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80節  
   
第180節

“甯王是不會放過我的,他必已派人沿江而下追過來了,陸路太危險,是不能走的,剛才我們上岸,不久後我們走陸路的消息就會傳開,足以引開追兵,而我們的船是官船,目標太大,換乘小船自然安全得多。”
隨從們呆若木雞地看著平靜的王守仁。
真是個老狐狸啊!
玩了一招調虎離山計的王守仁並沒能高興多久,因為他面臨的,是真正的絕境。
甯王叛亂了,孫燧等人應該已經遇害,南昌也已落入叛軍之手,而且這位王爺想造反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整個江西都安置了他的勢力,許多地方隨同反叛,情況已完全失去控制。
雖然有巡撫頭銜,旗牌在手,但就目前這個狀況,坐著小船在江里面四處晃悠,連個落腳點都沒有,外面治安又亂,一上岸沒准就被哪個劫道的給黑了,那還不如留在南昌挨一刀,算是“英勇就義”,好歹還能追認個“忠烈”之類的頭銜。
那還有誰可以指望呢?
兵部?王瓊是老上級,應該會來的,不過等到地方上報兵部,兵部上報內閣,內閣上報皇帝(希望能找得到),估計等到出兵,甯王已經在南京登基了。
內閣也不能指望,且不說那個和甯王有貓膩的人會如何反應,自己好歹也在機關混了這麼對多年,按照他們那個效率,趕來時也就能幫自己收個尸。
朱厚照?
打住,就此打住,這個玩笑開得太大了,算了吧。
[676]
沒有指望、沒有援兵、沒有希望。
滿懷悲憤的王守仁終于發現,除了腳下的這條破船外,他已經一無所有。
黑夜降臨了,整個江面慢慢地被黑暗完全籠罩,除了船上的那一點燈火外,四周已經是一片漆黑。
王守仁仍然站立在船頭,直視著這一片陰森的黑暗。
他第一次發現自己是如此的軟弱無力,孫燧已經死了,甯王已經反了,那又如何?又能怎樣!
心學再高深,韜略再精通,沒有兵,沒有武器,我什麼都做不了。
事情就這樣了嗎,找個地方躲起來,等風頭過去再說?
那孫燧呢,就這樣白死了嗎?
王守仁並不喜歡朱厚照,也不喜歡那群死板的文官,但他更不喜歡那個以此為名,造反作亂的甯王。
他痛恨踐踏人命的暴力,因為在他的哲學體系里,人性是最為根本的一切,是這個世界的本原,而這位打著正義旗號的甯王起兵謀反,犧牲無數人的生命,讓無數百姓流離失所,不過是為了他的野心,為了那高高在上的皇位。
打倒當權者的甯王,將是另一個當權者。唯一的犧牲品,只是那些無辜的老百姓。因為無論何時、何地、何人當政,他們都將是永遠的受害者。
好吧,就這樣決定了。
“去拿紙墨來。”王守仁大聲說道。
隨從們從行李中拿出了筆墨,遞到了他的面前。
那一夜,王守仁沒有睡覺,他伏在書案前,徹夜奮筆疾書,他要寫盡他的悲痛和憤怒。
第二天一早,隨從們發現了散落滿地的紙張,出乎他們意料的是,所有的紙上都只寫下了四個醒目大字:
誓死報國。
一夜未眠的王守仁依然站在船頭,對他的隨從們下達了最後的指令:
“等到船只靠岸時,你們就各自離去吧,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就是了。”
隨從們對視了一眼:
“那王大人你呢?”
“我要去臨江府。”
臨江府,位于洪都下游,依江而建,距離洪都僅有二百余里,時刻可能被甯王攻陷,是極為凶險的地方。
“王大人,臨江很危險,你還是和我們一起走吧。”
王守仁笑了:
“不用了,你們走吧,我還有一件必須要做的事情。”
隨從們不是白癡,他們都知道王守仁要做的那件事情叫做平叛。
于是他們發出了最後的忠告:
“王大人,你只有自己一個人而已!”
王守仁收起了笑容,嚴肅地看著他們:
“我一個人就夠了。”
[677]
預備
船很快到了臨江,王守仁立刻下船,趕往臨江知府衙門。
雖然他早有思想准備,可是路上的景象還是讓他大吃一驚,無數的百姓聽說戰亂即將開始,紛紛攜家帶口,准備逃離,痛哭聲哀嚎聲交織一片,搞得混亂不堪。
王守仁眼疾手快,順手從逃難的人中拉出了一個身穿公服的衙役:
“戴德孺在哪里?”
臨江知府戴德孺正准備收拾包裹,他已經得知了甯王叛亂的消息,雖然他並不想就此一走了之,卻也還舍不得死,合計一下之後,他還是決定先當一回好漢——好漢不吃眼前虧。
他這一走,衙門里的人紛紛都准備跑路,公堂之上也是亂成一片。
關鍵時刻,有人進來通報:贛南巡撫王守仁到了。
從級別上說,王守仁是他的上司,平時是要搞個儀式,擺個酒席隆重接待的,可在這要人命的時候,他來這里做甚?
很快,王守仁就用響亮的聲音回答了他的疑問:
“都不要走了,留在這里隨我平叛!”
要說戴德孺也真不是孬種,聽到這句話,他十分興奮,當即作出了表示:
“既然有王大人做主,我等願意一同為朝廷效力,平定叛亂。”
當然了,實際問題還是要問的。
“不知道王大人帶了多少人馬?”
然後他才得知,這位巡撫大人也是剛逃出來,無一兵一卒,是個徹底的光杆。
可就是這位光杆巡撫,孤身一人竟然敢來平叛!
大敵當前,戴德孺也顧不得什麼官場禮儀了,他看著王守仁,略帶諷刺地問出了所有人都想問的話:
“王大人,現在就我們這幾個人,你憑什麼認定能夠平叛呢?”
是的,沒有朝廷支持,對手又是藩王,你有什麼理由如此自信,能夠平定叛亂呢。
眾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等待這個關鍵的回答。現場變得鴉雀無聲,因為他們將根據這個回答,決定他們的去留。
“因為我在這里。”
王守仁環顧四周,用震耳欲聾的聲音大聲重複道:
“因為我在這里!”
孤軍,也要奮戰到底!
一些人走了,但包括戴德孺在內的大多數人都留了下來,因為他們從這個人自信的回答中感覺到了某種力量。
既然大家坐在了一條船上,也就不分彼此了,戴德孺隨即下令,召集所屬的少量軍隊,准備在城內布防。
“甯王敢來,就與他巷戰到底!”
[678]
然而王守仁拍了拍他的肩膀,稱贊了他的勇氣,便對在場的人發布了一道出人意料的命令:
“不用布防了,傳令下去,全軍集結,准備撤退!”
啥?不是你非要抵抗到底嗎?現在又搞什麼名堂?
面對戴德孺那驚訝的臉孔,王守仁若無其事地笑了笑:
“戴知府,我們的兵力不夠,這里也不是平叛的地方,必須馬上撤離。”
那麼哪里才是平叛的地方呢?
“吉安。”
“在那里,我們將擁有戰勝叛軍的實力。”
當年司馬遷在史記中曾經說過,飛將軍李廣的外形很像一個普通的農民,無獨有偶,很多人第一次看到王守仁,都會覺得他是一個呆子,活像個二愣子,看上去傻乎乎的,但在他糊塗的外表下,卻有著無盡的智慧。
王守仁是一個很絕的人,他總是在奇怪的地方,提出奇怪的意見,做出奇怪的事,但最後卻都被證實是正確的。
他的這種可怕的智慧來源于他的哲學,因為王守仁先生和古往今來的所有哲學家都不同,他的哲學十分特別,就如同吃飯的筷子和挖地的鋤頭,隨時都可以用,隨時都有用處。
他痛恨殺害孫燧,發動戰爭的甯王,卻從未被憤怒沖昏頭腦,他十分清楚憑借目前的兵力,絕對無法戰勝對手,眼下他只能積蓄力量,等待時機的到來。
有著平叛的志向,也要有切合實際的平叛策略,這就是“知行合一”,這就是王守仁無往不勝的哲學和智慧。
可惜一百多年後的史可法似乎並不了解這一點。


