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29節  
   
第129節

在宴會召開時,伯顏帖木兒居然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對身為囚犯的朱祁鎮禮遇有加,使得眾人側目,自己的弟弟竟然如此尊敬這個人質!置自己于何地!
也先氣得七竅冒煙,他再也無法忍受下去,他下定了決心,甯可不要贖金和人盾,也要殺掉這個讓他丟面子的朱祁鎮!
但公開殺掉朱祁鎮影響太壞,于是也先便制定了一個周詳的謀殺計劃,由于朱祁鎮住在伯顏帖木兒的營區,很明顯,伯顏帖木兒是不會讓也先殺掉朱祁鎮的,而且他的營區距離也先的營區還有十幾里,為了掩人耳目,也先決定在夜間派人潛入朱祁鎮的帳篷,把他除掉。到時即使伯顏帖木兒有什麼意見,也沒有用了。
可是就在夜深人靜,也先決定動手之時,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477]
原本平靜的夜里突然下起雷雨,狂風大作,這還不算,天雷竟然震死了也先的馬(會夜大雷雨,震死額森所乘馬)!
老天爺的架勢一下子把也先嚇住了,他自然不會把這場雷雨和積雨云、陰陽電極之類的玩意兒聯系起來,在他看來,這是上天對他謀殺行動的憤怒反應。
看來上天真的還在庇護著這個人啊,懷著這樣的感慨,也先撤銷了自己的計劃。
就這樣,朱祁鎮逃過了這一劫,但似乎上天還想要繼續考驗他,在他未來的道路上,有一個比也先更為可怕的敵人正在等待著他。
在影視劇中,叛徒和漢奸往往更加可恨,而在現實中也是如此,那個比也先更加厲害,更難對付的人就是喜甯。
不知這位仁兄到底有什麼心理疾病,自從他成為也先的下屬後,不斷地出主意想要毀掉大明江山,想要除掉朱祁鎮。
在北京戰敗後,喜甯充分發揮了太監參政議政的積極性,在也先狼狽不堪,無路可走之時,他故作神秘地告訴也先,他已經找到了一條新的道路,可以繞開京城,攻滅明朝,橫掃天下。
喜甯的計劃十分複雜,具體說來是由關外直接攻擊甯夏,然後繞開京城,向江浙一帶攻擊前進占領南京,從而占據天下。
我翻了一下地圖,大致量了下距離,頓時感到這個世界上真是沒有想不到,只有做不到,喜甯先生發揚大無畏之精神,竟然主動要求完成如此艱巨的任務,真可謂是身殘志堅。
當然了,與以往一樣,他仍然向也先建議,要帶著朱祁鎮去騙城門兼當人盾。
如果這個計劃真的付諸實施,且不說最終能否實現那宏偉的目標,至少朱祁鎮先生很可能在某一個關口被冷箭射死或是被火銃打死,而沿途的軍民也會大受其害。
朱祁鎮又一次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滑稽的是,他本人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幸運的是,這一次他的身邊多了兩個人,幫助他闖過了這一關。
其中一個就是我們之前提到過的袁彬,而另一個人叫做哈銘。
袁彬,江西人,在此之前,他的身份僅僅是一個錦衣校尉,根本沒有跟皇帝接近的機會,但機緣巧合,這場戰亂使他不但成為了朱祁鎮的親信和朋友,還用他的忠誠與堅毅書寫下了一出流傳青史,患難與共的傳奇。
[478]
而另一個哈銘則更有點傳奇色彩,因為這個人並非漢族,而是蒙古人,但從其行為來看,他似乎並沒有趁著戰亂,站到自己的同胞一邊以邀功,而是對朱祁鎮竭盡忠誠,其行為著實可讓無數所謂忠義之士人汗顏。
正是有了這兩個人的幫助,朱祁鎮才得以戰勝一個又一個敵人,克服無數的難關,最終獲得自由。
朱祁鎮是一個政治嗅覺不敏銳的人,聽到喜甯的遠征計劃後,他沒有看出喜甯的險惡用心,拿不定主意,便去詢問袁彬和哈銘,兩人聞言大驚,立刻告訴朱祁鎮:此去極為凶險,天寒地凍不說,大哥您還不會騎馬,就算沒餓死凍死,到了邊關,守將不買您的帳,您怎麼辦啊(天寒道遠。。。至彼而諸將不納,奈何)?
這一番話說得朱祁鎮冷汗直冒,他立刻下定決心,無論如何,絕不隨同出征!
打定主意後,朱祁鎮堅定態度,對喜甯的計劃推脫再三,還請出伯顏帖木兒等人多方活動,最終使得這一南侵計劃暫時擱淺。
就這樣,朱祁鎮在袁彬和哈銘的協助下,贏得了這個回合斗爭的勝利。
經過這件事情,朱祁鎮與袁彬哈銘的關系也更加密切,他們已經由君臣變為了朋友,要知道,在那個時候,和朱祁鎮做朋友可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在瓦剌軍中,朱祁鎮的身份是囚犯,他的待遇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帳篷和車馬(所居止氈帳敝緯,旁列一車一馬),況且這位仁兄已經不是皇帝了,還隨時有被拖出去砍頭的危險,而根據相關部門統計,自古以來,被俘的皇帝能夠活著回去的少之又少,跟著這位太上皇大人,非但撈不到什麼好處,反而很有可能搭上自己的性命。
