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39節  
   
第139節

他看清了這些深夜前來的人們,也看清了他們心底的一切——欲望、投機、憤怒、抱負。無論如何,他只剩下了一種選擇。
“走吧,我們去東華門。”
東華門是宮城的大門,只要進入東華門,到奉天殿敲響鍾鼓,召集百官前來,天下就將再次握在這位囚徒的手中。
然而當他們到達東華門的時候,才發現了這個計劃中的最大漏洞——他們進不去。
東華門守衛不開門,他們也沒有鑰匙。沒有南宮的門鑰匙,可以把牆撞開,但這是因為南宮偏僻,就算把它拆掉也沒人去投訴你,可東華門是大內重地,由專人看守,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就會引來侍衛,而這些夜游神馬上就會變成黃泉鬼。
愁眉苦臉的石亨看著徐有貞,他已經無計可施,只等著這位大哥說話。
[514]
可這次徐有貞同樣保持了沉默,他雖然聰明,但並不是阿里巴巴,就算對著門喊一萬聲"芝麻開門",這門也是不會開的。
陰謀集團的成員們就此陷入困境,打也不是,鬧也不是,隔著門把好話說盡,守門人理都不理。眼看天就要亮了,如果再進不去,大家就會一起完蛋!
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那位囚徒突然大喊一聲:
"我是太上皇(我太上皇也),開門!"
七年的屈辱,恐懼和等待,最終換來了這一聲怒吼。
包括守門人在內的所有人都被這一聲怒吼震驚了,東華門就此敞開,通往至尊寶座的道路就此敞開。
朱祁鈺,我回來了,來拿回屬于我的一切!
他走向了奉天殿,敲響了上朝的鍾鼓,宮城大門聞聲紛紛開啟,准備迎接百官的朝拜。
徐有貞終于成功了,他帶著疲憊的身軀和得意的笑容,獨自站在大門前,擋住了上殿的道路。
聞訊而來的內閣重臣們驚奇地看著這個以往並不前眼的小人物,准備喝斥他立刻離開。
然而徐有貞很快就說出了他敢如此囂張擋路的理由:
"太上皇已經複位了,諸位還是快去祝賀吧!"
我終究還是成功了,屬于我的時代終于到來了。
此時的朱祁鈺正奄奄一息地躺在自己的寢宮內,但在迷茫之中還是聽到了鍾鼓的聲音,他很清楚,這個上朝的訊號並不是他發出的。于是他叫來了左右,問到底是誰在敲擊鍾鼓。
左右人已經知道了真相,這些服侍朱祁鈺的人十分擔心,怕這位已經病入膏肓的皇帝聽到這個消息,急怒攻心就此一命嗚呼。但事到如今,不說也不行了,于是他們忐忑不安地告訴朱祁鈺:是那位被他關押的囚犯,他的哥哥在召集群臣。
可是這位垂死的皇帝接下來的表現是他們做夢也想不到的。
聽到這個消息,朱祁鈺沉默了一會,然後他抬起頭來,笑了。
他笑得很從容,並最終吐出了三個字:
"好,好,好!"
哥哥,皇位還給你吧,我雖然囚禁了你,奪走了你的一切,但我也沒有得到快樂,這八年中,我一直在恐懼和孤獨中生活。
我已經厭倦了。
朱祁鎮坐上了闊別已久的寶座,八年前,他離開了這里,淪為異族的俘虜,之後他曆經千辛萬苦,終于回到了京城,卻又被自己弟弟關押起來,吃了七年的牢飯。
現在他終于回到了當年的起點,一條新的道路已在他眼前展開,他將再次統治這個龐大的帝國。
很多的事情即將開始,很多人的命運即將改變。


