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43節  
   
第143節

"如果于謙還在,不會有這樣的事情!"
朱祁鎮沉默了,面對這樣的控訴,他也只能保持沉默。
偏偏石彪派的報功使者是個二百五,看著石亨吹牛,他也跟著吹,說什麼斬獲無數,俘虜無數。內閣學士岳正是個喜歡調侃的人,便問他:
"你說俘虜無數,可是人在哪里啊?"
"人數太多,沒法帶回來,都在樹林里殺掉了。"
按說這句話應該能搪塞過去,可使者沒有想到,這次岳正卻想把玩笑開到底。
他拿出了當地的地圖,笑著對使者說:
"這附近都是沙漠啊,哪來的樹林?"
石亨的拙劣表演遠不止如此,可這位老兄的腦袋似乎進了水,就是不明白他不過是個打工的,皇帝才是真正的老板。而不久之後發生的一件事情也徹底斷送了他的錦繡前程。
[529]
在這一年,朱祁鎮在自己的宮殿里會見了一個特別的客人,正是這次會見解開了一直以來纏繞朱祁鎮的一個疑團,並最終將還鄉團送上絕路。
這位特別的客人叫朱瞻墡,是朱祁鎮的叔叔,他正是當年傳言中要來京城接任皇位的人,也就是還鄉團所說的于謙准備擁立的那個人。
為了打消朱祁鎮心中的疑慮,以免有朝一日被不明不白地干掉,他特意來到京城說明情況,賓主雙方舉行了會談,會談在熱情洋溢地氣氛中舉行,雙方回顧了多年來的傳統友誼,並就共同感興趣的問題交換了意見,朱瞻墡重申了皇位是朱祁鎮不可分割的財產,表示將來會堅定不移地主張這一原則。朱祁鎮則高度評價了朱瞻墡所做的貢獻,希望雙方在各個方面有更進一步的合作。
會議結束了,朱瞻墡滿意地走了,朱祁鎮卻憤怒了。
事實最終證明了于謙的清白,石亨等人不但飛揚跋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還借自己的手殺死了于謙,這個冤大頭當得實在窩囊。
朱祁鎮立刻跑去責問石亨,石亨啞口無言,只能把責任推給徐有貞,可是這些托詞更讓朱祁鎮不滿,他不再多言,拂袖而去。
在一旁靜靜觀察的李賢這才驚奇地發現,石亨實在是還鄉團中最蠢、最差勁的一個,和徐有貞相比,他的檔次實在太低,對付這樣的人,根本不用自己動手,他遲早會自取滅亡。
話雖如此,但李賢仍然不敢輕敵,因為在石亨的背後,還有一個曹吉祥。
這個世界上最為殘酷的游戲就是政治游戲,因為在這場游戲中從來都沒有亞軍,亞軍就是失敗者,只有冠軍才能生存下去,李賢明白,在保證能夠完全擊倒對手前,他必須忍耐,接受無數次考驗,等待時機的到來。
可是朱祁鎮卻沒有這樣的耐心,有一次,他私下單獨找到李賢,問了他一個問題:
"這些人(此輩)干預政事,搞得來報告事情的人不來找我,卻先去找他們,該怎麼辦呢?"
李賢慌了,他知道,這位皇帝陛下的不滿已經到達了頂點,想發泄一下,才問出了這個問題,可是自己卻不能實話實說,因為時機還不成熟。
他想了一下,講出了一個堪稱絕妙的答案:
"陛下你自己看著辦吧。"
[530]
有人可能會納悶,這句話不是推卸責任嗎,到底妙在何處呢?
要分析這句話,必須和問題聯系起來,這句話絕就絕在一語雙關,聽起來好似是讓皇帝自己看著辦,實際上,它的意思是讓皇帝看著"自己辦",收攬大權。
這樣說話確實繞了太多彎子,有這個必要嗎?
很有必要,因為李賢的高明之處恰恰就體現在此處。
李賢比徐有貞聰明得多,他之所以這樣說話,是因為他知道,也許就在不遠的地方,有一雙耳朵正在傾聽他們的談話!他無時無刻都始終記得,自己的敵人絕不僅僅是沒有大腦的石亨,還有一個管太監的曹吉祥。
朱祁鎮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停止了問話,他已經明白了李賢的意思。對于這幾個還鄉團成員,他已厭惡到了極點。但已經發生的事情還不足以讓他最終下定決心,與還鄉團決裂,直到翔鳳樓上的那次簡短的談話。
這年冬天,朱祁鎮帶著恭順侯吳瑾和幾個大臣內監登上翔鳳樓,登高望遠,很是愜意,突然朱祁鎮指著城區中心黃金地帶的一座豪華別墅問吳瑾:
"你知道那是誰的房子嗎?"
吳瑾不但知道這是誰的房子,還知道朱祁鎮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作為李賢的同道中人,于謙的同情者,他決定趁此機會下一劑猛藥,讓那些人徹底完蛋。
"那一定是王府!"(此必王府)吳瑾斬釘截鐵地回答道。
在聽到答案的一瞬間,一絲殺意掠過朱祁鎮的臉龐,他冷笑著說道:
" 那不是王府,你猜錯了。"
他回頭冷冷地看著那些跟隨而來的大臣們,拋下了一句話,飄然而去:
