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27節  
   
第127節

但孫鏜最終還是恢複了自己的名譽,在十二年後那個混亂的夜晚,他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了自己的勇氣,挽回了聲譽。
也先的第二方案
此時的也先正在逃亡的路上,在他的背後,是一群近乎瘋狂的明軍,這些人手持馬刀,喊打喊殺,大有不把他碎尸萬段誓不罷休的勢頭。
他終于理解了石亨的痛苦,被人追著跑實在不是一件讓人感覺愉快的事情。
這里不能呆了,還是退回大本營吧。
也先的大本營在京城外圍的土城,這里距離京城還有一段距離,是也先牢固的進攻基地,當然,這是不久之前的事情。
當也先再次來到這里的時候,他深刻地領悟到了屋漏偏逢連夜雨的痛苦,他驚奇地發現,在他逃跑的路上,很多沿途民居的居民紛紛爬上屋頂,毫不吝嗇地向他扔磚頭(爭投磚石擊之),也先第一次體會到了被人拍磚的痛苦。
土城也不能呆了,趕緊走人吧。
也先徹底絕望了,他滿懷希望前來,卻落得這樣一個結果,弟弟被亂槍打死,幾萬軍隊被打得潰不成軍,自己也被當初的手下敗將石亨打得到處跑,真是丟人啊。
從開始的躊躇滿志到現在的狼狽不堪,對于也先來說,這個世界變化得實在太快。
其實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也該收手了,此刻也先最明智的決定應該是率領他的軍隊撤走。
可是這位也先同志是一個很有個性的人,自他領軍以來可謂橫掃天下,難逢敵手,在這里吃了如此大虧,就這麼走了,面子往哪里擺,回去怎麼見自己的手下?
于是他決定再等五天,如果五天之內進攻無效,他將改變自己的計劃。
這五天對也先來說是十分難熬的,他利用手中的朱祁鎮,想同城內的人談判,其實他的要求也不過分,給點錢財讓他有個台階下,也就夠了,可城內的于謙根本就不搭理他,于是他就武力進攻,可總是被打得落花流水,落荒而逃。
打也不行,談也不行,也先在城外就這樣蹲了五天,十月的北京風沙大,也先足足喝了五天西北風,一無所獲,忍無可忍之下,他決定使用第二套方案。
[470]
第二套方案仍然是以武力進攻為主,不過這一次,他的進攻方向不再是京城,而是居庸關。
居庸關是北京的門戶,只要占據了居庸關,就等于扼住了京城的咽喉,通過多日的試探和進攻,也先已經明白,想要占據京城已經是不可能的了,于是他決定轉而求其次,攻擊居庸關,這樣進可攻,退可守,進退自如,不能不說是一個很好的戰術考慮。
也先重整了軍隊,集合所有兵力(史料記載約有五萬),轉向攻擊居庸關。
應該說也先的這個決策還是正確的,居庸關沒有京城那麼多的兵力,也沒有堅固的城防,也先的軍隊雖然受挫,但戰斗力仍在,正常情況下,居庸關是抵擋不住也先的進攻的。
可也先想不到的是,當時的情況偏偏就不正常。
守衛居庸關的將領叫做羅通,正如也先所料,他並沒有足夠的兵力和堅固的城防去抵擋瓦剌軍隊的進攻,但似乎是天不絕人,看似敗局已定的羅通此時卻迎來了一個幫手—天氣。
因為1449年的第一場雪,比以往來得早了一些。
正統十四年(1449)的十月,天氣已經十分寒冷,而羅通也充分利用了他的物理學常識,城下重兵壓境,他卻絲毫不亂,只是不慌不忙地命令城內守軍不斷往城牆上澆水,城外的也先看著守軍的這一行為,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知他們為何此舉動,只是下令第二天全力破關。
第二天一早,也先就找到了守軍奇怪舉動的答案,因為一夜之間,昨天還是磚土結構的居庸關已經變成了一塊巨大的冰磚,別說攻城,連個搭手的地方都沒有,在這種情況下,也先下令停止進攻,駐營城外。
也先的意志已經接近崩潰,總結自己一個多月來的經曆,他痛苦地發現,自己就如同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孩,被楊洪、于謙、石亨、羅通等人不斷地耍弄,這些人都十分狡猾,很少正面交鋒,卻總是用各種詭計算計自己,可偏偏自己的腦袋不爭氣,屢屢被他們得逞,搞到現在這個打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尷尬境地。
仗打到這個地步,也先早已不敢奢望什麼攻進北京城恢複大元之類的夢想,因為現實已經擊碎了他的夢想,在我看來,他需要的不過是個體面的下台階的機會。
進攻還是撤退,這是個面子問題。
[471]
