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81節  
   
第181節

他也不跟王大人客氣,一開口就說主題:
“王大人是否准備平叛?”
“不錯。”
“那我就恭喜大人了。”
這次輪到王守仁納悶了,你啥意思啊?
伍文定用洪亮地聲音作了解釋:
“那家伙(此賊,指甯王)一向名聲不好,支持他的人不多,大人你眾望所歸,且有兵權在手,建功立業,必定在此一舉!”
這句誇獎的話卻讓王守仁吃了一驚:
“你怎知道我兵權在手?”
伍文定笑了笑,他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一個可以派上用場的聰明人。這就是伍文定留給王守仁的第一印象。
在吉安,王守仁成立了平叛指揮部,召開了第一次軍事會議,由于當時到會的都是知府、知縣之類的小官,王巡撫自然而然地成為了平叛軍總司令。
王司令隨即作了敵情通報:根據情報,甯王兵力共計八萬人,精銳主力為王府護衛,其余成分為土匪、強盜、搶劫犯、黑社會流氓地痞、反動會道門組織、對社會不滿者等等。
這支所謂的叛軍,實在是支名副其實的雜牌軍。這麼看來,形勢還不算太壞,但問題在于,此時的王司令是個光杆司令。他沒有八萬人,連八千都沒有。
雖說有旗牌在手,可以召集軍隊,但這需要時間。所以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判斷甯王下一步的行動方向。
[680]
對于這個問題,王守仁已經有了一個肯定的答案。
他把手指向了地圖上的一個地方——南京。
“他必定會進攻南京。”
王司令就此進行了詳盡的分析:洪都(南昌)不是久留之地,而甯王雖然不是什麼聰明人,腦袋倒也沒進水,北上攻擊京城這種蠢事他還干不出來。
所以他唯一的選擇就是順流南下攻擊南京。
更為重要的是,此時各地還沒有接到統一平叛的指令,防備不足,如果甯王趁亂發動進攻,一舉攻克南京,半壁江山必然落入叛軍之手。
這番話說得下面的諸位六七品芝麻官們聳然動容,既然形勢如此嚴重,那就別廢話了,趕緊進攻甯王吧。
于是王司令又一次發話了:
“我的兵力不足,難以與叛軍抗衡。必須等待各地援軍趕來。”
那麼王司令,你需要多長時間呢?
“至少十天。”
“所以必須讓甯王在南昌再等我十天。”
與會官員們徹底炸了鍋,王司令的玩笑開得也太大了吧,甯王又不是你兒子,你說等就等?
然而王守仁笑了:
“我自有辦法。”
詭計
不久之後,甯王駐地的街道牆壁上出現了很多亂貼亂畫的告示,當然了,不是辦證發票之類的廣告,具體內容大致如下:
都督許泰等率邊軍、劉暉等率京軍各四萬,另命贛南王守仁、湖廣秦金、兩廣楊旦各率所部,共計十六萬人,分進合擊,平定叛軍,沿途務必妥善接應,延誤者軍法從事!
這封文書的大概意思很明白,就是對甯王說我有十六萬人,很快就要來打你,希望你好好准備。
必須說明的是,這封文書上的人名全部屬實,但情節全屬虛構,除王守仁外,其余人等壓根就不知道這回事。
這就是王守仁的詭計,他偽造了文書,並派人四處散發,以打亂甯王的部署,王司令員做事情一向周到,為了讓甯王安心上當,他還安排了更為厲害的一招。
洪都城內的甯王知道了所謂大軍來攻的消息,正在將信將疑之際,手下突然密報,說從進城的人身上發現了幾個特殊的蠟丸,內有機密信件。
甯王打開書信,卻著實嚇了一大跳。
[681]
書信內容是這樣的:李士實、劉養正兩位先生,你們干得很好,朝廷一定會好好嘉獎你們,現在希望你們配合行動,勸說甯王離開洪都,進攻南京,事不宜遲!
兩位難得的“人才”竟然投敵,甯王還算是個明白人,也不怎麼相信。偏巧就在這個時候,手下通報,李士實、劉養正來訪。
李士實先生開門見山,第一句話就捅破了天:
“殿下,此地不宜久留,應立即帶兵攻擊南京!”
王守仁的台詞實在寫得太好,李士實也配合得如此天衣無縫,這下子不由得甯王兄不信了。
自信滿滿,前來邀功的兩位軍師本以為會得到一個激情澎湃的答複,最終卻只看到了一雙狐疑不定的眼睛。
他們失望地走了,甯王朱宸濠卻就此確定了他的戰略:
留在洪都,哪里也不去!
有幸遇上王守仁這樣的對手,朱宸濠先生也算是倒了八輩子的黴。
王守仁的計謀獲得了成功,他立即向各地發出緊急文書,集結兵力。
