也就是個廳局級干部。
于謙的意思很清楚,他壓根就沒有把也先說的話當回事,派這麼兩個小官出去,無非是做做樣子,應付一下而已。
也先同志在城外苦苦等待著朝廷大員來和他談判,來懇求他放回朱祁鎮,然後拿到大批的金銀珠寶,風光一把。
可他等來的是什麼呢?兩個六七品的小官,臨時給了四品級別,跑來和他談判。
這不是談判,這是調侃,是侮辱。
更可笑的是,也先對于明朝的官制和人員並不清楚,他還一本正經的要和對方談判,因為在他看來,這兩個人應該是大人物。
而王複和趙榮也是一頭霧水,他們本就默默無聞,別說代表國家出來談判,平日他們連上朝面聖的資格都沒有,在高官云集的京城,說他們是官都是抬舉了他們。
這兩位仁兄估計不久之前還在大堂坐班,瞬息之間就被告知自己官升四品,並被派任駐瓦剌代表,即刻出行。
即未勞其筋骨,餓其體膚,更談不上什麼空乏其身,忽然就天降大任了。
談判雙方一個心里沒底,一個自以為是,這談的是個什麼判。
眼看也先就要成為外交史上的笑柄,死太監、賣國賊喜 甯先生又出場了。
他十分清楚這兩個所謂的談判代表不過是兩個小人物,便告訴了也先,回報王複和趙榮,拒絕和他們談,並表示他們的談判對象僅限以下四人:
于謙、石亨、胡濙、王直。
除此四人之外,其他人不予考慮。
于謙對此的答複是:不作答複。
你嫌小,大爺我還不伺候了!
他撂下了一句十分凶狠的話,算是給了個回複:
“我只知道手上有軍隊,其他的事情不知道!”(今日只知有軍旅,他非所敢聞)
也先,別廢話了,你不是要打嗎,那就來吧!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461]
出戰!
也先真的憤怒了,他曾經天真地以為城里還會派人出來,並滿懷誠意地站在土坡上張望,但時間慢慢地過去,別說人,連狗也沒一條。
他的心靈又一次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因為他已經意識到,自己又被忽悠了。
他自己也應該為多次上當被騙負一定的責任,我查過也先同志的年齡,正統十四年,他已經四十二歲了,所謂四十不惑,到了這個年紀,性格竟然還這麼天真,被騙也實在不算冤枉。
要說到打仗,也先算是一把好手,但要論搞政治權謀,他和明朝那些久經考驗的官吏們比,水平還差得太遠。
到了這個地步,玩手段玩不過,退回去也不可能了,只剩下了一條路。
攻擊!用武力去征服你們!
北京保衛戰正式打響。
此刻的于謙穿戴整齊,躍馬出城,立于大軍之前。
在他的身後,德勝門緩緩地關閉。
于謙面對著士兵們驚異的目光,斬釘截鐵地用一句話表達了他的心意:
“終日談論忠義,又有何用,現在才是展現忠義之時!報國殺敵,死而不棄!”
士兵們這才明白,這位京城的最高守護者,兵部尚書大人,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出戰的,他根本就沒有打算活著回去。
此刻的于謙已經不僅僅是一位指揮官,對于戰場上的士兵們來說,這個瘦弱的身影代表著的是勇氣和必勝的信念。
秉持著信念的軍隊是不會畏懼任何敵人的,是不可戰勝的。


上篇:第123節     下篇:第125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