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97節  
   
第197節

張璁從未如此自信過,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這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竟然得到了如此大的支持。
很好,所有的一切都已齊備,攻擊的時刻到了。


明朝那些事兒4 第二章 大臣很強悍
嘉靖二年(1523)十一月,張璁向那個看似堅不可摧的對手發動了進攻。
桂萼首先發難,他上書皇帝,表示現有稱謂並不適宜,應該重新議禮。
這份文書呈上之後,嘉靖自然是十分高興,他又叫來了楊廷和,問他的看法。為了對付這塊硬骨頭,嘉靖已經做了長時間的准備,然而這一次,楊廷和的表現出乎他的意料。
老江湖楊廷和沒有再表示反對,卻也不贊成,只是淡淡地對皇帝行了禮,歎息一聲道:
"我已經老了,請陛下允許我致仕吧。"
嘉靖驚呆了,他不知道這位老江湖又打什麼算盤,當時就愣住了。
楊廷和沒有開玩笑,他確實是不想干了,對于這位六十四歲的老人來說,長達四十余年的勾心斗角、你來我往,他已經徹底厭倦了。
于是曆經四朝不倒的楊廷和終于退休了,雖然無數人反對,無數人挽留,他還是十分絕然地走了。
第二回合,嘉靖勝。
嘉靖在高興之余,又有幾分納悶,為什麼這個權傾天下,無數次阻撓妨礙自己的老頭子會突然自動投降呢?
這是一個縈繞他多年的謎團,直到四十多年後,他才找到了答案。
同樣的疑問也困擾著另一個人,這個人是楊廷和的兒子,叫作楊慎.
這位仁兄實在是個了不得的人物,他的知名度比他爹還要高,而且這個人還曾干過一件更讓人驚歎的事情--他中過狀元。
這件事情看起來沒什麼大不了的,畢竟中狀元雖然難得,也不是什麼新聞,最多只能說明他是個優等生,如此而已。但此事之所以十分轟動,是因為他中狀元的年份有點問題。
楊慎先生是正德六年(1511)的狀元,而在那一年,他的父親楊廷和已經是入閣掌控大權的重量級人物。
古人是講面子的,像楊慎這種高干子弟如果中了狀元,不但不是個光彩的事情,反而會引發很多人的議論。可怪就怪在這件事情沒有引發任何爭議。
因為所有的人都認為楊慎是理所當然的狀元,他少年時,學名已經傳遍天下,這個人還有個著名的外號--"無書不讀",由此可見他博學到了何等程度。
于是楊慎中狀元就成了很正常的事情,他要是不中,反倒是新聞了。但事實可能並非如此,根據另外一些資料記載,這件事情另有玄機.
[745]
因為他的這個狀元可能是潛規則的產物,也就是當年唐伯虎案件中的那個"約定門生"。
據說在那一年殿試之前,曾有一個人私底下找到了楊慎,向他透露殿試的問題,使得楊慎輕松奪得了狀元。而那個人就是楊廷和的好同事,內閣第一號人物李東陽。
但無論如何,楊慎先生確實是才高八斗學富五車,而當他的父親執意要退休時,他也曾發出了同樣的疑問--你為什麼要走?
楊廷和笑了笑,告訴他這個年少氣盛的兒子:到時候你自然會明白的。
可楊慎並沒有仔細琢磨父親的這句話,他只知道,張璁告了黑狀,皇帝趕走了他爹,這個仇不能不報!
于是楊慎強行從他父親的手中接過了旗幟,成為了張璁的新對手.
可是還沒等到他發起進攻,另一幫人卻先動手了.
嘉靖三年(1524)二月,內閣的最後反擊開始.
楊廷和的離去觸碰了最後的警報線,在內閣大臣的授意下,禮部尚書汪俊上書了,但他並非一個人戰斗,這位兄台深知人多力量大,發動了七十三個大臣和他一起上書,奏折中旁征博引,大發感慨,這還不算,他的落款也是相當囂張:
聲稱"八十余疏二百五十余人,皆如臣等議。"
這意思就是,我現在上書還算是文明的,如果你再不聽,還有八十多封奏折,二百五十多人等著你,不用奏折埋了你,口水也能淹死你!
要換了一年前,估計嘉靖就乖乖認錯投降了,可是經過和楊廷和先生艱苦卓絕的斗爭,這位少年皇帝不再畏懼任何人,因為他已然明白,這個世界只屬于有實力的人.
但畢竟對手是一大堆讀書人,論學曆論口才皇帝根本就不是這些應試教育奇才的對手,于是他下達了一個命令--召桂萼、張璁進京。
既然你們要鬧,那就索性搞大一點,開個辯論會,看看誰罵得過誰!
內閣聽到了風聲,當時就慌亂了,他們十分清楚,如果張璁等人進京辯論,自己一定會失敗!原因很簡單,因為道理並不在他們一邊。
逼著皇帝不認自己的爹,這種缺德事情哪有什麼道理好講。
