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60節  
   
第160節

很快,兩人先後上書勸說朱厚照,並且表示如果皇帝不采納他們的意見,他們會繼續上書直到皇帝改正為止。
朱厚照終于遇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考驗,十六歲的他畢竟沒見過二位部長這種不要命的架勢,他第一次產生了畏懼感。
然而這時耳旁一個聲音對他說:
陛下,你不需要聽命于他們,你有命令他們的權力!
朱厚照高興地接受了這個意見,他當即對二位部長表示,你們也不用再上書了,因為我現在就不讓你們干了,你們下崗了,收拾東西回家養老吧!
馬文升和劉大夏萬萬想不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不但沒嚇唬住,還被反咬了一口。辛辛苦苦干了幾十年,竟然是這樣一個結果,傷心之下,他們各自離職回家。
而發出那個聲音的人,叫做劉瑾。
劉瑾,陝西人,出生年月日不詳,這也是個正常現象,家里有識字認數記得生日的,一般不會去做太監。
這位 劉先生原本姓談,是個很堅強而且膽子很大的人,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他是自宮的。
當然了,他自宮的動機並不是因為撿到了葵花寶典之類的武功秘籍,之所以走上這條路,只是因為他想找個工作。為了求職就拿刀子割自己,這樣的人自然很堅強。
更懸的是,自宮也不一定有工作,當時想當太監的人多了去了,沒點門路你還進不去,萬一進不了宮,割掉的又長不回來,那可就虧大了。敢搞這種風險投資的人,是很有幾分膽量的。
這位預備宦官還算運氣好,一個姓劉的太監看中了他,便安排他進了宮,此後他就改姓劉了。
公正地講,劉瑾是一個很有追求的太監,他進宮之後勤奮學習,發憤用功,很快具備了初級文化水平,這在宮里已經是很難得了,于是他被選為朱厚照的侍從。
從王振到劉瑾,他們的發家之路提醒我們,無論何時何地,即使當了太監,也應該堅持學習。還是俗話說得好:知識改變命運。
[598]
當劉瑾看到不愛讀書,整日到處閑逛的朱厚照時,他意識到,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出現了。
只要能夠哄住這個愛玩的少年,讓他隨心所欲地玩樂,滿足他的需求,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當然了,劉瑾並不是唯一的聰明人,還有七個人也發現了這條飛黃騰達的捷徑。他們八人也因此被授予了一個極為威風的稱號——八虎。
朱厚照很快發現,與那些整日板著臉訓人的老頭子們相比,身邊這些百依百順的太監更讓他感到舒服。于是他給予這些人充分的信任,將宮中大權交給了他們,還允許他們參與朝政,掌握國家大權。
有了皇帝的支持,劉瑾開始擴張自己的勢力,這位劉先生實在是一個絕頂聰明的人,他充分吸取了前幾任太監的經驗教訓,將自己的手伸向了一個新的領域——文官集團。
劉先生很清楚,自己雖然得寵,歸根結底也只是個太監,要想長治久安,穩定發展,就必須拉攏幾個大臣,劉健、李東陽這些人自然不買他的帳,但他知道,要在讀書人中間找幾個軟骨頭的敗類並不困難。
經過仔細觀察,他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吏部侍郎焦芳。接觸一段時間後,雙方加深了了解,形成了共識,決定從今以後狼狽為奸,共同作惡。
焦芳,河南泌陽人,進士出身,還是個翰林,但你要是把他當成文弱書生,那可就大錯特錯了。想當年,萬安在內閣管事的時候,大學士彭華推薦晉升學士人選,漏了焦芳,這位兄台聽到消息,當即表示,我要是當不上學士,就拿刀在長安道上等彭華下班,不捅死他不算完。
彭華聽到消息,嚇得不行,把焦芳的名字加了上去,事情這才了結。
這位焦兄弟如此彪悍,在中進士之前估計也是在道上混的,被拉入伙實在是一件理所應當的事。焦芳就這樣成為了劉瑾犯罪集團的骨干成員,考慮到投靠太監畢竟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焦芳並沒有公開自己的身份,一切都在秘密中進行著。
劉瑾的行動終于引起了文官集團的警覺,馬文升和劉大夏的離去也讓他們徹底認識了即將到來的危險,必須動手了,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599]
不同的選擇
