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79節  
   
第179節

王守仁之前征討土匪時曾經拿過旗牌,之後又還了回去,也算是有借有還,但這不是王守仁的品德好,其實他老兄不想還,可是又不得不還,
因為明代的朝廷絕不允許地方擁有軍事力量,所有的軍隊都要統一聽從國家中央指揮。
但眼下這個環境,甯王造反只是個時間問題罷了,一旦事發,沒有准備,大家只能一起完蛋。
所以王瓊破例給了王守仁使用旗牌的權力,甯王實在太可怕了,寵臣中有人,內閣中也有人,朝中大臣很多都收過他的錢。而王守仁和孫燧什麼都沒有。
這是我唯一能提供的幫助,剩下的一切只能靠你自己。
得到許可,拿了旗牌的王守仁十分高興,他興奮地跑去找孫燧。
可當他來到巡撫衙門時,告訴孫燧這個消息時,他的這位同鄉不但沒有絲毫喜悅,反而端正地整理了身上的官服,說出了一句王守仁做夢也想不到的話:
“你還是離開這里吧。”
王守仁呆住了,他正想說點什麼,孫燧卻擺了擺手,說出了他必須離去的緣由。
“那樣東西(旗牌)現在還沒用。”
王守仁恍然大悟。
他們不過是兩個小小的巡撫,對方卻是藩王,總不能自己先動手吧,所以現在這玩意還不能用。
現在不能用,那什麼時候能用呢?
很簡單,甯王謀反的時候就能用了。
謀反不是搭台唱戲,到了那個時候,不肯屈服的孫燧必定是第一個被害者。
王守仁徹底明白了,孫燧的意思是,他將在這里留守,直到甯王殺掉他為止。
而在他死去的那一天,才是可以使用旗牌的時候,逃出生天的王守仁將拿起這件工具,起兵反抗,平定叛亂。
[672]
孫燧抱著必死的信念,把生的希望留給了王守仁,因為他相信王守仁一定能夠完成平叛的重任。
他所要做的只是從容赴死。
“那你和我一起走吧。”這似乎是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我是國家委派的江西巡撫,這里就是我的職責所在,死也要死在這里!”
王守仁沒有多說什麼,他理解,也尊重孫燧的這種選擇。
他整好衣冠,鄭重地向孫燧作揖行禮,然後大步離去。
對著王守仁那漸行漸遠的身影,孫燧大聲說出了他此生最後的祝願:
“伯安(王守仁字伯安),珍重!”
王守仁聽到了這句話,卻沒有回頭,因為他知道,要報答這個勇敢無畏的人,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驚變
孫燧的判斷是正確的,因為幾乎就在同一時刻,朝中發生了一件事情,而這件事最終讓朱宸濠的陰謀敗露了。
甯王朱宸濠一度很自信,因為他已經買通了錢甯、楊廷和等朝中位高權重的人,自認為後台夠硬,可他沒有想到,他的這番動作卻得罪了一個更為強勢的人。
這個人就是江彬。
江彬是武將出身,陪同朱厚照出巡北方,還參加了多次戰斗,很受朱厚照的信任,紅得發紫,這下子錢甯就不高興了,因為他的特長只是拍馬屁,而江彬則比他多了一門技術,不但能拍馬屁,還能陪著皇帝打仗。
一來二去,兩個人就成了冤家,互相尋找對方的破綻。江彬先下手為強,決定在甯王的身上做文章。
這個消息不徑而走,經過路邊社的報道,越傳越廣,很多對錢甯不滿的人也准備借這個機會下一劑猛藥。
恰好此時,一貫善于隨機應變的楊廷和也感覺到不對了。照這麼個搞法,甯王那邊要出大問題,到時自己也跑不掉。他決定解決這個難題。
于是在眾人合力之下,朱厚照決定派人去警告一下甯王,讓他老實一點。
事實證明,楊廷和先生受人錢財,替人消災,還是很夠意思的,他特意跟使者交待,只要把意思傳達到就行了,沒有必要把事情搞大。
為解決這件事情,楊廷和費盡了心機,用盡了腦筋,四處周旋,本以為能天衣無縫地做到功德圓滿,可惜,他還是疏忽了致命的一點:
朱宸濠先生的心理素質不過關啊。
[673]
當皇帝使者前來的消息傳到南昌的時候,朱宸濠正在舉辦他的生日宴會,聽到這件事情,他十分吃驚,當即停止宴會,找來了劉養正商量對策。
面對著朱宸濠期待的目光,劉養正十分鎮定,不慌不忙地對這件事情作出了客觀科學的分析:朝廷中的關系都已經打通,而且一直無人通報此事,現在卻突然派出使者前來,一定是有了大的變故。必須立刻行動,否則可能性命不保。
“事情緊急,刻不容緩,應該動手了!”
劉養正是個讓人哭笑不得的家伙,讀書沒心得,進士也考不中,卻整天目空一切,楊廷和先生神童出身,考試成績優秀,在官場混了二三十年,好不容易想了個轍,准備大事化小,卻被這位仁兄插了一杠子,非要捅破天不可。
