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62節  
   
第162節

此詩看似言辭幼稚,很有打油詩的神韻,但其中卻奧妙無窮。山和月到底哪個更大,十二歲的少年用他獨特的思考觀察方式,給出了一個似是而非的答案。
他的這種思維模式,後世有人稱之為辯證法。
[605]
在居庸關外,年少的王守仁第一次看到了遼闊的草原和大漠,領略了縱馬奔騰的豪情快意,洪武年間的偉績,永樂大帝的神武,那些曾經的風云歲月,深深地映入了他的心中。
一顆種子開始在他的心中萌芽。
王華原本只是想帶著兒子出來轉轉,踩個點而已,可王守仁接下來的舉動卻讓他大吃一驚。
不久之後的一天,王守仁一反常態,莊重地走到王華面前,嚴肅地對他爹說:
“我已經寫好了給皇上的上書,只要給我幾萬人馬,我願出關為國靖難,討平韃靼!”
據查,發言者王守仁,此時十五歲。
王華沉默了,過了很久,才如夢初醒,終于作出了反應。
他十分激動地順手拿起手邊的書(一時找不到稱手的家伙),劈頭蓋臉地向王守仁打去,一邊打還一邊說:
“讓你小子狂!讓你小子狂!”
王守仁先生第一次為國效力的夢想就這樣破滅了,但他並沒有喪氣,不久之後他就有了新的人生計劃,一個更為宏大的計劃。
王華的腸子都悔青了,他萬想不到,自己這個寶貝兒子還真是啥都敢想敢干。
也許過段時候,他就會忘記這些愚蠢的念頭。王華曾經天真地這樣想。
也許是他的祈禱發生了效果,過了不久,王守仁又來找他,這次是來認錯的。
王守仁平靜地說道:
“我上次的想法不切實際,多謝父親教誨。”
王華十分欣慰,笑著說道:
“不要緊,有志向是好的,只要你將來努力讀書,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用了,出兵打仗我就不去了,現在我已有了新的志向。”
“喔,你想干什麼?”
“做聖賢!”
這次王華沒有再沉默,他迅速做出了回複——一個響亮的耳光。
完了,完了,一世英名就要毀在這小子手里了。
王華終于和老師們達成共識,如果再不管這小子,將來全家都要敗在他的手里,經過仔細考慮,他決定給兒子談一門親事。他認為,只要這小子結了婚,有老婆管著,就不會再做什麼出格的事情了。
王華是狀元,還曾經給皇帝當過講師,位高權重,王守仁雖然喜歡鬧事,但小伙子長相還是比較帥的(我看過畫像,可以作證),所以王家要結親的消息傳出後,很多人家擠破頭來應征。
出于穩妥考慮,也是不想這小子繼續留在京城惹事,王華挑選了江西洪都(南昌)的一個官家小姐,然後叫來了剛滿十七歲的王守仁,告訴他馬上收拾行李,去江西結婚,少在自己跟前晃悠。
[606]
王華給王守仁安排這麼個包辦婚姻,無非是想圖個清靜,可他沒有料到,他的這一舉動將給自己帶來更大的麻煩。
愣頭愣腦的王守仁就這麼被趕出家門,跑到了江西洪都,萬幸,他的禮儀學得還算不錯,岳父大人對他也十分滿意。一來二去,親事訂了下來,結婚的日期也確定了。
這位岳父大人估計不常上京城,沒聽過 王守仁先生的事跡,不過不要緊,因為很快,他就會領略到自己女婿的厲害。
結婚的日子到了,官家結婚,新郎又是王狀元的兒子,自然要熱鬧隆重一點,岳父大人家里忙碌非凡,可是等大家都忙完了,准備行禮的時候,才發現少了一個關鍵的人——新郎。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結不成婚還在其次,把人弄丟了怎麼跟王華交代?
岳父大人滿頭冒汗,打發手下的所有人出去尋找,可怎麼找也找不到,全家人急得連尋死的心都有了。直到第二天早晨,他們才在城郊的一所道觀里找到了王守仁,大家都十分激動。
可是失蹤一天的王守仁卻一點都不激動,他驚訝地看著那些滿身大汗的人們,說出了他的疑問:
“找我干啥?”
原來這位兄弟結婚那天出來閑逛,看見一個道觀,便進去和道士聊天,越聊越起勁,就開始學道士打坐,這一打就是一天。直到來人提醒,他才想起昨天還有件事情沒有做。
無論如何,王守仁還是成功地結了婚,討了老婆成了家,他的逸事也由此傳遍了洪都,大家都認為他是一個怪人。
王守仁不是一個怪人,那些嘲笑他的人並不知道,這個看似怪異的少年是一個意志堅定,說到做到的人,四書五經早已讓他感到厭倦,科舉做官他也不在乎,十七歲的他就這樣為自己的人生訂下了唯一的目標——做聖賢。
有理想是好的,可是王兄弟挑的這個理想操作性實在不高,畢竟之前除若干瘋子精神病自稱實現了該理想之外,大家公認的也就那麼兩三個人,如孔某、孟某等。
