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75節  
   
第175節

在明代的所有戰役中,被故意忽視的應州之戰本就不顯眼,但這場被忽視的戰役,卻是朱厚照勇猛無畏的唯一證明。
誰曾憶,萬軍從中,縱橫馳奔,所向披靡!
只記下,豹房後宮,昏庸無道,荒淫無恥!
殘陽如血,大風卷起了黃色的帥旗,注視著敵人倉皇退走的方向,得意地調轉馬頭,班師回朝。
那一刻無上的光輝和榮耀,你知道,也只有你知道。
[656]
激化
仗也打完了,癮也過完了,朱厚照卻還不打算回去,他還沒有玩夠,足足在外邊晃蕩了幾個月才回去,到了正德十三年(1518)正月,他又准備出去了,可這次出了點問題,他的祖母去世了,不得已回家呆了幾天。
可沒過多久,他就強忍悲痛,擦干眼淚(如果有的話),再次出去旅游,就這樣,從正德十三年(1518)二月,到正德十四年(1519)二月,一年之中,他出巡四次,行程上千里,最後回到京城。
這中途,他還突發臆想,正式任命自己為“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本著娛樂到底的精神,他還給自己取了個名字——朱壽。
當然了,這個名字剛出來的時候是引起過混亂的,慢慢地大家也習慣了,認定了朱壽就是朱厚照,反正名字就是個符號,你叫朱頭三我們大家也認了,只要別再繼續改來改去就行。
大臣和皇帝之間的這場斗爭就這麼不斷地維持著,雙方你進我退,盡量不撕破臉,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
可是到了這年二月二十五日,平衡被打破了。
這一天,朱厚照突然下詔書,表示自己北方玩膩了,想去南方玩,可他沒有想到,這道詔書竟然成了導火線。
大臣們已經忍無可忍了,楊廷和率先發難,主動上書,要求他休息兩天,不要再出去了。
可是朱厚照的心已經玩野了,北方這片地方他不願意呆了,想去江南一帶轉轉,他對此置之不理。
可是大臣們忍耐已久的憤怒開始井噴了,很快,北京六科言官、十三道禦史,南京六科言官、十三道禦史,六部高級官員,甚至地方駐京官吏也紛紛上書,要求不要出行。一天到晚,朱厚照的耳邊不斷響起的只有相同的兩個字:
“不行!不行!”
還有很多官員也趁機會攻擊他的其他行為,比如出外旅游,擅自出戰等等,話說得十分難聽,甚至連亡國滅種之類的話都說出了口。
朱厚照真的生氣了。
竟然如此囂張,你們要造反嗎!?
他的耐心到頭了。
三月二十日,雷霆之怒終于爆發。
這一天,午門外密密麻麻地跪了一百零七個人,這些人都是上書勸誡的大臣,朱厚照特意把他們挑了出來,給了他們一個光榮的任務——罰跪。
具體實行方法是,這一百多人白天起來不用上班,就跪在這里,跪滿六個時辰(十二個小時)下班。起止日期:自即日起五天內有效。
附注:成功跪完可領取驚喜紀念品——廷杖三十。
[657]
這是一次十分嚴重的政治事件,上書的大臣們被狠狠地打了一頓,後經統計被打死者有十余人,但他們卻成為了最後的勝利者。
因為當朱厚照看到那些受傷的大臣後,他猶豫了,他明白這些人是為了他好,于是他當眾表示,不再去南方游玩了。
這次旅游風波就此停息,大臣們被打了屁股,受了皮肉之苦,卻獲得了精神上的勝利,朱厚照出了氣,卻留下了惡名。
所以這一次爭斗,沒有真正的獲益者。
出現這樣悲慘的一幕,要怪就只能怪
朱厚照先生早生了幾百年,要知道,他如果晚點投胎,那可就風光了去了,可以大大方方的去旅游,也沒有那麼多的文官來管他,曆史上還能留個好名聲。
到那個時候,也不用叫什麼南游了,這名字太土,應該叫微服私訪、叫下江南,也不用偷偷摸摸地一個人去,可以帶上太監、宮女、侍衛、大臣,如果有雅興,還可以帶和尚,沿路探訪民情,懲治貪官,或者是帶個上千人,一路吃過去,反正不用自己出錢,也沒什麼人反對。
根據一般劇情規律,通常走到半路上還能遇見幾個美女,你來我往,你情我願,留下一段風流天子的佳話。就此傳揚千古,萬人羨慕。
唉,誰讓你生得不是時候呢?朱厚照先生,你認命吧。
就這麼鬧來鬧去,到了六月,大家卻都不鬧了,因為一個驚人的消息傳到了京城:甯王叛亂了。