不過老油條就是老油條,汪俊等人見勢不妙,馬上找到了嘉靖皇帝:
"臣等考慮過了,皇上聖明,興獻帝後名號前應該加上皇字。"
[746]
這就是混了幾十年的老官僚,眼見形勢不妙,立刻見風使舵,水平高超,名不虛傳。
嘉靖高興地笑了,他苦苦追求的目標終于達到了。
當然了,妥協是要獲取代價的。
"請陛下下令,無關官員不必再參與此事。"
所謂無關官員,就是張璁和桂萼。
其實嘉靖還是不滿意的,因為到目前為止,他還有兩個爹,一個是明孝宗朱祐鏜,他親爹興獻帝只能排老二,而且名號也不好聽--本生皇考恭穆獻皇帝。
後面的稱呼倒是沒有什麼問題,關鍵是前面的那兩個字--本生。
這實在是個讓人不快的稱呼,因為將來嘉靖先生要介紹自己祖宗的時候,會比較麻煩,他必須指著孝宗皇帝牌位--這是我爹,然後再指著興獻帝牌位--這是我本生爹。
在目前的形勢下,只要嘉靖能夠堅持下去,就能夠擺脫這種窘境,給自己父親一個恰當的名分,然而此時,他犯了糊塗。
因為這位皇帝雖然聰明,畢竟還是個孩子,本就沒有什麼更大的企圖,爹娘有個名份就夠了,事情到了這里,他也覺得差不多了,于是他答應了汪俊的要求,派出使者讓張璁打道回府。
當使者見到張璁的時候,已經是嘉靖三年(1524)四月,張璁這位慢性子才剛剛走到鳳陽。
他雖然走得慢,思維卻一點也不慢,一聽到嘉靖的旨意,就知道他被大臣們忽悠了,天理人情都在手中,認自己的父親,有什麼錯!誰能阻攔!
他沒有回去,而是立刻給嘉靖皇帝上了一封奏折,此奏折言簡意賅,值得一提:
"皇上你被騙了!禮官們怕我們進京對質,才主動提出讓步的,並沒有什麼意義(孝不孝不在皇),如果你不堅持下去,天下後世仍不會知道陛下親生父親是何許人也!"
嘉靖被點醒了,他這才意識到自己中了大臣們的緩兵之計。他收回了命令,張璁、桂萼終于進入京城。
張璁看著四周熟悉的環境,不禁感歎萬分,他終于回到了北京,回到了這個他當初曾飽受蔑視和侮辱的地方,在他看來,一展抱負的時候來到了。
但他絕不會想到,在前方等著他的將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驗,一場最為猛烈的疾風暴雨即將到來。
[747]
左順門的圈套
張璁進城了,內閣卻保持了難以理解的平靜,其實原因很簡單,他們確實辯不過張璁,因為道理從來都不會站在強迫人家認爹的一方。
內閣大臣們徹底沒轍了,但張璁先生離勝利仍然十分遙遠,因為一個更強的對手已經站在他的面前。
當時的內閣掌權者主要是蔣冕、毛紀這些老頭子,他們飽經風雨,經驗豐富,也知道這件事情干得不地道,准備就此了事。但事情的發展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因為新一代的青年官員已經崛起,而他們的領導者正是老同事的兒子楊慎.
在楊慎看來,張璁不過是個無恥小人,趕走了他的父親,冒犯了自己的權威,對于這樣的人,一定要徹底消滅!
但按照目前的形勢,要公開辯論,恐怕很難駁倒對方,那該怎麼辦呢?
楊慎不愧是高干子弟,略一思索,就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找人打死張璁。
文斗不行就改武斗,這種黑社會常用的手段竟然是楊慎的第一選擇,真不知道他這些年讀的都是些什麼書。
其實以楊慎的身份,要打死張璁這樣的小官並不難,找幾個打手埋伏起來,趁著夜深人靜之時一頓猛揍,張璁想不死都很難。到時候報個搶劫案件,最後總結一下當前治安形勢,提醒大家以後注意夜間安全,可謂神不知鬼不覺。
可是楊慎估計是當太子黨的時間太長了,誰都不放在眼里,竟然干出了更加聳人聽聞的事情。他不但打算干掉張璁,還選擇了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行凶地點--皇宮。
他要在皇帝的眼皮底下,文武百官面前,當眾打死張璁!
當然了,大明還是有法律的,打死人是要償命的,楊慎並不是沒有腦子的,他選擇的那個行凶地點是一個特殊的地方,在這里打死人是不用負責任的.
而這個天王老子也沒法管的合法殺人地域叫做左順門.
左順門之所以能夠得到死刑豁免權,那還是有著悠久的曆史傳統的.因為在七十多年前,這里曾經打死過三個人,而且所有行凶者全部無罪釋放.


上篇:第196節     下篇:第198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