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41節  
   
第141節

夫妻之間性格不和可以離婚,而政治家性格不和最終卻只有一個結局-你死我活
于是,壞人之間的斗爭就此開始。
[521]
你的素質太低!
徐有貞和石亨、曹吉祥的矛盾從奪門之變後不久就開始了,他們原本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關系很好,但功成名就之後,徐有貞才發現,他的這兩個同伙素質實在太低。
徐有貞入閣之後,開始操持國家大事,每日忙于辦理各種事務,畢竟他還是一個有追求的人,可石亨和曹吉祥卻截然不同,他們發達之後,只熱衷于干一件事--貪汙受賄,不但如此,他們還不斷在朝廷中安插自己的人,混亂朝綱。
比如石亨同志先後打過多次報告給朱祁鎮,要求封賞奪門有功人員,前後竟多達四千人!真是天曉得這些人都是哪里來的,估計他連那天晚上在自己家廚房做飯的老媽子(應該是有力的保障了後勤補給)也算了進去
曹吉祥也不甘人後,他的養子、侄子乃至于七姑八婆之類的八杆子打不著的親戚也都封了官,令人歎為觀止。
徐有貞每次看到這種烏煙瘴氣的情景,都會不由得羞愧有加:
當年我怎麼和這幫人搞到一起了?什麼素質啊?
自己雖然是一個陰謀家,可那二位仁兄充其量卻只能算是兩個混混,如果繼續跟他們混下去,實在太丟人。
打定了主意,徐有貞開始和曹、石二人保持距離,見面了也不打招呼,他要樹立自己的光輝形象。
石亨和曹吉祥終于發現,這位高學曆的仁兄想洗手下船,和自己決裂。
決裂就決裂吧,怕你不成!
天順元年(1457)五月,還鄉團第一次內斗正式開幕
這天,徐有貞、曹吉祥等人正在朝堂之上議事,朱祁鎮突然拿出一份奏折,當眾宣讀,內容是這樣的:曹吉祥、石亨等人貪汙受賄,專橫霸道、欺上瞞下、排除異己,應予懲戒。
曹吉祥先生當時就懵了,他手足無措,張嘴想要辯解,卻不知說什麼好。
朱祁鎮卻沒有看他,而是微笑著對徐有貞說:"禦史敢于直言,是國家的福分啊。"
徐有貞看了尷尬的曹吉祥一眼,也笑了。
這封奏折的作者是都察院禦史楊瑄,是個小人物,而根據厚黑政治學第一定律,小人物敢彈劾大領導,排除個人精神失常的因素,唯一的結論就是有人指使。
指使他的人我不說大家也能知道,就是徐有貞。
[522]
徐有貞的沒落
徐有貞沒有理會無地自容的曹吉祥,洋洋得意地走出了大殿。他有充分的理由得意,作為內閣首輔,他能夠調動文官集團的所有資源去對抗他的敵人,他有無數的打手(言官),在他看來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爭。
可是他錯了。
因為他的對手是明代曆史上唯一可以與文官集團對抗的死敵--宦官集團
話雖如此,但當時的宦官集團並沒有太大的權力,司禮監曹吉祥是很難與內閣首輔徐有貞對抗的。
為了解決徐有貞,曹吉祥整日冥思苦想,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長時間的業務(厚黑)鑽研,他終于發現了徐有貞的破綻,並由此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
不久後的一天,曹吉祥進宮見朱祁鎮,君臣二人聊天,氣氛和藹,突然曹吉祥話題一轉,貌似輕松地說起了宮內的一件事情,且談得津津有味,可他的談話對象朱祁鎮卻臉色突變,大驚失色。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一幕呢?
因為朱祁鎮十分清楚,這件事情他只告訴過一個人--徐有貞。
于是他急切地打斷曹吉祥,問他是怎麼知道的。
" 是徐有貞告訴我的。"(受之有貞)
然後曹吉祥帶著疑問的表情加了一句:
"皇上還不清楚嗎,外面的人全都知道了!"
這句話同時也宣布了徐有貞的結局:他徹底完了。
背叛和泄密是皇帝絕對無法忍受的。自此之後,朱祁鎮漸漸遠離了徐有貞,不再將他看作自己的親信。
徐有貞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他想來想去,也不明白自己到底那里得罪了皇帝,受到如此冷遇。面對著朱祁鎮那冷淡的眼神,他無從申辯也無法申辯。
曹吉祥贏了,他終于達到了自己的目標,給了徐有貞一次漂亮的回擊。徐有貞當然不會將那些隱秘的事情告訴他,那他是怎麼知道談話內容的呢?
這個詭計的秘密在于,徐有貞進宮見朱祁鎮時,交談的確實只有他們兩個人,但聽見的卻有三個人,而那個多出來的旁聽者就是太監。
