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91節  
   
第191節

江彬決定放棄了,因為他終于清醒意識到,王守仁先生是一個可怕的對手,是絕對無法整倒的。
而更重要的是,不久之後他要做一件驚天動地的事,如果稍有不慎,就會人頭落地,必須集中所有精力,全力以赴。
正德十五年(1520)一月,行動正式開始。
南京兵部尚書喬宇如同往常一樣,召集兵部的官員開會,並討論近期的防務情況,南京雖然也是京城,也有六部都察院等全套中央班子,卻是有名無實,一直以來,這里是被排擠、養老退休官員們的藏身之處。
但兵部是一個例外,南京兵部尚書又稱為南京守備,手握兵權,負責南直隸地區的防務,是一個極其重要的位置。
因此,雖然其他部門的例會經常都會開成茶話會和聊天會,兵部的例會氣氛卻十分緊張,但凡有異常情況,都要及時上報,不然就會吃不了兜著走。
會議順利進行,在情況通報和形勢分析之後,喬宇正式宣布散會。
就在他也准備走的時候,卻看見了一名千戶向他使了個眼色。
喬宇不動聲色,留了下來,等到眾人走散,這位千戶才湊到他跟前,告訴了他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江彬曾經派人去找守門官,想要索取城門的鑰匙。
喬宇當時就呆了,他很清楚這一舉動的意義。
城門白天打開,晚上關閉,如有緊急情況開門,必須通報兵部值班人員,獲得許可才能開。這件事情奇怪就奇怪在,如果是皇帝要開門進出,自然會下令開門,而江彬是皇帝的親信,日夜和皇帝呆在一起,要鑰匙干什麼用?
答案很簡單:他要干的那件事,是絕對不會得到皇帝同意的。
喬宇打了個寒顫,他已經大致估計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你去告訴守門官,自即日起,所有城門鑰匙一律收歸兵部本部保管,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不得借用,違令者立斬!”
“如果江指揮(江彬是錦衣衛指揮使)堅持要呢?”
“讓他來找我!”
江彬很快得知了喬宇不肯合作的消息,他勃然大怒,雖說喬宇是兵部尚書,堂堂的正部級高干,他卻並不放在眼里。
[720]
江彬的狂妄是有根據的,他不但接替錢甯成為了錦衣衛指揮使,還被任命兼管東廠,可謂是天字第一號大特務,向來無人敢惹。但他之所以敢如此囂張,還是因為他曾經獲得過的一個封號——威武副將軍。
這是個在以往史書中找不到的封號,屬于個人發明創造,發明者就是威武大將軍朱壽,當然了,這個朱壽就是朱厚照同志本人。
朱厚照是一把手,他是二把手,他不囂張才是怪事。
可當江彬氣勢洶洶地找到喬宇時,卻意外地發現,喬宇似乎比他還要囂張,無論他說什麼,喬宇只是一句話:不借。
苦勸也好,利誘也好,全然無用。江彬沒辦法了,他惡狠狠地威脅喬宇,暗示會去皇帝那里告黑狀。
然而喬宇直截了當地告訴他:你去好了,看你能怎麼樣!
江彬不是沒腦子的人,喬宇這種官場老手竟然不怕他,還如此強硬,其中必定有問題。
他忍了下來,回去便派特務去監視調查喬宇,結果讓他大吃一驚,慶幸不已,原來這位喬宇不但和朝中很多高官關系良好,竟然和張永也有私交,張永還經常去他家里串門。
而喬尚書的履曆也對這一切作了完美的注解——他的老師叫楊一清。
江彬發現喬宇是對的,他確實不能把此人怎麼樣,他不想得罪張永,更不敢得罪楊一清,劉瑾的榜樣就在前面,他還想多活個幾年。
很明顯,這條路是走不通了,必須用別的方法。
江彬的判斷十分准確,張永確實和喬宇關系緊密,但他並不知道,就在他調查喬宇的同時,張永的眼線也在監視著他。
根據種種跡象,張永和喬宇已經肯定,江彬有謀反企圖。但此人行動多變,時間和方式無從得知,所以他們只能靜靜地等待。