王守仁自己也摸不著頭腦,所以他出沒于佛寺道院,希望從和尚道士身上尋找成為聖賢的靈感。但除了學會念經打坐之外,連聖賢的影子也沒看到。他沒有灰心喪氣,仍然不斷地追尋著聖賢之道。
終歸是會找到方法的,王守仁堅信這一點。
或許是他的誠意終于打動了上天,不久之後,它就給王守仁指出了那條唯一正確的道路。
[607]
弘治二年(1489),十八歲的王守仁離開江西,帶著他的新婚妻子回老家余姚,在旅途之中,他認識了一個書生,便結伴而行,閑聊解悶。
交談中,他提出了心中的疑問:
“怎樣才能成為聖賢呢?”
這位書生思慮良久,說出了四個字的答案:
“格物窮理。”
“何意?”
書生笑了:
“你回去看朱聖人的書,自然就知道了。”
王守仁欣喜若狂,他認為自己終于找到了答案。
聖賢之路
朱聖人就是朱熹,要說起這位仁兄,那可真算得上是地球人都知道,知名度無與倫比,連高祖朱元璋都想改家譜,給他當孫子。
可關于他的爭論也幾百年都沒消停過,罵他的人說他是敗類,捧他的人說他是聖賢,但無論如何,雙方都承認這樣一點:他是一個影響了曆史的人。
朱熹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支持者認為,他是宋明理學的標志性人物,是一個偉大的哲學家。
反對者認為,他是宋明理學的標志性人物,是禁錮思想的罪魁禍首。
其實朱熹先生遠沒有人們所說得那麼複雜,在我看來,他只是一個有追求的人,不過是他的目標有些特殊罷了。
他追求的是這個世界最為深邃的秘密。
(提示:下面的內容將敘述一些比較難以理解的哲學問題,相信按本人的講述方式,大家是能夠理解的,如有疑問,可以舉手示意,實在不行,就去翻書吧。)
自古以來,有這樣一群僧人,他們遵守戒律,不吃肉,不喝酒,整日誦經念佛,而與其他和尚不同的是,他們往往幾十年坐著不動,甚至有的鞭打折磨自己的身體,痛苦不堪卻依然故我。
有這樣一群習武者,經過多年磨練,武藝已十分高強,但他們卻更為努力地練習,堅持不輟。
有這樣一群讀書人,他們有的已經學富五車,甚至功成名就,卻依然日夜苦讀,不論寒暑。
他們並不是精神錯亂,平白無故給自己找麻煩的白癡,如此苦心苦行,只是為了尋找一樣東西。
傳說這個世界上存在著一種神奇的東西,它無影無形,卻又無處不在,輕若無物,卻又重如泰山,如果能夠獲知這樣東西,就能夠了解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的奧秘,看透所有偽裝,通曉所有知識,天下萬物皆可歸于掌握!
這並不是傳說,而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608]
這樣東西的名字叫做“道”。
所謂道,是天下所有規律的總和,是最根本的法則,只要能夠了解道,就可以明了世間所有的一切。
這實在是一個太大的誘惑,所以幾千年來,它一直吸引著無數人前仆後繼地追尋。更為重要的是,事實證明,道不但是存在的,也是可以為人所掌握的。
對于不同種類的追尋者而言,道有著不同的表現方式,對于和尚們來說,道的名字叫做“悟”,對于朱熹這類讀書人而言,它的名字叫“理”。
和尚們夢寐以求追尋的“悟”,並不是虛無縹緲的,事實上,它是一種極為玄妙的快感,遠遠勝過世間所有的歡悅和一切精神藥品,到此境界者,視萬物如無物,無憂無慮,無喜無悲,愉悅之情常駐于心。佛法謂之開悟
第一個“開悟”的中國人就是著名的“六祖”慧能,之後的德山和尚與臨濟和尚也聞名于世。
窮諸玄辨,若一毫置于太虛;竭世樞機,似一滴投于巨壑。
此即所謂佛者之道。
而關于武者的道,大致可以用這樣一個故事來說明:
按照武術中的說法,兵器是越長越好,既所謂“一寸長,一寸強”。但據說五代年間,有一位高手用劍,卻是越用越短,到後來他五六十了,劍法出神入化之時,居然不用劍了,每逢打架都是光膀子上陣,卻從未打敗過。
當我看到這個故事時,才真正開始相信一句小說中的常用語:
“手中無劍,心中有劍”。
而朱熹的道源自儒家,又叫做“理”,既不是開悟,也不是練習武術,這玩意兒是從書中讀出來的,而且還是能夠拿出去用的,一旦通理,便盡知天下萬物萬事,胸懷寬廣,寵辱不驚,無懼無畏,可修身,可齊家,可治國,可平天下!


上篇:第161節     下篇:第16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