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45節  
   
第145節

可是吳瑾驚慌之後,才發現自己也是無能為力,因為他此刻孤身一人,手頭無兵。情急之下,他突然想起還有一個人也住在朝房,便立刻起身去找這個人。
此人就是十二年前北京保衛戰中那個"力戰不支,欲入城"的孫鏜
[537]
孫鏜即將成為這個夜晚的主角。
吳瑾實在應該感到慶幸,因為事實證明,在這個混亂的夜里,正是這位孫鏜起到了最為關鍵的作用,奇怪的是,孫鏜平日並不住在朝房里,可為什麼偏偏在這個夜晚,他會呆在這個地方呢?
事情就有這麼巧,原來就在一天前,朱祁鎮召見孫鏜,命令他第二天領軍西征,孫鏜收拾妥當,今夜本應該在家休息,可偏偏他身體不適,為了方便第二天出征,便睡在了朝房里。
估計這種情況幾年也難得遇見一次,可是那位偉大的天文學家湯序經過仔細研究,偏偏就挑中了這一天,找了這麼個蹩腳的家伙當同黨,曹欽的水准也著實讓人汗顏。
孫鏜從吳瑾口中得知了正在發生的一切,當即作出了決定:立刻報告朱祁鎮。
可是此刻已是深夜,皇帝也已經下班回家睡覺了,而皇宮的門直到白天上朝才能開啟,所以當兩人趕到緊閉的長安門時,他們只剩下了一種選擇——急變。
所謂急變,是明代宮廷在最為緊急的情況下使用的聯系方法,一旦有十萬火急的事情發生,必須在夜間驚動皇帝時,上奏人應立即將緊急情況寫成文書,由長安門的門縫中塞入。
而守門人則應在接到文書的第一時刻送皇帝親閱,不得有任何延誤,否則格殺勿論!
可這一次出現了意外,孫鏜和吳瑾在長安門外急得團團轉,卻始終沒有把文書投進去。
因為這二位仁兄事到臨頭,才發現他們面臨著一個十分棘手的問題。
吳瑾攤開紙筆准備寫上奏,卻遲遲不動手,只是眼巴巴地看著孫鏜,原因很簡單——他認字不多,寫不出來。
孫鏜被他盯得渾身不自在,禁不住吼道:“你看我做甚?我要是寫得出來,還用得著干武將這行?”
于是,這兩個職業文盲圍著那張白紙抓耳撓腮,上蹦下跳,卻無從下筆。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情急之下,他們也顧不得什麼文書格式,問安禮儀,便大筆一揮,寫下了中國曆史上最短的一篇奏折,只有六個大字:
曹欽反!曹欽反!
這二位也是真沒辦法了,如此看來,普及義務教育實在是一件功德無量的好事。
這封上奏立刻被送呈給了朱祁鎮,危機之中,這位皇帝表現得很鎮定,他當機立斷,下令關閉各大城門,嚴防死守,並立刻逮捕了尚在宮中的曹吉祥。
[538]
這項最為重要工作完成了,但吳瑾和孫鏜明白,真正的戰斗才剛剛開始,在這個驚心動魄的夜里,他們兩個人都將面臨生死存亡的考驗。
要知道,曹欽雖然兵力不多,但對付皇宮守軍仍綽綽有余,如果在天亮援軍尚未到來之前,謀反者已然攻破皇宮,那一切就全完了。面對著前途未卜的茫茫黑夜,吳瑾和孫鏜沒有選擇退縮,雖然他們都是孤身一人,卻毅然決定承擔起平叛的重任。
兩人決定各自去尋找援兵,平定叛亂,穩定局勢,商討完畢後,他們就此分別,並約定來日再見。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長安門前一別,他們再也未能見面
當吳瑾和孫鏜在宮外四處亂竄的時候,喝得頭暈眼花的曹欽終于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馬亮去了哪里?”
深更半夜,謀反前夕,他又能去哪里呢?一個清晰的結論立刻浮現在他的腦海里:計劃已經泄漏了。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不反也活不成了,瞬息之間,曹欽做出了決斷:
反了!不是魚死就是網破!
曹欽帶著他的雇傭軍們出發了,曹氏之亂正式拉開序幕。
然而,也正是從這一刻起,曹欽開始了他讓人難以理解,不可思議的表演。
根據原先的計劃,他們的目的地應該是皇宮,可是曹欽卻擅自改變了方向,他要先去殺一個人。
這個人就是錦衣衛指揮逯杲,他也是曹欽最為痛恨的人,逯杲原先曾經是曹欽的朋友,但後來因為還鄉團失勢,逯杲翻臉不認人,成了曹家的敵人。所以曹欽第一個就准備干掉他。
此刻,消息靈通的逯杲已經收到風聲,正准備出門跑路,卻恰好撞到趕過來的叛軍,曹欽二話不說,當頭就是一刀,砍掉了逯杲的腦袋。
與此同時,曹欽還派出另一路叛軍進攻東朝房,因為在那里有著另一個重要人物——李賢。
李賢正在朝房里睡大覺,突然聽見外面人聲鼎沸,心知不妙,准備起身逃跑,卻被一擁而入的叛軍堵了個正著。
