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22節  
   
第122節

“請諸位放心,我誓與此城共存亡,要死我陪你們一起死!”(不使 諸君獨死也)
在郭登的勇氣感召下,士兵們眾志成城,撐過了最為艱難的時刻。
此後,郭登正式為任命為大同總兵,守護住了這道大明帝國最重要的門戶。
其二、宣府鎮守者楊洪
楊洪,人稱正統年間第一智將,性格冷靜鎮定,屢出奇謀,作戰之時極為狡詐,善用佯攻,經常用少量兵力攪得也先軍雞犬不甯。此外,他還擅長守護城池,也先進攻多次,都被他輕易擊退,到後來,也先只要聽到楊洪的名字就頭疼,盡量避免與其交戰。
現在也先終于找到了一個理想的武器去制服這兩位大將,他相信只要朱祁鎮站在城下喊一聲,這兩座城池就會兵不血刃地歸他所有。
當然,這只是也先的想法而已。
八月二十一日,也先挾持著朱祁鎮開始了他的“撞門”計劃。
也先首先到達的地方是宣府,這也是他以前經常來的地方,當然,每次迎接他的不是擂石就是弓箭。有時楊洪還會站在城頭,面帶微笑,十分有禮貌地手持火銃發射子彈為他送行。
但這次不同了,因為我手里有大明皇帝,楊洪,你還笑得出來嗎?
志得意滿的也先脅迫朱祁鎮,發出了命令,要宣府守軍開門。
開門自然是引狼入室,但皇帝(當時還是)下了命令,不開門似乎又于理不合。
智將楊洪會如何應對呢?
城內守軍(實際上就是楊洪)的應答實在大出也先的意料。
“天色已晚,不敢開門!”(天已暮,門不敢開)
這就是楊洪的智慧,典型的外交辭令,管你是誰叫門,我只當不知道,反正政策規定晚上不能開門,如果有何意見,可以向本人上級部門(具體說來是兵部)投訴反映。
[451]
也先氣得鼻子冒煙,接著脅迫朱祁鎮,命令楊洪親自出面說話。
這也是一招狠棋,楊洪無論怎麼囂張,真的見了皇帝,也不敢當面違抗命令。
可是城里的回答差點讓也先從馬上摔下來。
“楊洪出差了!”(鎮臣楊洪已他往)
我相信,此刻的也先是十分痛苦的,這種痛苦並不在于他沒有能夠攻克宣府,而是因為他又被楊洪耍弄了一番。
楊洪真的出差了嗎?自然沒有,此時,他正手持寶劍,一邊站在城下指揮城上的士兵答話,一邊厲聲對士兵下令:“出城者斬!”
也先就此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出發,去大同!
可是郭登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到達大同之後,也先吸取了教訓,直接命令朱祁鎮找郭登說話,朱祁鎮在脅迫之下,只能讓人傳話,讓郭登開門。
郭登不開門。
一來二去沒了結果,朱祁鎮只好派人傳話說:“我與郭登有姻親關系(朕與登有姻)《注,此處待查》,為何如此拒我啊。”
朱祁鎮也真是沒辦法了,估計刀已經架到了脖子上,連這樣的話也說出來了。
話已說到這個份上,郭登還能毫無反應嗎?
郭登確實有了反應,不過是個比較強烈的反應:
“臣奉命守城,其他的事情不知道!”(不知其他)
于是,也先又一次被無情地拒絕了。
郭登,你好樣的,算你狠,今天先回去,下次再來!
之後的歲月對于也先來說是艱苦的,他帶著朱祁鎮四處旅游,卻沒有一個地方接納,贖金也從此了無音信,而大明也新立了朱祁鈺為皇帝,手上的這個已經過期作廢不值錢了。
難道就此了事?
哪有那麼容易!也先決定,即使手上的這個皇帝不值錢,畢竟還有威信,對邊關守將還是有一定的威懾作用的,繼續帶著他去撞門!
郭登的大同他是不敢再去了,畢竟這位仁兄已經撕破了臉,所謂“不知其他”言猶在耳,去了無異于自取其辱。
還是去宣府吧。
可是事實證明,楊洪也是個軟硬不吃的人,前後去了三次,都被趕了回來。 到後來,也先便脅迫朱祁鎮寫信給楊洪,讓他開門。
可是楊洪做得更絕,他收到信之後,連看也不看,就加上封印,派人送給京城的朱祁鈺,而朱祁鈺給他的答複是:“這些都是假的,今後收都不要收!”(偽書也,自今有書悉勿受)
說你假,你就假,真的也是假的。
[452]
攻擊!攻擊!
也先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一個多月的時間,他沒有拿到多少贖金,喜甯的計策又完全行不通,被人像傻子一樣趕來趕去,實在是面子丟盡了。
