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72節  
   
第172節

可當他來到朱厚照的面前,看見這位小祖宗漫不經心地點頭時,他徹底崩潰了。
這算是哪門子事兒啊!孕婦進宮,要是真生下個孩子來,那可怎麼辦?算誰的?想想這位大爺一向干事情沒譜,他自己又不喜歡後宮那些有名分的女人,現在也沒有孩子,萬一心血來潮,把這個孩子收歸己有,沒准兒到時候大明王朝就會由這個來曆不明的孩子來繼承!這怎麼得了!
楊廷和越想越怕,只得吩咐手下人日夜盯緊這位小祖宗,生怕他干出更加過分的事情。
還好,在女人方面,這位大爺也就到此為止了,但楊廷和沒高興多久,因為精力充沛的朱厚照真的干出了一件驚世駭俗的事情。
根據水滸傳的記載,在古代,要想一舉成名,有條最快的捷徑——上山打老虎。成功人士如武松、李逵等都是光榮的好榜樣,而朱厚照先生雖然已很有名,倒卻也想過一把打老虎的癮。
有一天,他專門叫人弄來了一只老虎,本想自己制服它,想了想又沒膽子干,于是他朝錢甯揮了揮手,讓他代勞一下。
錢甯快瘋了。
他雖然一直帶著朱厚照玩,可也沒想到他真的玩得那麼過分,連老虎都玩!
要知道,老弟我混碗飯吃也不容易,拍馬屁陪著玩,那也是為了討生活,現在竟然要豁出性命去逗老虎!不干!打死也不干!
他搖了搖頭。
朱厚照看見了,他又向錢甯揮手,錢甯接著搖頭。
錢甯不夠意思,老虎卻很夠意思,它對朱厚照的揮手作出了友好的反應——猛撲過來。
朱厚照也立刻作出了反應——逃跑,但他自然是跑不過老虎的,在這關鍵時刻,一個武官站了出來,擋住了老虎,眾人這才上前,控制住了老虎。
這要放在一般人身上,估計嚇得不輕,可站在一邊的朱厚照卻毫不慌張,笑著說了這樣一句話:
“我自己就夠了,不用你們。”
這次楊廷和沒有作出過激的反應,因為他再也承受不住更多的刺激。
[645]
這就是 朱厚照先生的私生活,從以上種種表現來看,似乎可以給他定上一個荒淫無恥的帽子,但我們不得不說,這種結論未必是正確的。
如果仔細分析這位先生的舉動,就能發現,在他的種種反常行為背後似乎隱藏著一種獨特的動機。
這種動機的名字叫反叛。
朱厚照不是一個適合做皇帝的人,因為皇帝這份工作,是個苦差事,要想干好,必須日以繼夜的干活,必須學會對付大臣、太監和自己身邊的親人,要守太多的規矩,有太多的事情不能做,
朱厚照做不到,因為他只是一個任性的孩子。
他就如同現在所謂的反叛一代,你越讓他干什麼,他越不干,他不殘暴,不殺戮,做出種種怪異的行為,其實只是想表達一個願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可是一個合格的皇帝是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
所以朱厚照不是一個合格的皇帝,他也不可能成為一個好皇帝。
這才是那種種曆史怪狀背後的真相,朱厚照,不過是一個投錯了胎,找錯了工作的可憐人。
朱厚照窮盡自己一的生去爭,想要的無非是四個字——自由自在。
他一直在努力
夜奔
正德十二年(1517) 八月甲辰 夜
朱厚照努力控制住自己顫抖的雙手,他很少這麼緊張,因為很快,他將要做一件極為冒險刺激的事情,人們都將被他蒙在鼓里,包括那些不開竅的老頭子。
一個武官來到他的身邊,提醒他准備出發,這個陪同者的名字叫做江彬,他就是當年那個為朱厚照擋住老虎的人。今晚的這件事情,正是他提議的。
在夜幕中,朱厚照縱馬飛奔,沖出德勝門。
一場偉大的冒險即將開始,再也無人能夠阻攔我!
朱厚照對老頭子們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這些古板的人總是阻攔他的行動,也不讓他自由活動,然而他也明白,治理國家不能離開這些人,所以他一直在妥協與反叛之間搖擺。
但他之所以下定決心,要私自跑出來,卻與一個人的離去有著莫大的關系。這個人就是楊廷和。
正德九年(1514),楊廷和的父親去世了,他是個孝子,所以請求回家守孝。但出人意料的是,朱厚照竟然不放他走。
[646]
朱厚照和楊廷和一直以來都保持著奇特的關系,他很反感楊廷和,因為他經常會管著自己,但他更尊重楊廷和,兩人有著深厚的感情,因為楊廷和不但是他的老師,還是一個得力的助手,每當他不知道如何辦理國家大事的時候,都會哀歎:
