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85節  
   
第185節

這里插一句,雖然史書上為了保持伍文定先生的形象,沒有交代著火之後的事情,但我堅持認為伍先生還是及時地滅了火,畢竟只是為了擺造型,任由大火燒光胡子也實在沒有必要。要知道,伍先生雖然狠,卻也不傻。
榜樣的力量確實是無窮的,伍文定的英勇舉動大大鼓舞了士兵們的士氣,他們萬眾一心,冒著敵人的炮火,奮勇前進,擋住了敵軍進攻,局勢再次穩定下來。
一方有名將壓陣指揮,士氣旺,另一邊有醫療補助,不怕砍,兩軍在鄱陽湖邊僵持不下,竭力厮殺,你來我往,死傷都極其慘重。
此時天色已近黃昏,仗打到這個份上,雙方都已經精疲力竭,勝負成敗只在一線之間,就看誰能堅持到最後一刻。
朱宸濠已經用盡全力了,但讓他感到安慰的是,對面的王守仁也快支持不住了,畢竟自己兵更多,還有水軍艦船,只要能夠挺住,必能大獲全勝。
可是就在他眺望對岸湖面的時候,才猛然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王守仁也是有水軍炮艦的!
奇怪了,為何之前艦炮射擊的時候他不還擊呢?
還沒有等他想出所以然來,對岸戰船突然同時發出轟鳴,王司令的親切問候便夾雜著炮石從天而降,一舉擊沉了朱宸濠的副艦,他的旗艦也被擊傷。
答案揭曉:1、王司令喜歡玩陰的,很少去搞直接對抗。2、他的艦船和彈藥不多,必須觀察敵艦主力的位置。
徹底沒指望了。
所謂“行不義者,天亦厭之”,大致可以作為當前局面的注解。朱宸濠呆呆地看著他的士兵節節敗退,毫無斗志地開始四散逃跑,毫無反應。
大炮也用了,錢也花了,辦法用完了,結局如此,他已無能為力。
戰斗結束,此戰朱宸濠戰敗,陣斬二千余人,跳河逃生淹死者過萬。
[696]
不長記性啊
到了現在,我才不得不開始佩服朱宸濠先生了,因為雖然敗局已定,他卻並不打算逃走,趁著天色已晚,他將所有的艦船集結起來,成功地退卻到了鄱陽湖岸的樵舍。
他決定在那里重整旗鼓。
下面發生的情節可能非常眼熟,請諸位不要介意。
由于陸地已經被王守仁軍占據,為保證有一塊平穩的立足之地,朱宸濠當機立斷,無比英明地決定——把船只用鐵索連在一起(連舟為方陣)。
當然了,他對自己的決定是很得意的,因為這樣做好處很多,可以方便步兵轉移、可以預防風浪等等等等。
這是正德年間的事情,距離明初已過去了一百多年,《三國演義》已經公開出版了,而且估計已風行多年。
我十分不解,朱宸濠先生既然那麼有錢,為什麼不去買一本回來好好看看?要麼他沒買,要麼買了沒細看。
朱宸濠先生,這輩子你是沒指望了,希望下輩子能夠好好學習,用心讀書。
這些事情忙活完了,朱宸濠總算松了口氣,他活動活動了筋骨,回去睡覺。
王守仁沒有睡覺,朱宸濠前半夜忙活時,他派人看,等朱宸濠完事了,他開始在後半夜活動,整整活動了一宿,搞定。
從後來的事情發展看,王守仁是應該看過《三國演義》的,而且還比較熟。
正德十四年(1519)七月二十六日 晨
朱宸濠起得很早,因為今天他決定殺幾個人。
在旗艦上,朱宸濠召開了戰情總結會,他十分激動地痛斥那些貪生怕死、不顧友軍的敗類,還特別點了幾個人的名,那意思是要拿這幾位拿錢不辦事的兄弟開刀。
可還沒等他喊出“推出斬首”這句頗為威風的話,就聽見外面的驚呼:
“火!大火!”
昨天晚上,王守仁作了明確的分工,將艦隊分成幾部分,戴德孺率左翼,徐璉率右翼,胡堯元等人壓後,預備發起最後的攻擊。
得力干將伍文定負責准備柴火和船只。
下面的情節實在太老套了,不用我說相信大家也能背出來,具體工藝流程是——點燃船只發動火攻——風助火勢——引燃敵艦——發動總攻——敵軍潰退。
結局有點不同,朱宸濠沒有找到屬于他的華容道,看到漫天火光的他徹底喪失了抵抗的勇氣,乖乖地做了王守仁軍隊的俘虜,與他同期被俘的還有丞相李士實一干人等,以及那幾個數字(閔二十四、凌十一、吳十三)家族出身的強盜。
不讀書或者說不長記性的朱宸濠終于失敗了,並為他的行為付出了代價,他有當年朱棣的野心,卻沒有他的能力。
所以他也只能到此為止。
[697]
一般來說,奸惡之徒就算死到臨頭,也是要耍一把威風的,劉瑾算一個,朱宸濠也算一個。
被押解下船的朱宸濠獲得了高級囚犯的待遇——騎馬,他渾然不似囚犯,仍然擺著王爺的架子,輕飄飄地進入了軍營,看見了王守仁,微笑著與對方打起了招呼:
“這些都是我的家事,何必勞煩你如此費心?”(此我家事,何勞費心如此)
王守仁卻沒有笑,他怒視著朱宸濠,命令士兵把他拉下馬,捆綁了起來。
王守仁不會忘記,這個談笑風生的人為了權勢和皇位,殺死了孫燧,發動了不義的戰爭,害死了許多無辜者,他是不值得同情的。
捆綁的繩索終于讓朱宸濠慌張了,他現在才開始明白自己此刻的身份——不是藩王,而是死囚。
于是他開始求饒。
“王先生,我願意削除所有護衛,做一個老百姓,可以嗎?”
回答十分干脆:
“有國法在!”
朱宸濠低下了頭,他知道等待著自己的將是什麼。
不見棺材不掉淚啊,朱宸濠先生,悔晚了點吧!
七月二十七日,甯王之亂正式平定,朱宸濠准備十年,在南昌起兵叛亂,後為贛南巡撫王守仁一舉剿滅,前後曆時共三十五日。
一個月前的王守仁先生手無寸鐵,孤身夜奔,他不等不靠,不要中央援助(也沒有),甚至不要中央政策(沒人給),轉瞬間已然小米變大米,鳥槍換大炮,就此平定了叛亂,名垂千古。
此等空手套白狼之奇跡,可謂絕無僅有,堪稱不世之奇功。
在我看來,支撐他一路走來,建立絕代功勳的,除了無比的智慧外,還有他那永不動搖的信念——報國救民、堅持到底的信念。
事情終于辦完了,叛亂平定了,人抓住了,隨從大臣三百多人愣是一個都沒溜掉(打水戰呢,人家咋逃),連通緝令都不用貼,更別說費事印啥撲克牌了,也算給國家節省了資源,多少為戰後重建打個基礎。
一切都結束了。王守仁曾經這樣認為。
然而一貫正確的王大人錯了,恰恰相反,其實一切才剛剛開始。
一場真正致命的考驗正在前面等待著他。


