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73節  
   
第173節

第二天,蔣冕進宮,正准備去見皇帝,卻看見一個人影朝自己飛奔過來,他定睛一看,才發現原來是梁儲。
這老頭也不顧上他,只是一邊跑一邊氣喘籲籲的喊:
“又跑了,又跑了!”
真是倒了血黴,怎麼就攤上了這麼個主。
啥也別說了,兄弟一起去追吧。
抱著上輩子欠過朱厚照的錢的覺悟,梁儲和蔣冕再次發動了追擊。
可是這一次,他們沒有追上。
朱厚照這次吃一塹長一智,到了居庸關,並沒有貿然行動,卻躲在民房里,確定張欽不在關卡里,這才一舉沖了出去,為防止有人追來,他還特意安排貼身太監谷大用守住關口,不允許任何人追來。
張欽和大臣們事後趕來,卻只能望關興歎。
至此,朱厚照斗智斗勇,曆經千難萬險,終于成功越獄。
這是一次曆史上有名的出奔,其聞名程度足可與當年伍子胥出奔相比,在很多人看來,這充分反映了朱厚照的昏庸無能,不務正業,吃飽了沒事干等等,總之一句話,他是個不可救藥的昏君。
但是很多人都忽略了這樣一個細節:他躲避了張欽。
怎樣才能出關?答案很簡單,殺掉張欽就能出關。
其實以他的權力,殺掉一個禦史十分簡單,而曾驅逐大臣,殺掉太監的他也早已意識到了自己手中的權力,但他卻沒有這樣做,而是選擇了躲避。
為什麼?
因為他是明白事理的,他知道張欽沒有錯,追他的梁儲、蔣冕也沒有錯,錯的只是他自己而已。
他懂得皇帝的規則,並且也基本接受這個規則,但他實在無法按照這個規則去做,他只想自由自在地玩。
于是他選擇了鑽空子,和大臣們捉迷藏。
關外
一望無垠的平原,蕭瑟肅殺的天空,耳邊不斷傳來呼嘯的風聲,陌生的環境和景物提醒著他,這里已經是居庸關外,是蒙古士兵經常出沒的地方,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地方。
然而朱厚照興奮了,因為這正是他所要的,一個埋藏在他心底多年的願望將在這里實現。
事實上,朱厚照之所以如此執著,契而不舍地堅持出居庸關,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做一件事,見一個人。


