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89節  
   
第189節

慢慢地,沒有人再去搗亂胡說八道,也沒有人再去尋釁滋事,張忠催促多次,鼓動挑撥,卻始終無人響應。
王守仁又用他那無比的人格魅力避免了一次可能發生的災難。
京軍們大多沒有讀過什麼書,很多人原先還是流氓地痞出身,但王守仁用他的行動證明,這些准流氓們也是講道理,有人性的。
可是張忠先生是不講道理,沒有人性的,他連流氓都不如,為了陷害王守仁,他挖空了心思四處尋找王守仁的工作漏洞,終于有一天,他覺得自己找到了。
于是他立刻找來了王守仁。
“朱宸濠在南昌經營多年,家產應該很多吧?”張忠得意地發問。
王守仁平靜地看了他一眼:
“是的”。
好,要的就是這句話。
“既然如此,為何抄家所得如此之少,錢都到哪里去了?!”
面對表情凶惡的張忠,王守仁開始做認真思考狀,然後擺出了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
“張公公(張忠是太監),實在對不住,正好這件事要和你商量,我在朱宸濠那里找出來一本帳,上面有這些財物的去向記載,還列有很多收錢的人名,張公公要不要看一看?”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張忠渾身打了個哆嗦,立刻就不言語了。
因為他知道,這本帳本上必然有一個名字叫張忠。
說起這本帳,實在是朱宸濠人生中少有的得意之作,以前他曾多次到京城,四處送錢送物,十分之大方,李士實看著都覺得心疼,曾勸他,即使有錢也不能這麼花,應該省著點。
朱宸濠卻得意地笑了:
“你知道什麼,我不過是給錢臨時找個倉庫而已(寄之庫耳),到時候自然會拿回來的。”
朱宸濠實在是個黑吃黑的高手,他的意思很簡單,等到將來他奪了江山做皇帝,就可以把這些行賄的錢再收回來。連造反都打算要做無本生意,真可謂是官場中的極品,流氓中的流氓。
為了到時候要錢方便,他每送一筆錢,就會記下詳細的時間地點人物,久而久之,就有了這一本帳本。
後來這本要命的賬本就落入了王守仁先生的手里,成為了他的日常讀物之一。
張忠看著王守仁臉上那急切企盼回答的表情,哭笑不得,手足無措,過了很久才支支吾吾地說道:
“不必了,我信得過王先生。”
“真的不用嗎?”王守仁的表情十分誠懇。
“不用,不用,我就是隨便問問而已。”
張忠從此陷入了長期的抑郁狀態,作為宮中的高級太監,江彬的死黨,他還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
一定要報仇!


