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58節  
   
第158節

徐經,江陰人,是唐寅的同科舉人,他在趕考途中與唐寅偶遇,此時的唐寅已經是偶像級的人物,徐經對他十分崇拜,當即表示願意報銷唐寅的所有路上費用,只求能夠與偶像同行。
白吃白住誰不干?唐寅答應了。
徐經這個人並不出名,他雖不是才子,卻是財子,家里有的是錢。才財不分家,這兩個人就這麼一路逍遙快活到了京城。
進京之後,兩人開始了各自的忙碌,從他們進京到開考之間的這段時間,是一個空白,而事情正是從這里開始變得撲朔迷離。
唐寅注定到哪里都是明星人物,他在萬眾矚目之下進了考場,然後帶著輕松的微笑離開。和他同樣信心十足離開考場的,還有徐經。
從考完的那一天起,唐寅就開始為最後的殿試做准備,因為考卷中的一道題目讓他相信,自己考上進士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只不過是名次前後不同罷了。
可不久之後,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傳來,唐寅落榜了!
還沒等唐寅從驚詫中反應過來,手持鐐銬的差役就來到了他的面前,把他當作犯人關進了大獄。
金榜題名的夢還沒有作醒,卻突然被一悶棍打醒成了階下囚,他想破腦袋也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唐寅所不知道的是,這次倒黴的並不只他一個人,他的同期獄友還有徐經和程敏政。他們的入獄罪名是合謀作弊。
唐寅的人生悲劇就是從這里開始的,而罪魁禍首就是考卷中的那一道題目。
[590]
在這一年的考試中,考官出了一道讓人十分費解的題目,據說當年幾乎所有的考生都沒能找到題目的出處,還有人只好交了白卷,只有兩份卷子寫出了完美的答案。
主考官程敏政當即表示,他將在這兩個考生中選出今科的會元。
這兩份卷子的作者一個是唐伯虎,另一個就是徐經。
其實事情到了這里,似乎並沒有什麼問題,答出來了說明你有本事,誰也說不了什麼,可事情壞就壞在唐伯虎的那張嘴上。
這位仁兄考完之後參加宴會,估計是喝多了,又被人捧了兩句,愛發狂言的老毛病又犯了,當時大家正在猜誰能夠奪得會元,唐伯虎意氣風發之下說出了一句話:
“諸位不要爭了,我必是今科會元!”
唐寅兄,你的好運到此為止了。
所有人都聽到了這句話,很多人沒有在意,但更多的人卻把它記在了心里。
這是一句讓唐寅追悔終身的話,因為它出現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首先這里不是吳縣,說話對象也不是他的朋友祝枝山、文征明,而是他的對手和敵人。
更為重要的是,當唐寅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此次考試的成績單還沒發下來(發榜)。
這里有必要說明一下,當年的考生們對考試名次是十分關注的,由于進士錄取率太低,即使是才華橫溢,名滿天下,也萬萬不敢說自己一定能夠考上,更何況是考第一名?
你唐寅雖有才學,也自信得過了頭吧!
所以當酒宴上的唐寅還在眉飛色舞的時候,無數沉默的人已經形成了一個共識:這個人的自信里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告黑狀從來都是讀書人的專長,很快就有人向政府反映這一情況,主考官們不敢怠慢,立刻彙報了李東陽。李東陽到底經驗豐富,當時就已估計到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馬上報告了皇帝陛下。
朱祐鏜當即下令核查試卷,事實果然如傳言那樣,唐寅確實是今科會元的不二人選。而選定唐寅的人正是程敏政。
事態嚴重了,成績單還沒有發布,你唐寅怎麼就能提前預知呢?當年那個時候,特異功能似乎還不能成為這一問題的答案。
[591]
此時這件事情已經傳得滿城風雨,整日探頭探腦的言官們也不失時機跳了出來,政治嗅覺敏銳的給事中華眿把矛頭直接指向了程敏政,認為他事先出賣了考題,因此唐伯虎和徐經兩人才能答出考題高中。
華眿這一狀告得實在太狠,本來李東陽還想拉兄弟一把,讓徐經和唐伯虎回家三年之後再考,把這件事壓下去,可是這樣一來,事情就搞成了政治陰謀、考場黑幕,只好公事公辦,把這三位仁兄一骨腦抓了進來。
經過審理,案件內部判決如下:
禮部右侍郎程敏政:合謀作弊查無實據,但其仆人確系出賣考題給徐經,失察行為成立,結論:勒令退休。