如果要搞風險投資,大可不必找朱祁鎮這樣的對象,因為風險太大,而收益卻遙遙無期。
袁彬和哈銘十分清楚這一點,但他們仍然堅持自己的操守,把自己的忠誠保持到了最後一刻。在朱祁鎮人生最為黑暗的時刻,他們一直陪伴在他的身邊,上演了一幕幕流傳青史,感人至深的場景。
在沙漠中,晝夜溫差極大,白天酷熱難耐,晚上卻寒氣逼人,很明顯,
朱祁鎮先生並沒有獨立生活的經驗,也缺少自理能力,而他的身邊也沒有太監和宮女伺候,只有單薄的被褥,夜幕降臨,氣溫下降時,他就凍得直哆嗦,每當這個時候,袁彬都會用自己的體溫為朱祁鎮暖腳(以脅溫帝足)。
可能有人會覺得袁彬的這一行為只能表現封建社會臣子的愚忠,那麼下面的事例應該可以證明,至少在這段時間內,他們是親密無間的朋友。
[479]
在行軍途中,袁彬不小心中了風寒,在當時的環境下,這幾乎是致命的,瓦剌也不可能專門派人去照料袁彬,朱祁鎮急得不行,也想不出別的辦法,情急之下,他緊緊地抱住袁彬,用這種人類最原始的方法為袁彬取暖,直到袁彬汗流浹背,轉危為安(以身壓其背,汗浹而愈)。
在那艱辛的歲月中,幾乎所有的人都背棄了朱祁鎮,這也是人之常情,畢竟瞎子也看得出來,如果沒有什麼奇跡發生,這位朱祁鎮先生就只能老死異鄉了,但無論情況多麼險惡,袁彬和哈銘始終守在他的身旁,不離不棄。
這種行為,我們通常稱之為患難與共。
自古以來,最難找到朋友的就是皇帝,但我們有理由相信,這次朱祁鎮先生確實找到了兩個朋友,不為名利,不為金錢的真正的朋友。更為難得的是,朱祁鎮並沒有走他先輩的老路,演一出可共患難不可共享樂的老戲,在之後的歲月中,雖然他的身份有了很大的變化,但他始終牢記著這段艱辛歲月,保持著與袁彬和哈銘的友情。
就這樣,朱祁鎮、袁彬、哈銘團結一致,在極其困難的環境下堅持著與命運的抗爭,但他們逐漸發現,要想生存下去,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因為有一個人十分不願意讓他們繼續活著,非要置他們于死地。
這個人還是喜甯。
喜甯十分厭惡朱祁鎮,也十分討厭忠誠于他的袁彬和哈銘,這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在背叛者的眼中,所有人都應該是背叛者,而袁彬和哈銘違反了這一規則。他多次向也先進言,希望殺掉朱祁鎮,但由于有伯顏帖木兒的保護,加上也先的政治考慮,這個建議很難得到實施,于是他靈機一動,希望拿袁彬開刀,可又苦于沒有借口,正好這時一件事情的發生幾乎促成了他的陰謀。
事情是這樣的,也先為了緩和與明朝的關系,也是為了將來打算,決定把自己的妹妹嫁給朱祁鎮,但不知是他的妹妹長得不好看,還是朱祁鎮不想當這個上門女婿,反正是一口回絕了,但畢竟自己還是人家的囚犯,綁匪願意招人質做女婿,已經很給面子了,萬一要是激怒了也先,那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于是朱祁鎮想了一個很絕的理由拒絕了這門送上門的親事。
朱祁鎮說:很榮幸您願意把妹妹嫁給我,我也很想娶她,可問題在于我現在還在外面打獵(即所謂北狩,史書中對于被俘皇帝的體面說法),雖然想娶您的妹妹,但禮儀不全,實在太過失禮,等我回去之後,一定鄭重地來迎娶您的妹妹(駕旋而後聘)。
[480]
朱祁鎮打了個太極拳,所謂駕旋而後聘,要想讓我聘您的妹妹,先得讓我“駕旋”一來二去,又推到了也先的身上。
也先雖然粗,卻並不笨,聽到這個回答,立刻火冒三丈
等你朱祁鎮回去再說?那得等到什麼時候?老子還不想放你呢!
也先這才感覺到,這個貌似文弱的年輕人其實十分之狡猾,他很想砍兩刀泄憤,可考慮到政治影響,又只好忍了下來,正在此時,喜甯抓住了這個機會,向也先告密,說這些話都是袁彬和哈銘唆使朱祁鎮說的。
這個小報告十分厲害,也先正愁沒有人出氣,便把矛頭對准了袁彬和哈銘,開始尋找機會,想要殺掉這兩個人,所幸朱祁鎮得到了消息,便安排袁彬和哈銘與自己住在一起,時刻不離,也先礙于面子,也很難在朱祁鎮面前動手,袁彬和哈銘的命這才保住了。


上篇:第128節     下篇:第13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