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77節  
   
第177節

要知道大凡曆史上干哲學這行的,一般都滿足兩個條件,第一智商要過剩,弱智白癡是禁止入內的(大智若愚者除外),第二必須是吃飽了沒事干(飯都吃不飽還搞啥哲學)。
哲學有這麼高的門檻,是因為它是世間一切科學的基礎,如果你夠厲害,理論上是什麼學科都可以搞得定的。比如錢學森先生曾經反複說,他之所以能夠搞導彈衛星,不斷出科研成果,是他長年累月學習馬列主義的結果。
別人我不敢說,至少王守仁先生是符合這兩個條件的,他已經成為了一個哲學家,而這幫贛南土匪們正好為他提供了另一個機會--突破的機會。
因為隨著時間的流逝,王守仁終于發現光懂得哲學是不夠的,整天談論"心學"並沒有什麼效果,"心學"並不能打跑土匪,他隱約地感覺到,要想理論聯系實際,成功立業處事,還需要另一樣神秘的工具。
經曆了荒山野嶺的荒涼,無人問津的落寞、曾經悟道的喜悅後,王守仁又一次來到了關口,在江西的兩年,由于遍地土匪,他只能四處出差專職剿匪,沒有時間去研究他的哲學。
上天沒有虧待王守仁,正是在這金戈鐵馬、烽火連天的兩年中,王守仁逐漸找到了這樣工具,並且熟練地掌握了它。
有了這件工具,他才能超越眾多的前輩,成為理學的聖賢。
有了這件工具,他才能成就輝煌武功,為後人敬仰。
有了這件工具,他的哲學方為萬人信服,遠流海外,千古不朽。
[664]
而後世的名臣徐階、張居正也正是借助了這件工具,建立不世功勳,名留千古。
這件工具的名字叫做"知行合一"。
關于知和行的關系,是一個中國哲學史上的根本問題,這個麻煩從諸子百家開始,一直到後來的孫中山,曆時幾千年,罵了無數次,吵了無數次,始終無法解決。
我也不能解決,但我可以解釋。
其實這個問題說穿了,就是一個理論和實踐的問題,有人認為知易行難,懂得理論是容易的,實踐是很難的,有人認為知難行易,領悟道理很難,實踐很容易。
比如朱聖人(朱熹)就主張知難行易,這也好理解,按照他那個格法,悟道是很難的,但執行似乎是很容易的。
大家可能很難想象,但就是這麼個玩意,折騰了上千年,直到今天,都沒停過。
此刻王守仁站了出來,他大聲喊道:
懂得道理是重要的,但實際運用也是重要的!
這句話的真正意思是:要想實現崇高偉大的志向,必須有符合實際、腳踏實地的方法。
這絕不僅僅是一句話,而是一種高深的處事和生活智慧,足以使人受用終身,所以它看起來很容易明白,實際上很不容易明白。
二十多年後,有兩個人先後讀了他的書,卻都看到了"知行合一"這句話,一個人看懂了,另一個人沒有看懂。
看懂的那個人叫張居正,沒有看懂的那個人叫海瑞。
四百年後,有一個年輕人看到了這句話,佩服得五體投地,以此作為自己的終身行為准則,並據此改名--陶行知。
不祥的預兆
領悟了"知行合一"的王守仁不再空談理論和哲學,因為殘酷的現實讓他明白,光憑說教和四書五經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要讓土匪放下手中的刀,最好的方法是用火槍。
懷揣著這種理念,王守仁即將迎來自己人生中最為艱難的考驗。
對這些土匪,他一直十分納悶,既不經看,也不經打,如此的一群廢物,怎麼就敢如此囂張搞規模經營呢,而在訊問土匪時,他終于找到了這個問題的答案--甯王朱宸濠。
毫無疑問,這些土匪的背後或多或少地有著朱宸濠的影子,身為一個藩王,卻去和強盜打成一片,總不能理解為深入群眾吧。
知縣拉關系是想升知府,侍郎拉關系是想當尚書,藩王拉關系是想。。。。。。
于是王守仁很快找到了答案,唯一的可能的答案。
[665]
問題嚴重了,他立刻跑去找孫燧。
孫燧,時任江西巡撫,浙江余姚人,不但是王守仁的老鄉,也是他同朝為官最好的朋友。
當時的王守仁只是江西南部(贛南)巡撫,且主要任務就是剿匪,這麼大的事情,他沒法拍板當家,只能找孫燧。
然而當他跑到巡撫衙門,找到孫燧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完這件事情後,卻只換來了一個奇怪的反應。
2、孫燧是苦笑著聽他說完的,然後他歎了一口氣,只說了一句話:
"兄台你現在才知道?"
這下輪到王守仁傻眼了。
正德十年(1515)十月,河南布政史孫燧接到了一份命令,中央決定提升他為都察院右副都禦史,這本是一件好事,但孫燧卻高興不起來。
