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59節  
   
第159節

所以這個疑問最終只能指向兩個可能1、唐寅做出了那道題,並且認為別人做不出來,因而口出狂言,不幸命中。2、程敏政事先與唐寅會面,並給了他考試的題目。
這是一個二選一的選擇題,大家自己做主吧。
注:不要問我,題目雖然是我出的,但我沒有標准答案。
不管有多複雜,這件案子總結結案了,案中的兩個倒黴鬼和一個幸運兒就此各奔東西。
倒黴的是程敏政和唐寅,一個好好的考官,三品大員,被迫拿了養老金退休回家。另一個才華橫溢的天才,閉著眼睛寫也能中進士的人,得了個不得為官的處分。
而那個幸運兒就是徐經,這位仁兄雖然也背了個處分,卻實在是個走運的人。同志們要知道,今天高考考場上作弊被抓到,最嚴重的結果也就是成績作廢,回家待考。可在明代,這事可就大了去了,作弊的處罰一般是充軍,若情節嚴重,沒准還要殺頭。
事情到這里就算結了,程敏政被這個黑鍋砸得七竅冒煙,回家不久就去世了,唐寅一聲歎息之後,對前途心灰意冷,四處逛妓院,開始了他的浪子生涯。
而徐經功虧一簣,對科舉也是恨之入骨,回家就開始燒四書五經,還告誡他的子孫,所謂“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是一句屁話,還不如學點有用的好。
他的家教收到了良好效果,八十八年後,他的兒子的兒子的兒子出世,取名徐振之,此人不愛讀書,只喜歡旅游,別號徐霞客。
[594]
一番折騰下來,大明王朝少了兩個官僚,卻多了一個浪蕩才子和一個地理學家,倒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
說到這里,差點又漏了一個人,還是那位告狀的給事中華眿,他也名留青史了,後來有人根據傳說寫了一出廣為流傳的戲,此戲俗名《三笑》,又稱《唐伯虎點秋香》,由于這位仁兄當年多管閑事,編劇為了調侃他,便以他為原型創作了華太師這個經典角色,不但硬塞給他幾個傻兒子,還安排唐伯虎拐走了他府里最漂亮的丫環,也算是給伯虎兄報了仇。
這場文壇風云最終還是平息了,可已經倒黴到家的唐伯虎不會想到,他的厄運才剛剛開始,更大的麻煩還在未來的路上等待著他。
唯一的遺漏
朱祐鏜是個很實在的人。
他從小飽經憂患,好不容易才活下來,立為太子後又幾經飄搖,差點被人廢了,能熬到登基那天,實在是上天保佑,阿彌陀佛。
這個少年經曆了太多的苦難,所以他憎惡黑暗和邪惡,他不顧身體日以繼夜工作,驅逐無用的僧人和道士,遠離奸人,任用賢臣,為大明帝國獻出了自己的一切。
可是過大的工作強度也徹底拖垮了他的身體,二十多歲腦袋就禿了一大半,面孔十分蒼老,看上去活像街邊掃地的大叔,連大他好幾輪的王恕和馬文升都不如,馬文升活到了八十五歲,而王恕更是創造了紀錄,這位老大爺一直活到九十三歲才死,據說死的當天還刨了好幾碗飯,吃完打了幾個飽嗝後才自然死亡。
朱祐鏜沒有那樣的運氣,三十多歲的他已經重病纏身,奄奄一息,卻仍然一如既往地拼命干活,身體自然越來越差,但他全不在乎。
在這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背後,他似乎預感到了即將來臨的危險。為了迎接那一天的到來,必須做好充足的准備。
此時王恕已經退休回家,吏部尚書幾經變更,空了出來,朱祐鏜想讓馬文升接替,但兵部也離不開這個老頭子,一個人不能分成兩個用,無奈之下馬文升只好就任了,他推薦一個叫劉大夏的人接替了他的位置。
馬文升的眼光很准,劉大夏是一個十分稱職的國防部長,在他的統領下,大明帝國的邊界變得堅不可摧。
但事實證明,這位國防部長最大的貢獻並不是搞好了邊界的防務,而是推薦了一個十分關鍵的人。
[595]
弘治十五年(1502),兵部奏報,由于疏于管理,軍中馬匹不足,邊防軍騎兵戰斗力銳減,急需管理。
這是個大事,朱祐鏜立刻找來劉大夏,讓他拿主意。劉大夏想了一下,回複了朱祐鏜:
“我推舉一人,若此人去管,三年之內,必可見功。”
“誰?”
“楊一清”
朱祐鏜很快就在腦海中找到了對象,因為這實在是一個很有特點的人。
都察院左副都禦史楊一清,一個快到五十歲的老頭,不苟言笑,整日板著嚴肅的面孔,而且相貌出眾——比較丑。
反正是去管馬,又不是派去出使,就是他了!
于是干了二十多年文官的楊一清離開了京城,來到了陝西(養馬之地),他將在這里的瑟瑟寒風中接受新的錘煉,等待著考驗的到來。
此時的三人內閣能謀善斷,馬文升坐鎮吏部,劉大夏統管兵部,一切似乎已經無懈可擊,弘治盛世終于到達了頂點。但朱祐鏜的身體卻再也無法支撐下去了。
弘治十八年(1505)五月,告別的時刻終于到了。
年僅三十六歲的朱祐鏜走到了人生的盡頭,在這最後的時刻,面對著跪在地上哭泣的劉健、李東陽和謝遷,他回顧了自己幾乎毫無缺憾的人生,終于意識到了他此生唯一的遺漏:
“到了這個地步,我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只是有一件事放心不下。”
“太子是很聰明的,但年紀太小,喜歡玩,希望 諸位先生勸他多讀書,做一個賢明的人。”
閣臣們回應了他的擔憂:
“誓不辱命!”
看著這三個治世能臣,朱祐鏜笑著閉上了眼,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他這一輩子沒有享過什麼福,卻遭了很多罪,受過無數惡毒的傷害,卻選擇了無私的寬恕,他很少體驗皇帝的尊榮,卻承擔了皇帝的全部責任。
從黑暗和邪惡中走出來的朱祐鏜,是一個光明正直的人。
所以我給了他一個評價,是他的祖先和後輩都無法得到的最高評價:
朱祐鏜是一個好皇帝,也是一個好人。


