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67節  
   
第167節

我們之前提到過他,現在也該輪到這位猛人上場了,他已經在後台站了很久。
我們經常把很小就會讀書寫字,聰明機靈的小孩稱為神童,要是按照這個標准,楊廷和就是一個超級神童。
楊廷和,四川新都人,生于官宦之家,如果你翻開他的履曆表,就會發現楊廷和先生保持著一項驚人的紀錄——考試紀錄。
楊廷和小時候實在太過聰明,八歲就通讀四書五經,吟詩作對,搞得人盡皆知,當地的教育局長認為讓他去當童生、讀縣學實在是多此一舉,浪費國家紙張資源,大筆一揮直接讓他去考舉人。
中國考試史上的一個奇跡就此誕生。
[625]
成化七年(1471),楊廷和第一次參加四川省鄉試,就中了舉人,這年他十二歲。要是范進先生知道了這件事情,只怕是要去撞牆自盡的。
第二年,十三歲的楊廷和牽著他爹的手,到北京參加了會試,同期考試的人看到這一景象,倒也不怎麼奇怪,只是聊天的時候經常會問他爹:
“你考試怎麼把兒子也帶來了?”
事實證明,中國到底是藏龍臥虎,浪大水深,在四川省出了名的楊廷和到了全國就吃不開了,這次考試名落孫山。可這位楊兄實在很有性格,他不信邪,居然就不走了,就地進了國子監讀書,放話說,不考上就不回去。
楊廷和就這樣呆在北京,成為了一名北漂,但他漂得很有成就,六年後他中了進士,讀書期間還順便勾走了他的老師,國子監監丞黃明的女兒。
六年時間不但解決了工作問題,連老婆都手到擒來,真是不服都不行啊。
之後楊廷和的經曆更是讓人瞠目結舌,他二十歲被選為翰林,二十一歲翰林院畢業,三十二歲開始給皇帝講課(經筵講官)。四十三歲就成為了大學士。他升官的速度用今天的話說,簡直就是坐上了直升飛機。
到了正德二年(1507),劉健和謝遷被趕走後,他正式進入了內閣,幫整天玩得不見人影的皇帝代寫文書,當時的聖旨大都出自于他的手筆。
楊廷和不但腦筋靈活,人品也還不錯,他很看不慣劉瑾那幫人,但又不方便明講,有一次給皇帝講課時,他突然冒出來這樣一句話:
“皇上應該學習先帝,遠離小人,親近賢臣,國家才能興盛。”
朱厚照哪有心思聽課,嗯嗯兩句就過去了。
這句話從朱厚照的左耳朵進去,從右耳朵飛走了,卻掉進了劉瑾的心里。
小人不就是我,賢臣不就是你嗎?
這就是劉瑾先生的對號入座邏輯。
他勃然大怒,連夜寫好調令,把楊廷和調到南京當戶部侍郎,南京戶部哪有什麼事情做,只是整天坐著喝茶,這種調動其實就是一種發配、打擊報複。
可是楊廷和的反應卻大大出乎劉瑾的意料。
[626]
這位仁兄接到調令後,一點也不生氣,樂呵呵地收拾東西就去了南京。這下子劉瑾納悶了:這楊廷和貶了官還高興,到底盤算啥呢?
肯定有陰謀!
劉瑾又用上了當年對付王守仁那一招,派人暗中跟著楊廷和,看他到底玩什麼花樣!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更加讓人摸不著頭腦,跟蹤的人發現,楊廷和一路去南京,不但沒干啥事,連一句怨言都沒有,劉瑾聽到彙報,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就沒有再找楊廷和的麻煩。
劉瑾同志,你的道行還是太淺了點啊。
答案終于揭曉了,不久之後的一天, 朱厚照先生退朝時,突然問了劉瑾一句話:
“楊學士人呢?”
劉瑾懵了,連忙回答:
“在南京!”
朱厚照一聽就火了:
“他不是入閣了嗎?!怎麼又跑去南京了,趕緊把他給我叫回來!”
于是沒過幾天,楊廷和又回到了北京,繼續當他的內閣大臣,還是和以往一樣,啥也沒說,也就當是公費旅游了一趟。
楊廷和得意了,劉瑾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劉先生應該調查過楊廷和,可他看檔案不仔細啊,這位仁兄哪里知道,楊廷和曾經當過一個重要的官——詹事府的詹事。
大家要知道,詹事府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它的主要工作是輔導皇子讀書,當年朱厚照做太子的時候,對楊廷和的稱呼是“楊師傅”。
人家“楊師傅”根基牢固,還有皇帝撐腰,劉公公連河有多深都不知道,就敢往里趟渾水。失策,失策。
