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88節  
   
第188節

他口中所說的“那個人”,就是朱宸濠。因為對他而言,這都是一件可以用來邀功的珍貴禮物。
王守仁愣住了,半晌,他突然仰天大笑起來!
在這陣突如其來的笑聲中,張永憤怒了,他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羞辱。
于是他用飽含殺氣的口吻問道:
“敢問王巡撫,有何可笑?”
王守仁停住了笑聲,正色地回答道:
“那個人自然是要交給張公公的,我要此人何用?”
何用?你不知道可以請功領賞嗎?
從張永那不解的眼神中,王守仁明白了他的疑惑。
“在下起兵平叛,本為蒼生百姓,天下太平,如此而已。”
王守仁十分真誠地作出了解釋,然後他低下頭,等待著張永的答複。
然而這個答案卻讓張永陷入了更深的迷惑中,這個人孤身起兵,平定叛亂,事成之後卻不計功勞,不求富貴,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這對于張永來說,是一個很難理解的問題,當年他與楊一清合作鏟除劉瑾,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劉瑾大權在握,與他水火不容,殺掉劉瑾,他才能夠獨掌宮中監權。沒有好處的事情,誰又會去做?
可是眼前的這個人似乎是個例外,他以一人之力建立不世奇功,卻心甘情願地將手中最大的戰利品拱手讓出,只是為了那些與他並不相識的普通百姓?
張永閉上了眼睛,開始認真地思考,他想解開這個難解之謎,想了解眼前的這個奇怪的人,想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許久之後,他睜開了眼睛,因為他已經找到了問題的答案,在爾虞我詐的一生中,他第一次開始相信: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品質叫正直,有一種人叫義士。
“好吧,我來幫你。”
盟友的力量
王守仁略感意外地起身走出了張永的住處,但興奮已經湧滿他的身體,他終于找到了一個朋友,一個足可信賴的盟友。
這個朋友交得確實十分及時,因為不久之後,江彬就又來找麻煩了。
他也得知,王守仁已經帶著朱宸濠到了杭州,這麼大塊肥肉放在嘴邊,他立刻活泛起來。
只要把朱宸濠搞到手,平叛之功就手到擒來!
但顧及身份,總不能自己去找王守仁,考慮再三,他決定派一個錦衣衛去杭州要人。
[708]
江彬充滿了期待,而接到命令的錦衣衛也十分高興,因為在衙門差事里,這種奉命找下級官員要人要物的工作最有油水可撈,不但可以耍威風,還能趁機敲一筆,如果要求得不到滿足,就故意找茬,回去再狠狠告上一狀,讓你哭都沒眼淚。
可是找王守仁先生要錢,那是相當艱難的。
王守仁聽說有錦衣衛來要人,便推辭不見,表示人已經送到了張永那里,你有種就自己去要人吧。
錦衣衛先生自然不敢去找張永,人要不到,他卻也不走,那意思很明白,你得表示表示才行。
王守仁沒有錢,即使有錢他也不想給。
但是礙于面子,他還是給了點錢——五兩銀子。
沒錯,就是五兩。錦衣衛看著這點銀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極為憤怒,把銀子砸在地上,揚長而去。
這下王守仁先生有大麻煩了,得罪了這位仁兄,他回去之後自然會顛倒黑白,極盡能力攻擊詆毀,必欲除之而後快。
可是事到如今,已經很難挽回了,即使送錢賠禮也未必有用。
手下人十分擔心,王守仁卻怡然自得地告訴他們,他自有辦法讓這位錦衣衛不告黑狀。
但他似乎並不打算送錢,也不想賠禮,只是安安心心地一覺睡到天亮,悠閑地洗漱完畢,等著那位錦衣衛上門。
不久,這位仁兄果然來了,他雖是錦衣衛,但按照品級,他是王守仁的下級,按照官場規矩,他應該來辭行。
王守仁正站在庭院里等待著他,看著這個不懂規矩的鐵公雞,錦衣衛先生正想說兩句難聽的話,卻見王守仁先生三步並兩步,走到了自己跟前。
王守仁真誠地拉著他的手,深情地說道:
“我當年曾經蹲過貴部門的監獄(即正德五年那一次),老兄的同仁也見過不少,卻是第一次見到老兄你這樣的好人啊!”
這幾句莫名其妙的話徹底打懵了錦衣衛,他呆呆地看著王守仁,啞口無言。
“我怕閣下來去辛苦,特備薄禮(確實夠薄),沒想到閣下竟如此廉潔,居然分文不取!我這個人沒有別的用處,就是會寫文章,今後必定為閣下寫一篇文章,讓天下所有的人都知道閣下的高風亮節!”
