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84節  
   
第184節

這兩個人的戰斗力都很強,就不說了,但不同的出身似乎也決定了他們的某種表現,徐達是“婦女無所愛,財寶無所取”,高風亮節,佩服佩服。
可 常遇春先生卻是“好殺降,屢教不改”,連投降的人都要殺,實在不講信用,體現了其流氓習氣之本色。
所以綜合以上,可以看出,流氓當兵是當時的一個普遍趨勢和特點,大凡開國之時良民兵居多(迫于無奈造反),但隨著社會發展,流氓兵的比重會越來越大(那年頭當兵不光榮),這倒也不見得是壞事,畢竟流氓強盜們好勇斗狠,戰斗力總歸要比老百姓強。
而到了明代中期,隨著社會流動性加大,地痞強盜二流子也日漸增多,于是在情況緊急,時間急迫的情況下,大量吸收流氓強盜參軍就成了作戰雙方共同的必然選擇。
現在,王守仁和甯王將駕馭這幫特殊的將領,指揮這群特殊的士兵,去進行殊死的決戰。
奮戰
正德十四年(1519)七月二十二日,雙方集結完畢。
二十二日夜,王守仁決定先攻,時間是第二天。
二十三日到來了,可令人詫異的是,整整一天,王守仁軍竟然沒有任何動靜,士兵們也沒有要去打仗的意思,湖岸一帶寂靜無聲,一片太平景象。
這其實也不奇怪,按照王司令的習慣,你想要他白天正大光明地干一仗,那是很困難的,晚上發動夜襲才是他的個人風格,這次也不例外。
深夜,進攻開始。
王守仁親自指揮戰斗,伍文定一馬當先擔任先鋒,率領數千精兵,在黑夜的掩護下摸黑向甯王軍營前進,可他剛走到半道,卻驚奇地遇到了打著火把,排著整齊隊列的甯王軍,很明顯,他們已經等得有點不耐煩了。
沒辦法,王司令出陰招的次數實在太多,大家都知道他老兄奸詐狡猾,甯王也不是白癡,他估計到王司令又要夜襲,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備。
[692]
看著對面黑壓壓的敵人,伍文定十分鎮定,他果斷地下達了命令——逃跑。甯王軍自然不肯放過這塊送上門的肥肉,朱宸濠當即命令全軍總攻,數萬士兵沿鄱陽湖西岸向王守仁軍帳猛撲過去。
王守仁軍節節敗退,無法抵擋,眼看自己這邊就要大獲全勝, 朱宸濠先生開始洋洋得意了,可就在一瞬之間,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軍隊開始陷入混亂!
伍文定的退卻是一個圈套。
王守仁分析了當前的局勢,認定叛軍實力較強,不可力敵,所以他故意派出伍文定率軍夜襲,目的只有一個——吸引叛軍離開本軍營帳。
而在叛軍發動進攻的必經之路上,他已經准備了一份出人意表的禮物。
這份禮物就是瑞州通判胡堯元帶領的五百伏兵,他早已埋伏在道路兩旁,伍文定的軍隊逃來,他不接應,叛軍的追兵到了,他也不截擊,等到叛軍全部通過後,他才命令軍隊從後面發動突然襲擊。
叛軍正追在興頭上,屁股後頭卻狠狠挨了一腳,突然殺出一幫莫名其妙的人,連劈帶砍,黑燈瞎火的夜里,誰也搞不清是怎麼回事,頓時陷入一片混亂。
此時前面的伍文定也不跑了,他重整陣營,又殺了回來,前後夾擊之下,叛軍人心惶惶,只能分兵抵抗。
可是他們的麻煩才剛剛開始,前後這兩個冤家還沒應付了,突然從軍隊兩翼又傳來一片殺聲!
這大致可以算是王司令附送的紀念品,他唯恐叛軍死不乾淨,又命令臨江知府戴德孺和袁州知府徐璉各帶上千士兵埋伏在敵軍兩翼,看准時機同時發動進攻。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被人團團圍住,前後左右一頓暴打,叛軍兄弟們實在撐不住了,跑得快的就逃,實在逃不了就往湖里跳,叛軍一敗塗地,初戰失利。
事後戰果合計,叛軍陣亡兩千余人,傷者不計其數,還沒有統計跳水失蹤人員。
甯王失敗了,他率領軍隊退守鄱陽湖東岸的八字腦。
自詡聰明過人的劉養正和李士實兩位先生終于領教了王司令的厲害,頓感大事不妙,主動跑去找朱宸濠,開動腦筋獻計獻策,這次他們提出的建議是撤退。
然而一貫對這二位蹩腳軍師言聽計從的朱宸濠拒絕了。
“我不會逃走的。”他平靜地回答道。
[693]
“起兵之時,已無退路!而今到如此田地,戰死則已,絕不後撤!”
這位能力一般、智商平平的藩王終于找回了祖先留存在血液中的尊嚴。
軍師們沉默了,他們也懂得這個道理,只是他們面對的敵人太可怕了。
王守仁善用兵法,詭計多端,在那個時代,他的智慧幾乎無人可望其項背。他意志堅定、心如止水,無法收買也決不妥協,這似乎是一個沒有任何弱點的人。