此後劉瑾對這位“楊師傅”敬而遠之,再也沒敢難為他。而經曆了這件事情後, 楊廷和與劉瑾徹底撕破了臉,他轉向了李東陽一邊,開始籌備計劃,解決劉瑾。
這個“搞不定”的楊廷和已經讓劉瑾丟了面子,可下一個“整不死”卻更為生猛,也更加厲害,劉瑾的這條老命就斷送在他的手上。
說來這位“整不死”兄也在後台等了很久了(沒辦法,演員太多),他就是之前被派去陝西養馬的楊一清。
說來讓人難以理解,養馬的楊一清怎麼會和劉瑾鬧矛盾呢,他倆前世無冤,楊一清也沒跟劉瑾借過高利貸,怎麼就鬧得不可開交呢?
這事,要怪就只能怪劉瑾,因為他太有理想和追求了。
[627]
大家知道,養馬在一般人看來不是個好工作,就連在天上這也是個下賤活,學名“弼馬溫”,連不讀書的孫猴子都不願意干。
但在明代,這卻是一個重要的職位,道理很簡單,沒有馬,難道你想騎驢去跟蒙古兵打仗?
千萬不要小看楊一清,這位兄弟的級別是很高的,他當年可是帶著都察院副都禦史(三品)的頭銜來養馬的,這位副部級干部沒准之前還干過畜牧業,因為他在這里干得很好,不久之後,朝廷決定提升他右都禦史(正二品)。
更重要的是,朝廷還給了他個前所未有的職務——三邊總制。
請各位注意,這個官實在不同尋常,可以說是超級大官,它管理的並非一個省份,而是甘肅、甯夏、延綏三個地方,連當地巡撫都要乖乖聽話,可謂位高權重。
雖然楊一清十分厲害,但畢竟他還是守邊界的,和劉瑾應該搭不上線,問題在于劉瑾這個人與以往的太監不同,他除了貪汙受賄,殘害人命外,倒也想干點事情。
可他自己又沒文化,所以為了吸引人才,他也會用一些手段去拉攏人心,比如寫奏折罵他的那個李夢陽,劉瑾恨得咬牙切齒,但是此人名氣太大,為了博一個愛才的名聲,人都關進牢里了,硬是忍著沒動手,最後還請他吃了頓飯,光榮釋放。
因為他老底太濫,這招沒能騙到多少人,卻也吸引了一個十分厲害的人前來投奔,這個人後來成為了劉瑾的軍師,也是李東陽、楊一清等人的強力敵手,他的名字叫做張彩。
在劉瑾犯罪集團中,焦芳雖然地位很高,但能力一般,最多也就算個大混混,但張彩卻不同凡響,此人工于心計,城府很深,而且飽讀詩書,學問很好,連當年雄霸一時的馬文升、劉大夏也對他推崇備至,有了他的幫助,劉瑾真正有了一個靠得住的謀士,他的犯罪集團也不斷壯大發展。
但劉瑾並不知足,他很快把目標對准了楊一清。
劉瑾希望能夠把楊一清拉過來,當自己的人,可楊一清哪里瞧得起這個太監,嚴辭拒絕了他,劉瑾十分惱火,想要整他一下,不久之後,機會到了。
[628]
當時楊一清一邊養馬,一邊干著一項重要的工程——修長城,這並不是開玩笑,今天甯夏一帶的長城就是當年他老人家修的,楊一清擔任包工頭,兼任監工。
楊一清是個靠得住的包工頭,從不偷工減料,但意想不到的是,當時天氣突變,天降大雪,幾個帶頭的建築工商量好了准備鬧事逃跑。楊一清當機立斷,平定了這件事,劉瑾卻抓住機會,狠狠告了他一狀。
這下子楊一清倒黴了,只能自動提出辭職。可是劉瑾沒有想到的是,准備走人的楊一清卻提出了一個匪夷所思的要求:
“請讓張彩接替我的職位吧。”
劉瑾郁悶了,他想破了腦袋也沒有弄明白,楊一清葫蘆里面到底賣的什麼藥,是出于公心?還是他和張彩關系非同尋常?
劉瑾對張彩產生了懷疑。
但無論如何,他還是沒有放過楊一清,一年後(正德三年),劉瑾借口楊一清貪汙軍餉,把他關進了監獄,這一次,他決心把楊一清徹底整死。
可是劉瑾並不清楚,看似單純的楊一清和楊廷和一樣,絕不是個簡單的人物,他也有著深厚的背景。
四十年前,十五歲的楊一清被地方推薦,來到京城做了著名學者黎淳的學生,在這里他遇到了一位才華橫溢的師兄,兩人惺惺相惜,相約共同發奮努力,為國盡忠。在後來的幾十年中,他們一直私下保持著緊密的聯系。
他的這位師兄就是李東陽。
所以當楊一清被關進監獄後,李東陽立刻找到了劉瑾和焦芳,希望能夠通融一下,罰點款了事,劉瑾開始還不肯,但禁不住李東陽多次懇求,加上楊一清是帶過兵的,手下有很多亡命之徒,沒准哪天上班路上自己就不明不白地被人給黑了,思前想後,劉瑾決定釋放這個人。
走出牢獄的楊一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看著前來接他的李東陽,會意地點了點頭。
“你有什麼打算?”
“先在京城呆著,看看再說吧。”


上篇:第166節     下篇:第168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