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54節  
   
第154節

汪直是一個聽話的人,不但老老實實地伺候朱見深,還能夠提供各種娛樂服務,這樣的人上級自然不會讓他閑太久。
于是不久之後,西廠重新開張,汪直也成為了新任廠長。
汪直又一次達到了他太監生涯的頂峰。
然而不久之後,他就犯了一個錯誤,一個他的先輩曾經犯過的錯誤。
和王振一樣,汪直也有著一個橫刀立馬的夢想。
既然是個太監,就應該踏踏實實地干好這份有前途的工作,可汪直先生偏偏要出風頭,但問題是當時邊界比較平靜,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汪直貫徹了新的邊防方針:人不犯我,我也犯人。
事實證明,汪直確實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孬種,他所謂的進攻不過是殺掉人家進貢使者,或是趁人家大人不在家的時候去騷擾一下老少婦孺。等人家來報複了,他又成了和平主義者,一溜煙地就逃了,可經過他這麼三下兩下胡搞,韃靼和遼東各部落真的被惹火了,不斷地到明朝邊界找麻煩。
朱見深納悶了,原本平安無事的邊境突然四處傳來戰報,他沒有相信汪直的鬼話,而是自己派人出去打聽,這才發現原來所有的事情都是汪直惹出來的,這下他火大了。
朱見深同志要求不高,只想老婆孩子熱炕頭,過兩天安逸日子,沒事研究一下金丹春藥之類的化學制造,可是汪直偏偏不讓他消停,他開始對汪直不滿了。
這種情緒很快被兩個人察覺到了,他們決定利用這個機會把汪直徹底打垮。這兩個人一個是李孜省,另一個人是尚銘。
他們兩個人決定拋棄以往的成見,精誠合作,尚銘尋找汪直的罪證,而李孜省則串通萬安上書告狀,雙方各司其職,准備著最後的攻擊。
成化十七年(1481),機會來了。
[574]
這一年,韃靼部落開始進攻邊境,朱見深接到消息十分不滿,立刻找汪直進見,直截了當地對他說:
“你自己惹出的麻煩,自己去解決!”
汪直大氣也不敢喘就連夜去了宣府,可當他到達那里的時候,人家已經搶完東西走了。汪直便急忙向皇帝打報告,說這邊已經完事了,我准備回去。
朱見深同志回複:
那里非常需要你,多呆幾天吧。
尚銘和李孜省敏銳地感覺到,汪直快要完了,他們立刻按照計劃發動了最後攻勢。一時之間,彈劾滿天飛,原本優秀太監,先進模范突然變成了卑鄙小人,後進典型。朱見深立刻下令,關閉西廠,將汪直貶為南京禦馬監。
出來時還風光無限的汪直灰溜溜地去了南京,沿途風餐露宿,以往笑臉相迎的地方官們此時早已不見了蹤影,汪直已經沒有別的野心,只希望能夠安心到南京做個太監。
可是我國向來都有痛打落水狗的習慣,尚銘還嫌他不夠慘,又告了一狀,這下子汪直的南京禦馬監也做不成了,只能當一個小小的奉禦,他又操起了當年剛進宮時候打掃衛生的工具,在上級太監的欺壓下,干起了雜務。
成化初年進京成為奉禦,成化十九年又被免為奉禦,十余年從默默無聞到權傾天下再到打回原型,一切如同夢幻一般。
明史沒有記載汪直這位風云人物的死亡年份,這充分說明,此人已經不值一提。
汪直的離去,最為高興的自然是尚銘了,東西監派終于可以統一了。可他沒有想到,下一個倒黴的人就輪到自己了。
要說仙派掌門李孜省也實在不夠朋友,當年彈劾汪直的時候,他就給尚銘准備了另外一份備用本,沒等過河,他已經准備拆橋了。
很快言官們就把矛頭對准了尚銘,紛紛上書彈劾他的罪行,于是尚銘掌門終于也被盟主大人廢了武功——去明孝陵掃地。
仙派和後派打倒了顯赫一時的監派,成為了武林的主宰,當然了,這兩派也不是啥好東西,江湖還是那個江湖,但就在一片黑暗之中,光明的種子開始萌芽。
說來可笑,親自播下這種子的居然是李孜省,因為正是拜他所賜,尚銘和汪直才被趕走,從而使得另一個人登上了掌門之位,這個人就是司禮監懷恩。
懷恩敏銳地抓住了時機,安排自己的親信陳准登上了東廠廠公的位置,全面掌握了監派的大權,小心地保護著光明的火種,等待著時機的到來。
[575]
堅持到底
我一直認為,好人和壞人是不能用職業以及讀書多少來概括的,飽讀詩書的大臣有很多壞人,而以文盲居多的太監里也有很多好人,鄭和自不必說,而成化年間的懷恩也是其中的優秀代表。
他本來出生于官宦之家,衣食無憂,卻飛來橫禍,父親罷官,家被抄,他自己被送進宮內,強行安排做了宦官,最缺德的是,皇帝陛下竟然還要他感激涕零,賜了個叫“懷恩”的名字。
