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98節  
   
第198節

這就是正統年間的左順門事件,王振的三個同黨在左順門附近被大臣們一頓海扁,全都做了孤魂野鬼.按說打死了也就打死了,可卻出了個副作用,此後這個地方就成了一些人心目中的聖地,每逢朝中出了個把小人,就有人到這里來拜,來罵,也沒人去管.
[748]
久而久之,這里就成了打死奸邪小人的指定地點,最後甚至發展到刑部官員也默認了此地的特殊意義,表示如果在這里打死人,可以按照前例不予追究.
換句話說,這就是個打死人不賠命的地方.
高干子弟楊慎選擇這個地方,可謂用心歹毒,這麼一來,張璁死後也只能做個糊塗鬼,連個伸冤的地方都找不到.
楊慎的主意得到了眾人贊成,于是一個合法殺人的犯罪計劃就這樣定下來了.楊慎理所當然地成為了集團頭目.
楊頭目的計劃其實很簡單,就是大家埋伏在左順門附近,等到張璁走到地方,大家一擁而出,亂拳將他打死,然後各自跑回家.
看上去似乎很完美,但事實證明,這實在是個爛得不能再爛的蹩腳計劃.
因為楊頭目雖然書讀得好,卻沒有打架的經驗,他忘記了兩個很重要的問題,首先,皇宮不是菜市場,也不是監獄的放風場所,幾十個衣冠楚楚的大臣不去上朝,卻四處瞎轉悠,只要張璁還沒瘋,就肯定知道事情不對.
其次,我們知道,但凡高水平的打群架斗毆,都有固定的行動計劃,逃跑路線,事前統一分發兵器(如菜刀,木棍等),事後找人出來背黑鍋,一應俱全才開始行動.
楊頭目啥也沒有,就敢動手,實在是缺乏考慮,但就是這麼個計劃,還是差點把張璁和桂萼送進了鬼門關.
大臣們定下計劃之後,就開始每天在左順門閑逛,就等著張璁桂萼進京了.
可是他們等來等去,卻始終不見張璁的蹤影,按說這人應該進京了,偏偏就是不見蹤影,難道他還長了翅膀?
張璁沒有翅膀,卻有心眼,他在進京的路上已經得知有人想黑他,到了京城後沒有馬上晉見,卻躲了起來,趁人不備才一路小跑進了宮,楊慎等人得到消息的時候,張璁早就安全撤退了.
實現了勝利大逃亡的張璁終于定下了神,他拍了拍胸口,坐在家里開始安心喝茶,在他看來,事情已經結束了.
可是這位仁兄實在高興得過了頭,忘記了另一個極為重要的人--桂萼。
[749]
桂萼和張璁是皇帝的兩大理論干將,本該同時進京,可偏偏他們是分頭走的,張璁走得快,桂萼慢,張璁得到了消息,桂萼卻還被蒙在鼓里,雖說當年桂萼沒有手機,沒法收到短信通知,但張璁實在應該派人給他報個信,可張兄興奮之余,把這茬給忘了,這下桂萼同志要吃苦頭了。
話說桂萼先生一路洋洋得意地進了京,按捺不住興奮的心情,也不去看老戰友張璁,迫不及待地進了宮.
踏入皇宮的那一刻,桂萼真正感覺到了權力的力量,他這無人理會的芝麻官曆經磨難,終于走到了中央舞台.他旁若無人地掃視著四周的人,周圍的人也以詫異的眼光看著他,在腦袋充血的桂萼看來,這是對他的羨慕和妒忌.
所以他並沒有在意,直到他走到了左順門.
這一路上,桂萼的回頭率很高,他已經習慣了被人關注,但在左順門,迎接他的已不僅僅是關注.
當桂萼出現的時候,立刻引發了大幅度的騷動,原先散布在四周的官員們立刻聚攏起來,眼中放射出惡狼般饑渴的目光,大聲的叫喊此起彼伏:
" 來了!來了!不要讓他跑了!"
事實證明,桂萼是一個運動神經十分發達的人,看著那群如狼似虎的大臣向自己沖來,桂萼沒有停下來對此進行詳盡分析和研究,立刻撒腿就跑.
于是繼江彬之後,皇宮中的第二次賽跑又開始了,桂萼跑,大臣們追,而賽跑成績也證明,天天坐機關確實危害人的體質,這群大臣們連當年的那幫太監都不如,愣是沒有跑過桂萼.
桂萼以百米沖刺的速度一路向宮門沖過去,由于沒有上級的授意,宮門仍然是開啟的,桂萼像兔子一樣竄了出去,就此逃出生天.
氣喘籲籲的楊慎追到了門口,卻眼睜睜地看著桂萼帶著一路煙塵揚長而去,氣急敗壞卻也沒有辦法.他終于知道了要組織一次成功的斗毆有多麼的困難.
楊慎失敗了,但桂萼卻是驚魂未定,他剛到北京,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和楊廷和的兒子做對,誰還敢為他們出頭呢?
關鍵時刻,張璁派人找到了他,告訴他有一個人可以保護他們的人生安全.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郭勳.
張璁的判斷是正確的,在當時敢于公開和楊慎作對的,也只有郭勳了.
