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42節  
   
第142節

朱祁鎮決定動手了,他要用實際行動去顯示他的權威,告訴所有的人,他才使這個帝國的統治者。
第二天一早,朱祁鎮便下令關押了張鵬和之前曾經上書的楊瑄,矛頭直指徐有貞。
此時,石亨已經得知,李賢也是攻擊他的策劃者之一,他十分驚訝,也非常憤怒,決定要把李賢和徐有貞一起整死。之後他不斷地在皇帝面前攻擊二人,最終促使朱祁鎮下定決心,把徐有貞和李賢關進了監獄。
[525]
徐有貞得到了一個高級囚犯應有的待遇,風水輪流轉,他被關進了當年于謙呆過的地方--詔獄,整日唉聲歎氣,在陰暗潮濕的牢房里反思著自己。一切都宛如夢幻,他心思技巧,膽大包天,最終斗垮了于謙,卻也只高興了四個月,就淪為了囚犯。人生對于他而言,已經落幕了。
可是同樣身在牢獄的李賢卻心如明鏡,其實在這場斗爭中,他才是唯一的勝利者,他盡力協助徐有貞,利用徐有貞的力量去打擊石亨、曹吉祥。此外,他還充分發揮了徐有貞的盾牌作用,避過了石亨等人的反擊。
不過現在看來,他似乎還是失算了,畢竟他也被關進了監獄,等待著他的是不可知的命運,殺頭、充軍、或是流放?
但李賢卻絲毫不見慌亂,這一天的到來早在他的預料之中,為此,他已經准備了很長時間。
不久之後,處罰決定下來了,總算是皇帝開恩,徐有貞被降為廣東參政,李賢被降為福建參政,這兩個地方在當時都是偏遠地區,也算是一種體面的發配。
走出牢房的徐有貞抬頭看著久違的天空,松了一口氣,不管怎樣,這條命還是保住了,而在他的心底,卻對一個人始終感到過意不去,這個人就是李賢。
在徐有貞看來,李賢是自己的親密戰友,也是因為自己才到此地步,所以在臨行前,他特意找到了李賢,滿懷歉意地對他說,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實在沒有料到,如今就要各自上路,離開京城,只好自己保重了。
李賢的反應卻出乎意料,他一點也不沮喪,而是十分客氣地與徐有貞交談,表示自己並不在意,談完後還親自將他送出門外。
徐有貞懷著愧疚走了,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李賢露出了笑容。
"徐有貞,要走的只有你而已。"
李賢的真面目
徐有貞老老實實地去了廣東,李賢卻沒有,因為就在出發前的一刻,有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站出來說話了。
這個人正是那位差點被罷官的吏部尚書王翱,在這關鍵的時刻,他站了出來,為即將出行的李賢說情,在他的大力游說下,朱祁鎮終于辦了人情案,將李賢留在了京城,並在不久之後恢複了他吏部侍郎的職位。
答案最終揭曉了。
[526]
李賢不排擠王翱,不擔任吏部尚書,就是為了迎候這一天的到來。因為他需要王翱的幫助。
徐有貞聰明絕頂,認定李賢是他的親信,可是他錯了。
石亨位高權重,對李賢許以官位,以為可以拉攏他,可是他也錯了。
他們都認為這個叫李賢的人會乖乖地聽他們的話,為他們辦事,卻絕不會想到,在李賢的眼里,他們不過是獵物而已。
他原本可以投靠還鄉團,做大官,拿厚祿,可是他沒有這樣做,在還鄉團肆虐的日子里,他默默地隱藏著自己,從那些陰謀家身上學習權謀和詭計,並最終用這些武器打倒他們。但他這樣做又是為了什麼呢?
從他後來的言行中,我們可以找到答案:公道。
徐有貞不是李賢的朋友,石亨也不是李賢的朋友,甚至于王翱也不是他的朋友,李賢周旋于這幾個人之間,似乎是個讓人捉摸不定的人,但在我看來,他也有一個真正的朋友,這位朋友的名字叫做于謙。
事實上,李賢和于謙的交往並不緊密,而且他們之間也有政治分歧,在繼位問題上,李賢主張朱祁鎮複位,而于謙似乎對這位太上皇並不感冒,卻主張由他的兒子朱見深繼位。
因為有著不同的政治見解,兩人關系一度比較冷淡,但在那場轟轟烈烈的北京保衛戰中,李賢徹底被這個挺身而出,拯救國家危亡的人所折服,他的勇氣和頑強,清正與廉潔給李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混跡官場多年的李賢被打動了,他第一次認識到,在這個汙穢的地方,還有像于謙這樣勇于任事,剛直不阿的人。
但轉瞬之間,風云突變,那群不知所謂的投機者、還鄉團一下子冒了出來,把朝政搞得烏煙瘴氣,還冤殺了為國家耗盡心力的于謙。
在于謙被殺的那一天,李賢做出了他人生中的一個重要決定,他要替這個為國家付出一切,鞠躬盡瘁的人討回公道。
他並沒有站出來公開反對那些人的惡行,因為他知道,這是沒有用的,要想戰勝那些奸邪小人,必須比他們更狡詐,更有權謀,他靜靜地隱藏了自己,細心觀察著對手的動向,利用他們之間的矛盾,將他們一一擊破。
在這樣險惡的環境中,他逐漸變得成熟,機敏,雖然也曾曆經艱險、身陷不測之地,但他始終沒有放棄過自己的信念。
現在他終于除掉了徐有貞,下面該輪到第二個人了。
[527]
徐有貞的最後結局
俗話說:風水輪流轉,明年到你家。對這句話,徐有貞應該深有體會,就在四個月前,他得勢之時,把于謙關進監獄卻仍不罷休,一定要置其于死地。但他絕沒有料到,現在這一情況竟然原封不動地套用在他的身上。
他已經萬念俱灰,只想去廣東當一個扶貧干部,可是石亨卻堅持認為,囚犯的身份更適合這位仁兄。于是又發動言官彈劾徐有貞,而且每天都到朱祁鎮面前去鬧,朱祁鎮被他煩得不行,加上他本人也確實討厭徐有貞,便連夜派人把正在路上的徐有貞抓了回來。
二進宮的徐有貞苦不堪言,他又一次回到了熟悉的地方--錦衣衛詔獄,並傾情出演了《監獄風云》第二部。在這里,他與那些態度"和藹"的看守們重逢了,每天住在潮濕的房間里,吃著黴變的牢飯,估計還吃了不少悶棍(錦衣衛指揮門達是石亨的人),整日以淚洗面。
可是對于石亨而言,這些還不夠,他一定要殺掉徐有貞,朱祁鎮最終也答應了他的要求,准備選個黃道吉日給徐有貞放血。
可偏偏在這個時候,京城發生的一件事情最終救了徐有貞的命。
就在膾子手在家磨刀霍霍之際,京城突然迎來了一場大雷雨,很多建築被大風破壞,石亨家也被水淹了,古人辦事都講個吉利,婚喪嫁娶都要查查黃曆,殺人也不例外,出了這麼大的天災,大家都人心惶惶,認為此時殺人不吉利,徐有貞就此撿了一條命。
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饒,本著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精神,石亨體貼地將已經五十多歲的徐有貞安排到云南參軍,發揮余熱,實現了老有所為。
這也算是個不錯的安排,如果把徐有貞發配到遼東參軍,他很有可能在那里遇到三個月前被自己安排充軍的江淵,成為他的戰友。而按照新兵老兵的排列順序,沒准徐有貞還要幫江淵洗襪子。
之後,徐有貞在那個風景如畫的旅游勝地扛了四年長矛,天順四年(1460)被放回老家蘇州,苟且偷生十余年,最後死去。
徐有貞,宣德八年(1433)進士,混跡官場十六年,毫無成就,正統十四年(1449)因為說錯一句話,被人取笑嘲弄,隱姓埋名七年,天順元年(1457)元月投機成功,飛揚跋扈,冤殺于謙。四個月後被關入監獄,免死充軍云南,最後回到故鄉,在人們的鄙視和謾罵中死去。
對于這個人,我已無話可說。


