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63節  
   
第163節

惟天下至誠,能盡其性;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能盡物之性,則可贊天下之化育;可以贊天下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參矣!
此即儒家之道。
上面大致解釋了道的意思,如果某些文言看不大懂的話,也不用去找翻譯了,概括起來,只要你懂得三點就夠了:
1、道是個稀罕玩意,是很多人一生追求的。
2、無論什麼職業什麼工種,悟道之後都是有很多好處的。
3、悟道是很難的,能夠悟道的人是很牛的。
也就這樣了,能看明白就行。
說了這麼多,還有一個關鍵問題沒有解決,既然道這麼好, 那怎樣才能悟道呢?
[609]
還是按照職業來劃分,如果你去問一個已經開悟的和尚,得到的回答會十分有趣。
對于這個問題,守初和尚的答案是:麻三斤。
丹霞禪師的答案是:把佛像燒掉取暖。
清峰和尚的答案是:火神來求火。
德山和尚的答案是:文殊和普賢是挑糞的。(罪過罪過)
他們並不是在說胡話,如果你有足夠的悟性,就能從中體會到“酒肉穿腸過,佛祖心頭坐”的真意。所謂目中無佛,心中有佛,正是佛法的最精髓之處。
而佛家悟道的唯一途徑,也正隱藏在這些看似荒謬的語言中,簡單說來就是三個字——靠自己。
他們從各種聳人聽聞的話來回答問題,只是想要告訴你,悟道這件事情,不能教也是教不會的,除了你自己之外,沒有人可以幫你。
可是高僧們的答案可操作性實在不強,一般人干不了,很難讓我們滿意,我們再來看看武者。
對于練武的人而言,這個問題的答案更加簡單,丟給你一把劍,您就慢慢練吧,至于要練多久才能到手中無劍,心中有劍的最高境界,不要問師傅,也不要問你自己,鬼才知道。
畢竟一本幾十萬字的長篇武俠小說里絕頂高手一般也就一兩個人,如果兄弟你沒有練出來,那也是很正常的,所以諸位一定要端正心態。
現在我們的期盼都寄托在儒家的朱聖人身上,希望這里有通往聖賢之路的鑰匙。
朱聖人確實不負眾望,用四個字給我們指出了一條金光大道:格物窮理。
好,現在我們終于回到了起點,和王守仁先生站在同一起跑線上了,那麼這四個字到底有什麼魔力,又是什麼意思呢?
朱聖人還是很耐心的,他告訴我們,“理”雖然很難悟到,卻普遍存在于世間萬事萬物之中,你家耕地的那頭黃牛是有理的,後院的幾口破箱子是有理的,你藏在床頭的那幾貫私房錢也是有理的。
理無處不在,而要領會它,就必須“格”。
至于到底怎麼格,那就不管你了,發呆也好,動手也好,願意怎麼格就怎麼格,朱聖人不收你學費就夠意思了,還能幫你包打天下?
那麼“格”到什麼時候能夠“格”出理呢?
[610]
問得好!關于這個問題,宋明理學的另一位偉大導師程頤給出了明確的答案:
“今日格一物,明日又格一物,豁然貫通,終知天理。”
看明白了吧,只要你不停地“格”,用心地“格”,聚精會神地“格”,加班加點地“格”,是會“豁然貫通”的。
那麼什麼時候才能“豁然貫通”呢?
不好意思,這個問題導師們沒有說過,我也不知道,但兄弟你只管放心大膽地去“格”吧,請你相信,到了“豁然貫通”的時候,你就能“豁然貫通”了。
好了,我們的哲學課到此結束,課上討論了關于佛學、禪宗、儒學、宋明理學的一些基本概念,相信這種講述方式大家能夠理解。
其實我並不願講這些東西,但如果不講,諸位就很難理解王守仁後來的種種怪異行為,也無法體會他那冠絕千古的勇氣與智慧。
聖賢之路是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它有起點,卻似乎永遠看不到終點。它神秘,詭異,又深不可測,它比名將之路更加艱辛,在這條道路上,沒有幫手,沒有導師,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成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失敗,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應該放棄。
然而十八歲的王守仁義無反顧地踏上了這條道路,他最終成功了,在十九年後的那個地方,那個夜晚,那個載入曆史的瞬間。