明朝那些事兒3 第十九章 終結的歸宿
失蹤之謎
前方迷霧重重。
這是張永和喬宇的共同感覺,畢竟朱厚照每天都和江彬呆在一起,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只有天知道。
雖然他們對即將發生的事情進行過預想,有著充分的思想准備,但當那一天終于到來時,事情的詭異程度仍然大大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正德十五年(1520)六月丁已朔,喬宇突然氣喘籲籲地跑到張永的府邸,他的臉上滿是驚恐,一把抓住張永的衣袖,半天只說出了一句話:“不見了!不見了!”
張永臉色立刻變得慘白,他沒問誰不見了,因為只有那個人的失蹤才能讓喬宇如此驚慌。
就在一天前,朱厚照前往南京附近的牛首山游覽,當年南宋名將岳飛曾經在這里打敗過金軍,朱厚照對此地久已神往,專門跑去玩了一天。
可是就在天色已晚的時候,有人驚奇地發現,朱厚照失蹤了!
但是奇怪的是,皇帝不見了,他的隨從和警衛們卻對此並不驚訝,也沒有大張旗鼓地去尋找,似乎很奇怪,卻也算正常——負責護衛工作的人是江彬。
雖然江彬封鎖了消息,但是喬宇有喬宇的人,這件事很快就傳到了他的耳朵里,他嚇得魂都快沒了,連忙趕來找張永,並提出了他的意見。
“情況緊急,為防有變,我這就派兵把江彬抓起來!”
張永倒是比較鎮定,他告訴喬宇,目前還不能動手,畢竟局勢尚未明朗,而且朱厚照這人比較沒譜,出去玩個露營之類的也算正常,抓了江彬,過兩天朱大爺自己回來了,那就麻煩了,況且如果匆忙動手,還可能會逼反江彬。
所以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多派些人出去尋找。
“先等等吧。”
這是明代曆史上最為離奇的一次失蹤,讓人費解的是,對于此事,史書上竟然也是諱莫高深,其背後極可能有人暗中操縱,實在是神秘莫測。
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十幾天過去了,朱厚照連個影子都沒有。
“不能再等了!”
已經近乎瘋狂的喬宇再也無法忍受了,在這些等待的日子里,他如同生活在地獄里,萬一朱厚照真的在他的地盤上遇害,別說江彬,連楊廷和這幫人也不會放過他。
“怎麼辦?”
他用盼救星的眼光看著張永,得到的卻是這樣一個回答:
“我也不知道。”
見慣風浪的張永這次終于手足無措了,如此怪事,活不見人,死不見尸,找誰算帳呢?外加這位朱同志又沒有兒子,連個報案的苦主也沒有,上法院都找不到原告,他也沒了主意。
突然,一道亮光在他的腦海中浮現,他想起了一個人:
“那個人一定會有辦法的。”
幾天後,王守仁接到了張永的邀請。
當他聽完這件離奇事件的詳細介紹後,就立刻意識到,局勢已經極其危險了。
但與此同時,他也作出了一個重要的判斷——朱厚照還沒有死。
“何以見得?”張永還是毫無頭緒。
“團營目前還沒有調動的跡象。”
所謂團營,是朱厚照自行從京軍及邊軍中挑選訓練的精銳,跟隨他本人作戰,大致可以算是他的私人武裝,但平時調動大都由江彬具體負責。
“如果陛下已經遭遇不測,江彬必定會有所舉動,而團營則是他唯一可用之兵,但而今團營毫無動靜,想必是陛下受江彬蒙騙,藏身于某地,如此而已。”
張永和喬宇這才松了口氣,既然人還活著,那就好辦了。
然而王守仁卻並不樂觀,因為他的習慣是先說好消息,再說壞消息。
他接著告訴這二位彈冠相慶的仁兄,雖然朱厚照沒有死,卻也離死不遠了。
他提出了一個關鍵的問題:隱藏皇帝是很危險的事情,江彬一向謹慎,也早就過了捉迷藏的年齡,為什麼突然要出此險招呢?
答案是——他在試探。
試探謀殺後可能出現的後果,試探文官大臣們的反應,而在試探之後,他將把這一幕變成事實。
在一層層地抽絲剝繭後,王守仁終于找到了這個謎團的正確答案。
現在必須阻止江彬,讓他把朱厚照帶出來,可是怎麼才能做到這一點呢?
面對著張永和喬宇那不知所措的目光,王守仁笑了。
他總是有辦法的。
第二天,南京守備軍突然開始行動,在南京附近展開搜索,但他們的搜索十分奇怪,雖然人數眾多,規模龐大,卻似乎既沒有固定的對象,也沒有固定的區域,
而此時,南直隸和江西駐軍也開始緊張操練備戰,氣勢洶洶聲威浩大。
對于這一切,很多人都是云里霧里,搞不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江彬是知道的,他明白,自己的陰謀已經被人識破了,突然出來這麼大場面,無非是有人要告訴他,不要癡心妄想惹啥麻煩,最好放老實點。
于是在失蹤了數十天後,朱厚照終于又一次出現了,對他而言,這次游玩是一次極為難忘的經曆。至于陰謀問題,並不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
玩也玩夠了,朱宸濠也到手了,朱厚照終于准備回家了。
但在此之前,他還要演一出好戲。
[723]
正德十五年八月暌已 南京
在一片寬闊的廣場中,朱厚照命令手下放出了朱宸濠,但朱宸濠先生的臉上並沒有任何的喜悅,因為他的四周都是虎視眈眈的士兵。在僅僅獲得了幾秒鍾的自由後,朱厚照一聲令下,他又被抓了起來,重新關進牢房。


上篇:第190節     下篇:第19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