[750]
這位郭勳是何許人也?他又什麼資本敢和高干子弟楊慎對著干?
答案很簡單,他也是高干子弟,而且他家比楊慎家厲害得多.楊慎他爹楊廷和不過是個首輔,而郭勳家的後台可就大了去了.
在朱元璋的屠刀之下,洪武年間的功臣大都提前到閻王那里報到了,但事實證明,絕世高人依然是存在的,有兩位仁兄就突破各種阻礙和死亡陷阱,終于熬了過來,活得比朱元璋長.
這兩個人一個叫耿炳文,另一個叫郭英.
耿炳文我們已經介紹過了,由于他擅長防守,不會進攻,被朱元璋留下來為自己的子孫保駕護航,也就是說他的存活是出于領導的實際需要,並不值得驕傲.
對比之下,郭英的待遇就很奇怪了,他也是身經百戰,而且很能打仗,這樣的一個人為什麼能夠活下來?
只要我們分析一下,你就會發現他確實有理由活下來.
首先他的妹妹是朱元璋的老婆--著名的郭甯妃,而且這位英雄母親還給朱元璋生下了一個兒子--魯王朱檀。
其次,他還是朱元璋的親家,他的兒子娶了朱元璋的女兒。
最後,他很低調。
這樣的一個人,朱元璋實在沒有殺掉他的理由,畢竟是熟人,確實不好意思動手。
所以郭家就成了功臣中碩果僅存的名門,不管外面腥風血雨,漫天風浪,這一家子卻總是穩如泰山,長命百歲。
不但郭勳本人活得很夠本,他的子孫也不是孬種,在正統年間土木堡慘敗後鎮守大同,為國家立下奇功的郭登就是郭家的優秀子孫。
而到了嘉靖年間,這一家人勢力越來越大,比如郭勳雖然不是朝中重臣,也沒有發言權,卻沒人敢惹,因為他雖不管朝政,卻管禁軍!
手上有這麼一幫子打手,楊慎就算長了十個腦袋,也不敢跑到他家去鬧事。
之後的事情就簡單了,張璁和桂萼每天提前上朝,到了下班時間兩個人看准機會,一溜煙就往東華門跑,出門之後直奔郭勳家,可以肯定的是兩個人的運動功底相當紮實,楊慎一直都沒有抓住機會下手。
每天集結斗毆是個比較麻煩的事情,慢慢的大臣們都失去了打群架的熱情,張璁和桂萼就這樣躲了過去。而郭勳也就此成為了張璁等人的死黨。
當然了,郭勳這種人是從來不做虧本生意的,他之所以要袒護張璁,原因十分簡單--投機。
他也早已看出,張璁身後有著皇帝的支持,而這位少年皇帝十分厲害,將來必定能夠控制大局,所以他把籌碼全部押了下去。
現在看來,他是個高明的賭徒,但他萬萬沒有想到,這次賭博最終讓他送掉了自己的性命。
[751]
最後的示威
郭勳先生離他最後的結局還有很長一段時間,至少在目前,他還是十分得意的,而情況正如他所預期的那樣,張璁即將成為這場戰斗的勝利者.
雖然局勢很不利,但楊慎並沒有舉手投降,既然不能肉體消滅,他就換了個方法,聯合三十多名大臣上了一封很有趣的奏折,大意如下:
"我們這些大臣談論的都是聖人(程頤、朱熹)的學說,張璁、桂萼卻是小人的信徒,既然皇上你甯可信任張璁桂萼,而不相信我們的話,那就請把我們全部免官吧!"
這一招叫做以退為進,楊慎老爹早就已經用過,實在不新鮮,嘉靖同志看過後只是付之一笑,根本不予理睬。
另一方面,張璁桂萼卻是平步青云,被任命為翰林學士,而在他們的幫助下,嘉靖先生的計劃也已提上日程,他准備不久之後,就把那個礙眼的"本生"從父親的稱呼中去掉。
楊慎終于走進了死胡同,皇帝不聽他的話,他也無力與皇帝對抗,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已經無計可施。
然而上天似乎並不打算放棄他,在這幾乎絕望的關頭,他給了楊慎最後一個機會。
嘉靖三年 七月 戍寅
朝堂上又是罵聲一片,大臣們爭相反對張璁桂萼,陳述自己的觀點,可是嘉靖已經掌握了對待這些人的辦法--不理。無論要罵人的還是想吵架的,他壓根就不搭理,等到這幫兄弟們說累了,下班時間差不多也到了,嘉靖隨即宣布散朝,告訴那些想惹事的大臣:今天到此為止,明天請早!
日子就這樣在爭吵中一天天地過去,在嘉靖看來,今天和以往沒有什麼不同,可是他錯了,沉寂的怒火終會點燃,而時間就在今天。
因為在那些忿忿不平的人群中,有一個心懷不滿的人即將爆發!
這個人是吏部右侍郎何孟春,今天他心情不好,因為他費盡心機寫的一封罵人奏折被留中了。
所謂留中,就是奏折送上去沒人理,也沒人管,且極有可能在未來的某一天,你會在廢紙堆里或是桌腳下發現它們的蹤影。自己的勞動成果打了水漂,何孟春十分沮喪。
不能就這麼算了!他打定了主意。
"諸位不必喪氣!",何孟春突然大聲喊道,"只要我們堅持下去,皇上必定會回心轉意!"


上篇:第197節     下篇:第199節