他已經對身邊的這個喜甯失去了信心,事實證明,他所說的這些方法完全行不通。
既然行不通,那就用我的方法!
戰爭的意念沖上了也先的大腦,他的血液開始沸騰。
不就是拔劍出鞘嗎!? 不就是沖鋒陷陣嗎!?
他鄙視地看著那個叫喜甯的叛徒,在他看來,這不過是個卑劣的小人而已。
不需要再耍什麼陰謀詭計,不需要再靠投機取巧!
要恢複大元的天下,還是要靠我們自己!
集中所有的士兵,備好行囊,整裝上馬,拔刀,沖鋒!
目標,京城!
也先並不是傻瓜,他沒有帶領軍隊去攻擊宣府和大同,郭登和楊洪這兩位猛人他是惹不起的,于是他決定繞路走。
他已經選好了突破口,他相信,從這里他能夠打開通往京城的大門。
也先選擇的突破口,正是當時王振所放棄的行軍目標——紫荊關。
正統十四年(1449)十月一日,也先率領所有精銳兵力,向著最後的目標挺進。
當然,他不會忘記帶上朱祁鎮,雖然他已經不是皇帝,但畢竟還是太上皇,起碼還可以用來擋擋刀劍,做個掩體。
也先的軍隊十分強悍,騎兵以猛虎下山之勢直撲紫荊關,在喜甯的引導下(所以說叛徒最為可恨),也先僅用了兩天時間就攻破了這座關口,守備都禦史孫祥戰死。
這里要插一句,按說孫祥死後,應該追認榮譽,就算評不上什麼光榮稱號,起碼也該是因公殉職,但他卻在死後被草草火化(焚之),什麼也沒有得到,英雄得到如此下場,全拜我們前面提到過的一位老朋友所賜,這位老朋友就是言官。
孫祥戰死之後,有一些言官不經過調查研究,就胡亂發言告狀,說孫祥是棄關逃跑,結果在戰後,不但沒有給孫祥開追悼會,反而直接把他的尸體燒掉,就此了事,實在是比竇娥還冤。
一年之後,孫祥的弟弟上書為哥哥辯解,朱祁鈺這才了解到真實情況,給他的家人補發了撫恤金(詔恤其家)。
在大明王朝的緊要關頭插這麼一句,不單是為孫祥討個公道,同時還要告訴大家,那些以直言敢諫留名青史的禦史們,絕對不能一概論之。
說起禦史大家可能會想起那些打死不低頭,直言不諱的偉大人物,其實明代言官中有很多人品行極端惡劣,純粹是為名而罵,為罵而罵。
[453]
這種敗類言官並不少見,在後面的曆史中,我們還會認識他們當中的很多人,並揭開他們臉上的面紗,顯示他們的丑陋真面目。
言官的問題以後再談,還是先來看看風雨中飄搖不定的大明帝國吧。
紫荊關是京城的門戶,此關被破,震驚了京城,因為每一個人都知道,京城從此將無險可守。
正統十四年(1449)十月十一日,北京城頭的士兵正在巡哨,突然,滿天的塵土呼嘯而來,隨後傳來的是急促的馬蹄聲和叫喊聲。
出人意料的是,城防士兵們並不驚慌,反而有一種放松的感覺,因為他們都十分清楚來的是什麼人,以及來干什麼。
該來的遲早會來的。
城外瓦剌軍主營
也先的情緒已經高漲到了極點,兩個多月前,他在土木堡擊潰了明軍二十萬大軍,立下不朽奇功,還活捉了明朝皇帝,事後他才得知,這二十萬大軍已經是明朝的最精銳部隊。
既然明軍最強部隊都被自己輕易打垮,所謂的三大營也已經全軍覆沒,明朝還有什麼能力和自己對抗?
這次出征的進程更加增強了他的信心,此次他一路攻擊前行,只用了十一天就打到了京城,此刻,這座宏偉的帝都已經完全暴露在也先的面前。
在也先看來,進城只是個儀式而已,他不相信主力已經被擊潰的明軍還能做什麼樣的抵抗(視京城旦夕可破)。只要叫喊兩聲,嚇唬一下,城內的人就會嚇破膽,乖乖地出來辦理城防交接。
在攻擊前的軍事會議上,他自信地看著部落的其他首領們,用洪亮的聲音告訴他們,眼前的這座城市不堪一擊,大明的壯美河山,無數的金銀財寶、古玩希珍都將歸瓦剌所有,偉大的大元帝國將再一次屹立起來!
“京城必破,大元必興,只在明日!”
據說以前曾有一些餐館會在門前掛上一塊牌子,寫著“明日吃飯不要錢”七字。
當然,這些飯館絕對不是慈善機構,因為那塊牌子上的日期永遠都是“明日”兩個字,而這個明日是永遠不會到來的,如此做法不過是拿窮人開心而已。
曆史已經證明,也先的這個明日最終也沒到來。他又被耍弄了一回,但這次耍弄他的不是楊洪,而是命運。
六天後的也先可能會奇怪,自己的兵力強過土木堡之時數倍,且士氣高漲,士兵強悍,最終為什麼會失敗?
其實這個問題不用別人回答,他的祖父馬哈木先生應該知道答案。
決定戰爭勝負的最終因素,是人。
[454]


上篇:第121節     下篇:第12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