叛軍也不跟他講客氣,揮刀就砍,李賢躲閃不及被砍傷了背部,而其他叛軍也紛紛拔出刀劍,准備把李賢砍成肉醬。
如無意外情況,李賢同志為國捐軀的名份應該是拿定了,可在這關鍵時刻,一聲大喝救了他的性命:
“住手!”
李賢想不到的是,喊出這一聲的人竟然是曹欽。
曹欽剛剛從逯杲家回來,他喝住眾人,一手拿著血刀,一手提著逯杲的人頭,走到李賢的面前,笑著說道:
“李學士(李賢是內閣學士),有勞你了,幫我一個忙吧。”
[539]
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手持人頭,身上沾滿鮮血的曹欽對眼前的獵物展開笑容,從他後來的行為看,由于原定計劃的泄漏,此時的曹欽似乎已經有些不知所措,行為失常。
李賢終于迎來了他一生中最為危險的時刻,幾年來,他曆經風雨,披荊斬棘,除掉了一個又一個的對手,卻沒有想到,這最後的敵人竟然會狗急跳牆,拼死一博。現在他已經身負刀傷,還成為了對方手中的玩偶。更要命的是,他面對著的是一個不太正常的人。
慌張是沒有用的,鎮定下來,一定有解決的辦法!
李賢恢複了他泰然自若的神情,他強忍住傷口的疼痛,歎息一聲,說道:
" 事情怎麼會到這個地步啊。"
曹欽用一種十分形象的方式回答了他的問題,他把逯杲那血淋淋的頭提到李賢的眼前,一字一句地說道:
"是這個人逼我的!"(杲激我也)
李賢強壓心中的恐懼,深吸了一口氣。
"需要我做什麼嗎?"
曹欽笑了,他突然上前一步,抓住了李賢的手: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不是我的原意,請先生幫我代寫一封解釋的奏折呈交給皇上吧。"
李賢萬沒想到,這位仁兄提出的竟然是如此的一個要求,可這位仁兄如此凶神惡煞,沒准寫完後等著自己的就是鬼頭刀,為了爭取時間,他故作為難地說道:
"我寫是可以的,但此地沒有紙筆啊。"
曹欽的臉上又一次浮現出了詭異的笑容,他指向了門外正嚇得哆嗦的一個人:
"不要緊,他有。"
那位被叛軍抓住的第二個人質,就是李賢的死黨--吏部尚書王翱。
與此同時,分頭行動的吳瑾和孫鏜正在黑夜中尋求支援,但情況卻讓他們大失所望,長安門外住著很多文武百官,此刻聽見動靜,卻沒人出頭,看來該出手時就出手在某些時候只是梁山強盜的行為准則。
吳瑾沒有辦法,只好回家找來自己的堂兄吳琮和幾個家丁,向東安門方向奔去,他深通兵法,知道曹欽今夜必反無疑,而叛軍要想抓住皇帝,控制局勢,進攻的目標必然是內城的城門,所以他准備去城門方向打探動靜。
可他這一去就沒能再回來。
而另一邊的孫鏜也是一頭霧水,他四處尋找沒有結果,情急之下,竟然摸到了太平候張瑾的家里,要求他帶領家丁幫助作戰。
[540]
張瑾是一位武將,家里養著很多的家丁,如果他能站出來,確是不錯的辦法,可孫鏜在這個時候去找這位仁兄,只能說他是暈了頭了。
因為這位張瑾就是還鄉團成員張軏的兒子!
雖然張軏在奪門後不久就死掉了,但他的兒子卻還沒有打倒自己老子的覺悟,所以對跑上門的孫鏜置之不理,孫鏜也只好無奈離去。
有人可能會注意到這樣一件奇怪的事情:孫鏜不是准備帶兵出征嗎,為什麼不去調那些兵呢?
孫鏜當然不是白癡,明明有兵還要到處跑,真正的原因在于那些兵只有等到他第二天拿到兵符,奉命出征後才能調得動!
但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了,幫手找不到,城外駐軍也指望不著,眼看就要陷入絕境,孫鏜突然靈機一動,想出了一個辦法。
此刻,李賢和王翱已經在曹欽的威逼下寫好了請罪奏折,並塞入了宮門,他們曾以為曹欽准備就此罷手,卻萬萬沒有料到此時的曹欽已經完全失去了控制。
看見那封文書被塞進了門里,曹欽長出了一口氣,似乎事情已經了解,但轉瞬之間,他改變了主意,突然厲聲喝道:
"眾軍集結,即刻攻擊長安門!"
這是一道讓後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命令,曹欽的叛亂計劃已經被揭破,相信他自己也知道,這封請罪文書糊弄不了朱祁鎮,騙不開城門,而且老兄你都請罪了,干嘛還要打呢?
無論如何,他還是動手了,可他手下的韃官雖然勇猛,卻一直無法打敗長安門的守軍,為了打破這個僵局,曹欽放火燒城門,可守軍也早有准備,他們用磚頭塞住城門,還兼具了防火功能。曹欽在門前急得轉了幾圈,反複調兵攻打,就是進不去。
無計可施之下,他決定變換進攻地點。


上篇:第144節     下篇:第146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