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61節  
   
第161節

李東陽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地歎了口氣,在他看來,這些憤怒的人們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但他已經無能為力了。
就這樣,內閣商定了最後的方針:除掉八虎,決不讓步。
[601]
但劉健很清楚,要讓這一方針得到朱厚照的批准是不容易的,為了達到目的,他決定尋求一個人的幫助——王岳。
在談判的時候,劉健就敏銳地感受到了王岳對劉瑾的敵意,這樣的細節自然逃不過閱曆豐富的劉健的眼睛。他隨即派人與王岳聯系,希望得到他的支持。
這一提議正中王岳下懷,他立刻發動其余的司禮監,對朱厚照展開游說。
整整一天的折騰已經讓朱厚照筋疲力盡,十六歲的他完全不是這些官場混跡多年老狐狸的對手,所以當王岳等人向他進言的時候,他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就這樣吧,把他們抓起來,我同意。”
朱厚照終于妥協了,王岳完成了他的使命,他派人通知劉健,今天天色已晚,明天一早就動手,徹底清除八虎。
緊張了整整一天的劉健終于輕松了,因為明天所有的問題都將得到解決,今晚可以睡個好覺了。
小學時候,老師曾經反複教導過我們這樣一句話:今天的事情要今天做完。
劉健所不知道的是,在那次會議上,除去情緒激動的多數派和猶豫的少數派外,還有著一個別有企圖,冷眼旁觀的人。這個人就是焦芳。
潛伏
劉瑾的工作終于有了效果,得到消息的焦芳連夜把內閣制定的計劃告訴了八虎。
人被逼到了絕路上,即使沒有辦法也會想出辦法的。
明天一早就會有人來抓了,而逃跑是不可能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還能跑到哪里去?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豁出去了!
劉瑾明白,現在只有一個方法可以挽救他們。于是,他和其余七人連夜進宮,去拜會他們最後的希望——朱厚照。
一見到朱厚照,八個人立刻振作提神,氣沉丹田,痛哭失聲。生死關頭,八個人都哭得十分認真敬業,朱厚照被他們搞得莫名其妙,只得讓他們先停一停,把話說完。
劉瑾這才開口說話,他把矛頭指向了王岳,說王岳與文官們勾結一氣,要置他們于死地。
劉瑾實在是一個聰明人,他沒有直接指責攻擊他們的文官,因為他十分清楚朱厚照的心理,對于這個少年而言,文官從來都不是他的朋友,他最信任的是身邊的太監,因而具有深厚根基的王岳才是他們最可怕的敵人,只要把王岳歸于文官一伙,朱厚照自然就會和他們站在一起。
[602]
朱厚照被打動了,他本來就極其討厭那些文官,只不過是迫于形勢,才屈服于他們的脅迫,聽了劉瑾的話,他才發現自己是如此的危險,連王岳也聽從文官的指揮,將來的日子怎麼過?
可我又能怎麼辦呢?
劉瑾看穿了他的心思,加上了關鍵的一句話:
“天下乃陛下所有,陛下所決,誰敢不從!”
朱厚照終于醒悟了,原來最終的解釋權一直都在他的手中,做皇帝和做太子其實並沒有任何不同之處,只要他願意,就可以一直玩下去。
他即刻下令,免除王岳等人的司禮監職務,由劉瑾接任,而東廠及宮中軍務則由八虎中的谷大用和張永統領。
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劉瑾完成了逆轉,成為了最後的勝利者。
劉瑾充分領會了時間寶貴的精神,他沒有等到第二天,而是連夜逮捕了王岳等人,把他們發往了南京。
然後他穿好了司禮監的衣服,靜靜地等待著清晨的到來。
第二天
興奮的劉健和謝遷興沖沖地趕來上朝,有了皇帝的首肯和王岳的接應,他們信心百倍,准備聽這幾個太監的終審結果。
可他們最終聽到的卻是幾份出人意料的人事調令,然後就看到了得意洋洋的司禮監劉大人。
強打精神回到家中的劉健再也支撐不住了,他立刻向朱厚照提出了辭職申請,與他一同提出辭呈的還有李東陽和謝遷。
很快,劉健和謝遷的辭職要求得到了批准,而李東陽卻被挽留了下來。
那天晚上,焦芳將會議時的一切都告訴了劉瑾,包括劉健、謝遷的決斷和李東陽的猶豫不決。
劉瑾根據這一點作出了判斷,在他看來,猶豫的李東陽是站在他這一邊的。
就這樣,弘治年間的三人內閣終于走到了終點,“斷”和“侃”離開了,“謀”留了下來。
離別的日子到了,李東陽在京城郊外為他的兩個老搭檔設宴送行,在這最後的宴會上,李東陽悲從心起,不禁痛哭起來。
可是另兩個人卻沒有他這樣的感觸。
劉健終于忍不住了,他站了起來,嚴肅地對李東陽說:
“你為什麼哭!不要哭!如果當時你態度堅決,今天就可以和我們一起走了!”
李東陽無言以對。
謝遷也站起身,用鄙夷的目光注視著李東陽,便和劉健一同離席而去,不再看他一眼。
沉默的李東陽看著兩人的背影,舉起了杯中的殘酒,灑之于地。
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有時候,屈辱地活著比悲壯地死去更需要勇氣。