明朝那些事兒3 第十八章 沉默的較量
中國流傳上千年的整人學告訴我們,要整一個人,如果工作上找不到漏洞,那就找他本人的弱點,從他的私生活著手,張忠認為,只要是人,就一定會有弱點,可是王守仁先生實在是個奇跡,他很少喝酒,還不逛妓院,不打麻將,不搞封建迷信,完全是一個守法的好公民。
張忠十分頭疼,他絞盡腦汁,苦苦思索,終于從王守人身上發現了一個他認為可以利用的弱點——瘦。
相信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優秀的軍事家王守仁先生,卻不是一個身強體壯的人,一直以來他的身體都不好,據史料記載,他還一直患有肺病,身體比較瘦弱。
張忠看著瘦得像竹竿的王守仁,想出了一個整治他的主意,當然了,這件事情的後果是他萬萬想不到的。
正德十四年(1519)十一月的一天,張忠突然來請王守仁觀看京軍訓練,迫于無奈,王守仁只好答應了。
去到地方一看,京軍正在練習射箭。王大人剛准備坐下看,張忠卻突然走了過來,擋住了他的視線。他的手中,拿著一張弓。
張忠要王守仁射箭,王守仁說射得不好,不射。
張忠說不射不行,王守仁說那好吧,我射。
用射箭來難為文人,這就是張忠搜腸刮肚想出的好主意,真不知他的腦袋是怎麼長的。
京軍們停止了練習,他們准備看弱不禁風的王大人出丑。
在放肆的談笑聲和輕視的目光中,王守仁走上了箭場。
他摒住呼吸,搭箭,拉弓,弓滿,箭出。
十環(中紅心)。
四周鴉雀無聲
他深吸了一口氣,從箭筒里抽出第二支箭。
拉弓,弓滿,箭出。
還是十環(次中紅心)
張忠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他呆呆地看著這個瘦弱的文人,目瞪口呆。
王守仁沒有理會張忠,他繼續重複著簡單的動作,在他的世界中,似乎只剩下了這幾個動作,拉弓,弓滿,箭出。
依然是十環(三中紅心)
然後他回頭,將那張弓還給了張忠,不發一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仿佛眼前的這一切和箭靶上的那三支箭與他沒有任何關系。
在短暫的沉寂後,圍觀的京軍突然發出了震天的歡呼聲,他們佩服眼前的這個奇人。沒有人會想到,文質彬彬、和顏悅色的王大人竟然還有這一手。
這些京軍們被王守仁徹底折服了,他們曾經受人指使,窮盡各種方法侮辱他,挑起糾紛為難他,但這場斗爭的結果是:王守仁贏了,贏得很徹底。不用武力,也不靠強權,以德服人而已。
在這驚天動地的歡呼聲中,張忠感到了恐懼,徹頭徹尾的恐懼,他意識到,這些原先的幫手不會幫他作惡了,他們隨時有可能掉轉頭來對付自己。
于是在這場射箭表演之後兩天,他率領著自己的軍隊撤出了江西,曆時數月的京軍之亂就此結束。
江西百姓解脫了,但王守仁卻將因此經受更大的考驗。
朱厚照的幸福生活
看著狼狽歸來的張忠,江彬氣壞了。
他完全無法理解,位高權重的自己,為什麼奈何不了一個小小的王守仁。
不能再小打小鬧了,要整就把他整死!
這一次,他本著刻苦認真的精神,准備策劃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陰謀,一個足以殺掉王守仁的陷阱。
就在江彬先生刻苦鑽研的時候,朱厚照先生正在釣魚。
對江彬的種種行為,朱厚並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現在他十分自由,而且還想繼續自由下去。
出了山東,他到達了南直隸(今江蘇、安徽一帶),這一帶湖多,朱厚照先生雅興大發,每到必釣魚,他還是比較大方的,釣上來的魚都分給了左右的大臣們。
大臣們當然十分感激,千恩萬謝之後,卻聽見了這樣一句話:
“錢呢?”
大家都傻眼了,原來朱厚照先生的魚是不能白要的,還得給錢才行!看來這位皇帝陛下很有現代勞動觀念,付出了勞動就一定要報酬。
朱厚照並不缺錢,他這樣做也掙不了幾個錢,一句話,不就圖個樂嘛。
就這麼一路樂過去,到了揚州,惹出了大麻煩。
當時的揚州是全國最大的城市之一,據說人口最高曾達到一百余萬,十分繁華,當然了這里之所以有名,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美女眾多。
可是正德十四年(1519)十二月,這座著名城市的街頭卻出現了一場中國曆史上可謂絕無僅有的怪象。
[714]
街道一片混亂,到處都站滿了人,但這些人卻幾乎保持著同一個表情和動作——左顧右盼,這些人四處張望,只為了做一件事——搶人。
搶人的方式很簡單:一群人上街,碰見男的,二話不說,往家里拉,拉不動的抬,總之要把人弄回去。
等被搶的這位哆哆嗦嗦地到了地方,琢磨著這幫人是要錢還是要命時,卻看見了准備已久的鑼鼓隊和盛裝打扮的新娘子。
然後有人走過來告訴他,你就是新郎。
之所以會發生這戲劇性的一幕,原因十分簡單——朱厚照喜歡美女。
皇帝感興趣的事情,自然有人會去代勞,而這位自告奮勇、自行其是的人是個太監,叫做吳經。
很遺憾,這位吳經也不是個好人,他先行一步到達揚州,搶占了很多民宅,說是皇帝要用,然後他又征集(搶)了很多未婚女人,也說是皇帝要用。
對于這位吳經的行為,很多史書都用了一個共同的詞語來描述——矯上意。
矯上意,通俗地說,就是打著皇帝的名號干壞事,讓皇帝背黑鍋。因為朱厚照並沒有讓他來干這些缺德事。
客觀地講,朱厚照確實是干過很多荒唐的事情,私生活也算豐富多彩,但從他容忍大臣,能辨是非的一貫表現看,這個人還是比較靠譜的,可偏偏他不能容忍一成不變、老氣橫秋的生活,他喜歡自由自在,馳騁遨游。
而這種興趣愛好是那些傳統文官讀書人們很難接受的,他也沒興趣和老頭子官僚一起玩,所以搞到最後,陪在他身邊的都是一些不三不四,卻會找樂子的小人。
這些人沒有什麼以天下為己任的責任感,天天伺候這位大爺,無非也是為了錢,借著辦事,趁機自己撈點油水,那實在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所以在我看來,朱厚照的黑鍋雖然多,卻背得也不冤,畢竟人家陪你玩,也是要拿工錢的。
吳經就是這樣一個拿工錢的人,他占房子、搶女人之後,故意放出風去,讓人家拿錢來贖,也算是創收的一種方式。
他這樣一搞,不但搞臭了皇帝的名聲,還搞出了這場讓人哭笑不得,空前絕後的大恐慌。
[715]
鑒于征集對象限于未婚女子,人民群眾立刻想出了對策,無論如何,必須先找一個來頂著,到了這個關口,什麼學曆、文憑、相貌、家世都不重要了,只要是男的就行。


上篇:第188節     下篇:第19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