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69節  
   
第169節

事情出來後,劉瑾急得不行,畢竟事情是他鬧出來的,責任很大,人家還指明要他的腦袋,他立刻派人封鎖消息,並找來李東陽、楊廷和商量。
李東陽和楊廷和先對事情的發生表示了同情和哀悼,然後明確告訴劉瑾,要想平定甯夏叛亂,只要一個人出馬就可以了。
不用說,這個人只能是楊一清。
“那就是他了,快派人去叫他即刻上任!”關鍵時刻,啥恩怨也顧不上了。
楊一清就此結束了閉關修煉,重新出山。
按照明代規定,但凡軍隊出征必須有一個監軍,而這次擔任監軍的人叫做張永。
張永成為了楊一清的監軍,對此,我一直有個疑問——這個天才的主意到底是誰提出來的?為此我還專門在史料中找過,可惜一直未能如願。
劉瑾正是在這對黃金搭檔的幫助下一步步走向了黃泉路。
[633]
張永,保定人,原先是“八虎”之一,此人脾氣暴躁,而且專橫跋扈,有時候比劉瑾還要囂張。
但張永還是比較有良心的,他覺得劉瑾干的事情太過分了,經常會提出反對意見。
對于這種非我族類,劉瑾自然是不會放過的,他決定安排張永去南京養老。可惜這事干得不利落,被張永知道了,
下面發生的事情就很能體現他的性格了,
張永先生二話不說,做了會熱身運動就進了宮,直接找到朱厚照,表達了他的觀點:劉瑾這個人不地道,想要坑我,大哥你看著辦吧。
朱厚照一聽這話,便拿出了黑社會老大的氣勢,叫劉瑾馬上進宮和張永談判,劉瑾得到消息,連忙趕到,也不管旁邊的張永,開始為自己辯解。
劉瑾說得唾沫橫飛,朱厚照聽得聚精會神,但他們都沒發現,張永兄正在卷袖子。
當劉瑾剛說到情緒激動的時候,突然一記拳頭落在了他的臉上,耳邊還傳來幾句真人配音——“打不死你!”
要知道,張永兄沒有讀過多少書,自然也不喜歡讀書人的解決方法,他索性拿出了當混混時的處世哲學——打。
他脾氣不好,也不管朱厚照在不在場,掄起來就打,打起來就不停,可要說劉瑾也不愧是在道上混過的,反應十分快,挨了一下後,連忙護住了要害部位,開始反擊。
朱厚照雖然喜歡玩,可看見這兩位兄台竟然在自己的地盤開打,也實在是不給面子,立馬大喝一聲:住手!
老大的話還是要聽的,兩位怒發沖冠的小弟停了手,卻握緊了拳頭,怒視著對方。
朱厚照看到兩個手下矛盾太深,便叫來了“八虎”中的谷大用,擺了一桌酒席,讓兩個人同時參加,算是往事一筆勾銷(這一幕在黑社會電影中經常出現)。
兩人迫于無奈,吃了一頓不得以的飯,說了一些不得以的話,什麼你好我好大家好,叫幾聲哥哥,流幾滴眼淚,然後緊握拳頭告別,明槍暗箭,濤聲依舊。
沒辦法,感情破裂了。
懷著刻骨的仇恨,張永踏上了前往甯夏的道路。
在那里,他將找到一個同路人,一個為自己報仇雪恨的幫手。
[634]
試探
楊一清並不喜歡張永。
他知道這個人也是八虎之一,是劉瑾的同黨。所以他先期出發,日夜兼程,只是不想和這位仁兄打交道。
可是當他趕到甯夏的時候,卻驚奇地發現,叛亂竟然已經被平定了!
原來他的老部下仇鉞聽到消息,第一時間帶兵打了過去,朱寘鐇也真是太差,完全不是對手,一下子就全軍覆沒了。
楊一清沒事做了,他找了個地方安頓下來,等待著張永的到來,他知道自己遲早要面對這個人的。
不久之後,張永的先鋒軍進了城,但張永還在路上,楊一清實在閑得無聊,只好上街散步,然而就在他閑逛的時候,卻發現了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
他看見張永的部隊分成數股,正在城內四處貼告示,而告示的內容竟然是頒布軍令,嚴禁搶劫。很明顯,士兵們也確實遵守了這個規定。
這件事情十分的有趣。
這是楊一清的第一個感覺,這個臭名昭著的太監為什麼要發安民告示,嚴肅軍紀呢?他開始對張永產生了好奇。
應該見一見這個太監。
很快,他就如願見到了張永,出人意料的是,張永完全沒有架子,對他也十分客氣,楊一清十分吃驚,隨即有了這樣一個念頭:此人是可以爭取的。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他收回了這個念頭。
很快,他們談到了這次叛亂,此時,張永突然拍案而起,聲色俱厲地大聲說道:
“這都是劉瑾這個混蛋搞出來的,國家就壞在他的手里!”
然後他轉過了頭,目不轉睛地看著楊一清。
話說到這份上,老兄你也表個態吧。
然而楊一清沒有表態,他只是不慌不忙地拿起了茶杯,低頭不語,獨自喝起茶來。
