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87節  
   
第187節

江彬的胃口很大,不但打算要他的錢,還想要他的命,他的江山。
為此,他設定了圈套,准備借此出征的機會除掉朱厚照。而對于這一切,朱厚照還蒙在鼓里,在他的眼里,江彬是一個十分可靠聽話的人,說到底,他還只是一個不到三十歲,缺乏社會經驗的年輕人。
朱厚照這輩子也算是多姿多彩,短短的十幾年,他就遇上了三次謀反,劉瑾(存在爭議)、朱寘鐇、還有最近的朱宸濠。
或許是上天保佑吧,這三次謀反竟連他的一根汗毛都沒有傷到,但這一次不同,致命的威脅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
陰謀的黑手正慢慢地伸向毫無察覺的朱厚照,很快,它將扼住皇帝陛下的喉嚨,置之于死地。
最後的敵人
可是生活就如同電視劇一樣,總會有點波瀾起伏,當江彬看到那封要命的奏折時,他那自以為聰明絕頂、運籌帷幄的腦袋終于懵了。
這封奏折比較長,精選內容如下:
“先于沿途伏有奸黨,期為博浪、荊軻之謀。”
“誠恐潛布之徒,乘隙竊發,或有意外之虞,臣死有遺憾矣!”
這幾句話應該比較好理解,就不解釋了。最後介紹一下落款作者——贛南王守仁。
順便說兩句,這封奏折朱厚照看了,卻並未理會。
在這之前,江彬和王守仁也算某種程度上的戰友,畢竟當時他們有朱宸濠這個共同的敵人。
但王守仁的顯赫戰功讓江彬憤怒了,他沒有想到,這個一沒錢二沒兵的家伙竟然平定了叛亂,搶了自己的風頭。而這份奏折上的每一個字,在江彬看來,都是在說自己。
紅眼病外加做賊心虛,江彬決定先拿王守仁開刀。
有一份雜志曾經評過人類有史以來最不應該犯的戰略錯誤,經過投票選舉,一個結果以超高票數當選——武力進攻俄國。這個結果比較靠譜,連拿破侖、希特勒這樣的猛人,千里迢迢去啃了幾口西伯利亞的雪,最後也只能灰溜溜地跑回來。
如果要評選正德年間最不應該犯的錯誤,翻翻史書,不用投票大概也能得出一個結論——和王守仁先生叫板。
[704]
其實王守仁寫的這份奏折並非指向江彬,他說的主要是朱宸濠的余黨,當然了,其間是否有隱含的意思,也是值得研究的。
要知道,雖然王守仁先生看起來像個二愣子,實際上不但精通兵法,還擅長權謀。他很會做人,在官場也算是個老油條了,經常和人稱兄道弟,他和兵部尚書王瓊(此時即將調任吏部尚書)的關系一直很好,他的群眾基礎也是相當不錯的。
當然了,內閣中也有一個人不喜歡他——楊廷和,不過這似乎也無關緊要。
有了這些人際關系,王守仁先生自然消息靈通,從半年後他采取的那些緊急行動看,他對于江彬的陰謀應該早有察覺。
于是,繼朱宸濠之後,江彬成為了王守仁的新敵人,事實證明,他是一個比朱宸濠可怕得多的對手。
江彬想出了一個很惡心人的方法,他在等待一個機會,要像貓捉老鼠一樣,先慢慢整治王守仁,然後再除掉他。
這個機會很快就出現了。
正德十四年(1519)九月,王守仁再次上奏,這次他提出了一個要求:希望能夠將朱宸濠送到南京,在那里舉行獻俘儀式。
王守仁的這個意見看似簡單,背後卻隱藏著極為深遠的考慮。
按照朱厚照的計劃,是要到南昌與朱宸濠作戰,而朱宸濠雖然現在已經被捕,朱厚照卻似乎並不罷休,准備一路走下去,搞個轟轟烈烈的武裝游行。
從京城到山東,已經惹出了那麼多的事情,十幾萬大軍和那群奸邪小人要真的進了江西,吃吃喝喝加上打家劫舍撈點外快,老百姓估計就不用活了。
所以南京是最好的地點,反正皇帝陛下也玩了很久了,到南京後就別動了,免得四處折騰,況且南京也是帝都、特大城市,在這里搞儀式也算有了面子,快點完事您就快點回去吧,大家都方便。
朱厚照在行軍路上收到奏折,看後沒多想,就交給了旁邊的江彬,詢問他的意見。
江彬看懂了,他完全領會了王守仁的良苦用心,知道他為了百姓安甯,不願再起事端。
然後他對朱厚照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絕對不可!”
[705]
“千里迢迢帶領大軍到此,怎麼能夠空手而歸!”
但是朱宸濠都被抓了,還能打誰呢?
“把他放回鄱陽湖,陛下再抓一次!”
如此缺心眼的主意都能想出來,也算壞得只剩渣了。
朱厚照十分高興,他同意了江彬的提議。