王司令真是一個實事求是的人,沒有朝廷的公文,他就自己臨時草擬,沒有正規軍,他就用民兵,在他的召喚下,附近的袁州、臨江、贛州等地紛紛傾巢而出,不管老的少的,病的殘的,只要是個人,能走得動,他就統統招過來。畢竟就算不能打仗,壯壯聲勢,揮揮旗幟,呐喊兩句口號也是好的。
就這麼七弄八弄,短短十余天,他就召集了七八萬人,雖然質量不怎麼樣,但總算還是湊夠了數。
眼前的招兵盛況讓江西的這些知府知縣們開始頭腦發熱了,平時只能管幾個都頭和打屁股的衙役,突然有了這麼大的派頭,這麼多手下,他們群情激昂,打算立刻出兵,去和甯王決一死戰。
可是王司令讓他們失望了。
兵法
原本爭分奪秒,急急忙忙招兵的王守仁突然改變了主意,他坐擁數萬手下,士氣也極盛,無論怎麼看,此刻都應是出兵的最好時機,然而王大人卻是吃了秤砣鐵了心要在這里常住,四處派人修房子安置家具,就差辦一張吉安暫住證了。
他下屬的那些知府知縣們全都不知所措,十幾天之前風急火燎的是他,現在安閑度日的也是他,不知到底搞什麼名堂,可他們素知這位王司令不是個善茬,也不怎麼敢問,直到伍文定忍無可忍的那一天,這個謎底才徹底揭開。
[682]
伍知府脾氣比較急,看見王守仁不動窩,索性直接找上門去質問:
“軍隊已經集結,為何不動?!”
王守仁看著這個氣急敗壞的知府,卻並不生氣,只是淡淡地回複:
“以你之見,眼下該如何行動?”
“我軍士氣正盛,應趁敵軍尚未行動,立刻發起進攻,必可一舉大破敵軍!”
“伍知府,你讀過兵法嗎?”
這句話把伍文定氣得差點沒暈過去,他大聲答道:
“屬下雖是文官,自幼飽讀兵書,也甚知韜略,所謂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此時正是攻擊的最好時機,斷然無誤!”
然後他挑釁地看著對方,等待著他的回複。
王守仁收斂了笑容,鄭重地回答道:
“你所說的固然不錯,卻並非兵家上乘之策。所謂兵法之奧秘,在我看來,只有八個字而已。”
“此心不動,隨機而行。”
綜合看來,這八個字確實概括了王哲學家兼王司令員的軍事思想,他一生的用兵法則大都符合這八字方針。
王守仁隨即對此做出了解釋:
平叛之戰確實應該速戰速決,但此時情況已然不同,起初敵強我弱,需要拖延敵軍,爭取時間。如今我軍實力大增,可以與敵人抗衡,叛軍也已知道我軍強盛,必不敢輕動,況且甯王經營洪都多年,根深蒂固,若我軍貿然出擊攻城,必然久攻不下,時間越久,禍患越大。此舉決不可行。
現我軍龜縮不出,示弱于叛軍,使其主力出擊,然後看准時機,一舉圍殲,必取全勝!
一貫好勇斗狠的伍文定服氣了,他帶著敬畏的神情看著面前的這個人,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他終于明白為什麼王大人會有那個出名的評價——“狡詐專兵”。
一切都在王守仁的預料之中,幾天之後,決戰序幕就將正式拉開。
正德十四年(1419)七月,在洪都等了十幾天的甯王終于覺悟了,日子過了這麼久,別說十六萬人,十六頭豬也沒看到,等到王守仁招兵買馬的消息傳來後,他才確實一個事實——上當了。
但在悔恨驚慌之余,他意外地發現,王守仁並沒有發起進攻,他隨即判定敵軍兵力不足,僅能自保,于是開始履行預定軍事計劃——攻取南京。
應該說,甯王的行動完全在王守仁的預料之中,但事實證明,王司令還是錯誤估計了一點,正是這個疏忽差點讓他徹底完蛋。
[683]
因為甯王朱宸濠雖然不是一個聰明人,卻是一個動作很快的人。
朱宸濠同志說一不二,棉被都不捆就率六萬主力軍親征,這幫雜牌軍也真不白給,僅一天時間便攻陷了九江,七月初發兵,幾天之內便已經軍臨兵家要地——安慶。
最大的危險到來了。
安慶,位處南京上游門戶,自古沿長江而下用兵者,若攻取安慶,南京必是囊中之物。後世太平天國時,曾國藩之弟曾國荃猛攻安慶城,雖損兵折將,曠日持久,卻是死也不走,直至轟塌城牆,占據城池,方才仰天狂呼:“賊破矣!”
不久之後,他率軍順流而下,一舉攻陷了南京,太平天國覆滅。
朱宸濠雖然不認識曾國藩和洪秀全,卻也懂得這個地理學常識,大軍抵達安慶城之日,他便下達了總攻命令,數萬軍隊將安慶圍得水泄不通,日夜攻打。
天時是有的,地利也是有的,可惜沒有人和。


上篇:第180節     下篇:第18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