在這種理念的支持下,他在居庸關外癡癡地等待了七天,希望眼前的這座冰山能夠融化,希望有人能夠給他一個機會,給他一個說法,免得自己的這次龐大軍事行動成為人們眼中的笑柄。
可他的得到的只是城內射出的弓箭和火銃,以及守軍無情的嘲笑。
實在撐不下去了,還是收拾包袱撤吧。
也先下達了撤退的命令,瓦剌的五萬大軍開始收拾東西,准備回家。
可是羅通實在是一個好客的人,他似乎覺得把也先這位客人晾在城外幾天不搭理有點過意不去,
便不顧也先的反對,堅持派出全副武裝的士兵去為也先送行,于是“三敗之,斬獲無算”。
也先什麼也顧不上了,他已經意識到,這次麻煩大了,如果再不逃走,連老命也保不住,他帶著朱祁鎮,准備撤回關外。
在敗退的路上,也先最後看了一眼那近在咫尺卻又遠在天邊的北京城,歎息而去。
似乎是為了懷念自己那最終未能實現的夢想,也先在離北京城外不遠的地方紮營,度過了在京城的最後一個夜晚。
估計也先的打算不過是好好的睡上一覺,再做個好夢,然後第二天走人。可他萬萬沒有想到,于謙已經准備了一份厚禮,作為給他的離別禮物。
也先是一個經驗豐富的軍事指揮官,他已經預料到了城內的守軍可能會夜襲出擊,所以他把軍營設在了離京城有一定距離的地方,加上他的軍隊以騎兵為主,所以就算守軍出城攻擊,他也能夠從容做出反應,將軍隊撤走。
可是這次,上天又一次和他開了個大大的玩笑,由于在小時候沒有接受過系統的科學技術教育,也先同志這次又要吃大虧了,吃沒文化的虧。
他什麼都考慮到了,卻忘記了于謙手中有一樣武器,不需要靠近他的營地就能置他于死地,而這件可怕的武器就是大炮。
明代的大炮自宋代和元代發展而來,經曆長時間的改進,到了明永樂年間,大炮已經具有較遠的射程和極大的威力,此時的于謙已經准備了數十門大炮,並把炮口對准了也先的營地,准備在夜里用這份意外的禮物給也先餞行。
就在那個夜晚,也先帶著無盡的遺憾和惋惜再次遙望了京城,事後證明,這也是他投向京城的最後一瞥,他始終無法理解的是,自己的軍隊裝備精良,士氣高漲,士兵強悍,而對手則是主力被殲滅,裝備不全,士氣低落,士兵也是臨時召集的預備隊,毫無經驗可言,這樣的實力對比,無論用什麼方法預測和計算,哪怕是搞民意調查,自己也是無論如何不可能失敗的。
然而事實是,他失敗了。
[472]
他未必知道在這一個月里,京城發生了多少驚天動地的大事,但他可以感覺到的是,在那座看似岌岌可危的城池中,有一種力量在支撐著守軍,頑強地對抗著他,而擊敗自己,創造奇跡的正是這種力量。
這種力量,我們稱之為勇氣。
作為失敗者的也先自然會有很多感慨,可是此刻的勝利者于謙卻沒有這樣的空閑,此時,他正忙于調集大炮,並將黑洞洞的炮口對准也先的營地,准備在夜里為也先組織一場盛大的焰火送行晚會。
說到這里,可能有些細心的讀者已經注意到了一個矛盾之處,既然于謙有大炮,為什麼一開始不用,卻非要等到也先夜間在城外紮營,准備撤退之時方才動手呢?
這其中還是大有玄機的。
在我們的印象中,于謙是一個正直勇敢的人,事實確實如此,但我們往往會忽略了這樣一點,
那就是于謙也是一個曆經宦海,很有城府的人,他之所以在戰斗的初始階段不使用大炮,是因為在也先的隊伍中有一個身份特殊的人—朱祁鎮。
朱祁鎮雖然已經不是皇帝,但如果在戰陣之中,眾目睽睽,光天化日之下被大炮轟死,影響實在不好,輿論壓力太大,所以不能輕易動手。我們之前也曾經說過,朱祁鎮是死是活其實並不重要,這個人之所以重要只是由于人們知道他是太上皇。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在戰爭的前期大炮並沒有得到廣泛的使用。
但于謙也絕對不會因此放棄使用這種武器,他充分發揮了靈活處理問題的能力,解決了這個難題。
既然不能在眾目睽睽下使用,那就等你們走遠了再用,就算把你轟死了也是眼不見心不煩;既然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那就等到晚上再動手,大炮無眼,黑燈瞎火的時候就算一不小心“誤傷”或是“誤殺”了太上皇閣下,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最後如果在打掃戰場時發現
朱祁鎮先生的尸體,就追認一個名分,史書上寫些“為國捐軀,英勇獻身”之類的話,宣傳一下朱祁鎮先生奮勇殺敵,寡不敵眾被敵軍所殺的先進事跡,用以鼓舞後人,啟迪後代,至此大功告成,功德圓滿。
[473]


上篇:第126節     下篇:第128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