“如果 楊先生在就沒有問題了。”
但楊廷和實在是一個孝子,他堅持一定要回家守孝三年,朱厚照不得以同意了。
楊廷和的離去讓朱厚照失去了最後一個束縛,之後的日子他經常換上老百姓的衣服,到京城附近閑逛,隨著活動范圍的擴大,他的膽子也越來越大。
終于,在這個夜晚,他決定去一個極其危險的地方,以證明他的勇氣。
他選擇的目的地是關外。
第二天一早,內閣大臣梁儲、蔣冕准備進宮見朱厚照,被告知皇帝今日不辦公,但很快他們就得到了宮中的可靠消息:皇帝昨天晚上已經跑了!
跑了?!
梁儲的腦筋徹底亂了,他呆呆地看著蔣冕,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皇帝也會跑?跑到哪里去?去干什麼?
片刻之後,他終于反應過來,猛拍了同樣呆住的蔣冕,大喊一聲:
“愣著干什麼!快吩咐備馬,我們馬上去追!”
祖宗!你可千萬別出事,有啥意外,剮了我也承擔不起啊!
這兩個老頭子急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叫上幾個隨從,快馬加鞭去追朱厚照。
那邊急得要死,這邊朱厚照卻是心情愉快,一路高歌,他終于感受到了真正的自由。很快,他們到達了北京郊區的昌平,在這里,朱厚照停了下來,發布了一道命令。
他的這道命令是發給居庸關巡守禦史張欽的,意思只有一個:開關放我出去。
可這位張欽實在不是個普通人,他接到命令後,不予回複,卻找到了守關大將孫璽,問他對這道命令的看法。
孫璽同樣無可奈何
“既然皇上發話,那就開門讓他出去吧。”
張欽聽後沉默不語,孫璽松了口氣,正准備去照辦時,卻聽到了一聲響亮的喝斥:
“絕對不行!”
此時的張欽突然換了一幅凶狠的面孔,抓住了孫璽的衣襟:
“老兄你還不明白嗎,我倆的性命就快保不住了!如果不開關,就是抗命,要殺頭,開了關,萬一碰上蒙古兵,再搞出個土木之變,我和你要被千刀萬剮!”
孫璽的汗立馬就下來了。
“那你說該怎辦啊?”
張欽堅定地答複道:
“絕不開關!死就死,死而不朽!”
事到如今,就照你說的辦吧。
[647]
在昌平的朱厚照等到花兒也謝了,沒有等到開關的答複,他派人去找孫璽,孫璽裝糊塗,回複說禦史(張欽)在這里,我不敢走開。他無可奈何,去找張欽,張欽就當不知道,什麼答複也不給他。
朱厚照沒辦法了,只能叫鎮守太監劉嵩,劉嵩倒是很聽話,趁人不備就抽了個空子想偷偷去接,他順利到了關口無人阻攔,正暗自慶幸,卻看見門口坐著個人,手里還拿著一把亮閃閃的劍。
張欽兄,你還沒休息啊?
張欽笑了,他揚了揚手里的劍,只說了一句話:
“回去!出關者格殺勿論!”
朱厚照百般無奈,又派出了一個使者,以他的名義向張欽傳達旨意:皇帝下令,立即開關放行!
張欽也很直接,他拔出了劍,指著使者大吼:
“這是假的(此詐也)!”
聽到使者的哭訴,朱厚照也只有苦笑著歎氣了,他不過是喜歡玩,不要人管,可守門的這位仁兄卻真是不要命。
正在此時,上氣不接下氣的梁儲和蔣冕終于趕到了,上下打量一下朱厚照,看看這位仁兄身上沒有少啥部件,這才放了心。于是又是下跪,又是磕頭,說我們兩個老家伙再也折騰不起了,大哥您就跟我們回去吧。
前有圍堵,後有追兵,朱厚照感覺不好玩了,他悶悶不樂的答應了。
所有的人都徹底解脫了,守關的回去守關,辦公的回去辦公,玩的回去接著玩。
再奔
朱厚照被押送回京了,一路上梁儲和蔣冕絲毫不敢大意,連睡覺也睜著一只眼睛,生怕皇帝陛下又跑了,出乎意料的是,皇帝陛下表現得相當平靜,不吵也不鬧,連埋怨的話都沒有多說一句。
這種奇怪的現象讓梁儲和蔣冕渾身汗毛直豎,與朱厚照長期的斗爭經驗告訴他們,這位仁兄正謀劃著更大的陰謀。
梁儲和蔣冕都是由李東陽推薦的,也算是曆經宦海,閱曆豐富了,一般的主他們都能伺候得了,但這回他們就只有自認倒黴了,因為要論搗亂鬧事,朱厚照先生實在可以說是五百年難得一遇的混世魔王。
這二位兄弟畢竟年紀大,經驗多,他們估計到朱厚照不會就這麼罷休,派人緊盯著他,可幾天過去了,這位頑童倒也沒什麼行動。他們這才稍微放松了點。
[648]
其實朱厚照這幾天不鬧事,只是因為他在等待著一個消息。
很快,江彬帶來了他想要的訊息——張欽出關巡視了。
就在那個夜晚,他又一次騎馬沖出了德勝門。


上篇:第171節     下篇:第17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