這些皇帝的貼身太監受到曹吉祥的指使,將每次談話的內容告訴他,然後曹吉祥會在不經意間說出這些原本只有天地你我方知的事情,將徐有貞塑造成一個口不把門的奸臣。
曹吉祥十分得意,和石亨彈冠相慶,從此更加飛揚跋扈,這也難怪,也該輪到他了,但曹吉祥想不到的是,他並不是這次勝利唯一的得意者,還有一個人正在暗地里慶祝著自己的勝利。
[523]
隱藏者的圖謀
曹吉祥和石亨所不知道的是,五月的那次彈劾,策劃者並非只有徐有貞一個人,這次攻擊的實際組織者是另一個人--李賢。
在徐有貞看來,這個叫李賢的人是他一手提拔的,絕對忠實于他,事實上,這個人也確實極為精明強干,很能幫得上徐有貞的忙(史載:頗得其力)。所以他與李賢共同計劃了對曹、石等人的攻擊行動,並收到了一定的效果,這也讓徐有貞更加認定,李賢是一個極為可靠的人。
可是徐有貞不知道的是,這位李賢先生除了是自己的下屬和親信外,還是一個卓越的社會活動家,喜歡廣交朋友,而他的朋友中有一個人叫石亨。
早在徐有貞拉攏之前,李賢和石亨的關系已經十分融洽,石亨曾經勸說李賢參加奪門陰謀,但被李賢拒絕,後來吏部尚書王直退休,繼任尚書王翱也是個很有背景的人,根本不買石亨的帳,石亨十分不滿,便對當時任吏部侍郎的李賢私下表示,准備趕走現在這個不聽話的尚書,由他接任。
吏部是六部之首,吏部尚書被稱為天官,地位顯赫,石亨竟肯把這個位置交給李賢,可見在石亨眼里,李賢也是"自己人"。
然而出乎石亨意料之外的是,李賢竟然拒絕了,他謙恭地表示自己還沒有能力擔當此大任,還是讓原尚書留任的好。
李賢的這一舉動讓石亨大為感慨,在他看來,李賢這個人與旁人不同,非但不爭名奪利,連到手的大官都不要,實在是個難得的人才,不禁對李賢又多了幾分好感。
可是石亨絕對想不到的是,李賢之所以拒絕自己的好意,是因為他有著更深的圖謀,為了實現這一圖謀,他已經制定了一個周密的計劃,並在暗中窺視著自己的獵物,隨時准備打出那致命的一擊。
而在他的獵物名單上,有著這樣三個名字:徐有貞、石亨、曹吉祥。
徐有貞已經被皇帝疏遠了,但他對自己的處境卻並不了解,每日依然以首輔自居,不把曹吉祥和石亨放在眼里,這也使得他們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大。而上次指使禦史彈劾也讓徐有貞償到了甜頭,所以他決定再來一次。
這次他找到了禦史張鵬,並搜集了大量石亨、曹吉祥不法的證據,准備向朱祁鎮提出彈劾,和以前一樣,他還是找李賢一起商議,並具體安排行動步驟。
[524]
徐有貞的聰明終于到了頭,皇帝已經不再信任他,他卻沒有自知之明,可是奇怪的是,雖然徐有貞並不通曉其中玄機,李賢卻是知道的,可他非但不阻止徐有貞的行為,反而積極參與籌劃,這一舉動也讓徐有貞倍感親切。
因為李賢知道,他計劃的第一步即將實現,不久之後,他將把一個人的名字從他的名單上劃去。
徐有貞開始行動了,他命令張鵬向皇帝上書彈劾石亨,這個時機很好,因為石亨此刻出征在外,正好可以對曹、石兩人分別擊破,這個算盤打得確實不錯,然而他沒有料到,自己的計劃還沒有等到實施,就已經破產了。
石亨並不是笨蛋,他早已在言官中安排了自己的眼線,就在張鵬准備上書的前一天,他已經得到了消息,便連夜趕了回來,找到了曹吉祥商量對策。
曹吉祥告訴石亨,告狀的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變不了了,但只要你跟我進宮干一件事,保管你我明日太平無事。
然後他領著石亨進宮覲見了朱祁鎮,還沒等皇帝大人緩過神來,曹吉祥便向石亨使了個眼色,開始做他們預先商量好的那件事--痛哭。
看著眼前這二位鼻涕眼淚一起下來,朱祁鎮手足無措,連忙追問出了什麼事情,曹吉祥這才悲痛地說道:"禦史張鵬受人指使,想置我們二人于死地,我們沒有辦法,只有請皇上為我們做主!"
朱祁鎮聽了倒也沒有什麼大的反應,畢竟這是大臣之間的矛盾,與他沒有多大關系。所以他表現得十分平淡。
然而石亨接著說了一句話,正是這句話觸動了他,最終決定了徐有貞的結局:
"一個禦史怎麼敢這樣做(安敢爾),現在內閣專權,容不下我們啊!"
專權?
對,就是專權。
石亨的無心之語擊中了朱祁鎮的死穴,他或許是一個好人,或許是一個寬厚的人,但如果有人敢于觸動他的權力,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沒商量!


上篇:第140節     下篇:第14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