明朝那些事兒3 第十四章 東山再起
仇恨
一百一十九年前,甯王朱權遇到了前來拜會他的燕王朱棣,由于一時大意,這位所有皇子中最為善戰的仁兄上了哥哥的當,被綁票到了北京,幫著打天下靖難。
為了讓甯王賣命,朱棣還許諾,一旦成功取得天下,就來個中分,大家一人一半。
當然了,事後他很自然地把這件事情忘得干乾淨淨了,甯王沒有計較,只是要求去杭州,過幾天舒服日子,他不許。甯王還是不計較,希望能去武昌,他不許。
最後他下令甯王去南昌。甯王沒有反抗,沒有非議,收拾東西乖乖地去了。
甯王不是沒有脾氣的,只是他十分清楚,發脾氣或是抗議沒有任何用處,因為他沒有講條件的實力。
但他的憤怒是無法平息的,他囑咐子子孫孫,不要忘記自己曾經受過的恥辱。
仇恨的種子代代相傳,終于在這個時刻開花結果,而將其化為果實的那個人,叫做朱宸濠。
[658]
朱宸濠是一個很有抱負的人,作為甯王的子孫,他繼承了祖先的仇恨和好勇斗狠的性格,同時也看透了朱厚照不是一個安心做皇帝的人,經過長時間的觀察和考量,他決定采取行動。
可是很快,他就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沒兵。
因為燕王朱棣本人是造反起家,特別防備藩王們起兵造反。所以他當皇帝的時候實行了大裁軍,當然了,裁的都是藩王的護衛。
到了朱宸濠這里,幾乎就是個光杆司令,一批下人親軍,還有一堆破槍爛刀,這
就是他的全部家當,抓個小偷都還夠嗆,想要造反?那也真是太逗了。
請示招兵也不可能,那相當于是在額頭上寫明“造反”兩個字,無奈之下,他想起了中華文化中一條古老的智慧法則——走後門。
他的第一個後門就是劉瑾,送了一大堆錢後,請求恢複護衛,劉公公大筆一揮,給他批了。朱宸濠高興得不行。
可惜過了沒多久,劉公公就被剮了,接任的人沒收過好處不買賬,大筆一揮,又把他的護衛給裁了。
朱宸濠連眼淚都哭不出來,這錢算是白送了,他一邊咒罵那些收錢不辦事的惡人,一邊繼續籌錢送禮。這次他的目標是錢甯。
錢甯和清廉這兩個字簡直就是不共戴天,他二話不說就收下了,還明白地表示,如果有什麼困難,兄弟你只管開口。
在他的幫助下,甯王的護衛再次建立,他又有了招兵的指標。可他發現,光憑這些兵還不夠,思前慮後,他居然產生了一個天才的構想——招聘。
他招聘的范圍主要包括:強盜、小偷、水賊、流氓地痞、社會閑散人員等等,,反正一句話——影響社會和諧的不安定因素。而且學曆不限,性別不限、年齡不限,能鬧事就行。
這些被招聘來的各犯罪團伙頭目的名字也很有特點,比如什麼凌十一、吳十三,和當年的貧農朱八八,走私犯張九四一對比,就知道這都是些什麼貨色。
這種兵匪一體的模式也決定了他手下部隊的作戰方式——邊打邊搶,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由于長期從事特殊職業,他們早已養成了良好的工作習慣。
甭管怎麼七拼八湊,反正人是湊得差不多了,就這麼著吧。
[659]
除了兵力外,朱宸濠遇到的另一個難題是關系,要想好好地成功地造反,必須有一個良好的關系網,于是他利用當時的江西駐京衙門(相當于江西省駐京辦事處)結交了很多大臣,並且廣拉關系,四處請人吃吃喝喝,聲勢很大。
朝中大臣對他的這一舉動都有所察覺,也有人上書報警,但奇怪的是,當時的內閣首輔楊廷和卻對此不聞不問。
原因很簡單,楊廷和收了朱宸濠的錢。
請諸位不要吃驚,這在史料上是有記載的, 朱宸濠先生花錢拉關系,對這位第一把手當然不會放過,好吃好住,搞好娛樂,楊廷和先生也就睜一眼閉一眼了。
當然了,楊廷和並不支持、也不知道朱宸濠決心造反,他認為這個人不過想拉拉關系而已。當時的物價已經漲了,可是工資沒有漲,所以楊廷和兄似乎認為收點黑錢也不是啥新鮮事。
生活是艱難的,工資是不夠的,當時另一位重臣忠臣楊一清也干過額外創收的事情,不過他主要是幫人寫字和墓志銘,再收人家的潤筆費,也算是按勞取酬,生財有道。
無論如何,朱宸濠靠著錢財鋪路,打開了關系網,為自己即將開創的事業奠定了基礎。從當時的時局看,朱厚照本人不太願意做皇帝,奸臣小人如錢甯、江彬等人也十分猖獗,文官集團似乎也對朱厚照失望了。
而自己不但占據了地利,還有人在朝中接應,勝利應該很有把握。
于是他終于下定決心,決心打破和平的環境,決心用無數無辜百姓和士兵的性命去實現他的野心,從後來的事情發展看,他確實有可能成功,只是要實現這個“成功”,還要加上一個假設條件:


上篇:第174節     下篇:第176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