明朝那些事兒3 第三章 公道
石亨的智商
有一句話用來形容石亨是再合適不過了--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他的智商和武力似乎是成反比的,恰似三國游戲設定里的呂布,武力很高,智力很低。
他能夠奪門成功,靠的是徐有貞,能夠打倒徐有貞,靠的是曹吉祥,現在于謙沒了,徐有貞也沒有了,他終于露出了自己那原本啥也不明白的愚蠢面目。
愚蠢表現之一:
一次,石亨帶著自己手下的兩個小軍官大搖大擺地去見朱祁鎮,言談極為隨意,朱祁鎮見狀,臉色馬上就沉了下來,畢竟這里是皇帝的地方,不是菜市場,什麼阿貓阿狗的都進來成何體統?
他生氣地問道:"這兩個是什麼人?進來干什麼?"
石亨卻毫不在意地說道:"是我的心腹手下,希望皇上提拔他們。"
朱祁鎮的忍耐幾乎快到極限了,卻還是耐著性子說:"這事情不急,改日再說吧。"
石亨卻不依不饒:"請皇上今天就批准了吧。"
朱祁鎮冷冷地看了石亨一眼,最終答應了他的要求。但憤怒的種子已經深深地埋下。
愚蠢表現之二:
石亨的侄子石彪鎮守大同,有一次帶兵出去巡視,遇到一群瓦剌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砍,結果殺死對方幾十人。回來後他靈機一動,向上報成大同大捷,而石亨也以此為資本,反複吹噓。
事實上,當時的邊患已經十分嚴重,瓦剌不斷與明朝為敵,發動攻擊,朱祁鎮看到這份邊報,哭笑不得,只好順著意思給了點賞賜算是討個吉利,回頭卻找來了恭順侯吳瑾詢問相關對策。
"邊關吃緊,如何是好?"
吳瑾只說了一句話:


上篇:第141節     下篇:第14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