明朝那些事兒3 第九章 悟道
躊躇
在外面混了一年的王守仁終于帶著老婆回了北京,剛一回來,父親王華就用警惕的眼睛審視著他,唯恐他繼續干那些奇怪的事情,但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他發現自己的兒子變了,回家之後除了看書還是看書。
他十分滿意,終于放下了心頭的大石。
王華犯了一個天真的錯誤,因為王守仁讀的只是朱熹的書,他讀書的動機也一如以往——做聖賢。
不久之後,另一件怪事發生了。
王華突然發現,王守仁從書房失蹤了,他怕出事,連忙派人去找,結果發現這位怪人正呆在自家的花園里,看著一枝竹子發呆,一動不動。
他走上前去,無奈問道:
“你又想干什麼?”
王守仁壓根就沒有看他,眼睛依然死盯著那根竹子,只是揮了揮手,輕聲說道:
“不要吵,我在參悟聖人之道。”
王華氣得不行,急匆匆地走了,一邊走一邊大叫:
“我不管了,我不管了!”
王守仁依然深情地注視著那根竹子,在他的世界中,只剩下了他和這根不知名的竹子。
[611]
王華不理解王守仁的行為,但是大家應該理解,有了前面的哲學課打底,我們已經知道,王守仁先生正大踏步地前進在聖賢之路上,他在“格”自己家的竹子。
“格”竹子實在是一件很艱苦的事情,王守仁坐在竹子跟前,不顧風吹雨淋,不吃不喝,呆呆地看著這個有“理”的玩意兒。
“理”就在其中,但怎麼才能知道呢?
懷著成為聖賢的熱誠和疑惑,王守仁在竹子面前守了幾天幾夜,沒有得到“理”,卻得了感冒。
王守仁病倒了,在病中,他第一次產生了疑問:朱聖人的話是對的嗎?
這就是中國哲學史上著名的守仁格竹,但這絕不僅僅是一個故事,在故事背後,還有著一個人對未知的執著和探索。
王華受夠了自己兒子的怪異行為,他下達了最後通牒,不管你想研究什麼我都不管,但你必須考中進士,此後的事情任你去做。
王華沒辦法,畢竟他自己是狀元,如果兒子連進士都不是,也實在丟不起這個人。
王守仁考慮了一下,認為這個條件還不錯,便答應了,從此他重新撿起了四書五經,開始備考。
聰明人就是聰明人,王守仁確實繼承了王華的優良遺傳基因,他二十一歲第一次參加鄉試,就中了舉人。老爹的臉上終于露出了笑臉,打發了前來祝賀的人們之後,他高興地拍著兒子的肩膀說道:
“好小子,明年必定金榜題名!”
可是事實證明,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畢竟是靠不住的,王守仁先生常年累月干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情,臨考前惡補只能糊弄省級考官,到了中央,這一招就不靈了。
之後弘治六年(1493)和弘治九年(1496),王守仁兩次參加會試,卻都落了榜,鎩羽而歸。
父親王華十分著急,王守仁自己也很沮喪,他沒有料到,自己想當聖賢,卻連會試都考不過,心里十分難過。
換了一般人,此刻的舉動估計是在書房堆上一大堆干糧,在房梁上吊一根繩子,再備上一把利器,然後拼命讀書備考。
可是王守仁並非普通人,他經過痛苦的思索,終于有所感悟,並作出了一個決定。
為了得到父親的支持,他又一次去找父親談話。
“我確實錯了。”
[612]
聽到這句話,王華欣慰地笑了:
“以你的天分,將來必成大業,落榜之事無須掛懷,今後用功讀書就是了,下次必定中榜。”
發完了感慨的王華高興地看著自己的好兒子,按照通常邏輯,王守仁應該謝禮,然後去書房讀書,可是意外出現了。
王守仁不但沒有走,反而向父親鞠了一躬說道:
“父親大人誤會了,我想了很久,適才明白,落榜之事本來無關緊要,而我卻為之輾轉反側,憂心忡忡,為此無關緊要之事煩惱不已,實在是大錯。”
王華又一次發懵了,可是王守仁卻毫不理會,繼續說道:
“我以為,書房苦讀並無用處,學習兵法,熟習韜略才是真正的報國之道,今後我會多讀兵書,將來報效國家。”
說完這幾句話後,他才不慌不忙地行了一個禮,飄然而去。
面對著王守仁離去的背影,反應過來的王華發出了最後的怒吼:
“你要氣死老子啊!”
王守仁沒有開玩笑,在二十六歲這年,他開始學習兵法和謀略,甚至開始鍛煉武藝,學習騎射。
當然了,最終他還是給了自己老爹幾分面子,四書五經仍舊照讀,也算對父親的安慰。
就在這日複一日的學習中,王守仁逐漸掌握了軍事的奧秘和非凡的武藝,此時武裝他頭腦的,再不僅僅是四書五經,聖人之言。文武兼備的他已悄悄地超越了很多人,對于他們而言,王守仁已經變得過于強大。
就這麼過了兩年,半工半讀的王守仁迎來了他人生的第三次會試,這一年他二十八歲。
要說這位王守仁的智商真不是白給的,他這麼瞎糊弄三年,竟然還是中了榜,而且據他父親調查,原先他的卷子本來被評為第一名,可是有人走了後門(招生黑幕),一下把他擠到了二甲。


上篇:第162節     下篇:第16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