初次會面,就發此狂言,此人不可輕信。
張永沒有等到回應,失望地走了,但臨走時仍向楊一清行禮告別。
看著張永消失在門外,楊一清立刻收起了微笑的送別面孔,收緊了眉頭,他意識到,眼前似乎已經出現了一個機會,或是陷阱。
正當楊一清遲疑不定的時候,他的隨從告訴了他一條看似不起眼的新聞。
原來張永進城時,給他的左右隨從發了一百兩銀子,這筆錢每人都可以拿,只是有一個條件——不允許以任何名義再拿老百姓一分錢。
這件被隨從們引為笑談的事情,卻真正觸動了楊一清,他開始認識到,張永可能確實是一個可以信任的好人。
而不久之後發生的事情,讓他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635]
張永又來拜訪楊一清了,這次他不是空手來的,手里還拿著幾張告示。
他一點也不客氣,怒氣沖沖地把告示往桌上狠狠地一甩,徑自坐了下來。
“你看看吧!”
從張永進來到坐下,楊一清一直端坐著紋絲不動,幾十年的閱曆讓他變得深沉穩重。
他瞥了一眼告示,便放下了:
“這是朱寘鐇的反叛文書,我早已經看過了。”
然而楊一清的平淡口氣激起了張永的不滿:
“他之所以反叛,只是因為劉瑾,上面列舉的劉瑾罪狀,句句是實!你也十分清楚,劉瑾此人,實在是罪惡滔天!”
楊一清終于站了起來,他慢慢地踱到張永的面前,突然冷笑一聲:
“那麼張公公,你又能如何呢?”
張永愣住了,他轉念一想,有了主意:
“朱寘鐇的告示就是證據,只要拿回去向皇上告狀,說明他造反的原因,劉瑾罪責必定難逃!”
楊一清又笑了,他語重心長地說道:
“張公公,你還是想清楚的好。”
“楊先生,難道你以為我會怕他嗎?”
楊一清看著憤怒的張永,頓住了笑容,他把手指向地圖上京城的方向,做了一個動作。
他畫出了一條直線,在甯夏和北京之間。
張永明白了,他在甯夏,劉瑾在北京,他離皇帝很遠,劉瑾離皇帝很近,他是告不倒劉瑾的。
他抬頭看著楊一清,會意地點點頭。
這是一次不成功的會談,張永又一次失意而去。
但是張永不知道,自己的舉動已經在楊一清的心中播下了火種,他已下定了決心。
殺機
楊一清已經連續幾晚睡不好覺了。
他一直在苦苦思考著對策,現在的局勢十分明了,張永確實對劉瑾不滿,而朱寘鐇的告示無疑也是一個極好的契機,但問題在于,張永不一定會聽自己的話,去和劉瑾玩命,更重要的是,即使張永答應了,怎樣才能說服皇帝,除掉劉瑾呢?
事到如今,只有用最後一招了。
正德五年(1510)七月甯夏
楊一清將所有的犯人交給了張永,並親自押送出境,他將在省界為張永餞行,並就此分手,返回駐地。
最後的宴會將在晚上舉行,最後的機會也將在此時出現。
楊一清發出了邀請,張永欣然赴宴,經過兩個多月的接觸,他們已經成為了朋友。
雙方按照常例,喝酒聊天,一直鬧到很晚,此時,楊一清突然做了個手勢,讓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636]
張永看見了這個手勢,卻裝作不知道,他已經預感到,楊一清要和他說一些極為重要的話。看似若無其事的外表下,他的手已經緊緊地握住了衣襟。
楊一清十分緊張,經過兩個多月的試探和交往,事情到了這一步,雖然很多事還沒有計劃完備,但機不可失,今晚已是最後的機會。
攤牌的時候到了,亮牌吧!
“張公公,我有話要跟你說。”
慢慢來,暫時不要急。
“這次多虧了您的幫助,叛亂才能平定,如今外部藩王作亂已經平息,可是朝廷的內賊才是社稷江山的大患啊。”
張永渾身一震,他很清楚這個“大患”是誰,只是他沒有想到,眼前這位沉默了兩個月的人,竟然會在這個時候提出此事,看來還是知識分子厲害,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要人命。
看來是要動真格的了,但還不能大意,要干,也要讓他說出口!
“ 楊先生,你說的是誰?”
好樣的,不愧是“八虎”,真是精明到了極點,但事到如今,已經沒辦法回頭了,小心,千萬小心,不能讓他抓住把柄。
楊一清用手指沾了酒水,攤開自己的手掌,一筆一劃地寫下了一個字——“瑾”。
既然已經圖窮匕見了,索性就攤開講吧!
“楊先生,這個人可是皇上身邊的紅人,他的同黨遍布朝野,不容易對付吧。”
看著疑惑的張永,楊一清自信地笑了:


上篇:第168節     下篇:第17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