這是個十分陰毒的建議,其中包含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一旦皇帝和十萬大軍進入了江西,以戰後的混亂局面,其給養必然無法供應。養兵要管飯,沒飯吃了就會去搶,到時局勢必然混亂不堪。
而最為混亂的時候,也就是最好的時機。
這個處理意見很快傳到了王守仁的耳朵里,他驚呆了。
他很清楚,這個方案極其凶險,如果照此執行,一場新的浩劫必然興起,那些好不容易躲過戰亂,生存下來的無辜百姓終將逃不過死亡的命運。
可是怎麼辦呢?
江彬的命令就是皇帝的命令,你能和皇帝講道理嗎?
王守仁似乎再次走到了窮途末路,在初露寒意的秋夜,孤燈之下,他開始了緊張的思索。
大軍就要來了,局勢已經無法控制,時間所剩無幾,必須想出辦法,必須想出辦法!
但這次王守仁的智慧似乎沒有任何用處,他冥思苦想了一夜,也沒有想出方法。
看來只剩下那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了,這也是他唯一的選擇——抗命。
違抗聖命者,大逆!
王守仁很清楚這一點,但他依然決定這樣做,去換取那些無辜百姓的生命。
不能再等待了,帶上朱宸濠去南京,絕不能讓他們進入江西一步!
我確信這樣做是正確的。
正德十四年(1519)九月 壬寅
王守仁帶領隨從,押解著朱宸濠,向著自己未知的命運踏出了第一步。
覺悟
懷著揣測不安的心情,王守仁上路了,應該說,他做出了一個勇敢的決定,但很快,王守仁就意識到,自己的這次無畏舉動可能並不能改變什麼。
他突然發現,即使自己抗命離開地方,主動交出朱宸濠,也未必能夠保全江西百姓,萬一那幫孫子不依不饒,朱宸濠到手之後還是要去江西鬧事,那該怎麼辦?
答案是沒辦法。
可沒辦法的王守仁也只能繼續往前走,然而剛走到半路,他卻得到了一個看似無關緊要的消息:皇帝陛下派出了一支先遣隊,日夜兼程向江西進發,已經抵達杭州。
[706]
應該說,這事和王守仁關系不大,管它什麼先遣隊、游擊隊,反正到地方把人一交,之後回家往床上一躺,要殺要剮看著辦。
可當王守仁聽見先遣隊負責人的名字的時候,他改變了主意。
他決定去見一見這個人。
這個關鍵的決定最終挽救了他,挽救了無數的無辜百姓。
先遣隊的負責人是張永。
對于這個人,我們並不陌生,他雖然經常干點壞事,不能算是個好人,卻也講道理、通情理,十年前和楊一清通力合作,除掉了劉瑾。
正是基于他的這些優良表現,王守仁相信張永還是一個有良心的人,他希望能夠爭取這個人,畢竟現在已經沒有別的指望了。
正德十四年(1519)九月丁末,王守仁帶著朱宸濠抵達杭州,立刻前往府邸拜會張永。
據說當時王守仁沒帶任何禮物,是空著手去的,這倒也比較明智,按張永的級別和送禮檔次,王先生就算當了褲子也是送不起的。
他沒權也沒錢,卻准備爭取權宦張永的支持——憑借他的勇氣和執著。
畢竟是個巡撫,看門的也不敢大意,立刻通報了張永。
正當他在門口考慮見面措辭的時候,卻得到了一個意外的答複:不見!
張永不是傻瓜,他知道王守仁來干什麼,想干什麼,這麼大的一個黑鍋,他是不會背的。
看門的二話不說,立馬把大門關上了。
面對著緊閉的大門,王守仁似乎明白了什麼,但他並沒有退縮。
他不再接著敲門,卻退後了幾步,大聲喊出了他的憤怒:
“我是王守仁,為黎民百姓而來!開門見我!”
飽含悲憤與力量的聲音穿透了沉默的大門,回蕩在空曠的庭院中,震動著院中每一個人。
大門打開了。
張永終于出現在王守仁的眼前.但他似乎並不打算和這位王先生交朋友,只是漫不經心地問道:
“王巡撫來干什麼?”
王守仁並不在意對方的冷淡態度,他用十分誠懇的語氣說出了發自肺腑的話:
“江西的百姓久經朱宸濠的壓榨,又經曆了叛亂,還遇上了天災(兵亂繼以天旱),而今大軍執意要去江西,兵餉糧草絕難供應,到時民變再起,天下必將大亂!蒼生何辜!”
“張公公你深得皇上信任,望能勸聖駕返京,則江西幸甚,百姓幸甚!”
然而王守仁這番飽含深情的話卻並沒有能夠打動張永,對久經宦海的張太監來說,這些所謂的悲劇似乎並不重要。
他仔細想了一會,面無表情地提出了他的要求:
“進言自然可以,但是有一個條件。”
[707]
“什麼條件?”
張永用手指了指,試探地問道:“必須把那個人交給我,你願意嗎?”


上篇:第186節     下篇:第188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