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68節  
   
第168節

“不,”李東陽突然嚴肅起來,“你必須馬上離開這里,不要回家,找個地方隱居起來。”
然後他停了下來,意味深長地看著楊一清:
“等到需要你的時候,我自然會去找你的。”
楊一清笑了,幾十年過去了,當年那兩個意氣風發的少年早已不見蹤影,但這位深謀遠慮的師兄卻似乎從未變過。
即使全天下的人都誤解了你,我也理解你的言行,明了你的用心,我知道,你一直在屈辱中等待著。
“好吧,我去鎮江隱居,時候到了,你就來找我吧。”
[629]
變數
劉瑾最近打算做幾件好事。
這並不奇怪,因為他壞事做的太多,自然就想干點好事了,一個人干一件壞事不難,但要一輩子只干壞事,真的很難很難。
更重要的是,他逐漸發現自己的名聲越來越臭,而張彩和他的一次談話也堅定了他的決心。
“劉公公,你不要再收常例了。”
所謂常例,是劉瑾的一個特殊規定,每一個進京的省級官員,彙報工作完畢後必須向他繳納上萬兩銀子,如果有沒交的,等他回家時,沒准撤職文書已經先到了。
進京彙報工作的各位高官們雖然很有錢,但幾萬銀子一時之間到哪里去弄呢,可是劉公公是不能得罪的,無奈之下,很多人只有向京城的人借高利貸,回去再用國庫的錢來還。
可是張彩直截了當地告訴劉瑾,這是一個極其愚蠢的撈錢方法。
劉瑾又懵了,用此方法,每次都可以收很多錢,而且簡單快捷,怎麼能說愚蠢呢?
看著這個不開竅的家伙,張彩氣不打一處來,他明確地指出,你收每個官員幾萬兩,似乎很多,可你要知道,這些家伙都是貪汙老手,他們不會自己出這筆錢,卻可以借機在自己的省里收幾倍的錢,當然了,都是打著你的名號,說是給你進貢,這樣劉公公你的惡劣聲名很快就會傳遍全國。
劉瑾這才恍然大悟。
“這幫混蛋,打著我的名號四處撈錢,真是豈有此理!”
劉公公的憤怒是有道理的,小貪官們借用了他這個大貪官的名譽權,卻不交使用費和專利費,應該憤怒,確實應該好好地憤怒一下。
憤怒之余的劉公公立刻下令,取消常例,並且追查地方貪汙官員。
這算是劉公公干的第一件“好事”。
不久之後,劉公公決定搞點創新,他分析了一下國家經濟狀況,意外地找到了一個漏洞,他靈機一動,決定再干一件“好事”。
也許是對這件事情太有把握,他決定直接上奏皇帝,不再如往常那樣,先聽聽張彩的意見。
于是他最終死在了這件事上。
第二天,他獨自上朝,在文武百官前向朱厚照提出了這件事情:
“陛下,應該整理軍屯了。”
一切就此開始。
所謂軍屯,是明代的一種特殊政策,通俗點說就是當兵的自己養活自己,打仗的時候當兵,沒事干的時候當農民,自己種菜種地,還時不時養幾頭豬改善伙食,剩余的糧食還能交給國家。
這個制度是當年老朱費盡心思想出來的,可到了如今,已經很難維持下去了。
[630]
因為要想讓軍屯開展下去,必須保證有土地,雖說地主惡霸不敢占軍隊的地,但軍隊里的惡霸地主(高級軍官)是不會客氣的,一百多年下來,土地越來越少,糧食也越來越少,很多士兵都填不飽肚子。
劉瑾發現了這個問題,便公開表示,要清查土地,重新劃分,增加國家糧食收入,改善士兵生活。
劉瑾這麼干,自然不是為士兵著想,無非是要搞點政績工程而已,大臣們心知肚明,鴉雀無聲。
朱厚照卻聽得連連點頭,手一揮,發了話:
“好主意,你就去辦吧!”
然而站在一邊的楊廷和准備出來講話了,經驗豐富的他已經發現了這個所謂計劃的致命漏洞。
可就在他准備站出來的時候,一只手從背後緊緊拉住了他的衣襟。
楊廷和回過頭,看到了沉默的李東陽。
他又站了回去。
散朝了,劉瑾急匆匆地趕回了家,他准備開始自己的計劃。
楊廷和卻留了下來,他還拉住了想開路的李東陽,因為他的心中有一個疑問:
“你剛才為什麼要拉住我?”
李東陽看著他,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你剛才為什麼要說話?”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明朝那些事兒3 第十一章 必殺劉瑾
禍福由命
回到家中的劉瑾見到了滿臉怒氣的張彩,聽到了他的責問:
“這件事為什麼不先商量一下?”
“這是一舉兩得的好事,辦成了足可百世流芳!還商量什麼?”
然而張彩皺起了眉頭:
“我總覺得這件事情有點問題。”
可是有什麼問題,他一時也說不出來,于是他向劉瑾提出了另一個警告:
