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92節  
   
第192節

這就是朱厚照的安排,他一定要親自抓一次朱宸濠,哪怕是演戲也好,想來也只有他才能想出這種耍著人玩的花樣。
終于平定了“叛亂”,朱厚照心滿意足,帶領全部人馬踏上了歸途。
在回去的路上,朱厚照也沒有消停,路過鎮江,他還順道去了楊一清先生的家,白吃白住鬧了幾天,搞得老頭子好長時間不得休息,這才高興地拍拍屁股走人。
鬧也好,玩也好,至少到目前為止,朱厚照的江南之旅還是十分順利的,陰謀似乎並不存在,那些黑暗中蠢蠢欲動的人們對他也毫無辦法。
皇帝就要回京了,在那里沒有人再敢打他的主意,江彬的計劃看來要落空了。
可是朱厚照絕對不會想到,死神的魔爪已經悄悄伸開,正在前方等待著他。
那個改變朱厚照一生的宿命之地,叫做清江浦。
正德十五年(1520)九月已巳,朱厚照來到了這個地方,這個充滿了迷霧的神秘未知之地。
這一天,他坐上了一只小船,來到積水池,准備繼續他的興趣愛好——釣魚。然而不久之後,他卻突然落入了水中。
另一個千古謎團就此展開。
隨從們立刻跳下水中,把他救了上來,朱厚照似乎也不怎麼在意,然而這之後的事情卻開始讓人摸不著頭腦。
朱厚照雖然不怎麼讀書,卻是一個體格很好的人,他從小習武,好勇斗狠,長期參加軍事訓練,身體素質是相當不錯的。
然而奇怪的是,這次落水之後,他的身體突然變得極為虛弱,再也沒有了以往的活力和精神,整日呆在家中養病,卻未見好轉。
對于這次落水,史書上多有爭論,從來都沒有一個定論,我自然也不可能給出一個結論。
但南京的城門鑰匙、牛首山的突然失蹤,一切的一切似乎並不是單純的巧合。
[724]
還有那一天跟隨他釣魚的隨從和警衛們,我只知道,在牛首山失蹤事件發生的那一天,他們作為江彬的下屬,也負責著同樣的工作。
這個謎團似乎永遠也無法解開了,所有的真相都已在那一天被徹底掩埋。
從此,朱厚照成為了一個病人,那個豪氣凌云、馳騁千里的人不複存在,他將在死神的拖拽下一步步走向死亡。
正德十六年(1521)三月乙丑,這一幕精彩離奇的活劇終于演到了盡頭。
奄奄一息的朱厚照看著四周的侍從護衛,留下了他人生的最後一句話,就此結束了他多姿多彩的傳奇一生。
“我的病已經沒救了,請告訴皇太後,國家大事為重,可以和內閣商議處理,以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錯,與旁人無關。”
對于朱厚照的這段遺言,有人認為是假的,因為在許多人的眼里,朱厚照永不會有這樣的思想覺悟,他的人生應該是昏庸到底,荒淫到底的。
其實我也希望這段遺言不是真的,不過動機完全不同。
如果這段話確實出自朱厚照之口,那將是他妥協的證明,這位個性張狂,追求自我的反叛者,與那些限制他自由的老頭子和規章制度斗爭了一輩子,卻在他人生的最後一刻,放棄了所有的努力,選擇了屈服。
如果這是真的,那才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悲劇。
因為他的傳奇經曆和某些人的故意抹黑,朱厚照成為了中國曆史上知名度極高的一位皇帝,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他比他那位勤政老實的父親要出名得多,如果在辭海里給他專門開一個詞條,估計注解中有兩個詞是跑不掉的:昏庸、荒唐。
以皇帝的標准來看,這兩個詞用在他身上倒也不算冤枉,他實在不是個敬業的勞動者。
但以人的標准來看,他並沒有做錯什麼,他並不殘忍,也不濫殺無辜,能分清好歹,所以在我看來,他不過是一個希望干自己想干的事,自由自在度過一生的人。
作為人,他是正常的,作為皇帝,他是不正常的。
所以我就此得出了一個重要結論:
皇帝這份活兒,真他娘的不是人干的。
[725]
傳道
朱厚照走到了終點,但正德年間另一位傳奇人物的人生卻還在繼續著,王守仁仍然在續寫著他的輝煌。
叛亂平定了,俘虜交上去了,閻王小鬼也打發走了,到此應該算是功德圓滿。王大人也終于可以歇歇了,正在這個時候,張永來了,不過這次他是來要一樣東西的。
他要的,就是甯王的那本賬本。
張公公在朝廷中是有很多敵人的,平時就打得你死我活,現在天賜良機,拿著這本帳本,還怕整不死人嗎?
在他看來,王守仁算是他的人,于情于理都會給他的。
然而王守仁的回答卻實在出人意料:
“我燒掉了。”
張永的眼睛當時就直了。