劉健是一個經驗豐富的政治家,多年在官場打滾的經驗告訴他,如果再不收拾局面,後果不堪設想,而想要除掉八虎,但靠內閣是絕對不夠的。
要獲得最後的勝利,必須發動文官集團的全部力量,發動一次足以致命的攻擊。
基于這個認識,他找到了戶部尚書韓文,布置了一個周密的計劃。
第二天,進攻開始。
這一天,朱厚照收到了一份奏折,他並不在意地翻閱了一下內容,卻立刻被嚇得膽戰心驚!
這份奏折不但像賬本一樣,列舉了他登基以來的種種不當行為,還第一次大膽地把矛頭直接對准劉瑾等人,表示再也無法容忍,必須立刻殺掉八虎,如果朱厚照不執行,他們絕不干休。
此奏折的作者就是大名鼎鼎的文壇領袖李夢陽,要說他也確實名不虛傳,寫作水平極高,引經據典,短短的幾千字就把劉瑾等人罵成了千古罪人,社會垃圾。
但是朱厚照害怕的並不是這份奏折的內容,也不是奏折的作者,類似這種東西他已經見過很多次,習以為常了,真正讓他畏懼的,是這份奏折的落款——六部九卿。
六部大家都知道了,而所謂九卿,就是六部的最高長官六位尚書,加上都察院長官最高長官、通政司最高長官和大理寺最高長官,共計九人,合稱九卿。
這一舉動通俗地說,就是政府內閣全體成員發動彈劾,威脅皇帝答應他們的條件和要求。
劉健不愧是老江湖,他一眼看穿了劉瑾等人的虛實,根本不與他們糾纏,而是發動內閣各部,直接威逼皇帝。他早已打好了算盤,雖然這位皇帝鬧騰得厲害,畢竟只是個小孩子,禁不住大人嚇唬,只要擺出拼命的架勢,他是會服從的。
劉健的想法是對的,他這一招把朱厚照徹底嚇住了,剛上台沒多久,下面的這幫人就集體鬧事了,要是不答應他們的要求,萬一再來個集體罷工,這場戲一個人怎麼唱?
他准備屈服了。
劉瑾等人得知消息,嚇得魂不附體,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劉健竟然這麼狠,一出手就要人命。八個人馬上湊在一堆開會想對策,可是由于智商有限,談了半天也沒辦法,只得抱頭痛哭。
朱厚照的環境也好不了多少,和劉健相比,他還太年輕,面對威脅,他只好派出司禮監王岳去內閣見幾位大人,以確定一個問題——你們到底要怎樣才肯罷休?”
[600]
王岳急匆匆地跑到內閣拜見三位大人,卻意外地看到了兩種不同的反應。
他小心翼翼地開始詢問幾位閣臣的意見,還沒等他問完,劉健就拍案而起,表達了他的觀點:
“沒什麼可說的,把那八個奴才抓起來殺掉就是了!”
本來就很能侃的謝遷也毫不客氣,厲聲說道:
“為國為民,只能殺了他們!”
然而剩下的李東陽卻保持了沉默,面對劉健和謝遷驚異的目光,他這才緩緩地表示,應該嚴懲違法的太監。
李東陽此時的奇怪表現並沒有引起劉健和謝遷的重視,他們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王岳的身上,等待著這位司禮監的表態。
也算劉瑾運氣不好,因為王岳最討厭的人正是他,大家要知道,太監行業的競爭是很激烈的,對這位搶飯碗的同行,王岳自然沒有什麼好感。
他對三位閣臣的意見表示完全接受,並立刻回到宮中向朱厚照轉達了內閣的意見。
朱厚照想不到內閣竟然如此不留情面,但他並不想趕走這幾個聽話的宦官,便另派一人再去內閣談判,這次他降低了自己底線:同意趕走八人,但希望能夠寬限一段時間執行。
內閣的答複很簡單——不行。
同時更正了朱厚照的說法——不是趕走,是殺掉。
朱厚照真正是無計可施了,他只能繼續派出司禮監前去內閣談判。
此時八虎已經知道了情況的嚴重性,他們驚恐萬分,竟然主動找到了內閣,表示他們願意自己離開這里前往南京,永不干涉朝政。
內閣壓根就不搭理他們。
劉瑾和其余七個人都哭了,他們是被急哭的。
這是匆忙混亂的一天,宮中的司禮監急匆匆地趕到內閣,又急匆匆地趕回宮里,朱厚照也無可奈何,八虎完全喪失了以往的威風,只是惶惶不可終日地等待著即將到來的命運的裁決。
出人意料的是,與此同時,內閣里卻發生了一場爭論。
計劃的發起人劉健眼看勝利在望,便召集內閣和各部官員開會商討下一步的對策。
劉健的急性子果然名不虛傳,會議一開始,他就拍起了桌子,恨不得吃了劉瑾等人,謝遷、韓文也十分激動,一定要殺了“八虎”。此時,一直沉默不語的李東陽終于開了口,但他說出的話卻著實讓在座的人吃了一驚。
李東陽表示,只要皇帝能夠疏遠趕走“八虎”就行了,沒有必要一定把他們殺掉,否則事情可能會起變化。
他的建議引起了劉健和許多人的不滿,與會的人眾口一詞地認為他過于軟弱,對他的建議毫不理會。


上篇:第159節     下篇:第161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