明朝那些事兒3 第十三章 無人知曉的勝利
這個人在明史中的稱謂叫小王子。
下面我們介紹一下這位兄弟的豐功偉績,不用報戶口,列一下他干過的事就行了:
正德六年(1511)三月,小王子率部五萬人入侵河套,擊敗邊軍而去。
十月,小王子率部六萬入侵陝西,搶奪人口牲畜萬余。
十二月,小王子率部五萬人進攻宣府,殺守備趙瑛、都指揮王繼。
正德七年(1512)五月,小王子率部進攻大同,攻陷白羊口,守軍難以抵擋,搶
劫財物離去。
正德九年(1514)九月,小王子率部五萬進攻宣府,攻破懷安、蔚州、縱橫百里,肆意搶掠,無人可擋。
鄭重聲明,這只是隨便摘出來的,在曆史中,很多人的名字都只是出現個一兩次,可這位兄弟出鏡率實在不是一般的高,每年他都要露好幾次臉,不是搶人就是搶東西,再不就是殺某某指揮,某某守將,實在是威風得緊。
這位小王子是從哪個石頭縫里蹦出來呢?那還要從也先說起。
也先自從在土木堡占了便宜,在北京吃了虧後,勢力大不如前,最終被手下殺死,他死後,瓦剌的實力消退,而另一個部落韃靼卻不斷壯大。
小王子就是韃靼部落最為卓越的人才,一位優異的軍事指揮官。在他的指揮下,蒙古軍隊不斷入侵明朝邊境,把當時的明朝名將打了個遍(王守仁還沒出來),從未逢敵手。
後來情況越來越嚴重,正德十年(1515)八月,小王子竟然發動十萬大軍,大舉進攻邊境,他興致還不錯,竟敢在明軍地盤上連營過夜,長度達到七十多里!他一路走一路搶,一路殺,未遇抵抗,而明軍只能堅壁清野,龜縮不出。
如果仔細查閱史料,就會發現,倒也不是沒打過勝仗,不過這勝仗有點問題。
比如正德七年(1512)八月,平定安化王叛亂的名將仇鉞曾經打過一個祝捷報告,大意是,小王子近日帶大軍攻擊沙河邊境,我帶著軍隊進行了頑強反擊,一舉擊潰敵軍。
如此勝利,實在值得慶賀,接下來我們看看戰果——斬首三級。
最後報損失——死亡二十余人,傷者不計其數,被搶走馬匹百四十匹。
[650]
接到報告後,朝中的一個大臣立刻作出了真實的現場還原:一小群蒙古兵來搶馬,成功搶走了馬,還殺了很多人,仇鉞避過風頭,解決了幾個落單沒跑掉的人。
從此,這個小王子就成為了大臣最為頭疼的人物,說起這位大哥沒人不搖頭歎氣,只有一個人例外。
朱厚照和他的父親朱祐樘不同,朱祐樘是一個和平主義者,不喜歡惹事,而朱厚照則恰恰相反,他最喜歡的就是無事生非,無風起浪,還愛舞槍弄棍,熱衷于軍事。聽說有這麼個勁敵,他十分高興,一直就想出去和這位仁兄較量一下。
可大臣們一想到土木堡這三個字,就斷然、堅決以及決然地否定了他的提議。
但他血液中那難以言喻的興奮是不可抑制的,天王老子,也要去斗上一斗!
于是,在手下的幫助下,他終于邁出了第一步——出居庸關。
勁敵
朱厚照知道敵人就在身邊,但他並不害怕,卻還有著期待,期待著敵人的出現,特別是那個讓人談虎色變的小王子。
在這種情緒的鼓舞下,他一路快馬趕到了邊防重鎮宣府,可他在宣府鬧了幾天後才發現,這里竟然十分太平,蒙古人也不見蹤影。
于是他決定再一次前進,前進到真正的軍事前線——陽和。
陽和就這樣成為了他的新駐地,他就此成為了邊境的臨時最高指揮官。
不久之後,大同總兵王勳收到了一封奇怪的書信,信中讓他好好守衛城池,安心練兵,落款很長——“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
王勳納悶了,他雖然讀書不多,官員級別多少還是知道的,什麼時候多了這麼個玩意兒?他連忙去看最近的朝廷公文,可找來找去也沒弄清楚這官是咋回事。
他又翻來覆去地看這封信,口氣很大,也不象是開玩笑,後經多方打聽,才知道這封號就是皇帝大人自己的。
原來
朱厚照先生還是十分認真負責的,他認為作為一個軍事主帥,沒有一個稱號畢竟是不行的,所以他就給自己封了這麼一個官,還規定了工資和福利,反正是自己發給自己,也不費事兒。
邊境的將領們被他這麼一搞,都暈頭轉向,不知所云,希望他早點走人,可朱厚照卻打定了主意,住下就不動了。
一定要等到那個人,一定。
[651]
正德十二年(1517)十月,大同總兵王勳接到邊關急報,蒙古韃靼小王子率軍進攻,人數五萬。
毫無疑問,這是一次大規模的進攻,他連忙急報皇帝大人,希望他早點走人,自己死了也無所謂,萬一皇帝出了什麼問題,自己全家都要遭殃了。
然而朱厚照告訴他,自己不走。
不但不走,他還指示王勳,必須立刻集結部隊北上主動迎擊韃靼軍。
王勳接到命令,只是苦笑,他認為,這位不懂軍事也沒有上過戰場的皇帝是在瞎指揮,自己這麼點兵力,能守住就不錯了,還主動進攻?
他歎了口氣,還是率部出發了,皇帝的命令你能不聽嗎?據說臨走時還預訂了棺材,安置了子女問題。在他看來,這次是凶多吉少。
陽和的朱厚照卻正處于極度的興奮之中,他盼望已久的時機終于到來了。
他聽到小王子來到的消息後,當即命令王勳迎擊,江彬提出反對,雖然這位仁兄著實不是個好人,卻具備很強的軍事能力。他認為,以王勳的兵力是無法進攻的。
朱厚照沒有理會他,而是繼續著他的命令:
“遼東參將蕭滓、宣府游擊時春,率軍駐守聚落堡、天城。”
“延綏參將杭雄、副總兵朱巒、游擊周政,率軍駐守陽和、平虜、威武。”
“以上部隊務必于十日內集結完畢,隨時聽候調遣,此令!”
江彬目瞪口呆,此刻,那個嬉戲玩鬧的少年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久經沙場,沉穩鎮定的指揮官。
朱厚照沒有理會旁邊的江彬,發布命令後,他揮了揮手,趕走了所有的人。
在遇到那個人之前,必須充分休息,養精蓄銳。
百里之外,率軍入侵的小王子似乎也感到了什麼,他一反常態,舍棄了以往的進軍路線,改行向南,向王勳的駐紮地前進,在那里,他將面對一場前所未有的挑戰。
朱厚照敏銳地感覺到了對手的變化,他立即調整了部署:
“遼東參將蕭滓、宣府游擊時春,離開駐地,火速前往增援王勳。”
“副總兵朱巒、游擊周政即日啟程,尾隨韃靼軍,不得擅自進攻。”
“宣府總兵朱振、參將左欽即刻動兵,駐守陽和,不得作戰。”
然後他閉上了眼睛,開始了漫長的沉默。
江彬在一邊站著,絲毫不敢吱聲,但在退下之前,他還是忍不住咕嚕了一句:
這樣的兵力還是不夠的。
看似已經睡覺的朱厚照突然睜開眼睛,他笑了:
“不要著急,現在才剛剛開始。”
[652]


上篇:第172節     下篇:第17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