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38節  
   
第138節

朱祁鈺已經病得十分嚴重,但仍然堅持參加了這個會議。因為在這次會議將決定帝國的繼承人。
[510]
會議一開始就呈現一邊倒的情況,大多數大臣主張複立朱見深,因為朱祁鈺本人沒有兒子,似乎已無更好的選擇了。
大學士王文和陳循是朱祁鈺的親信,自然不同意這一觀點,他們堅持認為,即使到外面去找個藩王來做皇帝,也不要複立朱見深。
大臣們各持意見,誰也不服,便在朝堂上爭吵起來。
被病痛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朱祁鈺坐在皇位上,悲哀地看著下面這些吵鬧的人們,他很清楚,無論是支持他的,還是反對他的,爭來爭去,只不過是為了自己將來的利益,為了投機。
這些道貌岸然的所謂讀書人,不過是一場游戲中的棋子而已—權力的游戲。
我也是游戲中的一員,可我這一生似乎也快要走到盡頭,游戲該結束了吧。
但在結束前,我絕對不能輸!
朱祁鈺緊緊抓住寶座的扶手,對大臣們說出了他朝會中唯一的諭令:
“我現在染病,十七日早朝複議。”
然後他補充了一句話:
“複立沂王(朱見深)之事,不行!”(所請不允)
話說到這個份上,群臣只好各自散去,准備三天後再來。
朱祁鈺發布了諭令,用自己的權威又一次贏得了暫時的勝利,但估計他自己也沒有想到,這竟然是他的最後一次朝會,最後一道諭令,最後一次勝利。
正月十四日 夜 石亨家中
徐有貞:“南宮(朱祁鎮)知道了嗎?”
石亨:“已經知道了,他同意了。”
徐有貞笑了,只要朱祁鎮同意,陰謀就已經成功了一半。
然後他說出了自己的計劃,一個看來幾乎完美無缺的計劃:
第一步,先利用邊關報警的消息,讓時任都督的張軏率領一千軍隊進入京城。
第二步,利用石亨保管的宮門鑰匙打開內城城門,放這一千人入城,作為後備軍和警戒,以防朱祁鈺的軍隊反撲
第三步,去南宮釋放朱祁鎮,然後帶著太上皇進入大內宮城,趁朱祁鈺病重,宣布複位。
這個計劃確實十分的好,考慮周詳、分工明確,石亨和張軏都很滿意,但他們也有疑慮:
“會不會還有什麼漏洞呢?”
徐有貞自信地答道:“不會有漏洞的,這個計劃一定能夠成功!”
石亨和張軏這才放下心來,他們相信徐有貞的判斷。
然而這個計劃確實是有漏洞的!
[511]
這個致命的漏洞就是:
雖然石亨管理京城防務和內城城門,但他們並沒有南宮和大內宮城的鑰匙!
南宮且不說,這個大內宮城卻是真要人命,明代的所謂宮城,就是清代所稱的紫禁城,是皇帝居住的地方,沒有皇帝的命令,夜間宮城城門是絕不會開的。那些士兵就算吃了豹子膽,也不敢公然攻打皇帝的住所,而且只要一打起來,鬧出聲響,侍衛和城防部隊就會立刻趕到,等待著徐有貞等人的只能是失敗的命運。
我相信以徐有貞的聰明,應該了解這一點,但他卻堅持要冒風險,去實現這個所謂完美的計劃。
原因似乎也很簡單,不是徐有貞嫌命太長,恰恰是因為在他看來,人生太過短暫。短到他不願意再忍耐,也不願意再等待。
是死是活,就賭這一把!
此時南宮的朱祁鎮也是輾轉反側,深夜難眠,他已經知道了石亨的計劃,他也清楚這個計劃有很大的風險,一旦出錯,想要再當囚徒也不可能了。
但他仍然同意了,而且不帶絲毫猶豫。
因為他別無選擇。
正月十四日,陰謀策劃完成,決心已定。
正月十五日 天下太平。
這一天,大臣們相安無事,互致問候,朱祁鈺在宮里養病,那無盡的爭吵和勾心斗角似乎已經離他遠去,一切似乎都那麼的平靜,平靜得讓人窒息。
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暗流已經變成了可怕的漩渦,即將奔湧而出,改天換日。
正月十六日 晨
于謙、胡濙、王直經過仔細商議,決定推舉朱見深複立為太子,他們找到了商輅,讓他起草一份奏折,准備在第二天朝會時向皇帝提請同意。
這是一份極為重要的文件,如果這份文件提交出去,徐有貞的陰謀將再無用武之地,因為朱祁鈺在無子且奄奄一息的情況下,很有可能會同意這一建議,到那時,朱祁鎮就只能和自己的兒子搶奪皇位。
狀元商輅完成了他的大作,于謙等人看過後都十分滿意,他們准備在第二天提出這一方案。
第二天,是正月十七日
徐有貞的家中,此刻聚集了陰謀集團的全部成員,他們都知道,再過幾個時辰,天就要亮了,朝會即將召開,新的太子將被選出,而無論誰被選為太子,他們都將得不到任何的利益。