明朝那些事兒3 第十六章 奮戰
強援
吉安,位于江西中部,易守難攻,交通便利,王守仁將在這里舉起平叛的大旗,准備最後的決戰。
算王大人運氣好,當時鎮守吉安的知府是一個非常強悍的人,他的名字叫做伍文定。
伍文定,湖北人,出身于官宦世家,這也是一個不安分的主,雖然自幼讀書,卻不像個書生,長得虎背熊腰,十分之彪悍,他的工作經曆也很特別,早年在江蘇做過推官(主管司法),長期接觸社會陰暗面,和黑社會流氓地痞打交道,對付惡人時手段十分凶殘,犯罪分子聞風喪膽。
這位伍知府即將成為王巡撫最為得力的助手。
[679]
王守仁帶著臨江府的那幫人心急火燎地正往吉安趕,可走到半路突然被幾百名來曆不明的士兵圍住了,一群人嚇得魂不附體,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一個表情凶狠的人就站了出來:
“王巡撫請出來說話!”
王守仁畢竟見過世面,也不怎麼害怕,大大方方地走出來:
“我是王守仁,你是誰?”
那位仁兄這才自報家門:
“王大人好,屬下吉安知府伍文定!”
要說這位伍知府也算是厲害,叛亂一起,鄰居衙門的官員跑得都差不多了,他卻紋絲不動,不但他不跑,也不准別人跑,有幾個膽子小的准備溜,竟然被他親手拿刀干掉了。
經過這麼一鬧,吉安的官員們達成了一個共識:甯王再凶殘,和伍文定比起來還是有一定差距的。安全起見,還是留下來的好。
不久之後伍文定聽說贛南巡撫王守仁跑了出來,准備平叛,他這人性子急,也顧不了那麼多,帶了三百士兵就上了路,正好遇見了王守仁。


上篇:第179節     下篇:第181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