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82節  
   
第182節

說來朱宸濠的運氣真是不好,他的造反之路上總是碰到一些很麻煩的人,在江西有孫燧和王守仁,到了安慶,又遇見了楊銳和張文錦。
楊銳是都督,張文錦是安慶知府,他們對不請自來的甯王采用了統一的招待方式——火槍弓箭。關于這兩個人,就不細說了,單單介紹一下這二位干過的一件事情,諸位對其為人就可以有大致的了解。
甯王連日進攻安慶城不利,便找來了一個叫潘鵬的投降官員進城勸降,此人是安慶人,所謂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甯王兄估摸著看在老鄉份上,城內的守軍應該會給兩分面子。
這是個比較愚蠢的想法,你都把軍隊堵在人家城門口了,還指望老鄉感情?
潘鵬兄可不蠢,他還想多活兩天,可是領導的意思也是不能違背的,無奈之下他派了一個親戚進城招降,接下來的事情就有點聳人聽聞了。
楊銳兄實在是個不搞客套的人,勸降信他看都不看,就一刀把潘老鄉的親戚砍了,砍了人還不肯罷休,竟然還極有耐心地碎了尸,把手腳分別砍斷,一樣樣地丟下城樓示眾,如此可怕之場景在今日恐怖片中也不多見。
砍人碎尸之類的事情確實有點駭人聽聞,但楊銳兄畢竟是個武官,殺人也不是頭一次,有點心理問題不奇怪,所以這事放他身上也算基本正常。
可另一位張文錦知府就不同了,他自幼讀書文官出身,凶狠毒辣卻也不落人後,楊銳在前面殺人,他已經繞到城內,把潘老鄉在城內所有沾親帶故的親戚都翻了出來,砍了個干乾淨淨。潘老鄉聽說之後,當即吐血暈倒。
[684]
看見兩位守城大人手段如此狠毒,城內守軍都毛骨悚然,心驚膽戰,紛紛表示願意拼死守城,一時之間士氣大振。
城外的甯王搞不清狀況,也不明白為什麼勸降還勸出了反效果,沒有辦法,他只好自己親自出馬督戰,鼓舞士氣。可城內的士兵在死亡的威脅下(主要來自楊、張兩位大人),拼命地抵抗,叛軍進展不大。
十幾天過去了,甯王仍然站在城外眺望安慶,急得他團團轉,只能把劉養正找來破口大罵:
“你們這幫廢物!安慶都攻不下,還說什麼金陵(即南京)!”
此路不通,可別無他途,所以罵完了的甯王還是要接著督戰攻城,此刻他才明白老祖宗朱權為什麼當年被人欺負到了家,卻還是忍氣吞聲——造反實在是個苦差事啊。
正當甯王在安慶城啃磚頭的時候, 王守仁先生那里卻已經亂成一團。
甯王兵臨安慶城下的消息傳來時,王司令慌得不行,跳下床顧不上穿鞋,光著腳跑去看地圖,他雖然已經估計到了對方的計劃,卻沒想到甯王動作竟如此迅速。情急之下,立即下令軍隊集結,准備出發。
但在短暫的慌亂之後,王司令員突然恢複了平靜,他撤回了出兵的命令,卻增派了打探消息的人,還別有興致地和那些額頭冒汗,驚慌失措的下屬們拉起了家常。
礙于之前的教訓,王司令的部下不敢自作聰明,也沒人詢問原由,而不久之後傳來的消息也驗證了司令大人的英明決策——安慶依然在堅守之中,暫時無憂。
這下大家心里的石頭才算落了地,紛紛回家磨刀擦槍,只等王司令一聲召喚,指向哪里,就打到哪里。
可王守仁這輩子似乎就不打算讓人消停,一貫專兵的他竟然表示要開會聽取群眾意見。
既然王司令要開會,大家也只好跟著去湊熱鬧了。
這是甯王之亂中最為重要的一次軍事會議,王守仁分析了局勢,表示目前有兩個目標,一個是救援安慶,另一個是攻擊敵軍老巢南昌,要求與會人等發表意見。
出人意料的是,這次開會竟然沒有發生任何爭論,因為大家一致認為,前往安慶是唯一的選擇。
理由很充分:甯王造反准備多年,南昌的守備十分嚴密,如果貿然攻城,一時很難攻得下,而他進擊安慶失利,士氣很低,我軍抄他後路,與安慶守軍前後夾擊,必然一舉擊潰,到時候南昌不攻自破。
實在是條理清晰,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無論怎麼看,這個結論都是對的。
最後王司令總結發言:
“不對。”
[685]
判斷
“只能攻擊南昌。”
這就是王司令的判斷,鑒于他一貫和別人看法不同,所以大家也不怎麼吃驚,只是睜大眼睛,想看看王司令這次又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你們的看法不對,南昌在安慶的上游,如果我軍越過南昌直接攻擊安慶,則南昌守敵必然會攻擊我軍後部,斷我軍糧道,腹背受敵,失敗必在所難免,而安慶守軍只能自保,怎麼可能與我軍前後夾擊敵軍呢?”