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干,還是不干?
平日驕橫跋扈的石亨等人此刻也慌了神,他們把目光集中在徐有貞的身上。因為他們知道,這個人才是陰謀的真正核心和主使者。
面對著眾人焦灼的目光,徐有貞沉默了,他在房中不斷的踱步,思考著每一個細節和步驟,計算著自己的勝算。
然後他停下來,不慌不忙地對那些焦急的人們說道:“我要去看一下天象。”
[512]
眾人目瞪口呆,都什麼時候了,還看啥天象!?可是畢竟是這位仁兄拿主意,既然他執意要去,那就讓他去吧。
徐有貞登上了自家房頂,靜靜地抬起頭,看著繁星點綴的天空,九年前的那個夜晚,他也是站在這里,准確地預測出了土木堡的失敗。
但這次成功的預測並沒有給他帶來好運,卻使他受盡侮辱和嘲弄,被人排擠,忍氣吞聲許多年。
他十分清楚,所謂天象不過是糊弄人的玩意兒,如果人生禍福能由天象而見,他早就能夠未卜先知,也不用受這幾年的罪了。
現在他終于又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但這一次,他預測的不僅是陰謀的成敗,還有自己的生死。成,則生,敗,則死!
天象根本幫不了他,他必須獨立作出判斷,而唯一可依靠的只有他自己的智慧和勇氣。
人生的轉變往往只在那一刻的決斷。
徐有貞最終作出了他最後的選擇。
“成大事就在今晚,機不可失,動手!”
當石亨等人聽到這句殺氣騰騰的話時,也不禁打了個冷戰,最後時刻終于到來了。
徐有貞的家人們已經知道了即將要發生的事情,他們站在門口默默地為這位一家之主送行,悲泣之情溢于言表。
徐有貞卻沒有這樣的傷感,他借著門外的月光向自己的家投下了最後一瞥,留下了一句話,便毅然離去。
“若回來,就做人,不能回來,便是鬼!”
奪門之變
陰謀集團的成員們在夜色籠罩之下向著內城出發了,他們的第一個目標是長安門。
長安門的鑰匙由石亨掌管,他將張軏統領的一千軍隊放進了內城,然後關上了城門。
石亨看著這一千進城士兵,心中七上八下,因為這一千人並不知道自己是來造反的,隨時有嘩變的可能,要是這些士兵被人發現,就算尚未行動,他也逃不脫謀反的罪名。
思前想後,這位殺人不眨眼的武將開始慌張起來。
徐有貞冷冷地看著已經六神無主的石亨,對他說了一句話:
“門鎖好了嗎,把鑰匙給我吧。”
石亨滿腹狐疑,不知徐有貞想干什麼,但還是把鑰匙交給了他。
徐有貞接過鑰匙,卻做了一件石亨做夢也想不到的事情——他把鑰匙扔進了陰溝里。
石亨驚呆了,他沖了上去,抓住徐有貞的衣服,厲聲問道:“徐有貞,莫非你瘋了,你到底想干什麼?!”
在皎潔的月光下,石亨看清了徐有貞的臉和他那陰狠堅毅的眼神,一股寒意頓時湧上心頭,讓他不寒而栗。
徐有貞死死地盯著石亨,一字一句地吐出了似乎是來自地獄的聲音:
“有進無退,有生無死!”
石亨害怕了,他這才認清了眼前此人的真面目:不是一頭綿羊,而是一只餓狼。
後路已經全無,幾個人只好在徐有貞的帶領下向著南宮出發。可就在此時,原本星密月明的夜空,突然變得昏暗無光!四周伸手不見五指,前方道路也一片黑暗,石亨和張軏慌了,他們原本干的就是見不得人的勾當,見此情形,頓感大事不妙,莫非上天不願自己動手?
他們站住了。
徐有貞卻不為所動,他鎮定地看著慌張的張軏,冷冷地逼問道:
“為什麼還不走?”
張軏怯生生地小聲說道:“事情能成功嗎(事濟否)?”
徐有貞緩緩走到張軏的面前,突然用低沉的聲音吼道:
“一定能成功(必濟)!”
武將石亨曆經沙場,砍頭無數,被稱為正統第一勇將,卻臨陣慌亂,不知所措,他的所謂勇敢不過是匹夫之勇而已。
在這場危險的游戲中,手無縛雞之力的徐有貞才是當之無愧的勇者。
這並不奇怪,因為只有內心的堅韌和頑強才是真正的勇敢。
在文弱書生徐有貞的威逼和鼓勵下(雖然有點滑稽,但確是事實),石亨一行人來到了他們的第一個目標——南宮。
宮門果然緊閉,叫門也無人應答,這正是奪門計劃中的第一個漏洞,但徐有貞卻胸有成竹,用一句話解決了難題:
“不用叫門,把牆撞開就是了!”
于是軍士上前,用木樁撞開了宮牆(毀牆入),那個被監禁了七年的囚徒終于走了出來。


上篇:第137節     下篇:第139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