"石亨居然強橫到這個地步,竟沒有人敢揭發他的奸惡!"
夠了,到此為止吧,石亨,你的末日到了!
石亨的覆滅
對于皇帝的反感,石亨並不是沒有感覺的,相應的,他也准備了自己的應對,埋伏在皇帝周圍的大臣自不必說,他特意還安插了自己的侄子石彪鎮守大同,自己則統帥京城駐軍,只要一有動靜,便可里應外合,這是個相當厲害的安排,進可攻,退可守,確實有水平。
陣勢擺好了,朱祁鎮你放馬過來吧,看你敢動我一手指頭!
石亨太天真了,事實證明,朱祁鎮確實解決了他--用一種他絕對想不到的方式
[531]
在石亨看來,朱祁鎮不過是個任他擺布的老實人,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敢如此專橫跋扈,現在他已經羽翼豐滿,自然更沒有什麼可怕的。
事實似乎確實如石亨想象的那樣,朱祁鎮那邊一點動靜也沒有,他委托自己最為信任的心腹錦衣衛指揮逯杲四處打探消息,得到的結果是宮內無事,天下太平,看來事情似乎就這麼過去了,然而就在他洋洋自得的時候,卻得知了一個令他震驚的消息。
石彪被抓了。
天順三年八月,一直默不作聲的朱祁鎮突然發飚,將鎮守大同的石彪逮捕下獄。這一舉動大大出乎了石亨的預料,讓他目瞪口呆。
石彪被抓,意味著自己的所有外援已經被切斷,單憑現在手上這些人,別說造反,搞個游行示威都不夠數,他這才意識到,眼前的這位皇帝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忠厚老實的朱祁鎮了,經過這麼多年的曆練,那個懵懂無知的年輕人已經成為久經考驗的政治老手。
但後悔也太晚了,石亨打起精神,准備迎接朱祁鎮的下一次沖擊。
可是奇怪的事情又一次發生了,自石彪入獄後,朱祁鎮又沒有了動靜,石亨搞不清楚對方到底想干什麼,便上書表示自己對侄子犯罪負有領導責任,要求罷官辭職回家種田。
朱祁鎮卻和顏悅色地告訴他,你不用擔心,你侄子的事情與你無關,放心大膽地過你的日子吧。
石亨相信了他的話,便不再堅持,放棄了辭職的打算,同時也放棄了他的最後一絲生存的希望。
真正的政治老手是不同于常人的,他們炒菜時從來不用大火爆炒,只用小火慢燉,打仗時從不中央突破,總是旁敲側擊。
從朱祁鎮決定除掉石亨的那一天開始,他已經做好了充足的准備,為了掌握石亨的第一手資料,他策反了石亨身邊的一個人,這個人正是錦衣衛指揮逯杲。
說起這位逯杲,也算是個奇人,錦衣衛出身,人送綽號"隨風倒",但凡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眼睛,反應極其之快,北京保衛戰有他,奪門之變有他,整徐有貞有他,現在對付石亨,他又毅然站在了第一線。著實讓人佩服。
于是石亨的罪證通過逯杲源源不斷地送到了朱祁鎮的手中,而石亨得到的卻只是每日平安無事的安慰。
[532]
在逯杲的幫助下,朱祁鎮料理了石彪和石亨的其他部下,逐步完成了掃清外圍的工作,現在石亨已經是孤家寡人了,可謂不堪一擊。但出乎意料的是,在這關鍵時刻,朱祁鎮卻停住了進攻的腳步,遲遲不向石亨下手。
逯杲對此十分不解,他不明白,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為什麼不干脆解決石亨呢?
但李賢卻是明白的,朱祁鎮這奇怪的舉動早在他的預料之中。
李賢十分了解朱祁鎮,這位皇上雖然曆經政治風波,但歸根到底還是個比較忠厚、念及舊情的人,他連擁立自己弟弟的于謙都不忍殺害,更何況是曾經有過奪門之功的石亨?
李賢很清楚,要想破解朱祁鎮那最後的慈悲,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揭開奪門之變的真相!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將這些還鄉團一網打盡!
于謙, 屬于你的公道,我一定會替你拿回來!
時機終于到了,他們已經走到了懸崖的邊緣,很快就將墜入萬丈深淵,永不超生。
現在,只需要輕輕的一推。
最後致命的一擊
"石亨已然如此了,可是他奪門有功,革去未免太過了吧!"
當李賢奉詔進宮議事,從朱祁鎮口中聽到這句話時,他立刻意識到,完成最後一擊的時刻來到了。
他突然故作神秘地說道:"不瞞陛下,當初也曾有人勸我參與奪門,可是我拒絕了。"
"什麼!"朱祁鎮頓時大為意外,他馬上厲聲追問,"那你為何不參加呢?"


上篇:第142節     下篇:第14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