這麼看來,科舉還真算是個好制度。
朱宸濠緊張了,他相信了劉養正的說法,這是很正常的,以他的資質也就能和劉養正這一類人混了。
他決心造反了。
但在此之前,必須先解決孫燧這個令人頭疼的人物。
所以他特地選定了謀反的日期——明天。
明天是正德十四年(1519)六月十四日,這一天孫燧和巡撫衙門的官員將要到王府祝賀他的壽辰。而那時,將是動手的最好時機。
第二天。
孫燧帶著他的巡撫班子來到了甯王府,然而一進府內,他就大吃一驚。
因為在祝壽的會場,除了來賓外,竟然還有另一群不該出現的人——幾百個身穿閃亮盔甲,手持利刃的士兵。
撲面而來的殺氣讓孫燧打了個寒顫,他意識到,今天可能要出事。
很快,宴會的主角甯王出場了,他的臉上沒有過生日的喜悅,卻似乎有著無盡的悲痛。
他哭喪著臉,向在座的人開始訴說他痛苦的原因:
“告訴大家,孝宗皇帝(朱祐鏜)抱錯了兒子啊!”
大家都傻了,這種八卦猛料您是怎麼知道的?
甯王兄看見大家都被鎮住了,越發得意:
“好在太後發現了,現在她已經下詔,讓我起兵討伐朱厚照,就是這麼回事,大家知道了就行了。”
忽悠,您就接著忽悠吧。
[674]
孫燧最先反應了過來,事到如今,他也不講什麼禮數了,兩步跑到甯王面前,伸出了手:
“太後詔書呢?!”
朱宸濠把眼一橫,風度也不要了:
“你少廢話!我現在要去南京,你識相的就跟我一起走!”
孫燧終于發火了:
“你嫌命長啊!還想讓我和你一起造反?!白日做夢!”
孫巡撫的反應很快,說完後立刻朝門外奔去,可又被侍衛攔了回來。
朱宸濠被孫燧激怒了,但片刻之間他已恢複了平靜,慢慢地走到孫燧面前,冷笑地表達了他的憤怒:
“好吧,我成全你。”
此刻,面對這一切,隨同官員們的反應卻著實讓人難以置信,除了按察副使許逵挺身而出,大罵朱宸濠外,其余的人都保持了驚人一致的態度——沉默。
朱宸濠不以為然地揮了揮手,發布了命令:
“把他們兩個帶到城門外,斬首示眾!”
然後他輕蔑地看著那些剩下的官員,親切地詢問:
“還有誰?”
等待他的仍然是一片死一般的沉默。
在暴力和死亡的威脅面前,沉默的永遠是大多數。
孫燧和許逵就這樣被拉了出去,而孫燧實在是一條硬漢,即使被繩子捆住,依然罵不絕口,殘忍的叛軍打斷了他的左手,也沒有讓他屈服。
他們就此被帶到了惠民門外,這里是行刑的地點。
孫燧沒有絲毫地慌亂,只是平靜對許逵說道:
“事已至此,真是連累你了。”
許逵肅然回答:
“為國盡忠,是我的本分,何出此言?”
孫燧欣慰地笑了,他面對著幾天前那個背影消失的方向,低首說出了最後的話:
“全靠你了。”
殺掉了孫燧和許逵,朱宸濠開始處理善後事宜,他的手下立刻趁機占領了巡撫衙門,接管了南昌城內的所有防務,一切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然後他充分發揚了民主精神,派人到那些巡撫衙門的官員處一一登記,搞民意調查,內容只有一項:是否跟我一起造反。
回答是的人立刻封賞,回答否的人關進牢房。
最後結果是四六開,大部分人拒絕跟著他干,當然了,並非因為他們有多麼的愛國,只是覺得跟著這位仁兄造反沒什麼前途而已。
事情大致解決了,劉養正去找到朱宸濠,向他報告人員的招募情況。
朱宸濠看完了人員名單,卻皺起了眉頭。
劉養正剛准備請示下一步的行動計劃,朱宸濠揮手制止了他:
“還缺了一個人。”
“他應該還沒走遠,現在馬上派人去追,追上之後,格殺勿論!”
[675]
孤軍
王守仁確實還沒有走遠,他跟兩個隨從剛剛沿水路走到了豐城,就獲知了一個驚人的消息:甯王叛亂了。
隨從們十分慌亂,王守仁卻並不吃驚,他早就知道這一天必定會來臨。
但當這一天真的到來時,還是顯得那麼殘酷。
孫燧,想必你已經以身殉國了吧。
王守仁仰望著天空,他知道自己再也見不到這位同鄉好友了。
但還沒等悲痛發泄完,他就意識到了一個更為嚴重的問題。
“馬上停船靠岸。”王守仁下達了命令。
隨從以為他要去辦事,便緊跟著他上了岸。
可是他們跟著這位仁兄轉了好幾個彎子,也沒見他去衙門,卻又繞回了江邊,另外找到了一艘小船,繼續由水路前進。
這是演的哪一出?


上篇:第178節     下篇:第18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