明朝那些事兒3 第八章 傳奇就此開始
一號人物登場
李東陽決不是劉瑾的同情者,他之所以會猶豫,恰恰是因為他注意到了被其他大臣忽視的因素——朱厚照的性格。
焦芳的背叛只不過是個偶然因素,劉瑾之所以能夠成功,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朱厚照,這位玩主是不會殺掉自己的玩伴的,而八虎也絕對不會坐以待斃。
李東陽是一個深思熟慮的人,他思維縝密,看得比劉健和謝遷更遠,也更多,他很清楚要解決劉瑾,並沒有那麼容易。
劉瑾是一個可怕的對手,遠比想象中要可怕得多,要打倒這個強大的敵人,必須等待更好的時機。
是的,現在還不是時候。
但是其他官員們似乎不這麼想,他們為劉健、謝遷的離去痛惜不已,紛紛上書挽留,第一批上書的官員包括監察院禦史薄彥征、南京給事中戴銑等二十多人,劉瑾對這件事情的處理十分果斷——廷杖。
二十多人全部廷杖,上書一個打一個,一個都不能少!
最慘的是南京給事中戴銑,他居然被活活打死了,而為了救戴銑,又有很多人第二批上書,劉瑾對這些人一視同仁,全部處以了廷杖。
在這一批被拉出去打屁股的人中,有一個叫王守仁的小官,與同期被打的人相比,他一點也不起眼。但此次廷杖對他卻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這位三十四歲的小京官的即將踏上曆史舞台的中央,傳奇的經曆就此開始。
兵部武選司主事,六品芝麻官王守仁,他的光芒將冠絕當代,映照千古。
傳奇
1905年,日本海軍大將東鄉平八郎回到了本土,作為日本軍事史上少有的天才將領,他率領裝備處于劣勢的日本艦隊在日俄戰勝中全殲俄國太平洋艦隊和波羅的海艦隊,成為了日本家喻戶曉的人物。
由于他在戰爭中的優異表現,日本天皇任命他為海軍軍令部部長,將他召回日本,並為他舉行了慶功宴會。
在這次宴會上,面對著與會眾人的一片誇贊之聲,東鄉平八郎默不作聲,只是拿出了自己的腰牌,示與眾人,上面只有七個大字:
一生伏首拜陽明。
[604]
王守仁,字伯安,別號陽明。
成化八年(1472),王守仁出生在浙江余姚,大凡成大事者往往出身貧寒,小小年紀就要上山砍柴,下海撈魚,家里還有幾個生病的親屬,每日以淚洗面。這差不多也是慣例了。可惜王守仁先生的情況恰好完全相反。
王守仁家是遠近聞名的大地主,十分有錢,而且他還有一位非常有名的祖先——王羲之。是否屬實不知道,但以他家的條件,就算是也不奇怪。
王家的先輩們大都曾經做過官,據說先祖王綱曾經給劉伯溫當過跟班的,最高混到了四品官,後世子孫雖然差點,但也還湊合。而到了王守仁父親王華這里,事情發生了變化。
成化十七年(1481),十歲的王守仁離開了浙江,和全家一起搬到了北京,因為他家的墳頭冒了青煙,父親王華考中了這一年的狀元。
這下王家更是了不得,王華的責任感也大大增強,畢竟老子英雄兒好漢,自己已經是狀元了,兒子將來就算不能超過自己做個好漢,也不能當笨蛋。于是他請了很多老師來教王守仁讀書。
十歲的王守仁開始讀四書五經了,他領悟很快,能舉一反三,其聰明程度讓老先生們也倍感驚訝,可是不久之後,老師們就發現了不好的苗頭。
據老師們向王狀元反映,王守仁不是個好學生,不在私塾里坐著,卻喜歡舞槍弄棍,讀兵書,還喜歡問一些稀奇古怪的問題,寫一些莫名奇妙的東西,有詩為證:
山近月遠覺月小,便道此山大于月。
若人有眼大如天,當見山高月更闊。
在先生們看來,這是一首荒謬不經的打油詩,王華看過之後卻思索良久,叫來了王守仁,問了他一個問題:
“書房很悶嗎?”
王守仁點了點頭。
“跟我去關外轉轉吧。”
王華所說的關外就是居庸關,敏銳的他從這首詩中感覺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玄妙,他第一次認識到,自己的這個兒子非同尋常。書房容不下他,王華便決定帶他出關去開開眼界。
這首詩的名字是《蔽月山房》,作者王守仁,時年十二歲。這也是他第一首流傳千古的詩作。


上篇:第160節     下篇:第16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