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90節  
   
第190節

于是老光棍們的幸福時光到了,原本找不到老婆,一下子成了緊俏產品,很快被搶光,有一些有老婆的也被搶了,不過這個問題不大,當年娶兩個老婆也是國家允許的。
而那些平日就出名的風流才子此刻就麻煩了,由于聲名在外,立刻成為了多家搶奪的對象,據說有一位姓金的秀才被三家同時拉住,最後被人多勢眾的一家搶了回去,他本人倒有幾分骨氣,趁人不備就爬牆逃走,可剛落地沒多久,就又被另一家搶了回去。
相信對于這一景象,很多男同志都是身不能至,心向往之,不過請諸位節哀,在今天這一幕是絕對不會出現的,最新數據顯示,男女比例已經達到117:100,按照這個比例,一百多人中就有十七位先生是注定要將光棍進行到底了。
據說這個比例還要進一步拉大,相信在不久之後的將來,娶到老婆的仁兄們就可以自豪地拍拍胸脯,喊一聲老天保佑,阿彌陀佛了。
最後還要告誡大家,這種上街搶人的方式如果用在現代,那是未必能夠行得通的,因為在今天的街頭,憑外表相貌搶人,只能保證你搶到的是人,卻不一定是個男人。如果你運氣好,沒准還能搶到幾個超女。
無論如何,揚州算是徹底亂了,如果鬧下去情況會完全失控,大禍將起,萬幸的是,揚州還有一個叫蔣瑤的知府。
這位蔣知府平日與人為善,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不出頭不行了,他跑去找吳經,希望他撈一把就夠了,及早收手。
吳經哪里把這個地方官放在眼里,只漫不經心地回了一句:
“膽敢抗命,就殺了你!”
蔣知府說了半天好話,卻得到這個一個答複,氣憤到了極點,他豁了出去:
“趁早告訴你,我抗命自然該死,但百姓是朝廷的百姓,要是逼反了他們,到時追究責任,你也跑不掉!”
吳經一盤算,倒也是這麼回事,這才老實了點,局勢終于得到了控制。
要說這位蔣知府也真是硬漢,經過這麼一番折騰,他也徹底想開了,無非就是一死,還有什麼話不敢講,他打定主意,要讓朱厚照早點滾蛋。
[716]
朱厚照真的來了,他老人家倒還比較老實,只是拿著魚竿去湖邊釣魚。蔣知府也在一旁陪同,此時江彬已經得到了吳經的報告,說這個蔣瑤妨礙他們發財。于是江彬准備難為一下這位知府。
正巧此時,朱厚照釣上了一條大魚,他按照老傳統,開玩笑地說:“這條魚可賣五百金!”
江彬在一旁聽見,立刻說道:
“蔣知府,這條魚你就買了吧。”
這明顯是坑人,可出人意料的是,蔣瑤竟然答應了,他不但答應,還馬上趕回家拿錢。
沒過多久,蔣瑤就捧著一些首飾和一堆衣服回來了。
朱厚照奇怪了:
“你這是干什麼?”
蔣瑤昂著頭大聲說:
“國庫沒有錢!我只有這些東西了。”
江彬嚇得臉都白了,可是朱厚照卻沒有發火。
他低頭想了一下,笑了起來,把魚丟給了蔣瑤:
“你去吧,這條魚送給你了。”
事情到這里也算告一段落了,但蔣知府可謂是多年死火山突然爆發,一發不可收拾,打定了主意,就算死也要把朱厚照這尊大佛送出揚州。
不久之後,朱厚照派人來找他要當地特產——瓊花。
蔣瑤先生是這樣回答的:
“瓊花本來是有的,但自從宋徽宗去北方打獵,這花就絕種了,所以沒花送陛下。”
這是一句十分刻薄的話,前面曾經說過,所謂去北方打獵,學名是北狩,就是當俘虜的意思,這是明目張膽地把朱厚照先生比作亡國之君。
傳話的人嚇得目瞪口呆,半天呆著不動。
蔣瑤隨即大喝一聲:
“愣著干什麼,照原話去回就是了,有什麼事我來承擔!”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朱厚照聽到了這句話,只是歎了口氣,笑了笑,輕松地表達了他的意見:
“也就這樣了,我們離開這里吧。”
在這場皇帝與文官的斗爭中,執著的蔣瑤勝利了,他准備歡送朱厚照先生早離疆界。
可是朱厚照先生永遠是出人意料的,就在即將離開揚州的時候,他找來了蔣瑤,直截了當地告訴他:自己不能白來,無論如何,你得搞點本地土特產品給我。
這就是傳說中黑暗專制、恐怖獨裁的明朝皇帝,如此低聲下氣地要東西,著實體現了其“專制獨裁”的本質。
朱厚照的態度固然讓人吃驚,但更意外的事情還在後頭。
對于皇帝的要求,蔣瑤只回答了一句話:
“揚州沒有土特產。”
[717]
對此,朱厚照又是一陣苦笑,但皇帝大人就這麼空手開路似乎不太體面,結果無奈之下,他硬要了五百匹苧白布,也算掙回了點面子。