面對著怒火中燒的張永,王守仁平靜地說出了他的理由:
“叛亂已平,無謂再動兵戈,就到此為止吧。”
張永發現自己很難理解王守仁,他不要錢,不要官,不但不願落井下石,連自己的封賞也不要,為了那些平凡的芸芸眾生,他甘願功成身退,拱手讓人。
這個世上竟然有這樣的人啊!
一聲歎息之後,張永走了,走得心服口服。
一切都結束了,世界也清靜了。經曆了人生最大一場風波的王守仁,終于獲得了片刻的安甯。
當然,只是片刻而已,因為像他這樣的人,不惹麻煩自然有麻煩來找他。
這次找他麻煩的人,來頭更大。
嘉靖元年(1522),新登基的皇帝看到王守仁的功績,贊歎有加,決定把他應得的榮譽還給他,還當眾發了脾氣:
“這樣的人才,為什麼放在外面,即刻調他入京辦事!”
然而之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這道命令卻遲遲得不到執行,拖到最後,皇帝連催了幾次,吏部才搞出一個莫名其妙的結果——調南京兵部尚書。
皇帝都說要他入京了,吏部吃了豹子膽,敢不執行?
吏部確實沒有執行皇帝的命令,但他們也沒有抗命,因為他們執行的,是另一個人的命令。
在當時的人們看來,這個人比皇帝厲害。
因為連當時的皇帝,都是這位仁兄一手擁立的。
[726]
此人就是我們的老朋友楊廷和,這次找王守仁麻煩的人正是他。
楊廷和大致上可以算是個好人(相對而言),雖然他也收收黑錢,徇徇私,但歸根結底他還是努力干活的,朱厚照在外面玩的這幾年,沒有他在家拼死拼活地干,明朝這筆買賣早就歇業關門了。
但他也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心胸狹窄,很難容人。他和王守仁的老上級王瓊有著很深的矛盾,對于王守仁這樣的人,自然不會手下留情。
對于這樣的一個結果,王守仁卻並不在意,對于一個視榮華為無物,置生死于度外的人來說,這算得上什麼呢?
他收拾東西,去了南京,接任兵部尚書。
曆史是神奇的,雖然對于楊廷和的惡整,王守仁並沒有反擊,但正德年間的著名定律——不能得罪王守仁,到了嘉靖年間竟然還是有用的。
楊廷和先生不會想到,他很快也要倒黴了,讓人匪夷所思的是,雖然那件讓他倒黴的事王守仁並未參與,卻也與之有著莫大的關系。
那是以後的事了,楊廷和先生還得等一陣子,可是王守仁的不幸卻已就在眼前,
嘉靖元年(1522)二月,王守仁剛到南京,就得知他的父親王華去世了。
這位老先生前半輩子被王守仁折騰得夠嗆,後半輩子卻為他而自豪,含笑而去,也算是死得瞑目。
這件事情沉重地打擊了王守仁,他離任回家守孝,由于過于悲痛,還大病了一場。
正是這次打擊和那場大病,最終使他放下了所有的一切。
父親的訓斥,格竹子的執著,劉瑾的廷杖,龍場的悲涼,悟道的喜悅,悲憤的逃亡,平叛的奮戰,如此多的官場風波,刀光劍影,幾起幾落,世上再也沒有一樣東西,可以擾亂他的心弦。
他終于可以靜下心來,一心一意地搞他的哲學。
他雖然已經名滿天下,卻毫無架子,四處游曆講學,無論是貧是富,只要前來聽講,他就以誠相待,即使這些人另有目的。
嘉靖元年(1522),一位泰州的商人來到了王守仁的家,和王守仁比起來,他只是個無名小卒,但奇怪的是,他卻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因為這位仁兄的打扮實在驚人,據史料記載,他穿著奇裝異服,戴著一頂紙糊的帽子,手里還拿著笏板,放在今天這打扮也不出奇,但在當時,就算是引領時代潮流了。
他就穿著這一身去見了王守仁,很多人並不知道,在他狂放的外表後面,其實隱藏著另一個目的,然而他沒有能夠騙過王守仁。
[727]
王守仁友善地接待了這個人,與他討論問題,招待他吃飯,他對王守仁的學識佩服得五體投地,便想拜入門下,王守仁答應了。
不久之後,他又換上了那套行頭,准備出去游曆講學。
王守仁突然叫住了他,一改往日笑顏,極為冷淡地問他,為何要這種打扮。
回答依然是老一套,什麼破除理學陋規,講求心學真義之類。
王守仁靜靜地聽他說完,只用一句話就揭穿了他的偽裝:
“你不過是想出名而已。”(欲顯爾)。
這人徹底呆住了,這確實是他的目的,在他出發前,唯恐身份太低,被人家瞧不起,希望利用王守仁來擴大名聲,所以想了這麼個餿主意來炒作自己。


上篇:第191節     下篇:第19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