明朝那些事兒3 第七章 斗爭,還是隱忍?
明武宗朱厚照
現在讓我們調整一下呼吸,明代三百年中最能鬧的一位兄弟終于要出場了。
據說清朝的皇子們在讀書時如果不專心,師傅就會馬上怒斥一句:
“你想學朱厚照嗎?!”
被幾百年後的人們當作反面典型的朱厚照並不冤枉,單從學習態度上講,他實在是太過差勁。
朱祐鏜這輩子什麼都忙到了,什麼都惦記到了,就是漏了他的這個寶貝兒子。朱祐鏜命不好,只生了兩個兒子,還病死了一個,唯一剩下來的就是朱厚照,自然當成命根子來看待,加上他老兄幼年不幸,便唯恐自己的兒子受苦,無論什麼事情都依著他,很少責罰,更別提打了。
這大概是世上所有父親的通病。
朱厚照就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天不怕地不怕,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也沒有人管他,這很自然,連他爹都不管,誰敢管?
無數的敗家子就是這樣煉成的。
但朱厚照並不能算是真正的敗家子,據史料記載,他的智商過人,十分聰明,也懂得是非好歹,只是這位大哥有一個終身不改的愛好——玩。
玩,怎麼好玩怎麼玩,翻過來覆過去,天翻地覆,鬼哭神嚎,也只是為了一個字——玩。
請諸位千萬記住這個前提,只有理解了這些,你才能對下面發生的事情有充分的思想准備。
朱厚照就這麼昏天黑地玩到了十五歲,突然一天宮中哭聲震天,他被告知父親就要不行了,而他朱厚照將成為下一任的皇帝。
朱厚照先生並不十分清楚這句話的含義,在他看來,這不過是加了個名譽頭銜,該怎麼活還怎麼活,沒什麼變化。
可是不久之後,麻煩就來了,內閣首輔大學士劉健再也看不下去了,便上書希望朱厚照兄不要再玩下去,要好好的做皇帝,並且他還在書中列明了朱厚照的幾條罪狀,比如不在正殿坐著,卻四處閑逛看熱鬧,擅自騎馬劃船,隨便亂吃東西等等。
這些是罪狀嗎?
應該說對于朱厚照而言,這些確實是罪狀,劉健可是有著充足的理由的:
在家呆著多好,干嘛四處亂跑,萬一被天上掉下的磚瓦砸到,那是很危險的,有個三長兩短,大明江山怎麼辦?
騎馬也不安全,摔下來怎麼辦?劃船更不用說了,那年頭還沒有救生圈,掉進水里就不好了,為了大明江山,最好就不要隨便干這些危險活動了。
東西更是不要亂吃,雖然毒大米、爛花生之類的還沒有普及,萬一吃壞肚子的話,大明江山。。。。。。
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劉健苦口婆心地說了很長時間,可朱厚照對此只有一個想法:
全是廢話!
老子當太子的時候就沒人敢管,現在做了皇帝,這個老頭子竟然還敢來多管閑事!
但這個老頭子畢竟是老爹留下來的頭號人物,是不能得罪的。
于是朱厚照搬出了一幅忠厚純樸的表情,老老實實地說道:
“我明白了,今後一定改正。”
可是天真的劉健並不知道,如果相信了朱厚照先生的話,那是連春節都要過錯的。
[597]
這之後,非但沒有看見朱厚照兄懸梁刺股,勤奮努力,反而連早朝都不上了,更不要說什麼午朝,整天連這位老兄的影子也找不著。
這下輪到人事部長馬文升和國防部長劉大夏出馬了,他們早就感覺到不對勁了,為了能夠及早限制住這位少年皇帝的行為,把他往正道上引,他們准備奮力一搏。


上篇:第158節     下篇:第16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