蔣瑤終于松了口氣,雖然他不喜歡朱厚照,但基本禮儀還是要的,人都要走了,總得意思意思,于是他命令下屬擺了酒席,請朱厚照吃飯,算給皇帝大人送行。
可在酒席上發生的事情卻讓這位知府終身難忘。
朱厚照鄭重其事地接受了邀請,向官員們揮手致意,大家正准備聆聽他的指示, 這位仁兄卻突然翻了臉:
“擺這麼多酒席干什麼,我也吃不了,你們竟然如此浪費嗎?”
下面的蔣瑤捏了捏自己的臉,他怕自己在做夢,一夜之間,朱厚照怎麼就轉了性,成了勤儉持家的模范?
可皇帝大人似乎越說越氣,發了話:
“我不吃了!”
看著皇帝發了火,官員們不知所措,現場氣氛十分尷尬。不過不用急,朱厚照先生的這句話還沒說完。
沒等官員們反應過來,朱厚照卻又換了一幅笑臉,補充了剛才發言的下半句:
“把這些酒席折成銀兩交給我就是了。”
現場立刻陷入了寂靜,極度的寂靜。
怎麼著?吃不了打包帶走也就罷了,您還要折現金?
這兄弟還真講實惠啊!
看著發愣發呆的官員們,朱厚照得意了,他放肆地開懷大笑,就此揚長而去。
皇帝陛下自然不缺錢,更不用說這幾個酒席錢,他這樣做的原因很簡單——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娛樂百官,其樂無窮啊!
正德十四年(1519)十二月丙辰,朱厚照終于到達南京,至此,自八月從北京出發,一路走一路游,足足四個月時間,朱厚照終于達到了他此次旅行的終點。
在這里,他將遭遇人生中最大的危機。
不詳的預兆
當朱厚照得意洋洋地踏入南京城時,他身邊的江彬也被激動的情緒所籠罩。
但是他激動的原因與朱厚照先生截然不同,經過長期的籌劃和准備,他的計劃已經完成,即將進入實施階段,而實施的最佳地點,就是南京。
而在這之前,他還必須處理一個心頭大患——王守仁。
但王守仁先生太不容易對付,所以這次他設計了一個極為陰毒的圈套,並指使張忠具體執行。
[718]
不久之後,張忠在朱厚照前轉悠的時候,突然不經意間感歎了一句:
“王守仁實在不是個忠臣啊。”
朱厚照問他為什麼。
“他現在一直在直隸(南)江西一帶,竟這麼久都不來朝見陛下,實在目中無人,陛下如果不信,可以召見他,此人一定不會來的!”
聽起來是個有意思的事情,朱厚照決定試一試。
江彬之所以能肯定王守仁不會應召,其中大致包含了“狼來了”的原理。
以往江彬經常假冒朱厚照的名義矯旨辦事,大家心里都有數,而王守仁和他矛盾很深,唯恐上當受騙,前來受死。而以王先生的性格,萬萬不會想到,這次的旨意真的是皇帝陛下發布的。
王巡撫,安心呆著吧,藐視皇帝的罪名你是背定了!
可沒過多久,他就又懵了,因為有人告訴他,王守仁已經趕到了蕪湖,正准備覲見皇帝。
讓你來你不來,不讓你來你偏來!江彬想去撞牆了。
這自然還是要托張永先生的福,他及時通知了王守仁,讓他日夜兼程,快馬趕過來,給了江彬一下馬威。
所謂朝中有人好辦事,實在不是一句空話。
朱厚照也知道王守仁到了,他倒真的想見見這位傳奇人物,這下可把江彬、張忠急壞了,他們多方阻撓,准備把王守仁趕回去,絕不讓他與皇帝見面。
王守仁已經受夠了,他知道江彬還要繼續整他,這場貓捉老鼠的游戲很難有終結的時候,為了給江彬一個教訓,他准備反擊。
一天後,張忠突然急匆匆地跑來找江彬,告訴了他一個驚人的消息:
“王守仁不見了!”
又是一頭霧水
“他去哪里了?”
“派人去找了,四處都找不到。”
見鬼了,總不至于成仙了吧,看見他的時候嫌他礙眼,心煩;看不見他的時候怕他搞陰謀,心慌。
“快去把他給我找出來!”江彬的精神要崩潰了。
王守仁沒成仙,他脫掉了官服,換上了便裝,去了九華山,在去的路上,他逢人便說,自己已經看破紅塵,不想爭名奪利,准備到山里面當道士,了此余生。
王巡撫要當道士!這個轟動新聞頓時傳遍了大街小巷,張永不失時機地找到了朱厚照,告訴他,王守仁平定了叛亂,卻不願意當官,只想好好過日子,所以打算棄官不干,去修道了此一生。
朱厚照被感動了。
[719]
他找來江彬,狠狠地罵了他一頓,讓他今後老實點不要再亂來。
然後他傳令王守仁,不要再當道士了,繼續回來當他的官。
于是王道士在山里吃了幾天齋,清了清腸胃,又一次光榮複出。


上篇:第189節     下篇:第191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