錦衣衛踉踉蹌蹌地走了,唯恐在這里多呆一分鍾,這次他是徹底服了,心服口服。
[709]
其實錦衣衛大人也不是笨蛋,他十分清楚,王守仁是在拿他開涮,但他發現自己竟然發不得脾氣!因為在王守仁的那幾句話中,也隱含著殺機。
所謂“閣下如此廉潔”,是給他台階下,顧及他的面子,這是軟的。
所謂“我沒有別的長處就是會寫文章”云云,是在警告他,你要敢亂來,就寫一篇罵你的文字,讓天下人都知道你的惡行。這是硬的。
軟硬兼施之下,豈有不畏懼者?
王守仁清正廉潔,不願送禮,但麻煩一樣會自動找上門。面對著要麼送禮,要麼挨整的困局,王守仁用一種近乎完美的方法解決了問題。他堅持了原則,也躲過了麻煩。
如果你還不理解什麼是“知行合一”,那麼我來告訴你,這個故事就是“知行合一”。
錦衣衛先生哭喪著臉,給江彬帶回了那個讓他失望的消息——人已經被張永搶走了。
江彬氣急敗壞,但他很明白,張永先生惹不得,要是撕破了臉,自己也沒好果子吃,想來想去,只能拿王守仁出氣。
于是這個小人開始編造謠言,說什麼王守仁與朱宸濠本來是一伙的,因為王守仁怕事情不成功,才臨時起兵之類的鬼話,還派人四處傳播,混淆視聽。
這話雖然荒誕不經,但要是傳到朱厚照的耳朵里,王守仁先生還是很麻煩的,關鍵時刻,張永挺身而出。
他向朱厚照說明了來龍去脈,並氣憤地說道:
“王守仁如此忠臣,國之棟梁,為何要受到如此中傷?天理何在!”
朱厚照雖然喜歡玩,不服管,卻也是懂道理的。
所以當江彬來到朱厚照面前,繪聲繪色地描述了王守仁的“罪行”後,只得到了一句回答:
“你給我記住,這種話今後少講!”
還沒等江彬反應過來,朱厚照又給了他一悶棍:
“王守仁立刻複命,即日起為江西巡撫,按時到任,不得有誤。”
被領導罵得狗血淋頭的江彬退了出去,估計他這輩子也不會再打小報告了。
以德服人
其實江彬一直是個運氣不錯的人,他大字不識幾個,從小所學專業是打架斗毆,偏偏跟對了老板,頓時飛黃騰達,一發不可收拾。楊廷和對他客客氣氣,張永不敢招惹他,錢甯被他關進牢房,混到這個地步,也算是到頭了。
直到他碰見了王守仁。
費盡心思想奪人功勞,卻是竹籃打水,打小報告挖坑設圈套,最後自己掉了進去。
失敗,極其失敗。
[710]
到了這個地步,也該知難而退了吧,可是江彬同志偏不,他一定要和王守仁斗到底。考慮到皇帝面前有張永護著他,江彬決定轉移戰場,到江西去整王守仁。
惡人做到江彬這個程度,也算到頭了。不過這一次,他確實占據了先機。
當王守仁接到旨意,准備回到南昌就任的時候,江彬已經派遣他的同黨張忠等人率領部分京軍進入了江西。
這位張忠剛到南昌,就做了一件很惡毒的事情,他竟然逮捕了伍文定,把他捆了起來,要他交待所謂罪行。
可伍文定豈是好欺負的?他也不講客套,剛被綁住就跳起來大罵:
“老子爹娘老婆都不管,為國家平叛,有什麼罪?!你們這幫人都是在皇上跟前混飯吃的,竟然冤枉忠良,想給朱宸濠報仇嗎?如此看來,你們也是反賊同黨,該殺!”
這句話那是相當厲害,反賊的黑鍋誰敢背,張忠嚇得不行,最終也沒敢把伍文定怎麼樣。
看著從伍文定這里撈不到什麼東西,他們靈機一動,開始詢問朱宸濠的同黨,希望從他們那里得到王守仁協同叛亂的口供。
事實證明,反賊也比這幫人渣有道德,無論他們怎麼問,卻始終沒有一個人冤枉王守仁。
同時,張忠還鼓動手下的京軍,天天在南昌街頭尋釁鬧事,希望挑起事端,本地官員雖然盡力維護,但情況仍然很糟,人心日漸不穩,眼看要失去控制,釀成大亂。
在這關鍵時刻,王守仁回來了。
張忠終于找到了目標,他找來了上百士兵,分成三班倒,天天站在王守仁的家門口,只干一件事情——罵人。
這幫京城來的丘八都是老兵痞,罵人極其難聽,而且還指名道姓,汙穢到了極點。
王守仁的隨從和下屬們每每聽到這些話,都極為憤怒,准備找人收拾張忠。
然而王守仁反對,他明白張忠的企圖就是挑起是非,現在必須保持冷靜。
他采取了一種完全不同的處理方法,非但不跟京軍計較,還善待他們,病了給藥,死了給棺材,也從來不排擠歧視他們,本地人吃什麼,就給他們吃什麼。
沒有人給京軍們上思想教育課,但他們親身經曆的一切都在不斷地告訴他們:王守仁是一個好人,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
而轉變正是從這里開始的。
[711]


上篇:第187節     下篇:第189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