當然了,聽眾的疑問還是有的:
“南昌城池堅固,一時之間如何攻下?”
對于這個問題,王司令胸中早就有了一大把竹子:
“諸位沒有分析過軍情嗎,此次甯王率全軍精銳進攻安慶,南昌必然十分空虛,此時進攻,自然十拿九穩!”
“南昌一破,甯王必定回救,首尾不相顧,無需時日,叛軍必敗!”
王守仁有才,太有才了。
因為他作出了正確的判斷。
在明代的最高軍事決策機構兵部衙門里,有這樣一句嚇唬人的話—— “敢鬧事,就發配你去職方司!”
這句話但凡說出來,一般的兵部小官就會立馬服氣,老老實實地干活。這其中可謂大有奧妙:兵部下設四個司,類似于今天中央部委的司局級單位,而職方司之所以如此著名,是由于它在明朝官場中有一個十分特別的評價——最窮最忙。
但就是這個最窮最忙的衙門,卻在軍事戰爭中起著最為重要的作用。
因為這個所謂的職方司,主要職責是根據軍事態勢作出判斷,擬定軍事計劃,進行軍事統籌。大致就相當于今天的總參謀部,職方司最高長官是郎中,相當于總參謀長。
這職位聽起來很威風,很多人卻打死也不去,躲都躲不及。原因很簡單,可以用六個字概括——沒油水,背黑鍋。
千里做官只為錢,撈不到錢誰有動力豁出命去干?更要命的是,這個職位收益極小,風險極大,比如王守仁曾經當過主事(相當于處長)的武選司,就是兵部下屬的著名肥衙門,專門負責武將人事選拔調動工作,下去調研有好酒好肉好娛樂招待,提拔個把人上來就能收錢,就算這人不能打仗,歸根結底也是他自己的問題,不至于追究到人事部門來。
[686]
職方司就不同了,它不但沒有油水可撈,靠死工資過日子,還要作出正確的軍事判斷,並據此擬定計劃,一旦統籌出了問題,打了敗仗追究責任,那是一抓一個准,根本跑不掉。
可偏偏戰爭中最有趣也最殘酷的,就是判斷。
《三國演義》里面的諸位名將們是不用擔心判斷的,因為他們的勝負都是天注定,比如曹操兄看到大風刮倒了自己營帳里的帥旗,就能斷定劉備先生晚上來劫營。
如果這是真的,那麼有志報國的各位青年就不用再讀兵書了,可惜的是,在時間機器尚未發明之前,戰場上的任何一方都不可能預知對手的策略和戰爭的結局,將領們只能根據種種蛛絲馬跡和戰場經驗來作出預測,當然了,根據史料記載,某些實在拿不定主意的將領們,會使用最後的絕招——算命。
但無論你有多麼精明或是愚蠢,最後你總會搞出一個自己的戰場判斷,該打哪里,何時打,該守何處,怎麼守。
于是最能體現戰爭藝術奧妙的時刻終于來到了,一千個指揮官可能有一千個判斷,而讓人啼笑皆非的是,在戰爭結局揭曉之前,這一千個判斷似乎都是正確的,都有著確鑿的理由和證據。
可是戰爭這道完美的數學題,只有一個正確的答案。
王守仁放棄了看似無比正確的安慶,決定進攻南昌,後來的形勢發展證明,他的抉擇是正確的。
但得到眾人認同的王守仁心中仍然是不安的,因為他知道,這個計劃還存在著一個極大的變數——攻取南昌之後,甯王卻不回兵救援,而是全力攻下安慶,直取南京,該怎麼辦?
管不了那麼多了,先攻擊南昌!
正德十四年(1519)七月戍申,王守仁正式起兵。
他向江西全境發布勤王軍令,並率領直屬軍隊日夜進軍,很快抵達臨江府,在那里,他再次會合了臨江、贛州、袁州各地趕來的“義軍”(成分極其複雜,大都是流氓強盜),總兵力達到八萬余人。王守仁馬不停蹄,命令軍隊加快速度,逼近那最後的目標。
南昌,七月十七日,王守仁站在城外,眺望著這座堅固的城池。
一個月前,他從這里逃走,滿懷悲憤,孤身奔命。
一個月後,他回到了這里,兵強馬壯,銳氣逼人。
無論如何,了結的時刻終于還是到了。
[687]
夜戰
按說到了這個份上,就應該動手打了,可大家別忘了,這支軍隊的指揮官是
王守仁先生,王司令帶兵自然有王司令的打法,但凡打仗之前,他如果不搞點自己的特色(陰謀詭計),是不會罷休的。
首先他派人四處傳揚,大張旗鼓,說自己手下有三十萬人(敢吹),還特別說明這都是從福建和廣東調來的精銳部隊,絕非傳言中的烏合之眾(傳言是真的)。


上篇:第181節     下篇:第18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