朱宸濠冷冷地看著眼前的這兩個低頭不語的廢物,終于開口說話:
“我有辦法。”
劉養正和李士實霍然抬起了頭。
“因為我有一樣王守仁沒有的東西。”
朱宸濠所說的那樣東西,就是錢。
王守仁招兵的秘訣是開空頭支票,所謂平叛之後高官厚祿,僅此而已。朱宸濠卻大不相同,他給的是現金,是真金白銀。
他拿出了自己積聚多年的財寶,並召集了那些見錢眼開的強盜土匪。他很明白,對這些人,仁義道德、舍生取義之類的訓詞都是屁話,只要給錢,他們就賣命!
面對著那些貪戀的目光和滿地的金銀,朱宸濠大聲宣布:
“明日決戰,諸位要全力殺敵!”
下面說實惠的
“帶頭沖鋒之人,賞千金!”
“但凡負傷者,皆賞百金!”
于是屬下們立即群情激奮、斗志昂揚起來,紛紛表示願意拼死作戰。(錢是硬道理)
朱宸濠同時還下達了一道命令:
“九江、南康的守城部隊撤防,立刻趕來增援!”
失去南昌之後,九江和南康已經是他唯一的根據地,但事情到了如此地步,這些也顧不上了。
棺材本全拿出來,王守仁,跟你拼了!
最後的惡戰
正德十四年(1419)七月二十四日,第二次戰斗開始
朱宸濠先攻
王守仁站在遠處的箭樓上觀戰,前日大勝後,對這場戰爭的結局,他已經有了充分的把握。
所以當敵軍來襲時,他沒有絲毫慌亂,仍然命令伍文定率前鋒迎敵。在他看來,這不過是一次普通的進攻,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可是交戰的士兵卻驚奇地發現,這批敵人確實特別,他們個個渾似刀槍不入,許多人赤膊上身,提著刀毫不躲閃,就猛沖過來,眼里似乎還放著光(金光),面孔露出瘋狂的表情,就差在臉上寫下“快來砍我”這幾個字了。
[694]
再正常不過了,沖鋒賞千金,負傷也有百金,比醫療保險牢靠多了,穩賺不賠的買賣誰不做?
事實證明,空頭支票、精忠報國最終還是干不過真金白銀、榮華富貴,幾次沖鋒後,王守仁前軍全線崩潰,死傷數十人,中軍也開始混亂起來。
遠處的王守仁屁股還沒坐熱,就看到了這混亂的一幕,他當即大呼道:
“伍文定何在!”
伍文定就在前軍不遠的位置,前方抵擋不住,他卻並不慌張,只是拿起了佩劍,迎著敗退的士兵,疾步走到了交戰前線。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他拔出了寶劍,指劍于地,突然間大喝一聲:
“此地為界,越過者立斬不赦!”
說是這麼說,可在戰場上,保命是最重要的,有些士兵不知道伍知府的厲害,依然越界逃跑。
可是一貫以凶狠聞名的伍知府著實不是浪得虛名,他不但嗓門粗膽子大,劍法也相當了得,連殺了七八名逃跑士卒。
前有叛軍,後有伍知府,左思右想之下,士兵們還是決定去打叛軍,畢竟戰死沙場朝廷多少還能追認個名分,給幾文撫恤金,死在伍知府劍下啥也撈不著。
于是士兵們就此抖擻精神,重新投入戰場,局勢終于穩定下來,王守仁軍逐漸占據上風,並開始發動反擊,然而就在此時,湖中突然傳來巨響!無數石塊鐵彈隨即從天而降,前軍防備不及,損失慘重。
要說 朱宸濠先生倒不全是窩囊廢,他也在遠處觀戰,眼見情況不妙,隨即命令停泊在鄱陽湖的水師艦隊向岸上開炮,實行火力壓制。
這種海陸軍配合的立體作戰法效果實在不錯,不但大量殺傷士兵,還有極強的心理威懾作用,畢竟天上時不時掉鐵球石塊也著實讓人膽寒。
戰局又一次陷入膠著狀態,關鍵時刻,一位超級英雄出現了。
當許多士兵喪失斗志、心懷恐懼准備後退時,他們驚奇地發現,在這弓箭石塊滿天飛的惡劣環境中,一個人卻依然手握寶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絲毫不退,巍然如山。
那個人正是伍文定。
在箭石橫飛的環境中,人們的通常動作是手忙腳亂地爬來滾去,相對而言,伍知府的這種造型確是相當的瀟灑,用今天的話說是“酷”。
[695]
可是在戰場上,耍“酷”是要付出代價的,很快伍知府就吃到了苦頭,敵船打出的一炮正好落在他的附近,火藥點燃了他的胡須(易燃物),極其狼狽。
可是英雄就是英雄,所謂男人就該對自己狠一點,伍知府那是相當地狠,據史料記載,他胡子著火後毫不慌亂,仍然紋絲不動(火燎須,不為動),繼續指揮戰斗。


上篇:第183節     下篇:第185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