在這樣的境遇下成長起來的懷恩,如果盡干壞事,那實在是不稀奇的,可怪就怪在,這位仁兄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好人。
在鬼哭狼嚎、妖風陣陣的成化年間,他和商輅努力支撐著大局。但懷恩要比商輅聰明得多,他早就看出了這黑暗時局的真正始作俑者不是梁芳,不是李孜省,甚至也不是萬貴妃,而是軟弱的朱見深。
因為這亂七八糟的五派都是為皇帝服務的,春派給他提供化學藥品,仙派為他求神拜佛,監派為他打探消息,後派照顧他的生活,混派拍他的馬屁。只要朱見深還活著,這出丑劇將一直演下去。
所以當商輅心灰意冷,退休回家時,懷恩依然堅持了下來,因為此時的他已經找到了破解這片黑慕的唯一方法——朱祐樘。
他曾與後宮的人們一起保守過那個秘密,也經常去看望這個可憐的孩子,在張敏說出實情的時候,他主動站了出來,為此作證,他見證了朱祐樘的成長,並且堅信這個飽經苦難的少年一定能夠成為他心目中的明君英主。
他最終沒有失望。
但此時,上天似乎認為朱祐樘受的磨難還不夠,于是,它為這個孩子安排了最後一次,也是最為致命的一次考驗。
事情是由一次談話開始的:
成化二十一年(1585) 三月
朱見深又一次來到後宮的內藏庫查看他的私房錢。由于忙于煉丹等重要工作,他已經很久沒有來過了,可當他打開庫門時,眼前的景象讓他大吃一驚。
他立刻下令:
“把梁芳叫來!”
梁芳來了,朱見深沒有說話,只是讓他自己往庫門里看。
里面空空如也。
十余年之前,這里還曾堆滿金銀財寶,一個質樸的小姑娘在這里默默地工作。如今已經是人去樓空。
朱見深指著庫房,冷冷地說道:這些都是你花的吧。
[576]
按說盟主發怒了,梁掌門就應該低頭認罪了,可這位仁兄竟然回了一句:
“這些錢我可是拿去修宮殿祠堂,給皇上祁福了。”
花了錢還不認賬,把皇帝當冤大頭!
這下盟主大人火大了,氣得滿臉通紅,可他憋了半天,卻冒出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話:
“我不管你,將來自然有人跟你算賬!”
這句話大概類似現在小學生打架時候的常用語:你等著,我回家叫人來打你!
盟主混到這個份上,也真算是窩囊到了極點。
朱見深憤憤不平地走了,可是在梁芳的耳中,這句話的意思發生了變化:
“我管不了你,將來我的兒子會來對付你!”
好吧,既然這樣,就先解決你的兒子。
梁芳明白,要想達到這個目的,必須得到一個人的幫助,于是他跑到後宮,找到了萬貴妃。
自從十年前的那次失敗之後,萬貴妃已沉默了很久,但她對朱祐樘的仇恨卻一點也沒有消散,梁芳的建議又一次點燃了她複仇的火焰。更重要的是,她殺死了朱祐樘的母親,一旦朱祐樘登基,她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不能再等了,趁這個機會徹底打倒他吧,否則將來我們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這一年,她五十五歲,他三十八歲,朱祐樘十五歲。
雖然已經年過半百,萬貴妃的枕頭風依然風力強勁,在她的反複鼓吹下,朱見深終于下定了決心。
在做出決定的前夕,朱見深作出了一個關鍵的決定,他找到了懷恩,想找他商量一下執行問題。
“我想廢掉太子,你看怎麼做才好。”
跪在地上的懷恩聽見了這句話,卻沒有說話,只是脫下了自己的帽子,向朱見深叩首。
朱見深等了很久,也沒有回音。
“為什麼不說話?”
“請陛下殺了我吧。”一個低沉的聲音這樣回複。
“為什麼?”朱見深驚訝了。
“因為陛下的這道諭令,我不會遵從。”
“你不要命了嗎?”朱見深憤怒了。
懷恩抬起頭,大聲說道:
“今日我若不為,陛下殺我,但我若為之,將來天下人皆要殺我!”
“是以雖死,亦不為。”
[577]
朱見深驚呆了,這個平日恭恭敬敬的老太監竟然來了這麼一手,他以更為凶狠的眼神盯著懷恩,卻發現毫無效果。懷恩那平靜的眼神沒有絲毫的慌亂。
朱見深突然發現,雖然他是皇帝,主宰著千萬人的生死,卻戰勝不了眼前的這個人。
一個人要是不怕死,也就沒有什麼可怕的了。
他萬般無奈之下,只好對懷恩說:
“這里不用你了,回中都守靈吧!”
所謂中都,就是老朱的老家鳳陽,當時已經比較荒涼了。
懷恩絲毫不動聲色,也沒有求饒,只是磕了個頭,謝恩之後飄然而去,只留下了無計可施的朱見深。


上篇:第153節     下篇:第155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