“楊一清這個人不簡單,你要小心。”
“我已經教訓過他了,不用擔心。”
張彩看著自信的劉瑾,輕蔑地笑了:
“我與他同朝為官十余年,深知此人權謀老到,工于心計,且為人剛正,絕不可能加入我們,你教訓他又有何用?”
劉瑾憤怒了,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這種蔑視的態度。
“我已經把他削職為民,即使有心作亂,又能如何?!”
可他等到的,卻是張彩更為激烈的反應:
“楊一清此人,要麼絲毫不動,要麼就把他整死,其胸懷大志,若放任不管,必成大患!”
劉瑾終于爆發,他拍著桌子吼道:
“為何當年他要推舉你為三邊總制?!我還沒問你呢!你好自為之吧!”
張彩愣住了,他坐回了椅子,呆呆地看著劉瑾離去的背影,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禍福各安天命,就這麼著吧!
[631]
微光
正德五年(1510)四月甯夏
“真的下定決心了嗎?”
“周東如此胡來,我們已經沒有活路了,絕不能束手待斃,就這樣吧!”
“那就好,何指揮,現在動手吧!”
正德五年(1510)五月 鎮江
土財主楊一清正在大堂看書,屋外斜陽夕照,微風習習,這種清閑的日子他已經過了一年,但所有的平靜都將在今天被打破。
屋外突然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楊一清立刻抬起頭,緊張地向外望去。
他看見了一個急匆匆走進來的人,而此人身上穿著的飛魚服也已告知了他的身份——錦衣衛。
在那年頭,錦衣衛上門,基本都沒有什麼好事,楊一清立刻站了起來,腦海中快速地思考著應對的方法。
可這位錦衣衛看來是見過世面的,他沒有給楊一清思考的時間,也不廢話,直接走到楊一清的面前,嚴厲地高喊一聲:
“上諭,楊一清聽旨!”
楊一清慌忙跪倒,等待著判決的到來。
“欽命!楊一清,起複三邊總制!”
魂都走了一半的楊一清終于定了神,腦袋是保住了,還成了二品大員。
而宣旨的錦衣衛此刻已經變了一幅嘴臉,滿面春風地向楊一清鞠躬:
“楊大人,恭喜官複原職,如有不敬,請多包涵。”
要知道,干特務工作,專橫跋扈的錦衣衛有時也是很講禮貌的,至少在高級別的領導面前總是如此。
楊一清拍拍身上的塵土,他已經意識到了這一任命隱含的意義。
李東陽,我們約定的時刻終于來到了。
他轉進內室,准備收拾行裝。
可是笑臉相迎的錦衣衛卻突然站了出來,攔住了他的去路。
“楊大人,就不用收拾行李了,即刻出發吧,軍情十分緊急!”
楊一清呆住了:
“軍情!?”
“是的,楊大人,安化王叛亂了。”
安化王朱寘鐇,外系藩王,世代鎮守甯夏,這個人其實並不起眼,因為他祖宗的運氣不好,當年只攤到了這麼一片地方,要錢沒錢,要物沒物,連水都少得可憐,樹挪死,人挪活,呆在這鬼地方,天天吃沙子,他早就想換塊地方,可誰也不肯跟他換,他也想到北京去,但朱厚照先生雖然愛玩,卻還不傻,虧本的買賣是不做的。
[632]
急于改變命運的朱寘鐇不能選擇讀書,只能選擇造反,可他的實力太差,造反就是自尋死路。關鍵時刻一個人幫了他的忙,給他送來了生力軍,這個人就是劉瑾。
劉瑾又犯了老毛病,由于文化水平低,他總是把問題想得太簡單,整理軍屯雖然看上去簡單,實際上卻根本實行不了。要知道,那些占據土地的可不是一般土財主,他們都是手上有兵有槍的軍事地主。
這種人我們現在稱之為軍閥,接到指令的地方官只有幾個打板子的衙役,又沒有武松那樣的厲害都頭,除非是喝多了神志不清,否則誰也不敢去摸這個老虎屁股。
地是收不回來了,但是按照規定整頓土地後,應該多收上來的糧食卻是一顆也不能少。百般無奈之下,官員們只好揀軟柿子捏。
軍閥欺負我們,我們就欺負小兵。就這樣,那莫名其妙多出來的公糧壓在了苦大兵的身上。
而大理寺的周東就是欺負士兵的官員中,最為狠毒的一個,他不但責罵士兵,還打士兵們的老婆。
這就太過分了,甯夏駐軍高級軍官何錦義憤填膺,准備反抗,正好朱寘鐇也有此意,兩人一拍即合,發動了叛亂。
由于這件事情是劉瑾挑起來的,加上劉瑾本身名聲也不好,他們便順水推舟,充分使用資源,定下了自己的造反理由——殺死劉瑾,為民除害(這個口號倒沒錯)。


上篇:第167節     下篇:第169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