江陰舉人徐經:購買考題查實,作弊行為成立,結論:貶為小吏,不得為官。
吳縣舉人唐寅: ……,結論:貶為小吏,不得為官。
當然了,這些都是內部結論,除處罰結果外,具體情況並未向社會公開。
對了,還漏了一個:
給事中華眿:胡亂告狀,所言不實,結論:貶官。
事實的真相
情況大概就是這樣,徐經買了考題,程敏政的仆人賣了考題,程敏政負領導責任,而本著黑鍋人人有份的原則,唐寅算是連坐。
這是一起曆史上非常著名的事件,案情十分複雜,各種史料都有記載,眾說紛紜,難分真偽,但只要我們以客觀的態度仔細分析案件細節,抽絲剝繭逐步深入,就會發現這起案件實際上——比想象中更為複雜!
事實上,這起所謂的科場舞弊案曆經幾百年,不但沒弄明白,反而越來越糊塗,成了不折不扣的懸案。
此案到底複雜在哪里,我來演示一下:目前我們要尋找的答案共有兩三個:1、徐經是否買了考題作弊。2、唐寅是否參與了作弊,程敏政是否知情。
要找到答案,我們必須回到案件的起點,此案的起因就是那道難倒天下才子的題目,遺憾的是,我也沒有看到過那道題,不過這並不重要,像我這樣連三字經都背不全的廢材,即使事先知道題目估計也要交白卷。
但我們從中可以知道關鍵的一點:這是一道超級難題,天下沒有幾個人能做出來。
那麼徐經和唐寅能做出來嗎?
[592]
只要考量一下這二位仁兄的實力,就能夠得出如下結論:
唐寅是比較可能做出來的,徐經是比較不可能做出來的。
唐寅是全國知名的才子,學習成績優秀,是公認的優等生,就好比拿到了奧林匹克競賽金牌的高中生,要進北大清華不過是個時間問題。而徐經雖然是個土財主,也考中了舉人,在全國范圍內不過是個無名小卒,指望他的腦筋開竅,智商突然爆發,那是不現實的。
所以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徐經很有可能確實買了考題。
第二個問題,相信很多人都認為不是個問題,以唐寅的實力,還需要作弊嗎?
其實我也這樣認為,但分析後就會發現,具體情況並非那麼簡單。
一年前,南京主考官梁儲把唐寅的卷子交給了程敏政,之所以前面專門提到這件事情,是因為這個看似微不足道的細節卻極有可能蘊含著一種特殊的含義——潛規則。
而這種潛規則有一個特定的稱謂——約定門生。
在明代,如果要評選最令人羨慕的官職,答案並不是尚書、侍郎,而是考官。今天的考官們主要工作是不過在教室里來回巡視監考,然後拿點監考費走人,可在當時,這實在是個搶破頭的位置。
原因很簡單,所有由這位考官點中的考生都將成為他的門生。
明代的官場網絡大致由兩種關系組成,一種是同學(同年),另一種是師生(門生),官場風云變幻莫測,新陳代謝速度很快,今天還是正部級,鬼知道明天是不是就到閻王那兒報到了。要想長盛不衰,就得搞好關系。
如果你混得不好,那也不要緊,只要混到個考官,點中幾個人才,到考試結束,你就是這幾個人的座師了,這幾位考中的兄弟就得到你家拜碼頭,先說幾句廢話,談幾句天氣,最後亮底牌:從今以後,俺們就是您的人的,多多關照吧。
你也得客氣客氣,說幾句話,比如什麼同舟共濟,同吃一碗飯,同穿一套褲子等等等等,然後表明態度:今後就由老夫罩著你們,放心吧。
有一句時髦的詞可以形容這一場景——雙贏。
新官根基不穩,先要摸清楚行情,找個靠山接著往上爬,老官也要建立自己的關系網,抓幾個新人,將來就算出了事還有個指望,實在不行也能拉幾個墊背的一起上路。要知道,在官場里,養兒子是不能防老的,想要安安心心地活著退休,只能靠門生。
這就是所謂的門生體制,而這一體制有時會出現一種特例——約定門生。
[593]
這是一種比較罕見的現象,因為在科舉前,可能會出現某位名震全國的天才,大家都認為這個人將來一定能夠飛黃騰達。在這種情況下,某些考官就會私下與這位考生聯系,透露題目給他,互相約為師生,這樣無論將來是誰點中了此人的卷子,都不會影響事先已經確定的關系。
這是一種風險很大的交易,所以考官們輕易不敢冒這個險,只有當真正眾望所歸的人出現時,這筆買賣才有可能成交。
介紹完背景,再來看看關鍵問題:唐寅和程敏政之間有這種關系嗎?
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但是其中卻仍然有蛛絲馬跡可循。
首先,程敏政已經在這兩份卷子里選定了會元,而唐寅則在外面發話,說自己就是會元。更為關鍵的一點在于,當時所有的卷子都是密封的!也就是說按照規定,即使是程敏政本人,也不會知道他選中的會元到底是誰。


上篇:第157節     下篇:第159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