明朝那些事兒3 第一章 有冤報冤,有仇報仇
改天換日
當年的囚犯朱祁鎮終于回到了他的宮殿,八年前他從這里出發,淪為人質和囚徒,八年後他回到了這里,繼續做他的皇帝。
中國的史書是很神奇的,再狼狽不堪的事情也能說得冠冕堂皇,朱祁鎮先生先後當過俘虜、人質、囚徒,吃盡了苦,受盡了累,史書上卻說他是"北狩"、"靜養",用今天的話來描述也可以說是出去體察民情,下放邊疆體驗生活與民同樂,協調民族關系。
當然了,自己吃的虧自己知道,朱祁鎮先生也只能打落門牙往肚里吞。但無論如何,這一次他也算是"我胡漢三又回來了"。
但這位胡漢三目前最重要的工作並不是國家大政方針,而是要安撫他的"還鄉團"
朱祁鎮確實是個很夠意思的人,在登基後的第二天,他就給了"還鄉團"的成員們優厚的回報。
"還鄉團"一號成員徐有貞:入閣,兵部尚書。
"還鄉團"二號成員石亨:封忠國公(爵)
"還鄉團"三號成員張軏:封太平侯(爵)
"還鄉團"四號成員曹吉祥:司禮太監,總督三大營。
功德圓滿,善莫大焉。
根據我們以往的常識,既然是"還鄉團",就一定會干點殺人放火、傷天害理的事情,這也難免,畢竟人家不是旅游團、探親團,而徐有貞等人也牢記"還鄉團"的宗旨,雷厲風行地干了幾件壞事。
就在同一天,徐有貞便下令逮捕了于謙和王文等人,把他們關進了監獄,對于徐有貞而言,他已經忍得太久了,此時不報,更待何時!
然後就是內閣大換血,陳循、江淵、商輅、蕭鎡等人統統被炒魷魚趕了出去,而徐有貞也很夠意思,他唯恐自己的對頭陳循和江淵失業後找不到工作,特別找人關照他們,給他們安排了一份工作讓他們繼續報效國家(充軍遼東)。
當然了,某些受到處罰的人也是罪有應得,比如那個金刀案件中的盧忠,這位仁兄出賣朋友後沒有撈到什麼好處,此刻卻得到了報應--斬首。
還有那個建議朱祁鈺砍樹,讓朱祁鎮曬太陽的高平,當年他一時興起,拿朱祁鎮開涮,此時也被砍掉了腦袋,其實他除了濫伐樹木外,倒也沒干什麼其他的事情。
看來破壞環境者還真是沒有什麼好下場。
[516]
內閣被還鄉團掃蕩之後,只剩下了高轂,于是徐有貞又安排了自己的親信許彬、薛瑄入閣,至此徐有完全控制了內閣和朝政大權。
此時的內閣加上徐有貞共有四人,可能是徐有貞嫌人太少,在二月,他又召另一個"自己人"吏部右侍郎李賢入閣。
可是徐有貞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叫李賢的人其實並不是他的親信,在徐有貞、石亨、曹吉祥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的時候,他保持著沉默,默默地觀察著這些奪門之變還鄉團的一舉一動,尋找著他們的弱點和矛盾,等待著時機的到來。
無論後來如何,至少在當時,徐有貞等人確實是威風無比,特別是徐有貞,他不遺余力地打擊誣陷所有與自己為敵的人,而他導演的最大一起冤案就是著名的于謙案。
徐有貞曾經認為,只要自己掌權,殺掉于謙易如反掌,但現在他才發現,想除掉于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原因在于,他沒有殺掉于謙的理由。
于謙為人清廉,威望極高,又沒有什麼劣跡,實在找不到什麼借口,既沒有經濟問題,也沒有生活作風問題(當年這也算不上是什麼問題),要把他搞倒談何容易!
但最終,對于謙的刻骨仇恨讓他想到了一個辦法。
于謙是推立朱祁鈺的主要大臣,也是朱祁鈺的親信,而朱祁鎮最為痛恨的人就是他的弟弟朱祁鈺,徐有貞決定利用這一點加深朱祁鎮對于謙的反感,同時徐有貞還編造了一個謊言,說于謙有意請外地藩王到京城接替皇位,並堅決反對朱見深繼位。
做好了這些准備之後,他去見朱祁鎮,在他看來朱祁鎮一定會同意殺掉于謙。
可是事情的發展大大出乎他所料。
徐有貞在朱祁鎮面前慷慨陳詞,說于謙不願和談、擁立新君、是想置太上皇于死地,如此之人,應該殺之後快等等等等。
可是朱祁鎮卻只是笑著搖了搖頭,對徐有貞說道:"于謙是有功的。"(謙實有功)
徐有貞傻眼了。
他把朱祁鎮看得太簡單了,這位太上皇飽經風雨,深通人心,對徐有貞的動機一清二楚,他知道徐有貞這樣做是想報私仇,卻想借刀殺人,讓他背一個殺功臣的惡名,這種虧本買賣,他怎麼肯干?
徐有貞急了,如果留著于謙,將來一旦複起,自己必將性命不保,情急之下,他想出了另一個殺于謙的理由。
他相信,只要把這個理由說出來,于謙就必死無疑!
[517]
于謙非死不可!
徐有貞昂頭大聲說道:"不殺于謙,此舉無名!"
朱祁鎮被驚醒了,他突然意識到,徐有貞是對的。
所謂奪門之變是一場政變,並沒有正當的名義,而照徐有貞所說,于謙等大臣都是准備立外藩王為帝的,是反對自己的,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殺掉于謙,樹立一個陰謀集團的典型,向舉國上下表明自己行為的被迫性和正義性,奪門之變的合法性就不複存在。
沒辦法了,這個惡名不背也得背了。
于謙,你非死不可!
徐有貞笑了,他知道皇帝已經動了殺機,但這位皇上絕想不到的是,他其實是中了自己的圈套,因為所謂于謙非死不可,不過是一個複雜的邏輯陷阱,而這個陷阱之所以能奏效,則完全是建立在那個于謙准備立藩王為帝的謊言基礎上。
這確實是一個複雜的邏輯陷阱,直到兩年後,另一個聰明人李賢才最終為朱祁鎮揭開了其中奧妙。
不久之後,牢中的王文和于謙都知道了自己的罪名--迎立外藩。這是個極為嚴重的罪名,不但要殺頭,還要滅族。王文一聽就急了,他跳了起來,准備為自己申辯。


上篇:第138節     下篇:第14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