因為後面還有一個任命--派江西巡撫。
江西,對當時的朝中官員來說,是一個死亡之地。
就在幾年前,江西巡撫王哲光榮上任,可沒多久,他竟突然離奇死亡了,朝廷派董傑接替他的位置,才過了八個月,董傑兄也死了,死得不明不白,後任的兩位巡撫還沒干到一年,就自動收拾包裹回來了,甯可不做官,也不在那里住。
其中奧妙朝廷的高級官員都心知肚明,卻不出聲。
收了人家的錢,自然不好出聲。
可是江西不能沒有人去,也不知是哪位仁兄和孫燧有仇,竟然推薦了他。孫燧就這樣被推到了懸崖邊上。
然而孫燧回答:"我去!"
他叫來了自己的妻子,跟他交待自己的後事,妻子嚇得不行,問他是怎麼回事。孫燧只是歎氣說道:
"這次我要死在那里了。"
"既然如此,那咱不當這個官,不去還不行嗎?"
"國家有難,自應挺身而出,以死報國,怎能推辭!"孫燧義正言辭地這樣回答。
他遣散了所有的下人,安置好家人,告別妻子,帶著兩個書童,就此踏上不歸路。
到江西後,他卻十分意外地受到了甯王的熱烈歡迎,送錢送物不說,還時常上門探訪,可謂熱情之至。
但孫燧拒絕了,他還了禮物,謝絕探訪。這是因為他很明白,拿了人家的東西,就要給人家辦事。而甯王要辦的事情叫做謀反,現在收了東西,將來是要拿腦袋去還的。
然而之後不久,他就發現身邊的人都在監視著自己,無論他干什麼事情,甯王總是會預先知道,有時還會故意將他在某些秘密場合說過的話透露出來。甚至他的住處也時常有可疑人員出沒。
面對這一切,孫燧並沒有屈服,他依然毫無畏懼地留在了這里。
因為留在這里,是他的職責。
[666]
看著這麼個軟硬不吃的家伙,甯王十分頭疼,無奈之下只能出暗招,他派人給孫燧送去了四件東西--棗、梨、姜、芥。
看到這些東西的孫燧笑了,他知道了甯王的意思--早離疆界。
之後的事情就出乎甯王的意料了,孫燧十分大方地吃掉了這些特殊的"禮品",卻一點也不動窩。
在如此險惡的環境中,孫燧獨自堅持了四年,而現在,他終于有了一個戰友--王守仁。
可這二位一合計,才發現他們根本沒有勝算,說起來兩人都是巡撫,卻都是空架子,王守仁手上也沒有兵,因為明代規定,巡撫並無兵權,需經過中央審批,方可動用,王大人平日手下只有幾個民兵組織,抓扒手維持治安也還湊合,哪里能去打仗?
千辛萬苦,終于找到了組織,可組織也沒辦法,二位同鄉又陷入了無言的彷徨中。
孫燧和王守仁不知所措的時候,甯王卻正干得起勁。
天才的悲劇
從甯王朱宸濠的行動來看,他始終遵循著這樣一條人生格言:謀反大業,人才為本。
從史料分析,這位仁兄雖有野心,但智商並不很高,很多事情都解決不了,為了彌補自己的弱點,他掛出高薪招聘的牌子,在社會上廣泛招募人才。
因此上門的人不少,可是經過面試,朱宸濠發現混吃混喝的居多,有才能的幾乎沒有,只有一個叫劉養正的還勉強湊和,便就此拍板,任命他為造反行動總助理。
之後又有一個叫李士實的,先前做過侍郎,後來辭官回家,朱宸濠感覺他也不錯,就一起招了回來,安排他再就業。
但這兩個人並不能讓朱宸濠滿意,他十分納悶,人才都去了哪里?
這個問題我來回答:都去考試做官了。
朱宸濠同志生不逢時啊,要知道,人才這種稀缺資源,只有在朱元璋那天下大亂的年頭,才會四處亂跑去混飯吃。太平盛世,誰肯提著腦袋跟你造反?還不如好好讀書,混個功名,這才是真正的正道。
再看看他手下這兩個人才,一個劉養正,舉人出身,進士考不上,仗著讀了幾本兵書就敢說自己熟讀兵法,運籌帷幄,除了能侃啥用都沒有。
還有那個李士實,朝廷混不下去了,回家到甯王這里吃閑飯,據說除了點頭舉手同意,就沒有干過什麼事情。
就是這麼兩個貨,居然被他當作臥龍、鳳雛養著,也算別有眼光。
其實朱宸濠知道自己缺人才,但他也沒有辦法,正當他為此愁眉苦臉的時候,有人告訴他,已經在蘇州找到一個真正的人才,若此人加入,大業必成。
朱宸濠大喜,准備親自派人去請這個人。
說來慚愧,此人已經被我們丟到後台整整二十年了,現在是時候請出來了。
伯虎兄,上場吧!
[667]
二十年前,唐伯虎上京趕考,落得一個悲慘的下場,好歹出了獄,他本想振作精神,回家過點平靜的日子。可當他返鄉後,才發現一切都超出了他的預料。


上篇:第176節     下篇:第178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