明朝那些事兒3 第十七章 死亡的陰謀
最後的征途
雖然時間晚了一點,可是甯王叛亂的消息還是傳到了宮里,雖然此時王守仁已經跑到了吉安,准備反擊,京城里的官員們卻並不知道這一點。
他們只知道甯王在過去的很多年里,送了他們很多錢,這麼看來,他的這次反叛一定計劃嚴密,難以平定。于是乎京城中一片慌亂,收拾行李准備溜走的大有人在。
只有兩個人表現出了完全不同的態度,一個是自信,另一個是高興。
自信的是兵部尚書王瓊,他自拍著胸脯撫慰大家那脆弱的心靈:
“大家不要慌,我當年派王伯安(守仁字)鎮守贛南,就是為了今天!有他在,數日之內,反賊必然被擒!”
說得輕巧,有這麼容易嗎?
至少在當時,王尚書的話是沒有幾個人信的。
高興的那個人是朱厚照,他高興壞了,高興得手舞足蹈。
朱宸濠,你居然敢造反,好,太好了,看我親自去收拾你!
對于永不安分的朱厚照來說,這實在是一個天賜良機,不用出關走那麼遠打蒙古人了,現成的就有一個,真是太方便了。
他很快下達了命令——親征!
大臣們可以忽視王瓊的話,卻不能不管這位大爺,于是之前的那一幕又出現了,無數大臣拼命上書,還推出了楊廷和,希望這位楊師傅帶頭說話,阻止朱厚照的冒險行動。
可是這一次,朱厚照沒有退讓。
他已經忍受得太久了,這幫老頭子已管了他十幾年,看這樣子是想要管到他進棺材才肯罷休。
還有這個“楊師傅”,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又不是你兒子,憑什麼多管閑事?!
面對著朱厚照那堅定的目光和決然的口吻,楊廷和明白,這次他們是阻止不了這位大爺了。
由他去吧!
楊廷和無可奈何地擔任了留守的工作,看著朱厚照收拾行裝,穿戴盔甲,准備光榮出征。
當時朝中的官員們對朱厚照的親征幾乎都持反對意見,只有一個人除外,這個人就是朱厚照的第一寵臣江彬。
他極力地鼓勵朱厚照親自出戰,並積極做好各種籌備工作,這種賣力的表現也贏得了朱厚照的贊賞。
然而朱厚照並不知道,這個看似聽話的奴才,在他唯唯諾諾贊成出征的背後,卻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和陰謀。
在江彬的幫助下,朱厚照很快召集了所有京軍的精銳,定于正德十四年(1519)八月正式出征。
然而就在一切俱備,只等開路的時候,幾匹快馬奔入京城,帶來了一封加急奏報。
奏報是王守仁發來的,內容很簡單,就是告訴大家,不用急了,也不用調兵,我王守仁已經解決了問題,諸位在家歇著吧。
這是一封捷報,按照常理,應該立刻交給皇帝陛下,然後普天同慶,天下太平。
然而江彬卻一反常態,將這封捷報藏了起來。


上篇:第184節     下篇:第186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